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元稹:倘若有来生,我们做情人。04、贴有渣男标签的元稹。但是我们不能说元稹重口味,而是人家薛涛保养的好,别看薛涛已经四十二岁,可风韵仍不减当年,估计那皮肤水嫩的跟十八岁的小姑娘没多大区别,也难怪元稹想撩她。然而元稹却是个既风流又有头脑的人,一场轰轰烈烈的姐弟恋之后,元稹就要撇下薛涛回京城了,临别时他笑咪咪对薛大姐说:“亲爱的,我走了,但我会尽快回来的。”元稹就这样带走了薛涛的诗,和薛涛的爱情。
《莺莺传》其实不简单,元稹借张生讽刺自己。根据鲁迅、陈寅恪等多位名人考证,《莺莺传》里的男主角张生的原型,就是作者元稹本人。801年,23岁的元稹仕途方起,17岁的崔莺莺待字闺中,命运让他们相遇。然而一年后,元稹为了仕途,最终抛弃了崔莺莺。然而在《莺莺传》文末,元稹以真人出场,与另一个自己(张生)对话。以元稹的水平,要写臭崔莺莺,他可以有一百种方法,比如:崔莺莺和隔壁老王好上了、崔莺莺脚踏三只船等。
元稹之情与薛涛。尾联乃一声长叹,将悲情散发开去,引出一句千古绝句:“贫贱夫妻百事哀。”倘若说白乐天是位趣人,那么元微之则是个情种。元微之的第三段情洒落在著名才女薛涛身上。从大家闺秀到风尘女子的身世已然令人唏嘘,但薛涛的才华更令人惊叹。一者是薛涛热恋元微之时写下的《池上双鸟》: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一者是彼此分离后薛涛的思念之作,《春望词》: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元稹:我风流多情是真的,忧国忧民也是真的。元稹情史丰富,一生爱过很多个女人,其中比较出名的有崔莺莺、韦丛、薛涛、刘采春等等。那一年,23岁的元稹仕途初起,遇见17岁待字闺中的表妹崔莺莺,初遇时惊为天人的一瞥,让元稹久久不能忘怀,恨不得马上去跟崔莺莺成婚。元稹不仅甩了崔莺莺,迅速与当朝尚书之女韦丛成了婚,还逢人就说:“莺莺太美,我怕我娶了她之后把持不住,危害前途”,为自己的负心薄幸开脱。
元稹最爱是谁?崔莺莺是元稹的初恋,也是《莺莺传》的女主角。《莺莺传》是崔莺莺与张生的故事,可是在文末,元稹却又以真人出场,与另一个自己(张生)对话:“你们为什么不联系了?”张生义正言辞地将崔莺莺说成尤物、妖孽之流,与前文崔莺莺正面的形象极度反差。以元稹的文学水平,要写臭崔莺莺,可以有一百种方法,可他偏偏借张生之口,以一种“我认为她是妖孽”的言语论断,配以极其夸张、荒诞的比喻,来描写崔莺莺。
“凤凰男”元稹凤凰男”元稹 2014-09-30 古典诗词古典文学。莺莺的母亲为表感谢,请元稹吃饭,并让莺莺以表妹身份与元稹相见。元稹心里过意不去,破天荒为韦丛买了点小礼物——一件竹钗,韦丛将金钗给了元稹作酒钱,现在元稹给她买件竹钗,她一点不嫌弃,还感动地流下眼泪。商玲珑来到越州,当然是听元稹安排了,她唱的歌词,起初都是白居易的诗,元稹叫了不少朋友,一边欣赏,一边品评:唱得真好,长得也真美,果然名不虚传啊。
白居易见他言语支吾,不禁满腹狐疑——彼此一直推心置腹,从来没有瞒人的事,看李绅的神色,分明是帮元稹隐瞒什么,欲待不问,可心下甚是记挂,惟恐元稹有什么意外难事。郑氏十分感激元稹,这日在寺中设宴相谢,请元稹坐于首席,吃过两杯酒,郑氏回头吩咐丫头道:“叫莺莺和欢郎出来拜谢哥哥。”元稹日前已见过郑氏十岁的儿子欢郎,心想这莺莺便是她的女儿了,只不知她年纪多大,品貌如何?
览毕史书,元稹一生四遭贬谪,中唐以后三大乱局藩镇割据、宦官专权和牛李党争他一个不落的全部被卷入其中,先读他巧工的诗文,再看他笨拙的现实应对,使得元稹他在历史上的评价却并不高,读陈寅恪先生《元白诗笺证稿》,认为他是『巧婚』『巧宦』,『词虽美而人可鄙』,近世学者对于元稹的评价更是两极分化,肯定者则全面否定元稹有过始乱终弃之事,认为《莺莺传》不过文学虚构,同时元稹的宦途升迁全因自身的因素;
白居易、元稹、崔玄亮803年进士,白居易时年32岁,元稹时年25岁,而当年刘禹锡早已经是监察御史了。3.《陋室铭》 唐 刘禹锡。刘禹锡听了白居易的赠诗,也很感慨这二十三年的经历,回赠了白居易一首诗,就是《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828年,刘禹锡由东都尚书调任长安主客郎中,回到长安以后,刘禹锡不忘旧事,第三次来到了玄都观。白居易感慨晚年凄凉寂寞,给在苏州的刘禹锡写信寄诗。见了白居易的寄诗,刘禹锡便回寄了这首诗。
白氏之诗留传下来的诗有3800首,数量为唐人之最。只留诗名在人间。《唐才子传》提到,晚唐时的李洞,对贾岛的诗作佩服得五体投地,奉之为佛,"常持数珠念贾岛佛,一日千遍",成了典型的贾岛迷,遇到有喜欢贾诗的人,他一定要手录其诗,赠之,并且嘴里叮咛复叮咛:"此无异佛经,归焚香拜之。不能不佩服韩愈的眼光,不能不佩服韩愈的影响力,几个寒酸文士,经过他的奖掖提携,李贺,孟郊,贾岛......后来都名不虚传,成为诗坛一景。
唐代奇葩诗人——最具争议诗人——元稹*当然,除了元稹和莺莺、刘探春、韦丛及韦丛的下一任妻子安仙嫔等众多女人的感情问题为人诟病外(刘探春和安仙嫔与元稹的事就不多说了,感兴趣朋友可以查史料了解),为了升官,投靠太监崔潭峻,后来做了宰相,不仅未得到同僚祝福,反而在一次宴会上,同僚们见元稹来了,有一人就一面轰走停在瓜上的苍蝇,一面嚷嚷:“从哪儿来的东西,跑这忍气吞声。”最后,欣赏一下元稹诗歌:
元稹遇见薛涛便陷入了“薛涛井”中,而薛涛遇上元稹更是干柴烈火,这是等待了许多年才等来的爱情井喷。元稹与薛涛从此再也没有机会相见,薛涛只能把一腔离愁寄予她的诗歌,她曾经写诗清楚地表现自己对元稹的欢喜眷恋:“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池上双鸟》诗中浓情蜜意,还有“朝暮共飞还,同心莲叶间”的表白,大有和元稹双宿双栖的想头,想来在情深意密的时候薛涛是想过嫁给元稹的。元稹的老朋友。
元稹,背了一身情债。元稹的母亲郑氏是填房,和元稹的父亲相差近20岁。在元稹远行的前一天,“崔莺莺”强颜欢笑地对元稹说:“即便你对我始乱之,终弃之,我也不敢怨恨你。”随后又弹了一曲《霓裳羽衣序》给元稹听,听到的人都伤心地哭了。娶了豪门小姐 在抛弃“崔莺莺”后,元稹转头就和韦丛结婚了。做好事也不被理解 韦丛的去世,一方面使得元稹在情感上失去了依靠,另一方面更为现实的却是,元稹失去了韦家的支持。
但北宋的赵令畤经一番考证後依旧确认为是元稹无误,且证明说崔莺莺系永甯县尉崔鹏之女,她母亲与元稹的母亲皆是睦州刺史郑济的女儿,所以元稹与崔莺莺是表兄妹。事情的始末是:一日,元稹自外省办完案子赶路返回长安,途中寄宿“敷水驿”客栈,正巧宫中宦官仇士良也来到这裏,看到元稹住的房间比自己好,就勒令元稹腾出来让他住,元稹没答应,仇士良便指派随行卫兵硬将元稹轰出来,且还拳打脚踢地打破了元稹的脸。
【名臣名将】人品、官品备受争议的唐代大诗人元稹。崔莺莺的创作原型在当时就颇具争议,有人说那“张生”假托的不是元稹,元稹自己也解释说,他这篇“张生与崔莺莺”的爱情故事是从朝中一个叫李公垂的大臣那里听来的,但后人还是将“张生”扣在了元稹的脑袋上。张蓬舟在《薛涛诗笺·薛涛传·元薛姻缘》中认为元稹最初爱慕薛涛,后来两人相见亦相爱,最终元稹用情不专,移情别恋,而薛涛红颜渐老,玉殒香消。
然而亦有学者仔细考据元稹生平,找出“元稹自叙说”的诸多破绽,由此判定张生并非元稹,他只是元稹虚构出来的一个艺术形象而已。文中可知,韦丛嫁元稹前,过的是衣食无忧的富足生活,但嫁元稹后,过的却是贫苦的日子,但韦丛丝毫不抱怨,还对元稹多加勉励。这之后元稹与薛涛保持着书信往来,元稹有一首《寄赠薛涛》:安仙嫔不懂诗文,亦非仕宦之后,注定不可能成为元稹的妻子,与其是元稹纳她为妾,还不如说元稹请了个生活助理。
同样,还有他的妻子韦丛,韦从20岁下嫁元稹,当时元稹一文不名,生活疾苦,但是她毫无怨言,俩人的感情也非常好,正当元稹仕途渐渐有所起色,韦丛却年纪轻轻便去世了。当薛涛遇到元稹的时候,她已经42岁了,比元稹整整大了11岁,但是她不但被元稹潇洒的外表所吸引,还被他的才学所吸引。因为元稹是一个用脑子谈恋爱的人,薛涛比元稹大11岁,又曾为乐妓,说白了任你再有才学,毕竟还是风月中人,在元稹的仕途中只会起到反作用。
唐朝大诗人元稹,风流之后不想对感情负责,他是这样为自己开脱的。元稹31岁时,在成都认识薛涛,她已经42岁了,但仍风韵不减当年,元稹亦为风流才子,曾写了举世闻名的《莺莺传》,后来到明朝被改编成红极一时的戏曲《西厢记》。元稹就这样带走了薛涛的诗,和薛涛的爱情。我要说的是以元稹为原型的《莺莺传》,与王实甫改写的才子佳人大团圆的喜剧不同,这是一出元稹始乱终弃的悲剧,更让人不齿的是,元稹还在文章里为自己开脱。
元稹和妻子韦丛的半缘情深为人津津乐道,元稹曾经留下“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千古传诵的佳句,就是元稹悼念亡妻韦从而作的。这桩婚姻有很大的政治成分,当时二十四岁的元稹科举落榜,但是韦夏卿很欣赏元稹的才华,相信他有大好前程,于是将小女儿许配给他,而元稹则是借这桩婚姻得到向上爬的机会,不过两人在婚后却是恩爱百般,感情非常好。以韦丛的家庭背景,下嫁给元稹对于当时的元稹来说就好像天女下凡一样。
陈寅恪是这样吐槽“渣男”元稹的。张生就是元稹,而崔莺莺呢,考诸元稹诗歌集,想必是他多次怀念的那个叫“双文”的女子(所谓“双文”,应该也是代称,许是该女子名为叠字,如“莺莺”、“九九”)。与后来元稹明媒正娶的名门闺秀韦氏不同,双文的社会地位大概比较低微,与元稹也非结发夫妻,多半是同居的关系。元稹的和双文的故事无疾而终,一如张生与莺莺。注:本文提到的元稹生平经历,多取自《元稹年谱新编》(周相录撰)。
他的这种大胆做法,赢得了民众的交口称赞,白居易就曾在《赠樊著作》中对元稹大力赞扬:元稹为御史,以直立其身。而史书记载与元稹有瓜葛的三名宦官——仇士良、魏弘简、崔潭峻,则或与元稹发生争执,或打击、迫害过元稹,或对其坐视不救。而一些学者,也便开始寻找张生的原型,在与元稹身世经历对照后,他们认为张生的原型就是元稹自己,而崔莺莺也确有其人,她是元稹母亲崔姓远亲的女儿,名崔双文。此年,元稹亦被贬为通州司马。
元稹:捧红了诗圣,撑起新乐府半壁江山,而你只愿记得我是个“渣男”丨江湖诗话No.13.以至于元稹去世后,都是白居易亲自为元稹写的墓志铭。公元813年,三十五岁的元稹等到了一个回报偶像杜甫的机会——杜甫的孙子杜嗣业将爷爷的灵柩从湖南迁葬于河南偃师途中,请求元稹写墓志铭,元稹欣然答应了。在元稹激活杜甫这个大IP之后,人们才开始重视杜甫,逐渐将杜甫推到诗圣的位置。从这个角度说,元稹算是捧红杜甫的第一人。
诗中的“君”指的是元稹的原配夫人韦丛,诗题之所以叫“离思”,是因为韦丛只跟元稹一起生活七年就去世了,元稹想到妻子生前的种种好,就情不自禁地写诗怀念。刚到越州,还没遇上刘采春时,元稹实际上已与另一个女诗人——薛涛联系上了,他还在信中说要把薛涛从四川接到越州来,可善诗会唱又年轻的刘采春一出场,元稹就把与薛涛的约定丢一边去了。元稹逢场作戏,薛涛却认真了,在元稹不在的日子里,她开始给他一次次地写诗、寄信。
一个穷秀才靠两句诗“击败”权贵抱得美人归传为佳话。诗曰:等他打开诗稿,看完第一首诗“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赋得古原草送别》)时就赞叹着说:“能写出这样的诗句,居住下来就容易了。” 后来,顾老师经常向别人谈起白居易的诗才,盛加夸赞,白居易的诗名就传开了。在唐朝的诗人方阵中,崔郊的名气比顾况更小,身份也更卑微,但是一句“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却让他诗名传千古。
相思愁断肠,悼亡之诗——离思五首。诗中指亡妻。“沧海”、“巫山”,是世间至大至美的形象,诗人引以为喻,从字面上看是说经历过“沧海”、“巫山”,对别处的水和云就难以看上眼了,实则是用来隐喻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有如沧海之水和巫山之云,其深广和美好是世间无与伦比的,因而除爱妻之外,再没有能使自己动情的女子了。今人陈寅恪有《元白诗笺证稿》,卞孝萱有《元稹年谱》,周相录校有《元稹集校注》,冀勤有《元稹集》。
元稹怎么读音。另外一个女人那更是声名在外,唐朝三大美女诗人之一的薛涛,当年那可是和元稹流传了一段众人皆知的“姐弟恋”,二人暧昧由来已久,但最终没能厮守一起,很遗憾,但也并不可惜,毕竟命运之手,变幻无常,薛涛没嫁给元稹,也算是薛涛的另一种美好的结局吧。元白是至交好友,元稹与薛涛的这点事,白居易自然很关心,这首诗明显有劝薛涛勿太痴情于元稹之意。这一年七月,元妻韦从虽然病逝,元稹也没有娶薛涛之意。
元稹诗鉴赏。“休遣玲珑唱我诗,我诗多是别君词。”(元稹)双方以诗代柬,形影相随,泪笑歌哭,情同身感。此诗就诗论诗,确是好诗。上句以“我诗”结,此句以“我诗”起,就使得全诗起虽突兀而承接从容,音情有一弛一张之妙。白诗是这样四句:“晨起临风一惆怅,通川湓水断相闻。不知忆我因何事,昨夜三更梦见君。”白诗不直说自己苦思成梦,却反以元稹为念,问他何事忆我,致使我昨夜梦君,这表现了对元稹处境的无限关切。
编纂《唐诗三百首》的蘅塘退士称:“古今悼亡诗充栋,终无能出此三首范围者。”悼亡诗是悼念亡妻的作品,如此看来,元稹和妻子应当是琴瑟好合、如胶似漆才对,然而考察元稹的一生,却始终让人感到他对男女之事不免轻薄。从元稹这一组悼亡诗的语气来看,二人的感情似乎至诚至坚,然而考察史料,就在韦丛辞世之前卧病在床的时候,元稹正以赴成都公干为名,秘密寻访著名乐伎、女诗人薛涛,地方官得知此情之后,安排薛涛去侍奉元稹。
中唐时期,李端、卢纶、吉中孚、韩翃、钱起、司空曙、苗发、崔峒、耿津、夏侯审则合称“大历十才子”,韩愈与孟郊组成“韩孟诗派”,孟郊和贾岛并称“郊寒岛瘦”,元稹和白居易并称“元白”,张籍和王建合称“张王乐府”,刘禹锡和柳宗元并称“刘柳”,刘禹锡和白居易并称“刘白”,韦应物和柳宗元并称“韦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