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之赋梅,惟姜白石《暗香》、《疏影》二曲。宋·张炎《词源》中说:“词之赋梅,惟姜白石《暗香》、《疏影》二曲,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自立新意,真为绝唱。”清·刘熙载《艺概》卷四:“白石才子之词,稼轩豪杰之词。才子、豪杰,各从其类爱之,强论得失,皆偏辞也。姜白石词幽韵冷香,令人挹之无尽。拟诸形容,在乐则琴,在花则梅也。”《暗香》《疏影》这两首词是姜夔的代表作之一,是文学史上著名的咏梅词。
白石词(姜夔)《踏莎行·燕燕轻盈》赏析白石词(姜夔)《踏莎行.燕燕轻盈》赏析。姜白石是南宋著名词人,他的词格调"清空峭拔",犹如"野云孤飞,来去无迹"(张炎《词源》)。白石二十多岁时在合肥结识了一位女子,"正岑寂,明朝又寒食。王国维对白石词多贬语:"如雾里看花,终隔一层。"(《人间词话》)但对本词结尾两句却特别推重:"白石之词,余所最善者,亦仅二语:''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同上)。
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 | 诗词赏析。宋·姜夔。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这是一首元夕感梦之作,词中的情事与姜夔年轻时的恋人有关。据夏承焘先生考证,姜夔曾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20岁那年,姜夔客居合肥,在那邂逅了一对柳氏姐妹,并与其中的一位相爱。首句“肥水东流无尽期”以肥水起兴,引出对“合肥情事”的追忆。肥水东流,没有流尽的时候,正如悠悠岁月没有尽头,还如词人的无穷无尽的思念与痛苦。
宋词之姜夔词全集(17首)姜夔:琵琶仙。姜夔在此词中展现出 来的情感却不同。这首词是宁宗庆元三年(1197)姜夔在杭州所写“合肥情词”之一。【赏析】 淳熙十四年元旦,姜夔从故乡汉阳东去湖州途中,到达金陵,在船上梦见了远别的恋人,写下了这首词。姜夔:扬州慢。【赏析】 据夏承焘先生考证,光宗绍熙初年,姜夔流寓合肥,家住合肥南城赤阑桥之西,那里曾有热恋过的情人,分离后眷眷难忘。姜夔:翠楼吟。姜夔:霓裳中序第一.
姜夔名篇《暗香》赏析。姜夔《暗香》赏析。沈祖棻云,“《暗香》《疏影》虽同时所作,然前者多写身世之感,后者则属兴亡之悲,用意小别,而其托物言志则同。”小诗流露出的才子词人姜夔于音乐中的那丝陶醉与忧郁,使人不禁想去赏析这首“读之使人神观飞跃”的《暗香》,走进笛里梅花,走进姜夔的清刚幽冷之境。“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月光清美,梅花溢香,这位词人吹的想必是笛曲《梅花落》了。
南宋词人姜夔因作品获赠美人。先生霸越手,定目一笑粲。”食人嘴软,姜夔起始就给范成大戴上了一顶高帽,范成大果然高兴,亦有诗作答,宾主寒暄中,范公征求姜夔对梅花的咏句,姜夔填词并作曲《暗香》、《疏影》。此后时日,姜夔最得意的是暗香浮动,花前月下,自己作词谱曲,然后吹奏洞箫,玉人小红低声吟唱,为此姜夔曾经兴致勃勃的作了一首秀恩爱的诗,“自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
关于姜夔的评价风格清劲疏宕的姜夔,与以典丽绵密著称的吴文英,以及著名的爱国词人辛弃疾,是南宋词坛上鼎足而三的重要词人。对于以姜夔为代表的讲究音律、追求风雅的一派词人,在过去一段相当长的时期,曾经被贬为形式主义,批判这一派词人脱离现实,衰靡颓废,甚至说成是一股逆流。而以姜夔为代表的这派主张风雅的婉约派词人,他们的词作都具有其真实感情,只是反映的生活面不够宽广而已。
而且何逊写的那首《扬州法曹梅花盛开》诗“兔园标物序,惊时最是梅”等,实在算不得什么好诗,跟他喜爱梅花,一直挂念着扬州廨舍那株梅树的心情并不相称,可是后来,他从洛阳特意赶回扬州,再访那一树梅花时,却彷徨终日,不能下笔,连原先那平庸的诗也写不出来了。《疏影》中所出现的梅花的形象,梅花的性格,梅花的灵魂,梅花的遭遇,寄托了词人身世飘零的感叹,表现了对美好事物应及时爱护的思想。此词正是怀人之词。
记得去年有位朋友曾提起姜夔的词,那时翻看后就被吸引,常不自觉的去找了来读。姜夔写道:"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姜夔,别号白石道人,南宋词人。姜夔以健笔写柔情,情深而不媚。夏承焘先生也指出,姜夔是在婉约和豪放之间另树了清刚一帜,他的《惜红衣》一词很典型地体现了这一特色。"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一个真正的词人,他要表达的必是其真心实意。
哼,这些优秀诗人你未必知道!姜夔,其词风清新雅丽,是与辛弃疾并峙的词坛领袖,浙西派词人把他奉为宋词中的第一作家,比为「词中老杜」。吴文英,其词作数量丰沃,风格雅致,多酬答、伤时与忆悼之作,号称「词中李商隐」。他的词作融会姜夔、吴文英两家之长,形成了典雅清丽的词风。韩偓,晚唐著名诗人,被尊为「一代诗宗」;也是李商隐的外甥,李商隐赞其诗是「雏凤清于老凤声」。
白石词往往有小序,或述作词缘起,或纪心绪行踪,要言不烦,与词的内容溶为一体,不可分割。这首词是一首送别词,据夏承焘《姜白石词编年笺校》考证,大约写于宋孝宗淳熙十三年(1186)以前,词人客游长沙时。白石与合肥情侣初识合肥赤兰桥,其地多种柳,分手时为梅开时节,故白石词写及梅、柳,均与此一段“合肥情事”有关,由梅、柳而忆及旧日情侣,抒发一种绵绵不尽之相思之情,成为白石的一种思维定势和其词的一种惯性情绪。
姜夔词作鉴赏。所以白石词极骚雅,极含蓄,绝无庸俗浅露,这是白石情词得文人雅士激赏的原因。读词人《扬州慢》一类词,可以知道这样阅读姜夔词是有道理的。以下将荷花写得仿佛凌波而去的仙子,"水佩风裳"、"玉容销酒","情人不见,争忍凌波去。"词人心驰神往,处处追随,人恋花,花留人。白石词多有序居首,此词亦然。姜夔就此发表议论:吴越之争,犹如一场下棋游戏,把你死我活的战场说成是游戏,这是姜夔为词的下篇伏笔。
古往今来写梅花的词,这首是第一名。古往今来写梅花的词,第一名是姜夔,第二名还是姜夔。姜夔写梅花的词共有两首,词牌分别化自这句,一首是暗香,一首是疏影。姜夔在词风上继承了周邦彦,但他比周邦彦更加自然,虽然两位都是精通音律和词赋的大师,但姜夔的词更具文人气质,所以一直有人用“骚雅”这两个字来形容姜夔的词风。其实上阙词和下阕词都是对应好的。写的都是把梅花折下来后,近距离地面对梅花的感受。
姜夔《疏影》鉴赏。姜夔。从“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两个警句,到《暗香》、《疏影》这两首名作,从林和靖的梅妻鹤子的清高,到姜白石把梅花幻化为心上人的浪漫,真是一脉相承、灵犀暗通似的。范家“深院寂静”,“有玉梅几树”,词人借赞美梅花寄托怀念心上人之情。“那人正睡里,飞近蛾绿”,是借南朝宋武帝女儿寿阳公主午睡时梅花飘落眉心留下花瓣印,宫女争相仿效,称为“梅花妆”的故事,喻往事之美好令人难忘。
姜白石是宋代著名的词人音乐领袖,他精通诗词,书法,音乐,是中国音乐史上不可多得的人才。在这里我继续解析这位音乐领袖姜夔生平有一段难了的情事。据考证历史资料说:“梅花让人清晰的记住,梅花的形、风姿、形态,白如玉、洁而雅,小且巧的身姿,给人一种想象亲切的姿态,让人怜惜神化。梅花的形态美妙,能叫人过目不忘,不耀眼不伤情,总是那么弱小而赋有魅力,这让我们突有天天想见,时时想拥的感觉”可见词人把梅花写活了。
又有人评其词曰“一洗华靡,独标清绮,如瘦石孤花,清笙幽磬”,两种评价都颇能道出姜夔词的独特个性。姜夔把以前雅俗共赏的词变成纯粹文人吟唱的词,由诗人自然书写的词逐渐变成词匠大家着意雕刻的词,这是词风转变的开始,是姜夔在词史上的重要贡献。范成大雅好梅花,买园种梅,姜夔在石湖住了一个多月,两位大诗人的会合吟唱,成为文学史佳话。范成大心有感怀,成人之美,当下将小红赠与姜夔,于是姜夔携佳人乘船而归。
梅边吹笛,几时见得玉人来。梅边吹笛。”清冷的月光下,梅花的香气,清幽四溢。玉人闻笛声而来,不顾清寒,为词人攀摘一枝梅花,可见其内心情感的炽热与真挚。梅花一弄断人肠,梅花二弄费思量,梅花三弄风波起,云烟深处水茫茫。尽管词人已“忘却春风词笔”,可是那暗香浮动的梅香,亦或那悠远的笛音,亦或那清冷孤寂的月光,总能勾起词人对往事的回忆。梅花一弄断人肠,梅花二弄费思量,梅花三弄风波起,云烟深处水茫茫……
在白石词中,对梅花的描写总是与其对合肥情人的追忆联系在一起的,这成为白石心中一个解不开的"情结",因此,睹梅怀人成为白石词中常见的主题。姜夔词作鉴赏。于湖词中怀念李氏之作,白石词中怀念合肥情侣之作,皆写此种美好感情。"白石诗词亦多咏雁,诗如《雁图》、《除夜》,词如《浣溪沙》及本词。白石此词,与其合肥情事有关,词中思恋的是其合肥情侣。请参看夏承焘《姜白石词编年笺校》所载《行实考》第七《合肥词事》。
姜夔词赏析姜夔词赏析。姜夔(1155?-1221?),字尧章,号白石道人,饶州鄱阳(江西波阳)人。为诗初学黄庭坚,而自拔于宋人之外,所为《诗说》,多精至之论。尤以词著称,能自度曲,今存有旁谱之词十七首,为词格调甚高,清空峭拔,对南宋风雅词派甚有影响,被清初浙西词派奉为圭臬。有词集《白石道人歌曲》。【主要词作】
南宋婉约派词人——史达祖。史达祖(1163年~1220年?),字邦卿,号梅溪,汴(河南开封)人,南宋婉约派重要词人,风格工巧,推动宋词走向基本定型。史达祖的词以咏物为长,其中不乏身世之感。史达祖自韩侂胄柄权,事皆不逮之都司,初议于苏师旦,后议之史邦卿,而都司失职。嘉泰元年正当南宋主战派韩侂胄、京镗执政五年,史达祖在韩的府中任“省吏”,颇得韩的倚重。史达祖的词,过去常常与周(邦彦)、姜(夔)相提并论。
兼善书法、音乐、诗、词是格律派词人的代表作家。其词主要是咏物、写景及爱情词。这里的荷花多得不计其数随处可见,甚至很多地方人迹罕至,致使荷花随兴开放,鸳鸯悠然自得地行游其间,好一派闲适谧静的自然风光。荷叶间流动着阵阵轻风,粉红的荷花则如美人脸上的酒晕。如何不令词人陶醉忘情流连忘返,词兴大勃发啊。此词对荷花、鸳鸯的美态。彰显出词人对荷花如此钟情,痴迷,正暗示出作者崇尚自然,追求完美的理想主义风格。
宋·姜夔。作曲:姜白石 编配:张维良 箫独奏:张维良。好花象征美人,烟波象征离绝,此是词中第一境界。白石词则不然,有的只是''''''''美人如花隔云端''''''''的抒情,给人一种可爱慕不可亵渎的高雅感觉。于湖词中怀念李氏之作,白石词中怀念合肥情侣之作,皆写此种美好感情。姜夔 ,字尧章,号白石道人,汉族,饶州鄱阳(今江西省鄱阳县)人。姜夔词题材广泛,有感时、抒怀、咏物、恋情、写景、记游、节序、交游、酬赠等。
南宋词人姜夔的2首词作,都是传诵不衰的千古名篇,值得背诵下来第一首——扬州慢·淳熙丙申正日。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姜夔,字尧章,号白石道人,南宋文学家、音乐家。精选的两首词作是词人的代表作品。尤其是第一首更是千古名篇,值得背诵下来。
欧阳修《浪淘沙》赏析。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人间聚散总是苦于太匆匆,让人引起无穷的怨恨。北宋明道元年,公元1032年,春天,欧阳修与友人梅尧臣在洛阳城东旧地重游,有感而作《浪淘沙》这首词,词中伤时惜别,抒发了人生聚散无常的感叹。从容,流连的意思,词人端起酒杯,希望东风姑且与人从容流连,千万别匆匆离去。亲人朋友之间聚散匆匆的惆怅和哀怨,从古到今,永远都没有穷尽,给人带来莫大的痛苦。
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1) 《四库提要》集部词曲类二沈氏《乐府指迷》条:"又谓说桃须用''红雨''、''刘郎''等字,说柳须用''章台''、''灞岸''等字,说书须用''银钩''等字,说泪须用''玉箸''等字,说发须用''绛云''等字,说簟须用''湘竹''等字,不可直说破。东坡词旷稼轩词毫。诗有题而诗亡,词有题而词亡,然中材之士,鲜能知此而自振拔者也。可知淫词与鄙词之病,非淫与鄙之病,而游词(3)之病也。
这首词写于宋孝宗淳熙三年(1176)冬至日,词前的小序对写作时间、地点及写作动因均作了交待。姜夔因路过扬州,目睹了战争洗劫后扬州的萧条景象,抚今追昔,悲叹今日的荒凉,追忆昔日的繁华,发为吟咏,以寄托对扬州昔日繁华的怀念和对今日山河破的哀思。
综观全词,此词很少对梅花作具象的描摹与比喻,“而纯在空处提笔描写”,遗形写神,显示了梅花孤高幽独、清真绝逸的本性。【赏析】  这首词是词人在建康任职期间所作,此时词人正值年轻时期(约在30岁左右)。【赏析】  作者是怀着深重的忧虑和一腔悲愤写这首词的。这首词是宁宗庆元三年(1197)姜夔在杭州所写“合肥情词”之一。全词写出荷花美妙之形和高洁之神,体现出词人惜香爱美的词情,将读者引入一个纯洁的童心世界。
本词之主题,是怀念合肥情侣。白石一生爱情的悲剧根源乃在于其爱情之始终无法如愿以偿与词人对爱情之始终忠贞不渝的强烈冲突;这是白石一生的高峰式情感体验之一。采用描绘仙女仙境的稀世唐乐《霓裳羽衣曲》谱写此词,实为其心灵之中所奉献出对爱情对爱人的一片馨香祷祝之至诚。
古典诗词鉴赏:姜夔《小重山令·赋潭州红梅》赏析。小重山令·赋潭州红梅。姜夔。潭州就是今天的湖南长沙,南宋时盛产红梅。这首词在调下标明“赋潭州红梅”,潭州(今湖南省长沙市)盛产红梅,以“潭州红著称于世。词中从咏红梅入手,但又不拘泥于纯粹写梅,写梅写人,即梅即人,人梅夹写,梅竹交映,含蕴空灵,意境深远,收放自如,达到似花非花,似人非人,花人合一的朦胧迷离的审美境界。词中本咏红梅,为何一下子又扯到江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