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贤不易。荀彧为魏荐贤士。自从荀或投奔曹操后,因荀或的推荐,各种人才陆续来投。荀或能荐贤,是因其知人。曹魏人才济济,虽因曹操善于用人,但也与荀彧荐贤进才大有关系。他说:“人谓管仲不如鲍叔,以鲍叔能荐贤,而管仲不能荐贤也。今周瑜荐鲁肃,鲁肃又荐诸葛瑾,张故亦荐顾雍,其转相汲引如此。管仲于临终时,力短宾须无、宁越等诸人,而未曾荐一贤士以自代,然则如瑜、如肃、如紘者贤于管仲远矣。”(第二十九回回评)
晋武帝担心若羊祜病重不起,前方战备陷于停顿,伐吴大计将功亏一篑,所以他急于让羊祜发动对吴全面攻势:这样,羊祜临死前已为伐吴事业安排了继承人:杜预都督荆州,王濬都督益州,形成长江上游对东吴的进攻序列;十一月,大举伐吴,遣镇军将军、琅邪王伷出涂中,安东将军王浑出江西,建威将军王戎出武昌,平南将军胡奋出夏口,镇南大将军杜预出江陵,龙骧将军王濬、广武将军唐彬率巴蜀之卒浮江而下,东西凡二十余万。
暗中助人的境界。山下有个小村庄,叫杜楼,村北有座墓,叫杜预墓。杜预何人?羊祜病重返乡时给晋武帝上书,竭力推荐杜预接替自己。杜预接任后,他马上自焚奏稿,晋武帝很不解,问羊祜:“举善荐贤,乃美事也;卿何荐人于朝,即自焚其奏稿,不令人知耶?”羊祜答道:“拜官公朝,谢恩私门,臣所不取也!”羊祜举荐杜预时,完全是以大局为重,丝毫没有私心,没有要杜预回报的念头,更不是为了博得名声。不只为杜预,更为羊祜。
司马炎非常信任羊祜推荐的人选,就让杜预接替了羊祜的职务,以镇南大将军、都督荆州诸军事的职务出镇襄阳。这王原是羊祜的参军,羊祜颇为器重,并向司马炎推荐,被委任为益州刺史,负责组建水军。不过司马炎用人惟亲的缺点也表露出来,贾充虽反对此次用兵,但毕竟是司马炎最亲信的大臣,于是被选定为平吴主帅。吴主孙皓无计可施,投降了晋军。司马炎追念羊祜当年为经营平吴战争而作的努力,不由感叹道:"这都是羊祜的功绩啊!
羊祜。羊发、羊承。在晋灭吴的过程中,最初羊祜任荆州都督(269年),掌握荆州晋占区一带军政大权。他的做法在吴地发挥作用,多位吴军将领降晋,吴地人民对羊祜心悦诚服,尊敬的称其为“羊公”,而不称其名。二者对峙期间最有名的事件是陆抗重病,羊祜派人送去良药,部下怕药中下毒,劝陆抗不要吃,陆抗服之不疑,并说:“羊祜岂鸩人者。”在二者对抗期间,荆州战线处于和平状态。羊祜死后,荆州人为避祜之名,“户”改为“门”。
杜预:司马家的超级妹夫。讲道理来说,杜预能文但不能武,武功方面菜的一笔,杜预一生近乎完美,出身关陇大族京兆杜氏,其祖父杜畿深受曹魏器重,又是司马芳故吏,京兆杜氏与河内司马氏数代相交。像杜预这样的淡泊名利,不爱计较的人,居然也难得有仇家,这个仇家也老是没完没了,这个仇家叫石鉴,杜预和石鉴有宿仇,石鉴狠狠地告了杜预一状,直接导致杜预被免职。杜预又在这儿吃了亏,当庭败诉,被司马炎派人给逮了。
逃不过"帝国瓶颈" 司马炎那些事儿(2)杜预是司马炎的姑父,他娶的是高陆公主——司马炎的老爸司马昭的妹妹。司马炎遂下定决心,任命贾充使持节、兼远征军总司令。其实想想也不难明白:贾充从司马昭起就死心塌地地跟着司马氏,武帝非常信任。可贾充“无公方之操,不能正身率下,专以谄媚取容”,让同僚们非常看不惯,声望很低,此时贾充又做了太子司马衷的老丈人,司马炎想以平吴之功授予贾充,增其威信。
杜预的两块功名牌。他在《读史》一诗中写道:“汗简书青已儿戏,岘山辛苦更沉碑。”陆游在《题城侍者岘山图》一诗中,则为杜预当年沉碑之举而感叹:“汉水沉碑安在哉?千年岘首独崔嵬。”宋人庄绰在史料笔记《鸡肋编》卷上对此也进行了点评:“余尝守官襄阳,求岘山之碑久已无见,而万山之下,汉水故道去邓城数十里,屡已迁徙,石沉土下,那有出期?二碑之设,亦徒劳耳。”这表明到宋代,杜预沉江的石碑早已荡然无存。
贾充曾跟随司马师征战多年并屡有战功,被视为司马氏心腹,依赖其狠辣和狡诈在成就司马氏王朝的路上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算得上晋室开国元勋。曹髦一伙人半路被司马昭的兄弟司马伷给拦住,但是被这一行人的气场太强了,司马伷被呵斥吓退,曹众继续往前走,这时贾充带领成济等千余人迎上来。在建国的第二年司马炎变为自己确定了皇太子,史载,司马炎光儿子就有26个,但是他却非常个性地选择了司马衷即后来的晋惠帝("何不食肉糜?
对比吴、晋两国,总体上说晋室初创虽然朝堂内有贾充之流扰乱纲纪,但是晋武帝仍重用一批贤臣,且较大程度地改善了民生,政局较为稳定,晋武帝本人生性也较为宽仁且早有伐吴之心,而孙皓不论是在为政治国还是个人生活方面都已经具备了一个亡国君主的全部气象。荆州自然也是晋武帝灭吴的突破口,当初他派羊祜坐镇襄阳十余年与荆州吴将陆抗对峙,结果二人部分伯仲,而此时陆、羊二人都已归西,一切都要重新洗牌。晋武帝急了!
【每日一则】攻心为上的羊祜【每日一则】攻心为上的羊祜 秋蝉 夜猫读书会。西陵救援失利后,羊祜总结教训认识到:吴国的国势虽已衰退,但仍有一定的实力,特别是荆州尚有陆抗这样的优秀将领主持军事,平吴战争不宜操之过急。在荆州边界,羊祜对吴国的百姓与军队讲究信义,每次和吴人交战,羊祜都预先与对方商定交战的时间,从不搞突然袭击。在后来的灭吴战争中,吴国军民毫无斗志,一遇晋军便纷纷投降,这就羊公之功劳。
西晋名将之杜预:最早同时位列武庙和文庙的历史名臣。杜预出生在一个世代为官的家庭中,从祖父杜畿开始就是曹魏的重臣,父亲杜恕虽然和曹家有些过节,但在曹睿即位后也在朝中任职。司马昭掌权之后,杜家迎来了崛起的曙光。杜预被招进司马昭的丞相府做了一位幕僚。羊祜遇到杜预时,便认定此人一定能成大事,就在临终前将杜预推荐给了司马炎,来接替自己的位置。他也是最早同列武庙和文庙的历史巨匠。
三国之伺机不失时机:杜预平东吴。羊祜病危,荐杜预以代,晋主拜杜预为镇南大将军都督荆州事。把握战机,及时出击这时吴国大将丁奉、陆逊已死,吴主孙皓暴虐,国政日坏,人心厌弃,杜预便上表请伐吴。杜预因势破东吴杜预乃陈兵江陵,令牙将周旨等率奇兵泛船夜渡,以袭乐乡,多张旗帜,起火巴山,出于要害之地,以夺敌心,遂获吴都督孙歆。羊祜与杜预曾前后上表要求伐吴,其根据都是认为东吴有可破之势,而所谓势者,乘势也。
西陵战役后,作为两国在荆州的最高军事指挥官,羊祜与陆抗都将重点放在了心理战上--不约而同选择了驻守边境,避免正面冲突,以儒家的“信义”争取对方的民心。毕竟他所代表的晋国日渐强盛,司马炎对羊祜又是始终信任有加,羊祜素来不结交朝中权贵,又因执法严格得罪了重臣王衍王戎兄弟,二人不断进谗言诬蔑羊祜,时人称为“二王当国,养公无德”,但司马炎对羊祜的支持从未曾有丝毫的动摇。
第二十二节 三次上书的杜预   杜预被任命为荆州都督诸军事以后,立马来到襄阳,积极进行军事部署,把目光再次聚集到西陵。于是上表请司马炎,请留王濬监益州诸军事,司马炎同意并加龙骧将军(司马炎因吴童谣“不畏岸上兽,但畏水中龙”之语,所以拜王濬为龙骧将军,龙骧将军之号始此,南北朝时开始广泛沿置。)命其在巴蜀大量建造战船,训练水军。王濬和唐彬的水军进军神速,顺利拿下西陵,来到江陵,与杜预的部队成功会师。
欧阳修与岘山亭记岘山亭记岘(xian)山亭记  原文:   岘山临汉上,望之隐然[一],盖诸山之小者。传说羊叔子曾登上这座山,很有感慨地告诉他的部下,认为这山一直矗立在那里,而前世的名人都已泯灭无闻,因此羊叔子联想到自己而十分悲伤。"羊祜,字叔子,晋武帝时任都督荆州诸军事,驻襄阳,与东吴陆抗对峙,彼此不相侵扰,  后入朝陈伐吴之计,举杜预自代。羊祜、杜预均善用兵,羊枯死时举杜预自代,于太废元年(280)平吴。
华夏皇帝漫谈之晋武帝司马炎 西晋|10年沉淀,6路伐吴,司马炎完成统一大业!华夏皇帝漫谈之晋武帝司马炎。司马炎慧眼独具,挑选了一个很有才干的将军统兵,这个人就是羊祜(hu)。泰始五年(公元269年),司马炎命羊祜坐镇襄阳,都督荆州诸军事,与东吴南北对峙。这样,司马炎伐吴的计划,就由杜预来完成了。他的才干,也得到了司马炎的赏识。公元279年,司马炎终于下达灭吴的命令,20多万晋军分6路深入吴境。
习题“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17-20题。岘山亭记欧阳修岘山临汉上,望之隐然,盖诸山之小者。而其名特著于荆州者,岂非以其人哉?其人谓谁?羊祜叔子、杜预元凯是已。B.岘山是一座普通的山,但因为晋朝两位开国元勋羊祜、杜预曾在此与吴激战并最终平定吴国为晋朝立下大功而著名。传说羊叔子曾登上这座山,很有感慨地告诉他的部下,这山一直矗立在那里,而前代的士人都已湮没无闻了,因此他联想到自己而悲伤。
羊祜还有一个同母姐姐羊徽瑜,嫁给了司马懿的长子司马师,后来被尊为景献皇后。从时间来推算,羊祜出生于公元221年,如果羊祜的妈妈真的是蔡文姬的话,那么生羊祜的时候,蔡文姬差不多已经四十多岁了,虽然是高龄产妇,但生孩子也还是有可能的。司马昭死后,羊祜成为司马昭儿子司马炎的重要心腹,司马氏夺取曹魏江山的时候,羊祜的职务是中领军,相当于中央警卫团团长,羊祜不仅掌握着皇宫的兵权,还兼管内外政事。
廉史镜鉴 千古羊叔子 名与汉江流千古羊叔子 名与汉江流。“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这是唐代诗人孟浩然所作的一首诗,诗中提及的羊公即为西晋的开国功臣羊祜。在与吴国交好的同时,羊祜还意识到,长江天险是吴国天然的屏障。羊祜经营荆州十余年,做好了伐吴的军事和物质准备,奠定了平吴的坚实基础。羊祜逝世两年后,由杜预挂帅平吴功成。
第一任领导很信任他 他的第一个领导叫刘弘。西晋末年,荆州有四次大乱。刘弘被任为荆州刺史,派兵镇压,任陶侃为先锋。刘弘感慨万千,对陶侃说:我过去担任羊公(羊祜)的参军,羊公说我日后一定能到达他的地位;刘弘任陶侃为江夏太守。一个人在刘弘面前挑拨说:陶侃和陈敏是老乡,让他做太守统领强兵,不太合适吧。王敦也想拉拢这个得力的猛将,就上表拜陶侃为荆州刺史,才上表就懊恼得自打耳光。新的荆州刺史是王敦的堂弟王廙。
西晋建立后,荆州成了西晋与东吴两国的交界区域。西晋派出的是羊祜,东吴派出的是陆抗。这时候,羊祜灵机一动,让人把这只兔子给东吴的军队送了过去。东吴那边送过来一只雉鸡,上面有西晋军队的箭。于是,羊祜下了一道命令,凡是从东吴那边跑过来的带伤的猎物,一定要送还给东吴军队。有一次,有两个小孩从东吴的军营里跑出来,越过了边境线,跑到了西晋的军营里。东吴的将士知晓羊祜的为人,非常敬重他,亲切地称他为“羊公”。
西晋建立后,荆州地区成了西晋与东吴两国最长的边境线。可是,这时候,羊祜灵机一动,让人把这支兔子给东吴的军队送了过去。羊祐下了一道命令。凡是从东吴那边跑过来的带伤的猎物,一定要送还给东吴军队。时间一长:东吴的人就觉得西晋比东吴好。一次,有两位小孩从东吴的军营里跑出来,越过了边境线,跑到了西晋的军营里。东吴的将士深知羊祜的为人,非常敬重他。正当羊祜的“以德取胜”的计谋快要得逞的时候,羊祜病死在了荆州。
羊祜在荆州十年屡屡拒绝封赏背后的历史真相。羊祜。二、咸熙三年,武帝下诏封羊祜为南城侯,设置相应属官,与郡公同级,羊祜固辞。王衍是羊祜的从甥,王衍王夷甫善于清谈,在当时享有盛名,有一次,他到羊祜那里去说事情,语言非常华丽雄辩,羊祜却不以为然,在王衍走后,羊祜说道:就这样,羊祜和二王结了仇,问题是,王戎和王衍后来在朝廷中都位居宰相高位,所以当时有句话叫“二王当国,羊公无德”。
司马家族窜魏,本就是士族利益的统治体现,可他的统治权力也受制于强大的士族力量,于是他灭蜀窜魏之后一直没有很好的时机发动灭吴之战,而是全部心思都在巩固王权上,虽然吸取历史教训采取了分封等有效措施,但是士族力量还是让他无可奈何,于是朝中在灭吴的问题上一直都是分两派,一个催战一个拖。因为外有东吴,司马炎就不能撼动士族集团,而灭吴取胜,必然就有很多武将因此而立功上位,分化士族的统治力量。
杜家是京兆杜陵响当当的大户,杜预的祖父曾经担任河东太守长达16年,负责曹操心腹地区的安危,被誉为“曹操的萧何”。杜预却向晋武帝发誓,一定要“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羊祜临终前推荐杜预主持对东吴战事。初战告捷,杜预便大胆上书,请求晋武帝出兵灭吴。杜预不是羊祜,很快,他第二次上书晋武帝,强调伐吴之战一定会成功,根本没有失败的可能。一次,晋武帝问杜预,人家某大臣有马癖,某大臣有钱癖,你有什么癖好吗?
西晋统一三国的最后一战,妙计破东吴,一人收买民心,一人势如破竹!曹髦死后,司马昭另立新君曹奂。羊祜当时躺在床上对张华讲:“吴地虽险,但孙皓民心已失,正是伐吴大好机会,若万一孙皓亡故,吴国另立一位英明君主,我军便有百万雄兵也难渡长江也。”张华听后,十分叹服。公元279年十一月,晋武帝司马炎终于决心大举伐吴,从安徽、江苏到巴蜀,晋军兵分六路,统计二十万人马,东西长万里,水陆并进开始浩浩荡荡的杀奔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