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有刘吉良供述证实,周永春系因不满刘提出不再继续制造毒品才向公安机关报案,但在此情况下,要认定周永春参与犯罪,则更加需要扎实的证据和充分的论证。其五,关于保管制成毒品的证据组中,刘吉良供述生产出的毒品均交给周永春:公安机关从刘吉良包中扣押的香烟包装纸片上刘吉良记载了给周永春送毒品的次数、数量及周永春给刘吉良提供费用的部分花销情况,所载毒品数量与公安机关在周永春处所扣押毒品数量基本一致;
刑事证据的合法性是刑事证据的客观性和关联性的重要保证,也是刑事证据具有法律效力的重要条件。本院认为,被告人章国锡及其辩护人指出侦查机关违法获取章国锡审判前有罪供述,并且提供了相应的证据和线索,根据《排除非法证据规定》和《指导意见》的相关规定,控方应当移送相关的被告人章国锡的全程审讯录像予以质证,应当通知讯问人员出庭作证等,以证明侦查机关获取被告人章国锡审判前有罪供述的合法性。
另外,虽然被告人在侦查阶段作了有罪供述,但是从案内证据来看,该供述的真实性存在疑问,如根据被告人供述得来的药瓶内没有查出甲胺磷,省疾病控制中心出具的鉴定结论也表明青菜中不含甲胺磷成分等。在本案中,被告人在侦查阶段做了有罪供述,但是在审查起诉阶段和庭审阶段却否认有罪,对此,法官凭经验和常识也可以判断被告人在侦查阶段所作的有罪陈述的客观性存在“合理怀疑”,因此不能直接成为认定被告人有罪的证据。
如今《非法证据排除规定》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作为一个单独的司法解释文件加以专门规定,其内容不仅规定了言词证据排除,即第1条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取得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手段取得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属于非法言词证据。”第2条规定:“经依法确认的非法言词证据,应当予以排除,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而且第14条规定了非法实物证据的排除(条文内容见下)。
犯罪嫌疑人拒不认罪会加重刑罚吗?嫌疑人拒不认罪是指犯罪嫌疑人辩解或沉默。按照''''''''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的规定,在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审理,作出判决前,对任何人不得有罪推定,办案法官在审案时也应认为被告人是无辜的,只能根据《刑事诉讼法》确立的举证规则,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基础上依法作出被告人有罪或无罪的判决;被告人是否有罪是判决生效之后才能确定的。
无讼阅读|实务干货:一般自首的类型总结及1999年至今的66个《刑事审判参考》自首裁判要旨。3.3.裁判要旨: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故意伤害行为致死,被告人送被害人到医院抢救,在确认被害人死亡后,虽在公安机关未发现犯罪事实之前拨打“110”电话报警,但其在报警时并未向公安机关主动交代是他实施的犯罪行为,而只是称“医院有一女子死亡”,而且在公安机关到达后也未主动如实供述案件发生经过。
印证还是心证:刑事质证的迷局与解困在我国刑事司法实践中,证据相互印证是侦控机关审查起诉,法官据以断案的司法传统。印证模式具有审查判断证据、采信证据等多种功能,对于解决被告人当庭翻供、证人庭前与庭中证言的不一致等不稳定证据以及间接证据的认定,有着特殊的效用,尤其是《证据规定》中“证据与证据之间、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不存在矛盾或者矛盾得以合理排除”,对于预防死刑错案发生的重要作用更是不言而喻。
朱锡平:刑事证据相互印证的合理限度。证据获取的方法、来源以及形成的过程对证据真实性的判断影响重大,让采集证据的侦查人员出庭,就证据形成的过程接受控辩双方的质证,而不是提交主观性很强的不具有证据效力的情况说明、办案说明等材料予以补强,可较大程序地保障侦查证据的真实性。可以认为,证据确实充分的案件证据间表现为充分印证,但证据在形式上的高度印证并不必然得出案件证据确实充分的结论。
法院观点:关于被告人在侦查、审查起诉等各阶段所作的多次有罪供述,如果前一阶段的有罪供述被作为非法证据排除后,后一阶段的有罪供述是否排除,需综合考量,不能简单适用一体化排除或分阶段排除方法,而应结合案件具体情况,如果公诉机关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前一阶段的刑讯逼供对被告人所造成的心理影响在后一阶段各次讯问中已经消除的,后一阶段的有罪供述亦应当依法排除。关键词:刑事初查 重复供述 非法证据排除。
证据罗列是裁判文书证据表述的重要方面。主客观分列法,即按照先客观证据后主观证据或者先主观证据后客观证据的顺序排列;例如,欢故意伤害案二审判决书的证据列举:第一,按照“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和辩解”“证人证言”、“视频资料、现场勘验、检查笔录、鉴定意见和有关书证材料”“医疗证明和医生的证言”和“检察机关补充提取的证据”等五个板块列举证据,突出了各类证据在证明体系上的内在逻辑性和形式排列上的条理性。
论刑事案件法官心证的形成——基于庭审实质化视角下说服责任的考察论刑事案件法官心证的形成——基于庭审实质化视角下说服责任的考察。法官庭上形成心证的影响因素错综复杂,并非当庭就能必然形成正确的心证,有时会受到双方辩论技巧、听审的注意力、法庭指挥等多方面的影响,从而产生偏差性甚至错误性心证,或者当庭形成的心证可能会存在疑问,形成倾向性心证或动摇性心证,需要庭后对当庭形成的心证进一步印证。
由于我国目前还没有出台专门的刑事诉讼证据规则,有意见认为,在判断已生效刑事裁判文书的效力时,可以参照民事诉讼或者行政诉讼证据规则,已生效的刑事裁判文书所确认的事实,属于无须举证证明或者法庭可以直接认定的事实,进而认为,当公诉人在法庭上举出已生效共犯的裁判文书作为证据质证时,意味着该文书所采信的证据可以理所当然地成为指控在审案件被告人的证据,无须再一加以质证。
最新指导案例(14个)裁判要旨汇总《刑事审判参考》第113集。裁判要旨:行为人自愿吸食毒品后实施犯罪行为,因其吸毒行为属于可控制行为,具有违法性和自发性,属于刑法理论上的“原因自由行为”,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裁判要旨:以办理各种学历证书为名,非法收取他人钱财的行为,同时符合非法经营罪和诈骗罪犯罪构成的,出于本质特征和社会效果的考虑,对行为人宜以诈骗罪论处,同时将非法经营罪作为从重处罚情节考虑。
裁判观点:上诉人余云龙及其指定辩护人提出余云龙系特殊人群,主观恶性较小,原判量刑过重等意见,经查,余云龙曾因盗窃罪、贩卖毒品罪被判刑,且具有累犯情节,其虽患有精神障碍,但经鉴定其案发时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原判根据其盗窃犯罪事实、认罪态度、累犯等情节,对其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无不当,故该辩解辩护意见不成立,不予采纳。案例:王康平等职务侵占罪二审刑事裁定书,(2014)渝二中法刑终字第00109号。
【裁判要旨】洗钱罪的上游犯罪仅限于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这七类犯罪,行为人将他人盗窃所得误认为是贪污贿赂所得并进行清洗不构成洗钱罪,但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案号】一审:(2011)东中法刑一初字第99号二审:(2012)粤高法刑一终字第455号重一审:(2013)东中法刑二重字第1号二审:(2014)粤高法刑四终字第127号。
【案号】一审:(2015)佛城法刑初字第850号二审:(2015)佛中法刑二终字第405号。【案号】一审:(2014)佛南法刑初字第1823号二审:(2015)佛中法刑一终字第95号。95.有期徒刑与拘役、管制的并罚(李磊32.045)【裁判要旨】刑法修正案(九)出台前,对被告人的判决中,宣告了有期徒刑和拘役刑,对于不同种有期自由刑,分别执行;刑法修正案(九)出台后,对于不同有期自由刑,有期徒刑与拘役刑并罚时吸收执行,有期徒刑或拘役与管制并罚时则分别执行。
深化刑事司法体制改革 促进公正保障人权。河南法院归纳近年来宣告无罪的案件,总结出以下不能定案的标准:第一,被告人始终否认作案,或者被告人作过有罪供述但是后来翻供,或者被告人作过有罪供述,但是辩称系受到刑讯逼供或其他非法方法取得且经调查有罪供述被依法排除,在这三种情况下,没有能够卡死被告人作案的客观不变证据,也没有直接证据如目击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与指认、同案犯供述等证实被告人作案的,不能定案;
2.1裁判要旨:本案认定行为人甘某某构成贩卖毒品罪的证据仅有同案人孙某某的供述、抓获经过及通话记录,但抓获经过及通话记录无法证明双方具体通话内容,在被告人甘某某身上也没有缴获毒品或毒资,在缴获的毒品上未能提取被告人甘某某的指纹,无法对同案人孙某某的供述予以佐证,故公诉机关现有证据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不能排除行为人甘某某辩解的合理怀疑,无法证明其参与了贩卖毒品。
就刑事错案对我国司法制度造成的巨大危害,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曾撰文指出:“相继出现的刑事错案给人民法院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如果办了冤假错案,公平正义就荡然无存,司法的公正和权威也必将丧失殆尽。因此,防范错案的发生是我们守护司法公平正义底线的末端。”从实践来看,与刑事错案的生成密切相关的“疑难杂症”依然十分严峻,如:刑讯逼供难、非法证据排除难、证人出庭率低等。图2 美国刑事错案原因。
(4)审理本案的人民法院经审查后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尾平犯抢劫罪,但现有证据,包括张尾平的供述与现场勘查笔录、法医鉴定等证据存在矛盾,不能相互印证,未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法定要求,无法证明被害人刘某某被抢劫并致死亡系被告人张尾平所为,因此指控张尾平犯抢劫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院不予认定。如果法官当时未能铿锵有力地坚持证据裁判原则,在各种压力下降低证据裁判标准,认定被告人抢劫杀人成立;
再审中原审被告人陈满及其辩护人均提出,本案有众多证人证言证明陈满没有作案时间,侦查机关也没有收集到认定陈满犯故意杀人罪、放火罪的直接证据,其他间接证据没有形成一个严密、完整的证据体系,如无陈满的有罪供述,并无其他证据证明陈满杀人放火的事实。作为定罪主要证据陈满有罪供述与现场勘查笔录、证人证言等其他在案证据存在矛盾,供述的真实性、合法性存在疑问,且有罪供述中的一些情节得不到其他证据印证。
作为一种言词 证据,证人证言发生前后矛盾的情况主要有两种:一是证人当庭证言与证人庭前所作的证言笔录发生了矛 盾,二是未出庭作证的证人提供了相互矛盾的书面证言。而在那些只有间接证据的案件中,通过各项间接证据相互间的印证和佐证,全案间接证据摆脱了孤立 存在的状态,使得各项证据信息链条之间发生了相互验证的关系,从而最终形成了较为完整的证据锁链, 使得案件事实得到了证明。
换言之,证据相互印证规则属于一项较为 宽泛的证据规则,口供补强规则属于证据相互印证规则的有机组成部分。作为一项证据规则,证据相互印证规则强调证据之间相互印证,使得每一项证据所包含的事实信息得 到其他证据的验证,这显然是有其合理性的。换言之,在证据信息不完整的情况下,法官只是重视有罪证据 之间的“相互印证”,而对无罪证据与有罪证据之间的矛盾,或者无罪证据与有罪证据不相印证的问题,则 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
但因供述系言词证据,根据证据补强规则,每个事实点的证明均有刘吉良供述,同时以在案其他证人证言、书证、物证等予以补强,形成每个事实点的完整证据链条。最后,要对各证人证言和被告人供述进行立体分析,将证人证言和被告人供述指向一致的部分,结合案件其他事实证据,如各被告人与被害人的关系、平时有无矛盾,各被告人平时表现、相互间有无“隶属”关系等,判断能否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最终确定“零口供”被告人的犯罪事实。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宣判原审被告人周继坤、周家华、周在春、周正国、周在化无罪。随后,安徽省阜阳市人民检察院(涡阳县原属阜阳市)以周继坤、周家华等5人涉嫌故意杀人罪向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阜阳市中院判处周继坤、周家华死缓,周在春无期徒刑,周正国、周在化有期徒刑15年。2018年4月11日下午,安徽省高院对原审被告人周继坤、周家华等5人故意杀人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一、二审判决裁定,改判5人无罪。
专访安徽”五周“案再审审判长:错判到纠正为何相隔18年专访安徽”五周“案再审审判长:错判到纠正为何相隔18年。4月11日,安徽省高院宣判,该案原审被告人周继坤、周家华、周在春、周正国、周在化无罪。周晓冬:从本案的事实证据情况看,原裁判定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但也不属于依据法律可直接证明原审五被告人无罪的情况,故本案是一起典型的疑案,根据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应当根据“疑罪从无"原则宣告原审被告人无罪。
定罪证据确实、充分,但影响量刑的证据存疑的,应当在量刑时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处理。死刑案件,认定对被告人适用死刑的事实证据不足的,不得判处死刑。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现场遗留的可能与犯罪有关的指纹、血迹、精斑、毛发等证据,未通过指纹鉴定、DNA鉴定等方式与被告人、被害人的相应样本作同一认定的,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事实证据调查在法庭,定罪量刑辩论在法庭,裁判结果形成于法庭。
刑事证据的法定种类包括哪些?刑事证据指刑事诉讼中的证据,是指以法律规定的形式表现出来的能够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材料。4、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供述:有罪、罪重;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