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个师爷却辱骂堂堂总兵,他就是自比诸葛亮的左宗棠。师爷更怒,跳起来拿脚踹樊总兵,还高喊:“王八蛋,滚出去!”樊总兵的大儿子增祹早死,二儿子樊增祥不负所望,考秀才,中举,中进士,点翰林,一直做到江宁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樊总兵至死也没有明白一点:左宗棠能侮辱他,并非因为左是个举人,而是左宗棠有大本事、国家用人之际、主事者求贤若渴——左师爷当时拜发奏折,根本不给骆巡抚看。
有一次,樊燮到长沙拜谒骆秉章后,骆秉章让他去见一见左宗棠。事后,骆秉章上疏弹劾樊燮,樊燮终于被罢了官。不过樊燮也不是好惹的,他凭着与湖广总督官文沾亲搭故的背景,与官文一起“为蜚语上闻”(《清史稿·左宗棠传》),即把诬蔑左宗棠的谣言一直造到咸丰帝那儿。另外一个老人又告诉刘成禺说:前些年樊家的楼壁上,尚存有墨笔“左宗棠可杀”五个字呢,想必是樊家兄弟俩少年时抒发的誓愿吧?
会试止于举人,也因功名而生风波,却成清朝后期著名大臣!举人当官,总是气短,左宗棠一生最大的遗憾只是个举人出身,没有考中进士。左宗棠书法。樊燮有事求见巡抚骆秉章,骆秉章让樊直接去见左宗棠,樊见到左宗棠是师爷,没有请安,樊燮永州镇总兵,总兵没有向师爷请安的道理,但是左宗棠当时权利很大,直接责问樊为何不请安,并抬腿欲踢,口中还骂道:“忘八蛋,滚出去!”樊燮恼怒不堪,不久就被革职回家了。
清朝著名湘军将领左宗棠的轶事-今日头条。左宗棠,清朝大臣,著名湘军将领。左宗棠仅有举人功名,在骆秉章处为幕友时,总兵樊燮来访,樊认为左宗棠只是幕友,故拒绝行礼:“吾为二品总兵,与汝四品幕僚请安?岂有此理?”左自认为骆秉章的代表人,相当有气焰,对轻慢于他的樊燮非常不悦,举脚便踢,大骂“王八蛋,滚出去!”,樊燮气极而向咸丰帝弹劾,却因潘祖荫等人支持左宗棠,樊燮反而被朝廷罢黜。
左宗棠当年单凭举人身份竟然敢和总兵互怼,最后还赢了!一次,樊增祥的父亲前去请示军机,大约是由于当天诸事不顺的缘故吧,也正赶上左师爷气不顺,樊的父亲见面没有请安,左宗棠遂喝道:武官见我,无论大小,皆要请安,你为何不然?樊的父亲回答朝廷体制,并没有武官见师爷请安之礼,武官虽轻,我亦朝廷二品官也。当然,这个时候,左宗棠的官已经越做越大,成为朝廷的封疆大吏,樊家再也没有可能羞辱左宗棠,一报当年之仇了。
可怜名士樊增祥,从小被穿女内衣,原因是:他爹挨了左宗棠一脚!这就是,胡林翼娶了陶澍的女儿,但陶澍的儿子却做了左宗棠的女婿,如此看来,左宗棠和胡林翼虽为同僚和朋友,但左宗棠因此却比胡林翼高了一辈。据说在樊家的楼壁上,尚有墨笔“左宗棠可杀”五字,估计是樊燮两个儿子小时候的心愿罢。幸好,这时把持北京朝政的肃顺知道左宗棠是个难得的人才,加上胡林翼、曾国藩等人的保荐,左宗棠才逃过一劫。
小幕僚左宗棠见湖广总督,骂了六个字,改变湖广总督儿子们一生。一日,樊燮到长沙巡抚衙门办事,左宗棠就逮住了机会,对樊燮冷嘲热讽。结局不言自明,左胜樊败,尽管湖广总督也上下打点,但樊燮还是被革职了。樊燮没有利用他二品武职的权力来压制左宗棠这个四品幕僚,也没有动用姐夫湖广总督的权势罢免左宗棠,更没有利用他当年的那些流氓兄弟杀人灭口,而是知耻而后勇,苦心教育儿子。
晚清一代名臣左宗棠的趣事:痛骂此人王八蛋。樊燮时任永州总兵,贪得无厌,大肆挪用军费,且下属稍有犯错,他便以杖刑处置,这些情况被总管一省军务吏事的左宗棠知道后大怒,反映给巡抚骆秉章,骆秉章立即参劾樊燮,可樊燮和时任湖广总督的官文关系非同一般,骆秉章在参他之前,官文已上折保奏他为湖南提督,樊燮自此与左宗棠结了仇。
微言杂语27——左宗棠骂出个进士 加载中…告退时骆帅让他去见一下师爷左宗棠,樊即谒左师爷。左厉声喝道:“武官见我,无论大小都须请安,赶快请安。”樊说:“朝廷没有武官见师爷请安之例。武官虽轻,可我也是朝廷二三品官。”左师爷大怒,站起来就要用脚踢樊总兵。樊山力辞不受,曰:“宁愿违命,不愿获罪先人。”有人说梓潼樊家楼上,曾存“左宗棠可杀”五字笔墨,想必是樊氏兄弟苦读时发愿所书。
洗辱牌的神功 洗辱牌的神功 2016-04-15 20:51阅读: 洗辱牌的神功凉月轻风樊燮(1813-1881),字子重,湖北恩施人,清军永州镇总兵(相当于省军区司令员、中将)。告退时,骆秉章让他去见一下师爷左宗棠,樊燮即进谒左师爷。慈禧太后认为樊增祥“置身机要”、“智精过人”,下旨樊增祥进京,“自今机要文字,可令樊增祥撰拟,乃当秘之,勿招人忌也。”樊增祥到任后,在朝廷中增设政务处,负责处理军机政务。
要说左宗棠还真厉害,此时,他的官还是无品无级,只不过仗着朝廷重文轻武的尿性,只见左宗棠瞄了一眼樊變,见其只不过象征性的做了个揖,然后行了个礼,并没有跪下,当即就怒了,厉声呵斥道:“武官见我,无论大小都要请安,汝何不然?快请安!”樊變有些懵,随即答曰:“朝廷体制,未定武官见师爷请安之例。武官虽轻,我亦朝廷二三品官也。”左宗棠听毕,自己的权威被挑战了,这还了得,于是大骂道:“忘八蛋,滚出去!”
曾国藩对于左宗棠的运筹帷幄也心折:“论兵战,吾不如左宗棠。”但非凡人物自有非凡性格,左氏才高难免傲物,他曾因说了六个字而折辱了一位总兵,总兵欲洗刷耻辱而勒令儿子穿女服,这中间的一段故事读来让人感叹不已。当时,左宗棠是湖南巡抚骆秉章的幕僚,也就是被人称之为师爷的,但他这个师爷可真不是一般的师爷,因为骆秉章非常器重他,湖南大小事均咨询左宗棠而定,他在这位号称骆大帅的府上,一直是可以呼风唤雨的。
樊燮跟左宗棠究竟什么仇什么怨呢?樊燮是有后台的官,他受了左宗棠的气,就到了官文面前,添油加醋,说左宗棠无视朝廷命官、骄横跋扈、独断专行。郭嵩焘请奏章高手潘祖荫给皇帝写了道折子,折子中有一句是“国家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把左宗棠彻底吹捧了一番。狡猾的骆秉章知道樊燮官文一伙斗不过左宗棠胡林翼一伙,于是也上了道折子,替左宗棠说话,并且历数樊燮贪污无能的种种事情。
别人都拼爹,此人贵为一省总兵,受辱后却用尽余生拼儿子。樊燮不服,他贵为正二品总兵,怎么能向一个无品级的小小师爷叩头?从此,樊燮倾尽积蓄,聘请名师教导他的两个儿子,要求两个儿子必须考取举人以上的功名,超过师爷一头。光绪三年,樊燮的二儿子樊增祥进京会试,终于考中进士。樊燮的这个二儿子樊增祥,后来在历史也是一个大大的名人,官至两江总督,死后遗诗三万余首,以及上百万言的骈文。
左宗棠的暴脾气:当众呵斥二品总兵“王八蛋滚出去”如果湖南巡抚骆秉章没有按照惯例授兵部侍郎衔,也仅为从二品,级别还没有总兵高,所以樊燮有足够的本钱与左宗棠叫板。樊燮,字子重,湖北恩施人,生于1813年,比左宗棠小1岁,历任永州总兵、零陵总兵。当年,樊燮担任永州总兵时,永州知府黄文琛就多次告他的状。不过,由于樊燮是湖广总督官文五姨太的娘家亲戚,官文有意庇护他,将状子压了下来,樊燮没有受到任何责罚。
受左宗棠羞辱的总兵,回乡后特制洗辱牌,要儿子立志超过左宗棠。樊燮认为左宗棠只是一个小小的幕友,不把他放在眼里,拒绝向他叩拜行礼。樊燮在庭院内修造了一幢读书楼,将两个儿子(樊增祥兄弟俩)关在读书楼里;樊燮对樊增祥兄弟俩要求十分严格,让他们昼夜苦读,还叫他们在取得成就前必须穿上女人的服装,同时订立家规:考取秀才进学,脱掉女人的外衣;樊燮的儿子樊增祥牢记父亲的教导,废寝忘食,时刻不忘奋发图强。
【第86期】左宗棠行书对联:古书奇字,得意无言左宗棠(1812年11月10日-1885年9月5日),字季高,一字朴存,号湘上农人,署名今亮,谥文襄,湖南湘阴人,清朝大臣,著名湘军将领。左宗棠少时屡试不第,功名止于举人,转而留意农事,遍读群书,钻研舆地、兵法。后竟因此成为清朝后期著名大臣,后破格敕赐进士,官至东阁大学士、军机大臣,封二等恪靖侯。
隐权力博弈:左宗棠为何一步登天隐权力博弈:左宗棠为何一步登天。后来官文覆奏,“樊燮案”与左宗棠无涉,还了左宗棠一个清白。湖北人黄文琛性子耿直,平素与左宗棠不和,但在此案中却坚决为左辩护,只是他缺乏左宗棠那样盘根错节的关系网络,胡林翼在致官文的私信中也全然没有眷顾他,反而说:“此案樊与黄等似无好声名。”最后,黄文琛“微罪夺官”,与他的同僚兼对手樊燮一起卷铺盖走人。
左宗棠与郭嵩焘的恩怨。郭乘机积极推荐左:“左宗棠才极大,料事明白,无不了之事。人品尤极端正。”“他(指左)只因性刚不能随同,故不敢出。数年来却日日在省办事。现在湖南四路征剿,贵州、广西筹兵筹饷,多系左宗棠之力。”当咸丰帝表示要左为朝庭效力时,郭又不失时机地进言:“左宗棠为人是豪杰,每言及天下事,感激奋发。皇上天恩如能用他,他亦万无不出山之理。”郭嵩焘推荐左宗棠可谓不遗余力。此时,郭嵩焘急坏了。
这个时候的樊燮马上顶撞左宗棠道:“朝廷体制并未规定武官见师爷要请安。武官虽轻,也不比师爷贱,何况樊某乃朝廷任命的正二品总兵,岂有向你四品幕僚请安的道理。”左宗棠最恨别人笑他是幕僚而多年没混上个真衔实职,您想啊,这不是说他根本就没有能力考上进士嘛。当郭嵩焘和胡林翼二人相约,请潘祖荫出面保举左宗棠时,潘祖荫马上提笔上书咸丰皇帝曰:“国家不可一日无湖南,而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
左宗棠的博弈。同时,湖广总督官文参劾左宗棠的奏折也送达御览,官文在奏折上称左宗棠是出名的劣幕,骄横跋扈、把据湖南、越权干政。咸丰主意未定,便找御前大臣肃顺商量:“方今天下多事,左宗棠果真是个人才,是不是应弃瑕录用?”肃顺说:“人才难得,自当爱惜。”他还建议皇帝再给官文寄一份密旨,附上内外臣工保荐左宗棠的奏折,让官文酌察情形办理,咸丰从之。后来官文复奏,“樊燮案”与左宗棠无涉,还了左宗棠一个清白。
左宗棠如何获得“高等学历”:以辞职威胁朝廷 摘要: 在军情紧急时刻,这位十分有性格的左大人自恃盖世功业,上奏清廷,要求解除军务,回京参加会试。左师爷十分恼怒,喝道:“武官见我都要请安,你为何不拜?”樊总兵答道:“武官虽微,但我也是朝廷二品大员,为何要拜一个未仕的举人?”左师爷闻言大怒,破口大骂:“滚出去!”事后,左师爷逼着骆秉章参了樊总兵一本,让这位“有眼不识泰山”的总兵卷了铺盖。
有一次田文镜和邬师爷不和,邬师爷便甩手不干。幕友和官员相处“交相重”,是官员的贵宾和老师,之前提到的邬师爷,在衙门里就是说一不说二的人,他曾经告诉田文镜若想要称为有名的总督,那就请他放开事务,让邬师爷全盘管理。官员的公事要经师爷之手,所以官途前程可说全由幕友把握,所以凡事有劳师爷的也是要尊重他们。一般大牌的师爷的年薪是二千两,小牌的师爷也要一千两,能花钱聘请师爷的地方知县年薪才四十五两。
这位同乡就是左宗棠。此时左宗棠在长沙巡抚骆秉章幕府做师爷。师爷左宗棠因拜见礼节(当然只是导火索)与二品总兵樊燮大打出手,惹来杀生之祸。而在曾国藩攻破南京之时,左宗棠上了一份措辞严厉的奏折,弹劾湘军大肆烧杀掳虐。左宗棠,彭玉麟们其实也得庆幸。左宗棠、彭玉麟们确实值得庆幸,庆幸他们的师长曾国藩是一个虚怀若谷的大家,庆幸他们的师长曾国藩是一个慧眼识珠的伯乐,庆幸他们的师长曾国藩是一个众横捭阖的能人。
左宗棠在湖南巡抚骆秉章手下当师爷的时候,深受骆秉章信任,骆秉章把湖南的大小事情,全部交给左宗棠处理。左宗棠本事再大,从道理说,也不过是湖南巡抚衙门的一个师爷,说白了就是巡抚骆秉章私人聘请的秘书,根本不是朝廷的正式官员,湖南的大小官吏见了左宗棠,是不需要向左宗棠请安的。没想到樊燮竟然当面说左宗棠只是个举人,算是一下子戳到左宗棠的痛处了,脾气火爆的左宗棠当时就火了,大骂樊燮,王八蛋,滚出去。
太夫人听说,正待谦虚,那知阚姨太太早已不由分说,就向太夫人倒金拄玉口称干娘的拜了下去。阚姨太太又向胡林翼、陶夫人拜了下去,胡林翼、陶夫人两个,也忙还礼。幸亏骆秉章素有爱才之名,他的聘请左宗棠去做幕府,原不以寻常幕僚看视,所以左宗棠和他相处,总算是宾主尽东南之美的了。当场就和樊协台对骂了一阵,及至他的同事将樊协台劝走之后,他还是怒气未消,立即面告骆抚台。旨意下来,就命骆秉章迅将劣幕左宗棠驱逐出境。
左宗棠有个梗,当幕僚的时候曾大骂二品总兵,骂完却升官了。因为同太平军交战失败,见到湖南巡抚骆秉章的师爷左宗棠时傲慢无礼,被左宗棠大骂:“忘八蛋,滚出去!”堂堂朝廷二品大员,被一个小小的举人当众唾骂,这位总兵将左宗棠告上了朝廷。当时湖南湘阴举人左宗棠在骆秉章处任师爷,颇得信任,湖南大小事务均由左宗棠经手,甚至一些重要的军情奏报都由左宗棠撰写,骆秉章基本上都不用修改,直接署名就可以向朝廷传送。
今天的共读,我们将再次翻开《曾国藩家书》的为政、军事篇,了解另一个在曾国藩生命中产生了重要影响的历史人物——左宗棠,了解两人在几十年的相识中最著名的三次“失和”,和曾国藩此生真正的终点。时任湖南巡抚下师爷的左宗棠特地来访,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左宗棠来了之后却不是安慰曾国藩,而是将曾国藩痛骂了一顿,大意是指责曾国藩一次兵败就要自杀,这种行为简直愚蠢至极、不可理喻。最后一次,左宗棠向曾国藩发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