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历史上,大唐的官员拥有一种独特的精神气质,在大唐之前的魏晋南北朝时期,文人们谈空论玄,多少有些病态,大唐之后的宋明王朝,官员们老成世故,多少有些偏狭。公元663年,在大明宫建成的那一年,大唐和日本在朝鲜半岛的白江村,爆发了一场战争,日本水师几乎全军覆没。许多日本学者认为,白江村战败之后日本全面向大唐学习,与明治维新时期,日本全面向西方学习如出一辙。晁衡一直为大唐效力,再也没有返回日本。
《长安十二时辰》描绘了盛唐的上元节风情,唐朝诗文亦不乏这样的记载。人口稠密的长安城,一年只有上元节前后三天才有夜生活。历史学家深入考察唐朝制度和生活细节,就会发现:这个中国最著名的盛世,其繁荣景象距离人们的想象,是要大打折扣的——至少夜生活领域,越是盛唐,越是一片黑暗;反倒是晚唐,朝廷无暇细管,民众有了一些夜生活。有夜生活就要有灯火,除了一般的火把油灯,宋朝最重要的突破是:蜡烛得到广泛使用。
比长安十二时辰更震撼的,是千年古都长安城!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长安城。你可好奇,千年前的长安是何模样?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风光无限;还是“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的华贵庄严;或者是“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的浮华若梦……今天,我们一起来看看当时真实的长安。——爱着长安的古典君。
古长安的东市西市与“买东西”的由来。而西市“市内店肆,如东市之制。”不过,西市的店铺和行业,见之于文献记载的,远较东市为多。如西市以西,西怀德坊的东门之北,住有一富商张通,《白行简纪梦》载:“长安西市百肆,有贩粥求利而为之平者,姓张,不得名,家富于财,居光德里。”可以看出,这些人是在西市中卖饭粥发了财的小摊贩,西市吸引着众多的国内外商人汇集与此,仅凭人流量之大,在这里就是简单的卖粥就能发笔小财。
唐人嗜酒,在《长安十二时辰》里,长安人酒文化一点不比现代人差。唐代居饮食业之首的,便是酒肆。其中西市因为是市民的休闲娱乐中心,因此这里的酒肆就非常多,像《长安十二时辰》里的胡姬酒肆,就是长安城里最有名气的一个酒肆。长安城的东门——就是俗称的青门,是人们离开长安告别的地方,因此这里的酒肆密度最高,史载“行有酒肆”。可见,《长安十二时辰》里长安人的生活水准在某些程度要比我们现代人的还好。
唐长安城大还是现在的西安城大?唐长安城究竟有多大唐长安城就是这样一个充满浪漫情调、有传奇色彩的国际化大都市,有宫城皇城,有东市西市,万国来朝,胡人胡姬,民族融合,商贸繁荣。那么,唐长安城究竟有多大?唐长安城比明西安城大7.5倍当然,西安市与别的城市不同的地方是戴着一个美丽的项链,这就是西安有个明城,也就是被现在依旧保存完整的明城墙包裹起来的一座古城,城墙周长13.74公里,城内面积11.32平方公里。
《长安十二时辰》刷屏的“词儿”,我赌你不太懂。我要为《长安十二时辰》吹10086个彩虹屁!故事讲述了大唐上元节前夕,长安城陷入危局,“前不良帅”张小敬临危受命,与少年名士李必携手在十二时辰内拯救长安的故事。他们只是唐朝治安体系中的“基层组织”,在基层守护着长安城的安全。长安城的治安体系分为三个层级,分别为中央机构、京兆府县、基层里坊组织。长安城的基层机构是里坊,是长安居民接触最多的基层治理。
《长安十二时辰》中竟有答案。梁山泊一百单八人中反对招安的好汉,不是几位,而是几十位,是行者武松、花和尚鲁智深、黑旋风李逵为首的那类好汉。原因,书生不用《水浒传》里的好汉来说明了,用最近很火的《长安十二时辰》里那个特殊的人群来说明。我们知道梁山好汉是怎样的一群人,有的好汉成功过,但因这样那样的原因被迫落草为寇;看过不良人的简单介绍,相信大家清楚书生为什么让他们来回答梁山好汉反对招安了。
众所周知,由于大唐的开放政策,吸引大量西域胡人到长安旅居游玩,其中更不乏天竺或波斯人,而这些远道而来的外国友人们,自然也需要一处落脚地,因此大量的客栈或胡居,以及具备特殊功能的建筑,便在西市应运而建,比如著名的“波斯邸”,正是自隋朝伊始,修建于长安城中的特殊建筑,是由波斯商人供外来进贡者,或本土商贾进行珠宝古董交易的场所,唐朝时仍旧沿用。市内货财二百二十行,四面立邸,四方珍奇,皆所积集。
杜甫揭秘:李白朋友圈屏蔽王维事件真相。想到王维,李白有点坐不住了。曾经有一段时间,李白刻意躲着王维。喝到高兴处,李白又作起了诗。李白越想越怕,之于李白,不知从何时起,王维已经构成了一个幽灵般的存在。王维让李白困惑,更让他困惑的是,这次酒会之后,长安城里开始流传一个可怕的传言。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有人爱李白,有人爱王维。王维、李白,李白、王维,长安城中,提到一个,必定说起另一个。
贩卖给汉人的美艳胡姬|丝绸之路上的女奴交易。与丝绸之路上的女奴贸易。很多人不知道,女奴是丝绸之路上非常重要的商品。女奴贸易的利润非常之高,从伊朗和中亚、南亚地区贩卖到唐长安城的女奴,利润要比丝绸高出三倍到五倍左右。在唐代,长安城中的西市便是女奴交易的最大市场。由于长安汇集着大量的达官贵族、富商豪贾,因此也是丝绸之路女奴贸易最大的消费市场 。而这些女奴显然都是中亚南亚地区的胡女。
长相思,在长安。长安,长安。李白有诗云,“长相思,在长安。”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长安,勾勒着自己想象中的盛世繁华。但在我心中,长安当是盛唐的气象,唐诗当是长安的魂魄。遥想当年那些第一次来长安的人,城墙高得让人仰望,马路宽阔得让人迷路。长安有富气,是仓廪丰实的富实,更是世界商业中心的富气。当时,长安饼摊随处可见。白居易离开长安时,还特地学了做了几个胡麻饼,“面脆油香新出炉”,带给外地的友人品尝。
长安城的“胡姬”美眉,如何令诗仙李白、五陵少年痴迷心醉?长安有许多胡人经营的酒肆,吸引了很多好酒的官宦子弟和文人墨客,他们一边喝着三勒浆,一边欣赏胡姬的歌舞助兴,渐渐成了长安城里一种比较烧钱的娱乐活动。细雨春风花落时,挥鞭且就胡姬饮。这些脍炙人口的诗篇,无不生动地展现了胡姬在长安人娱乐生活中所占据的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因此说长安城的“胡姬”美眉,令诗仙李白、五陵少年痴迷心醉,一点都不为过。
《长安十二时辰》:铁甲胄与长安认同。铁甲胄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守护着长安,守护长安的存在和长安的百姓。以往电视剧里是不会考虑这么细节的问题的,但《长安十二时辰》着眼点既然分别是长安和十二时辰,那就意味着它需要严格按照唐长安城来布局(尽管观众并不需要记住唐长安城的坊市分布),于是盔甲问题也被要求考虑在内了。不过那时还是汉长安。长安认同,这是一个政治哲学构建。长安十二时辰,噱头是十二时辰,核心是长安。
最近热播的《长安十二时辰》激发了诸位小伙伴对于神秘组织“不良人”与长安治安管理的兴趣。(长安十二时辰 长安舆图)京兆尹是长安城日常治安管理的最高长官,长安县与万年县分管皇城外的外郭城,朱雀街以西归长安县管,以东为万年县管。在历史上,大唐长安城的治理是中央机构、京兆府县、基层里坊机构三位一体,一起构建了严密的治安网络,也正是他们共同努力,对于长安城的稳定和大唐盛世的缔造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长安第一情报局”不是“靖安司”,而是它。那么,剧中的靖安司位置在哪里呢?唐朝虽然没有靖安司,但长安城中有一坊名为“靖安坊”,位列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的宅居就位于这里。或许,剧中虚构“靖安司”这一机构多少受到一些历史上靖安坊刺杀事件启发。历史上,负责长安城治安的不是靖安司,而是禁军中的左右金吾卫、神策军和京兆府三大部门。《长安十二时辰》中出现了龙武军要接管靖安司的情节,龙武军就是皇帝的禁军。
《长安十二时辰》:帝都长安靠谁守护?虽然剧中的旅贲军多次以长安安危为己任,听命于靖安司司丞李必,但理论上他们隶属于太子府的军事机关——太子率府,只是被临时“借调”到靖安司协助李必办案的。不过应当注意的是,虽然旅贲军在行政上是属于太子府的军事机关,但从兵源上讲,他们的来源是府兵,也就是说归属于南衙府兵体系,而并非太子的私兵。你以为龙武军、右骁卫、旅贲军、京兆尹这些官员才是负责长安城安危的最重要角色?
街鼓的敲响是唐长安城特有的一种时间信号,也影响了长安城居民的日常生活作息。《长安十二时辰》的剧情设定在暂时取消宵禁的上元节,所以我们无缘看到宵禁制度的执行,不过剧组很努力地还原了唐代长安城,让观众们能够看到长安城居民的市井生活,这点除了剧组在历史考究上的用心外,还有赖众多学者们在唐代历史研究长年耕耘的学术成果,若非有这些厚重的积淀和研究,《长安十二时辰》也不会如此让观众身历其境、引人入胜。
其次是以禁军为主体,组建覆盖全国的“巡检''''''''网络,使治安管理走向专职化、专业化。具体做法是:宋代地方设路、州、县三级政府,同时设与之平行的“巡检官''''''''。路设“都巡检'''''''',有都巡检使一名。州设“巡检'''''''',有巡检使一名;在人烟稀少的州,视需要两三个州共设一个巡检。京城是重法区,巡检网最称严密。汴京城分为东西两路,各设一名都巡检使,统管全城治安。又设“京城四面巡检'''''''',来往巡察,加强控制。
有学者认为《庄子》所记不实,但不论是真是假,当时街上有小偷应该是肯定的,不然官方也不需要设司稽来“抓小偷”。因为好混,小偷也都“漂”到了长安,长安的治安秩序一度混乱,偷盗现象严重,市民和商人叫苦不迭,大概比今欧洲巴黎、罗马街头的小偷还要多。图:古代街头,越热闹小偷越多(《清明上河图》局部)  王敬则是南朝齐人,时与京城建康(今南京)相连的吴兴郡,治安便很不好,盗贼小偷很多,偷抢之事频发。
《长安十二时辰》看到的国际化的长安城,实际上是隋文帝打的底,唐朝建立以后在隋朝大兴城的基础上进行的改建和扩建,隋唐的长安城并不是汉长安城,汉朝的长安城在隋唐长安城的西北部。长安城的首都地位不在,因此也就失去了吸引力,驻守长安的佑国军节度使韩建认为城广人稀,不利于防守,于是对城市进行改筑,放弃了原来的外城墙和城郭,仅保留了皇城,缩为“新城”,这就是五代至元的长安城,而辉煌了300多年的长安城就此没落。
光天化日,汉朝长安竟然发生了一起调戏事件!看起来,冯子都开的条件够胡姬心动了。被她数落一顿,冯子都气坏了,边吼着我告诉你,我可是霍大将军家的,边去扯胡姬的裙子。胡姬不像汉家女子那般柔弱好欺负,拿起舀酒的长柄勺子就跟冯子都打起来,边打边正告他,“男儿爱后妇,女子重前夫。人生有新旧,贵贱不相逾”,别说你只是个奴才,就是霍大将军来了,我不爱就是不爱!这起未遂调戏事件,以大义凛然的胡姬胜利而结束!
每个坊的四周都修建了围墙,与外面的大街、大道相隔离,严禁居民翻墙,《唐律疏议》规定:“越官府廨垣及坊市垣篱者,杖七十。……从沟渎内出入者,与越罪同。越而未过,减一等。”政府也严禁居民破坏坊墙:“诸坊市街曲,有侵街打墙、接檐造舍等,先处分,一切不许,并令毁拆。……如有犯者,科违敕罪,兼须重罚。”坊墙如果倒塌,政府会要求坊内居民及时修复:“诸街坊墙,有破坏,宜令取两税钱和雇工匠修筑。”
唐长安城哪里来?而拯救长安的理由,除了像张小敬说的,要保护长安城里的百姓,留住“鲜活的、没有被怪物所吞噬的长安城”以外,或许还因为,唐长安城在天宝年间,已经是一座有了百余年历史的伟大城市。而考古发掘的唐长安城遗址,实测东西长9721米,南北长8651.7米,与文献中的记载基本吻合。据《长安志》记载,东西两市相当于唐代长安城的CBD地区,两市之内各有二百二十个行业,汇集了各种高端商品、进口货物。
别被《长安十二时辰》忽悠!因为唐长安城在规划里坊体系时,秉持的主要“设计思想”就是“坊市分开”,将民舍所在的里坊与商铺所在的东西2市从空间上隔开,从功能上分离。虽说通过宵禁制度,的确减少了长安城夜间犯罪发生几率和火灾隐患,提高了京师安全系数,但长期执行这一政策也使得整个长安城夜间冷冷清清(街面上只会有数千名来回巡逻的“金吾卫”禁军)、生气全无,百姓生活被牢牢束缚,人身自由受到很大限制。
说到唐代的标志性建筑,怎能少了花萼相辉楼呢?在芬兰的建筑教育中,老师并不是循规蹈矩地教授学生建筑的结构、分类等这些理论知识,而是将这些教育理念和想让孩子学的知识“藏”在游戏中,在颇具趣味的游戏中了解建筑的结构,再加上手工实践,进一步培养孩子对建筑的兴趣。赵洲博士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和多年的经验,精选了欧洲建筑史上18座风格迥异的建筑,用通俗易懂的讲解方式,让孩子走进建筑,感受艺术的乐趣,激发创造力。
唐代皇帝下令一般是三省“三权分立”,具体来说,中书省先拟一份公文给门下省,门下省审核后通过中书省交给皇帝,皇帝觉得ok后再发给门下省。除了剧里说的被横平竖直二十五条大街分成的一百零八坊,长安还有东市西市这样的商业区。《长安十二时辰》中设置了一个靖安司。大虽然引来了严格管理,但它也赋予了长安一种难得的城市品格——可能性。如同剧里的程参,骑着小破马,带着几卷干禄的诗,就敢到长安去拜访李白。
大唐长安其实没有夜生活, 诗人温庭筠犯了夜禁被打落门牙。大唐的“坊市制”让今天的观众耳目一新,但是回到历史现场,坊市制是否真有这么妙不可言?《长安十二时辰》中的诗人活得很风光。大唐的坊市制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大唐的坊市制赢得了不少人的称赞。大唐的坊市制因何而崩溃?坊市制依赖于高度中央集权的体制,安史之乱以后,大唐由盛转衰,其控制力江河日下,坊市制的崩溃至此已经是水到渠成。
从福州三坊七巷看长安十二时辰中的里坊。唐代长安城是高级监狱?最近很多人看过长安十二这个热剧,似乎描述了大唐天宝年间的大唐最高峰巅峰颜值状态。也有人说其实那时候的长安城似乎是一个高级监狱。(图片说明:长安十二时辰海报)SO,这里是公元2019,是现代化福建省城的福州,也是唐代的长安城里坊,三坊七巷!在封建王朝时代这些小巷子和那时候的长安城一样,狭窄,僻静,弄子里是没有任何店面的。(图片说明:坊间内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