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最有趣的宰相——寇准。北宋的宰相都很有个性,寇准的个性绝对能排进前三。有一次寇准和皇帝争辩,皇帝说:“要知道,天下是老子的,老子想怎么样,那都是老子自己的事情,叫你来就是听听你的意见,你还给老子来劲了!”然而,寇准这个时候的倔劲儿又上来了想走,门都没有!最终,宋太宗还是没有说得过寇准,只好同意了寇准的方案。
影响中国的85位名臣—— 寇准寇准。宋太宗十分赞赏寇准,高兴地说:"我得到寇准,就像唐太宗得到魏征一样。"由此可见他在大宋智囊团中占有的地位。但寇准走了,皇帝又开始想念他,有时会问左右的侍从:"不知寇准在青州过得如何?"而侍从的回答也很有趣:"寇准在那里过得好着呢,不烦皇上担心。"看来不仅大臣,连宦官们也不喜欢寇准。寇准被二次罢相时,臣僚们怕丁谓,都不敢去见寇准,只有一个叫王曙的敢以"朋友之义"去为寇准饯行。
《话说天下》 个性宰相寇准(1)《话说天下》 个性宰相寇准(1)且听阿龙话说天下--个性宰相寇准这里是《话说天下》。小时候,寇准非常淘气,不爱读书,整天地飞鹰走狗,撒丫子野玩,他的母个性宰相寇准亲教训了几回,可这小寇准权当耳边风,根本听不进去。寇准正直、自信、果断,敢揭发当朝宰相,这让宋太宗非常欣赏,然而这一点也让太宗苦恼,这寇准的脾气,直得一点弯都不带拐的,甚至他这个皇上,寇准也要管一管。
宰相出一上联:水底月为天上月!既然宋太宗将寇准比作魏征,肯定不会亏待他,几年后提拔他为参知政事,成为名副其实的宰相。既然皇上都开口了,寇准不能不给面子,放下手中的酒杯,思索了几分钟后,想到一个上联:“水底月为天上月。”在场的大臣面面相觑,无人能对出下联,甚至有人说这是个绝对。坐在最后一排的杨大年,高声地喊道:“皇上,微臣可以对出宰相的那个上联。”杨大年给的下联为“眼中人是面前人”,是不是很经典?
吕端:一生成功惟谨慎。太宗虽然采纳了吕端的这一建议,但规定凡大事都先由吕端先定夺再上奏,明确了吕端的最高权力,而吕端又总是谦让,从不专断。正如前宰相赵普所说:“吾观吕公(吕端)奏事,得嘉赏未尝喜,遇抑挫未尝惧,亦不形于言,真台辅之器也。”(《宋史?吕端传》)赵普是开国元老、两朝宰相,日理万机,目人无数,连他都评价吕端有宰相之器,足见吕端在朝廷中的形像和影响力。
细枝末节,不是作为大臣应该管的事,若是因为小事劳神劳力,肯定要误大事。国事为大,臣的责任在于正确引导,纠正偏离。今天这事儿关乎天下命脉,我岂敢推脱以明哲保身呢?陛下您若是不听臣的谏言,那臣还会再谏。
至此,对赵光义皇位最有威胁的三个人已经全都不在人世,赵宋皇位的传承被锁定在了赵光义一家。然而,之前文章中国史君(国史通论)曾经提到,赵光义本人并不着急册立太子,也许是因为当时的民心不服,也许是因为赵光义有选择困难症,在淳化二年(公元991年)曾有宋沆等五位大臣联名上书,请求册立太子,结果他们都遭到了赵光义的严厉处分,此时赵光义的皇长子赵元佐已经26岁了。
在回宫的路上,京城官民夹道欢呼,都说:“这就是我们的少年天子!”宋太宗知道后很不高兴,召来寇准说:“人心这么快就归了太子,他们想置我于何地?”寇准赶紧连续两次给宋太宗叩头,向宋太宗祝贺:“陛下,这正是社稷之福啊!”事后宋太宗回到后宫,向嫔妃说起太子受到官民拥戴的事,宫中之人也同寇准一样,都表示祝贺,宋太宗才再次走出后宫,高兴地招呼寇准喝酒,喝到醉得不能再醉。
看到这一段,我深深怀疑赵光义和寇准的关系应该没有君臣这么简单,(瞎想的可以拖出去喂汪星人了),他们应该有非常深厚的友谊,否则寇准这么得罪赵光义,第二年寇准还是被召回京城了。第二年,太宗驾崩,轮到真宗赵恒来继续忍受寇准的低情商了。第二天上朝,有人说起契丹犯边的事儿,真宗吓一大跳,问寇准:“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说?”寇准嫣然一笑说:“五天!皇上你解决这件事儿只要五天!”真宗大怒,寇准终于渐渐失势。
太宗对他寄予厚望。像淳化五年上元节,太宗宴请群臣,太宗讲,我治理天下尽力,不管怎么样,总算比较好了。何况人呢?寇准第二天非要找太宗说是非曲直,太宗放他出去做知州了。吕端知道这事,寇准一出来,吕端截住寇准,“边鄙常事,端不必与知,若军国大计,端备位宰相,不可不知也。”寇准从来没见过吕端这样的严肃,就说了。吕端如何保证太子顺利继位?吕端做了四件事,一是急召真宗,探视太宗时,发现特别不一样,可能要出事。
宋时宰相吕端:诸葛一生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我们从小被大人灌输的思想便是要“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才能实现远大的理想”,即所谓的“一室不扫,何以扫天下”。吕端说:“边境上的一般的小事,我不必全要知道,但往往 是关系重大的事,若事关军国大计,我身为宰相,就应该知道。你说说看,是什么样的小事要皇上同你单独商议。”寇准便把宋军俘获李继迁母亲的事告诉了吕端。太宗死后,李皇后叫王继恩召吕端进宫。
赵光义死后差点“烛影斧声”,多亏这位禁军护卫出身的宰相。吕端平静地说:“皇上当年立太子,就是为了今天。他尸骨未寒,怎么敢改变做法呢?”李后语塞,派去找吕端的主心骨王继恩见不到人,李后摇摆了。吕端说:“还是按皇上生前的安排吧!”正说间,太子赵桓到了,就在万岁殿太宗的灵柩前,确定他为继承人。吕端走上前去:“请陛下让臣子们瞻观圣容。”帘子打开,赵桓冲吕端微微一笑,吕端这才下拜,领着大臣们三呼万岁。
书中交待,寇准知道这是王淮的哥哥、参知政事王沔搞的鬼,于是心里就憋上了劲。趁此机会,寇准就把王淮那点事抖搂出来了,并拿它和祖吉案件的处理结果做了比较,斗争的矛头直指参知政事王沔,把这个副宰相吓得磕头如捣蒜,对着皇上一个劲的做自我检讨。《格格春秋·寇准篇》里记载的几件破事,几乎全是说的寇准和其他宰相的关系。澶渊之盟结束之后,王钦若因对寇准怀恨在心,多次在皇帝面前进谗言,终至于使寇准第一次罢相。
看到皇帝成为寇准的迷弟,一个叫王钦若的大臣当场对宋真宗说,陛下敬重寇准,莫非因为他对社稷有功吗?虽然寇准没有掌握好批评的尺度,但宋太宗是个想青史留名的皇帝,他非但没有将寇准以蔑视国家领导人的名义治罪,反而趁势狠狠夸了寇准一把,说寇准这个人,直臣一个,我得到他,就跟唐太宗得到魏徵一样一样的。王旦做宰相时,处处袒护寇准,临死还一再向皇帝推荐寇准继任相位,但寇准一得势,就专揪王旦的毛病,向老板告发。
赵光义为何对寇准一再容忍,因为寇准的一个特殊身份。北宋著名的史学家司马光就曾用寇准的例子教育自己的子孙,司马光说:“寇准豪奢一时,因有大功业,人们不敢议论,但他死后,因其家风奢华,如今子孙大多穷困潦倒。”司马光在言语中指责了寇准的家风,但仍然承认了寇准是对朝廷有大功的人。要知道寇准的大胆并不是盲目的,首先寇准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寇准是开宝皇后的妹夫。
就是赵匡胤传给赵光义,赵光义传给赵廷美,赵廷美传给赵匡胤的儿子赵德昭或赵德芳。宋太宗赵光义叫来赵普,试探的问道:“爱卿,你觉得这皇位该传给儿子还是传给兄弟呢?”赵普听到皇上这么问,心里就清楚了太宗想将皇位传给儿子。潘美的意思很明显,既然皇上当年继承太祖皇位,向天下公布了“金匮之盟”的内容,理应遵守,传皇位与赵廷美,赵廷美在传皇位于太祖后人,这样皇帝世系才会回到太祖一支。
宋代著名宰相寇准,有什么特殊的嗜好?宋史里面有一个特别著名的事情,说有一天寇准和皇上讨论个事儿,寇准说话有点直,说着说着皇上生气了,起身就打算走。再比如寇准和王旦,这俩哥们儿其实合作还是很不错的,澶渊之战的时候,寇准当宰相,王旦就是他的副手。王旦对寇准也是非常好,但是后来寇准被贬,王旦干了宰相。王旦想办法把寇准招了回来,寇准看着自己的副手干了宰相,心里不平衡啊,给王旦找了不少不痛快。
事后,太宗皇帝十分赞赏寇准,高兴地说:“我得到寇准,像唐太宗得到魏徵一样。”《宋史》评价寇准:“虽有直言之风,而少包荒之量。”由于性子直,寇准惹人嫉恨,屡次遭贬。当时寇准身边有一个出身寒门的侍妾,名叫蒨桃,她见到这个情形很气愤,就写了一首小诗《呈寇公》:“一曲清歌一束绫,美人犹自意嫌轻。不知织女荧窗下,几度抛梭织得成!”寇准读了蒨桃的诗,很受触动。然而抛弃了刚正直言的寇准,那还是寇准吗?
宋太宗问寇准,哪个儿子可以当太子?既然赵廷美已经病逝了,那么,“金匮之盟”也就不存在了,宋太宗又确立了皇位父传子的制度,但是,由于皇位的斗争激烈,宋太宗在选择太子的人选上,也是让他左右为难了好久。寇准是一位很有性格的大臣,他在朝堂之上曾与宋太宗论事,宋太宗不爱听,几次打断寇准,寇准依然言辞激烈,宋太宗一生气,起身要离开,寇准却抢步上前,拉住宋太宗,硬是让皇帝坐下,听他把话说完。
据《宋史》记载,丁谓是北宋著名宰相寇准赏识并提拔起来的,对寇准原本奉承备至。在北宋宋真宗时,丁谓为了迎合皇帝心意而大肆营造道观、假报“祥瑞”,实在是劳民伤财,却因此而屡屡得到皇帝赏识,并被擢升为参知政事,也就是副宰相。当时,宰相寇准是丁谓的顶头上司,因此丁谓也对他毕恭毕敬,百般讨好。谁料寇准为人刚直,不喜被人奉承,于是笑着批评他说:“你身为参政,是国之重臣,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地为上司做擦拭胡须这种事呢?”这带笑的劝谕,让丁谓在众臣面前丢尽脸面,并怀恨在心。
这个霸气草根宰相,奠定了大宋百年盛世!太子的人气尤其高,甚至被百姓喊“少年天子”,这下宋太宗吃味了,阴测测的问寇准:大家都喊太子,把我摆哪里?寇准立刻机灵的回答:您选的太子深得民心,这正是国家的福气啊。于是老宰相毕士安主动提出,提拔寇准为相。后来北宋杰出改革家王安石,就曾写诗称赞寇准说:宋朝和辽国的和平欢乐能够一直延续到今天,寇准才是第一功臣啊。可见寇准这个霸气草根宰相,奠定了大宋百年盛世!
此人是个糊涂宰相,皇帝却说:我应该早点重用你。可在宋朝,却有这么一个宰相,朝中大臣都认为此人非常糊涂,不适合担任宰相一职,但皇帝却坚持用此人为相,没想到,用过之后才发现,后悔用晚了,应该早点重用他才对。吕端是在宋太宗晚年的时期担任宰相一职的。宋太宗却不这么看,他觉得吕端“端小事糊涂,大事不糊涂。“因为吕端在任上为官持重,识大体,并屡屡在大是大非面前坚持自己的主张,常常让宋太宗“犹恨任用之晚”。
还是因为寇准年轻有为,不拉帮结派,因此,寇准成为宋太宗身边的红人,寇准那叫一个牛,当时,宋太宗想锻炼一下寇准,所以没让他当一把手,好家伙各个部门的一般手都害怕寇准来,因为只要寇准来,这个单位绝对鸡犬不宁,寇准最爱争吵,遇事必须掰扯清了谁对谁错,他可不管你老幼尊卑,单位的一把手,都知道寇准是宋太宗最宠信的大臣,因此,都把寇准当爷爷供着。
孰料宋太宗不但没有着恼,还在之后大夸寇准:“朕得寇准,犹文皇之得魏徵也。”但宋真宗对寇准的性格并不满意,说:“准性刚褊,卿更思其次。”这时,王旦固执地坚持:“他人,臣不知也。”在皇帝眼里,寇准过于偏执,与其他大臣也屡有冲突,宋真宗也不愿碰这只烫手山芋。寇准因为刚正执法,得罪了刘皇后的娘家人,而刘皇后是宋真宗心头至爱。刘皇后想把寇准赶出开封,但真宗却迟迟不表态,寇准的去留问题一时僵持下来。
宋太宗很赏识寇准的忠直和干练,当着满朝文武官员的面夸奖寇准:“朕有寇准,犹如唐太宗有个魏征!”应该说,寇准确实是能干的,也是宋太宗非常器重的,最终,还是让寇准当了宰相。当时宋太宗赵光义一直为继承人的事斟酌已久,最后私下问宰相寇准,寇准这样回答:不与外戚商量、不与宦官商量、不与近臣商量。有能力、没有把官帽当作人生的全部、洒脱,这样的寇准才是真正聪明的寇准,也是让后人敬仰和学习的寇准。
宋太宗一向爱惜寇准的才能,并认可他的赤胆忠心,但他也无法容忍寇准对同僚这种近乎蛮横不讲理的态度,便趁寇准觐见之际,将前面的事告诉了他,目的在于给寇准提个醒,让他也有所收敛,改改自己过于强硬的脾气。或许是为了报答寇准的助登储位,或许是爱惜寇准的治国才华,或许二者兼而有之,真宗登基以后,寇准被授尚书工部侍郎,后又经过一些迁转,真宗又任命寇准为三司使。真宗得知寇准这一状态后,下令召来寇准询问究竟。
其实寇准还是深得赵匡义欢心的,第二年,宋太宗有点儿想寇准了,就问手下官员:“寇准远在青州,他想没想朕啊?”听着简直肉麻。寇准借皇上鼓舞士气的目的基本达到了。寇准起初对丁谓印象不错,天禧三年(1019年),寇准第三次担任宰相后,硬是把丁谓从保信军节度使的位置上调入了京师,顶着李沆等人的压力,推荐他任参知政事,作自己的副职。曾经给寇准“溜须”的丁谓借巴结刘皇后做了宰相,随后疯狂打压寇准。
隐藏火焰,才能绽放光芒   宋太宗打算任用吕端当宰相,私下里跟一些朝臣征求意见,听到的是一片反对之声,理由是吕端这个人太糊涂,不堪大用。太宗困惑了,他想知道吕端糊涂在什么地方,于是知道了下面的事。吕端上任后,处理得迅速而得当,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连太宗都感叹:“惟端罕所建明。”于是颁布手谕:“自今中公事必经吕端斟酌,乃得闻奏。”意思说,朝中大事要先交给吕端处理,然后再上报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