完颜陈和尚带着3千提控军当敢死队,突然杀进史天泽大军里,让史天泽大乱,完颜合达与移剌蒲阿趁势进攻,才打败史天泽,腾出手来,前往潼关对付拖雷。前往潼关救援的完颜合达与移剌蒲阿,再次派出完颜陈和尚率领忠孝军1千人前往突击,同时都尉夹谷浑率领1万人随后救援。为了把这一场戏唱真,他甚至让1千蒙古军在金军主力后面袭扰,让金军觉得蒙古军是为了迟缓他们救援汴京,让他们放开心怀往大口袋里跑。
板荡知忠臣之(1)完颜陈和尚。此人正是完颜陈和尚。完颜合达派完颜陈和尚率领忠孝军和亲卫军三千先锋军出击,蒙古军败退,卫州解围。完颜陈和尚见了蒙古军统帅拖雷,拒不下跪,蒙古军士用刀砍断他的膝胫,他从容地说:“我就是忠孝军的总领完颜陈和尚。大昌原战胜你们的是我,卫州战胜你们的是我,倒回谷战胜你们的也是我。今天我死也要死个明明白白。”蒙古兵又砍断他的足胫,割他的嘴,直至耳边,完颜陈和尚宁死不屈,从容就义。
成吉思汗死后,蒙古军于1228年春首先进攻大昌原,金朝平章政事完颜合达以完颜陈和尚(完颜彝,小名陈和尚,字良佐)率"忠孝军"为先锋迎敌。1230年,金朝先前"九公"之一的恒山公武仙降蒙后复叛,杀掉蒙古将领史天倪,与史天倪之弟史天泽在贝州激战,完颜合达率金兵来援,又击败蒙军。此时,自北渡黄河而来的蒙古兵愈聚愈多,他们与拖雷部蒙军会合,前后遍砍大树塞堵金军通路,准备包围金军一口吃掉。蔡州城内忙乎,蒙军也没闲着。
次年,金蒙在大昌原(今甘肃宁县西南)打了一场硬仗,金忠孝军提控完颜陈和尚以四百骑兵大败蒙古宿将赤老温八千之众。这是金蒙对抗以来金军的第一次大胜仗,陈和尚因此声名远播,忠孝军也成为抗蒙劲旅。哀宗命完颜合达等领兵十万驰援,先锋完颜陈和尚领忠孝军三千出击,蒙军退兵,卫州解围,汴京暂安。三峰山之战是金蒙之间决定性的战役,此战,金军不仅精锐尽失,还损失了完颜合达、移剌蒲阿两位主帅和完颜陈和尚等主要的战将。
谁让三峰山之战后金国自己浪费机会。不过蒲察官奴实在不是吃干饭的,刚掌握兵权,他马上对付已经逼近归德的蒙古军,以450忠孝军持火器奇袭敌营,将一万多蒙军打得全军崩溃。而此时蔡州已经被攻破,金已灭亡,国用安没能得到金国方向的追封,南宋倒是将国用安追封为顺昌军节度使。试想如果金哀宗当真东迁海州,依托于南宋,形成金、宋、红袄军三家对抗蒙古的局面,“联寇平虏”,能否阻挡住蒙古军南下的铁蹄呢,还真是未知数。
金哀宗完颜守绪(金国第九位皇帝,金宣宗完颜珣第三子,1223-1234年在位12年,终年36岁)金哀宗完颜守绪(1198年-1234年2月9日),金国第九位皇帝(1224年—1234年在位),原名守礼,女真名宁甲速,金宣宗完颜珣第三子。金军对突来的大雪毫无准备,战斗力急剧下降,“两省军大溃,完颜合达、完颜陈和尚、杨沃衍走钧州,城破皆死之。”经三峰山会战、钧州战役,金军主力丧失殆尽,良将尽死,自是再也无法与蒙军抗衡。
完颜合达等先派遣完颜陈和尚率忠孝军及亲卫军三千人作先锋出击,蒙古兵败退,卫州解围了。完颜合达与陈和尚率领部分残兵败于钧州,被蒙古军团团围住,合达战死,陈和尚被擒,拒不跪拜,蒙古军用刀砍断他膝胫,他仍从容地说:“我就是忠孝军总领完颜陈和尚。大昌原战胜你们的是我,卫州战胜你们的是我,倒回谷战胜你们的也是我。今天我死也要死个明明白白。”蒙古兵又砍下他的足胫,割他的嘴,直到耳边,陈和尚宁死不屈,英勇就义。
抗蒙急先锋:金朝忠孝军。元光元年,为防备蒙古军“长驱而深入,虽京兆、凤翔、庆阳、平凉已各益军,而率皆步卒。”,因为如此,早在宣宗年间就试图重整骑兵,到哀宗时,编组了忠孝军,和里合军等,其中忠孝军“人有从马,以骑射选之乃得补。”,沿用和恢复金朝初年一兵有二马的旧制。在同蒙古军队的作战中,忠孝军取得了辉煌的战绩,在金朝史、中国史乃至十三世纪的世界军事史上占有一定地位。
一二二九年八月,蒙古在克鲁伦河边举行贵族大会(库里尔台),成吉思汗第三子窝阔台(蒙古太宗)继承了汗位。窝阔台统领蒙古军的主力,大举侵掠金朝。金朝抗蒙救亡的斗争,进入了更加艰苦的阶段。
正月八日,作为金军前锋的万余“忠孝军”追上了蒙古军。此战爆发前,拖雷部蒙军完全可以避开金军兵锋而北上与窝阔台部蒙军会合以共捣汴京,毕竟会师汴京为其时蒙军最终战略目标,但三峰山可谓蒙古军可阻止金军赴援汴京的最后一道防线。假如拖雷不在三峰山拦截住金军,金军过三峰山后当日便可入钧州城得到休整进而入援汴京,蒙军将错过趁金军缺乏粮草而歼灭金军精锐的良机,且有被金军反击的可能。
蒙金战争——三峰山之战。金军面临拖雷与窝阔台两路蒙古大军轮流攻击,当蒙古军队故意让开通往钧州的通道时,金军开始崩溃,根据金史记载“须臾雪大作,白雾蔽空,人不相觌。时雪已三日,战地多麻田,往往耕四五过,人马所践泥淖没胫。军士被甲骨僵立雪中,枪槊结冻如椽,军士有不食至三日者。北兵与河北军合,四外围之,炽薪燔牛羊肉,更递休息。乘金困惫,乃开钧州路纵之走,而以生军夹击之。金军遂溃,声如崩山。”
蒙古铁骑号称天下无敌,不过着并不代表蒙古人的骑兵就能百战百胜,比如说在金蒙战争中,金朝就有一位名将,让蒙古人大为头痛,他的名字叫——完颜陈和尚。金朝不顺,完颜陈和尚也不顺,金宣宗贞佑初年(1213年),蒙古军攻入中原,劫掠丰州(丰州故址在今呼和浩特东南约20千米的白塔村附近),当时陈和尚二十余岁,曾被蒙古军俘掳。移刺蒲阿被擒,完颜合达与完颜陈和尚率金军残部数百骑败入钧州(今河南禹县)。
金哀宗命完颜合达等率军10万火速驰援,先锋完颜陈和尚率3000忠孝军出击,击退了蒙军,卫州解围,金都汴京也一度得以转危为安。拖雷留一部分蒙军加以牵制,亲率主力直奔汴京. 完颜合达和移剌蒲阿奉命率军15万驰援汴京,在钧州以南的三峰山遭到拖雷大军的追击,前面又遇到窝阔台部的阻截,顿时陷入蒙古军的重围之中。15万人马几乎全部被英勇的蒙古军所歼灭, 移剌蒲阿和完颜陈和尚被蒙军俘虏,拒绝了蒙古人的劝降,不屈被杀。
女真帝国最后名将完颜陈和尚:大金帝国与蒙古作战的中流砥柱。蒙古军攻入钧州,陈和尚与军士顽强进行巷战,最后被俘。大将问他姓名,陈和尚说:“我就是忠孝军总领陈和尚,大昌原战胜的是我,卫州战胜的也是我,倒回谷战胜的还是我。我如果死在乱军中,人们还以为我背弃了国家,今天我死得明明白白,天下定有了解我的人。”这时大将想要让他投降,陈和尚宁死不屈,先斫足折胫,又从口到耳割开他的脸部,陈和尚喷血呼叫,至死不绝。
金末良将完颜陈和尚:带四百人就敢向蒙古铁骑发起冲锋。元正大五年(公元1228年)金王朝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曾经横扫两宋的女真兵马面对更加彪悍的蒙古铁骑,任其蹂躏,一败再败,时逢蒙古开国名将赤老温进攻陕西,发动庆阳之战(今甘肃省东部),为断绝庆阳粮道,进攻大昌原(在庆阳南),当时的金军统帅是平章政事完颜合达,问手下谁可作先锋迎敌,陈和尚应声而出,众将见他早已经沐浴完毕,换上寿衣,体现了决绝赴汤蹈火的精神。
金国的黄昏:蒙古联宋的复仇之战,金哀宗无力回天!忠孝军在逆境下,与蒙古军交战六次,四次获胜,两次虽然失败但是坚持到底,而且涌现出大批慷慨殉国的忠义之士,但忠孝军毕竟是一支只有7000余人的军队,独木难支,无法挽救金朝政权的灭亡。忠孝军中有千户,有万户,如金廷以“特恩”将蒲察官奴“收充忠孝军万户”,有都统,如“忠孝军都统张姓者”,有提控,如蒲察官奴“迁本军提控”,又有“忠孝军提控姬旺”、柴荣、李德。
蒙古军攻入钧州,陈和尚与军士顽强进行巷战,最后失败,陈和尚躲藏了起来,等到蒙古军队杀略完了,他自己走到了蒙古军的主将(应该是拖雷)面前大声说道:"我就是大金忠孝军统制完颜彝!在大昌原打败你们的是我,在卫州城打败你们的是我,在倒回谷打败你们的还是我!我如果死在乱军之中,别人会以为我背叛国家,今天我死在你面前也算死的轰轰烈烈不愧忠臣!"蒙古主将劝降,陈和尚宁死不屈,先被斫足折胫,后豁口至耳,喷血而呼,至死不绝。
53 完颜陈和尚和杨沃衍。面对敌人,陈和尚毫不畏惧地说:“我就是忠孝军总领陈和尚。在大昌原打败你们的是我,在卫州和倒回谷大败你们的也是我。我不愿意在乱军之中,被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兵所杀,以免后人以为我畏战潜逃,背负上‘误国’的污名。我要明明白白地殉国,让天下人都知道,金国有个为国而死的忠臣。”蒙古军敬佩他的勇气和才能,开出优厚的条件招降他,被严词拒绝,随后又砍断他的脚,把他的嘴一直割到了耳朵的位置。
奇男子-完颜陈和尚,击败“野战之王”速不台,破蒙古铁骑神话。大昌原之战,陈和尚披坚执锐,率先冲锋,忠孝军紧随其后,毫无畏惧,奋勇杀敌,竟以四百名装备冷锻甲的重骑兵击败了拥有麾下八千精锐蒙古铁骑,迫使蒙古军从庆阳败退,取得了大昌原之战的全胜,创造了历史上又一个以少胜多的光辉战例。忠孝军再创辉煌。天兴元年(1232年),完颜合达、移剌蒲阿驻邓州欲与蒙古军决战,但蒙古军统帅拖雷避开金军主力,分道趋开封。
第九十一回 约蒙古夹击残金 克蔡州献俘太庙。适蒙古兵渡过汉江,来袭金军背后,哈达见蒙兵势盛,拟从旁道走避,那敌骑已是驰至,几乎招架不住。适蒙古统帅塔察儿亦至,乃拟把金主守绪余骨,析作两份,一份给蒙古,一份给宋,此外如宝玉法物,均作两股分派,且议定以陈蔡西北地为界,蒙古治北,宋治南,彼此告别,奏凯而回。《元史》以蒙古为主脑,故详蒙古军而略宋军,本书以宋为主脑,故详宋军而略蒙古军。
其实,蔡州相比归德,地理位置非常不利,迁蔡之前,金国山东行省的大臣王用安就遣人持秘信劝谏,其中主要内容如下:“第一,归德环城皆水,卒难攻击,蔡州无此险;第二,归德虽乏粮储,而鱼茨可以取足;蔡(州)若受围,癝食有限;第三,蔡(州)去宋境不(过)百里,万一(宋)资敌兵粮,祸不可解;第四,归德(如)不保,(可)水道东行,犹可以去蔡(州)。蔡(州)若不守,去将安之?”最终,蔡州结局皆为王用安不幸一一言中。
蒙古军进而围攻汴京(今河南开封),汴京解围后,逃往归德,随即又弃之逃入蔡州,蒙古联宋军围蔡。进而造成内政外交和军事上的一系列处置失当,最终因其盲目自信,在蒙古军三路齐发大举进攻的时候,以硬碰硬,妄图集结兵力,通过大决战的方式,正面击退蒙古军,导致了三峰山战役失败,大批主要将领战死,金军主力尽没,再也没有能力抵抗蒙古铁蹄的践踏了。蒙古军由塔察儿率领,宋军由孟珙率领,分道向蔡州进攻。蔡州危急。
1230年,窝阔台确定了灭金战略:由其本人率中路军,攻金的河中府,直下洛阳;蒙将斡陈那颜率左路军直下济南;窝阔台的弟弟拖雷率右路军由宝鸡南下,借道南宋境内,沿汉水出唐州,邓州,次年春季全军会师汴京。完颜合达率残部退入钧州城内,蒙军围城,金军寡不敌众,城旋继被攻克,他力战而死。托雷军则作为主力,绕道宋国,出现在忠孝军的背后,一是完成了战略上之包围,二是形成尾随追击之态势,三是因为其突然性,大大打击了金军之士气。
金国和蒙古打仗,宋朝人愿做敢死队,真实的原因许多人可能想不到。金国名将完颜陈和尚,只用了区区四百号敢死队,就把拖雷和他的部队赶回了老家,创造了金国少有的以少胜多的战役!金国军队。那就是充当敢死队,在和蒙古军队对抗的过程中带头冲锋!当然,宋人到了金国可不是享福去了,而是无一例外的加入了金哀宗创办的忠孝军,也就是敢死队。当时,金国总兵力四十多万,其中有十几万都是宋人和其他周边地区的人组成的敢死队。
之后,经过100多年的汉化,金国已经从狩猎模式成功升级到封建模式,曾经拉拢汉人在西北边陲的军阀进行联军,一度对蒙古取胜,奈何汉人经不起威逼利诱,这些军阀最终都背叛了金朝,眼看大势已去之际,金国最强悍的重甲骑兵军团——忠孝军,横空出世!在对手已极为不利的情况下,两路蒙军围住金军,轮流休息攻杀,蒙古军故意让开一条通往钧州的路,金军仓皇溃逃,蒙古军紧紧追击,金军突围,半途被蒙军拦腰截断,大军崩溃。
金国末年,面对日益强盛的蒙古骑兵,女真人感到力不从心,为了力挽狂澜,女真贵族决定重建重骑兵部队,希望再现一百年前祖先的骑兵荣耀。忠孝军皆为各族受蒙古军屠杀之人的后代,因此对蒙古军队十分痛恨,同时,他们虽然都是不怕死的亡命徒,但军纪还算严明,与当时大多数金军比堪称秋毫无犯。忠孝军就是在这种局面成立,他们希望恢复当年女真重骑兵的辉煌,但是金国大势已去,忠孝军无力回天,只能随着历史的洪流被淹没。
忠孝军:蒙古灭金前,金国出现的特种部队,到底怎么回事?忠孝军成军之后,强调了军容军纪,要求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对百姓秋毫无犯。除了忠孝军之外,业务能力出众的完颜陈和尚,还遇到了能够对自己知人善任,充分放权的部门领导——完颜合达。很多时候,完颜陈和尚只需要专注于军事斗争本身,而完颜合达则负责帮助完颜陈和尚,理清外交后勤与媒体造势的工作。完颜合达与完颜陈和尚这对将帅,堪称但是金帝国的黄金组合。
蒙古帝国的第二任皇帝窝阔台如何野蛮扩张。不料完颜璟热脸贴冷屁股,窝阔台把裴满阿虎带骂得狗头喷血:你们的狗皇帝一直拒绝投降,让伟大的成吉思汗死在军中,此恨此仇我若不报,枉为蒙古大汗!于是完颜守绪就把国中悍将完颜合达、移剌蒲阿摆放在阌乡,如此一来,既可以守卫潼关,堵住蒙古人,又可以驰援陕西、拱卫河南,真可谓一石三鸟。此人又名完颜彝,与拖雷同龄,是金国中唯一能够大胜蒙古人的将领。蒙古帝国的颜面何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