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学这一条,要注意和阳明病篇的白虎汤适应证的另外一条相联系,在阳明病篇曾经提到,"伤寒、脉浮滑,此表无寒,里有热、白虎汤主之。这个问题我在讲五苓散的时候,曾经提到过五苓散证是太阳蓄水,水蓄下焦,而胃虚水停中焦的证候,你推按他的上腹部,可以听到振水声,就好像一个塑料口袋裹着一口袋水一样,手脚发凉、心下悸、上腹部有振水声,对水停胃脘的证候来说,这是它的三个主证。对于中焦停水的证候,治疗用茯苓甘草汤。
"伤寒",一个外感病。阳明病的发热,是"但热不寒",一旦邪入阳明,但热不寒,这是阳明病的发热,如果是"胃热弥漫"的话,它是热结在里,表里俱热,这是阳明病的热型,但热不寒,胃热弥漫者,"调胃承气汤"的适应证是蒸蒸发热,"大承气汤"的是应证是日晡所发潮热;而在厥 阴病篇,它治疗"干呕,吐涎沫,吴茱萸汤主之",那是一个"肝寒犯胃",又有"肝胃两寒,饮邪不化",又有"肝胃两寒,浊阴上逆巅顶",也用吴茱萸汤"暖肝胃,降浊阴"。
其实白头翁汤的适应证,放到了厥阴病篇来讨论,注家一般认为,这是一个肝经湿热下迫大肠,那么既然有湿热下迫大肠,所以它的特点就是里急后重、大便脓血、腹中疼痛、渴欲饮水这4 个症状。这些病证,你只要辨证属于肝经湿热的,都可以用白头翁汤来治疗。" 这是肝胃两寒,浊阴上逆,所以说吴茱萸汤的适应证,病位主要在肝胃,病性主要是虚寒。而在这里头非常重点的方证,有白头翁汤证,有吴茱萸汤证,这都是我们必须掌握的。
厥阴病篇我们谈了厥阴病的寒热错杂证,其中【乌梅丸】的适应证、【干姜黄芩黄连人参汤】的适应证是我们应当掌握的重点。我们这三条谈的都是放到厥阴病篇的“阳复寒退”的自愈证,所以在自愈的过程中,有阳气恢复的征兆,或者有“口渴”,或者有“微热”,或者有“脉数”,在一个阴寒证候中见到这些征兆,而这些征兆是慢慢慢慢出现的,这都是好的兆头,这就是阴病见阳证的,或者是阴病见阳脉,“阴病见阳脉者生,阴病见阳证者生”。
厥阴病篇 附/呕哕 呕吐 肝寒犯胃(干呕,吐涎沫,头痛者,吴茱萸汤主之)
3、寒热错杂呕:胃热脾寒,寒邪阻格,胃气上逆之呕,治用干姜黄芩黄连人参汤。注:郝万山说:由于厥阴病或寒、或热、或寒热错杂、或厥热进退、或愈、或死,因此单纯的寒证、热证、死证、自愈证的原文,都不能代表厥阴病的特征,也就不适合作厥阴病的提纲,仲景以寒热错杂为提纲,提示厥阴病具有变化多端、两极转化的特点。第三节、厥阴病本证一、厥阴病寒证:(一)、厥阴经寒证:原文351、手足厥寒,脉细欲绝者,当归四逆汤主之。
吴茱萸汤证“探秘” 周益新 山西大同市基建职工医院吴茱萸汤证,在《伤寒论》中凡三见,一见于阳明篇243条:"食谷欲呕,属阳明也,吴茱萸汤主之;可见本条的病机为肝胃虚寒或胃气虚寒,木来克土,乃厥阴与阳明合病,绝非单纯的阳明胃中虚寒证。吴茱萸汤实际上为厥阴肝经主方,主要针对厥阴肝经虚寒病变而设,但由于肝木与脾胃的关系密切,其为病常相互影响,肝寒内盛,最易侵脾犯胃,侵脾则利,犯胃则呕,肝寒为本,胃。
经证:咽痛证 (甘草汤、桔梗汤、猪肤汤、半夏散及汤。)(310、311、312、313)伤寒论中 有7个方子后附加减:小青龙、小柴胡、通脉四逆汤、四逆散、理中汤、真武汤、枳实栀子豉汤。4、阳虚水泛证、真武汤适应证:麻黄细辛附子汤――麻黄附子甘草汤——四逆汤。泻心汤类,半夏泻心汤、生姜泻心汤、甘草泻心汤。调胃承气汤证是蒸蒸发热,大承气汤证是日晡所发潮热。吴茱萸汤适应证:病位在肝胃,病性属虚寒。四逆汤(324)肾阳虚。
伤寒论名词解答及简答论述白饮:又作白米汤,即米汤 麻沸汤:滚烫的水虚烦:指心烦由无形邪热所致坏病:即变证, 指因误治而致病情变化,已无六经病症候可循的病症 温针:即烧针,是针灸与艾灸合用的一种方法。通脉四逆汤证和当归四逆汤证的区别、主证、病机、治法:通脉四逆汤主证:由阳气极虚的真寒和虚阳外浮的假热两组症状组成, 辩证要点 是手足厥逆,下利清谷,脉微欲绝,身反不恶寒,面赤有游走性。
厥阴病讨论题1.如何辨别厥阴病提纲证之消渴与太阳蓄水证之消渴?5. 当归四逆汤证、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证的辨证要点是什么?虚寒凝厥的病机为血虚寒凝,气血运行不畅,阴阳气不相顺接,可见手足厥寒与脉细欲绝并见,还可见有头晕、面色苍白等血虚之症状以及血虚寒凝的部位不同而出现的相应的临床表现,如四肢关节疼痛,或身疼腰痛、脘腹冷痛、月经后期、量少色淡等,治疗用当归四逆汤养血通脉、温经散寒。
寒厥(少阴病手足厥冷,下利清谷:四逆汤)、血虚寒厥(当归四逆汤):脉因有紧象、虚象。(380)(可用吴茱萸汤暖胃降逆)2. 旋覆代赭汤:胃虚而痰浊中阻:(161)3. 实证之呃逆,有形邪气的阻滞于腹部,使膈气不降(1)水邪阻滞膈气上逆 (2)燥实阻滞膈气上逆伤寒,哕而腹满,视其前后(小便大便,若小便不利,则为水湿留滞,腹部气机不畅而腹满,膈气不能降,故用五苓散利尿,若寒用真武汤,热用猪苓汤。
下面看371条和373条,厥阴湿热下利:(371) “热利下重者,白头翁汤主之。” 和373条:“下利欲饮水者,以有热故也,白头翁汤主之。”这两条原文,提到了白头翁汤,其实白头翁汤的适应证,放到了厥阴病篇来讨论,注家一般认为这是一个肝经湿热下迫大肠。吴茱萸汤。无论下利也罢,无论呕吐也罢,都体现了或寒或热或虚或实,这样两极转化的特点,而在这里头非常重点的方证,有白头翁汤证,有吴茱萸汤证,这都是我们必须掌握的。
《伤寒论》方证歌诀(下)《伤寒论》方证歌诀。津伤水热互结证,育阴清利猪苓汤。脾虚寒湿加冷饮,小柴胡汤禁当忌。少阳兼表柴桂汤,若兼里实大柴胡。太阴本证四逆辈,兼表仍用桂枝汤。少阴本证分寒热,寒化回阳四逆汤。阴盛阳虚正邪争,吴茱萸汤派用场。阴虚阳亢热化证,滋阴清火连胶汤。阴虚有热下利证,水气不利猪苓汤。兼表麻附细辛汤,轻证麻附甘草汤。阴虚咽痛猪肤汤,客热甘草桔梗汤。肝寒犯胃浊阴逆,吴茱萸汤头痛疾。
这就是桂枝汤证。升降失常所致,侵脾则不能升清而下利,犯胃则不能纳降而呕吐,肝胃虚寒,疏泄失职、升降失常,气血郁阻不通,则手足逆冷,烦躁欲死,故用吴茱萸汤暖肝、温胃、散寒、益气,降逆,毋需用四逆汤回阳救逆。吴茱萸汤实际上为厥阴肝经主方,主要针对厥阴肝经虚寒病变而设,但由于肝木与脾胃的关系密切,其为病常相互影响,肝寒内盛,最易侵脾犯胃,侵脾则利,犯胃则呕,肝寒为本,胃(脾)寒为标,治疗上肝胃(脾)同治;
吴茱萸汤之我见。所以吴茱萸汤一方面治标,用吴茱萸、生姜治其水气上冲之呕;另一方面患者胃虚,胃虚则水停,所以用人参、大枣从根本上恢复胃的功能。吴茱萸汤证的水往上冲最厉害了,所以临床上的美尼尔氏证很多都是吴茱萸汤证。【解说】吴茱萸汤证在《伤寒论》中共有三处,一是“食谷欲呕,属阳明也,吴茱萸汤主之”;二是“少阴病,吐利,手足逆冷,烦躁欲死者,吴茱萸汤主之”;三是“干呕,吐涎沫,头痛者,吴茱萸汤主之”。
临床运用吴茱萸汤的点滴体会 《陕西中医函授》 1986年05期 加入收藏 投稿 临床运用吴茱萸汤的点滴体会 周端廷 【摘要】:正 吴茱萸汤方,原载于《伤寒论》阳明篇245条“食谷欲呕,属阳明也,吴茱萸汤主之,得阳反剧者,属上焦也”。少阴篇309条少阴病吐利,手足厥冷,烦燥欲死者,吴茱萸汤主之”。厥阴篇378条“干呕吐涎沫,头痛者,吴茱萸汤主之”。
这个吴茱萸汤啊有很好的温中散寒,降逆止呕的功效,已故伤寒大家胡希恕先生说吴茱萸汤只要用得好,可以治疗:头晕、头痛、偏头痛、胃疼、美尼尔氏综合症。伤寒论243条:“食谷欲呕,属阳明也,吴茱萸汤主之;得汤反剧者,属上焦也。”这个阳明指的是胃,胃是中焦,胃气虚寒就可以用吴茱萸汤,但是上焦有热的证候你给他用上大热的吴茱萸汤病情就会加剧。
第67 讲 辨呕吐、辨预后、厥阴病篇小结大家好,我们上课。在少阴病篇所学的"少阴病,吐利,手足逆冷,烦躁欲死者,吴茱萸汤主之"那是一个"胃寒气逆,剧烈呕吐",结果造成阴阳气一时的不能相顺接于手足,出现了"手脚发凉,剧烈呕吐,升降逆乱",病人痛苦难耐,所以出现了"烦躁欲死",这些症状非常类似于少阴的"阳衰阴盛证",它叫少阴病,应当说它不是少阴病,而是少阴病的类似证,用吴茱萸汤"温胃散寒,降逆止呕";
原味伤寒论54,阳虚下利便脓血,少阴病最常用两大方。继续伤寒学习,前一篇学到伤寒论少阴病正治方法,用了常见的三个方子,麻黄附子细辛/甘草汤/附子汤/和黄连阿胶汤。少阴病,下利便脓血者,桃花汤主之。少阴病,二三日至四五日,腹痛,小便不利,下利不止便脓血者,桃花汤主之。为什么叫桃花汤?桃花是红色的,因为里面有赤石脂,桃花汤煮起来整个药水是鲜红的。
单有巅顶痛、夜间重,可以用吴茱萸汤,见到其中任何一个症状,我们就可以用吴茱萸汤来治疗。第一次是在阳明病篇中遇到的,说“食谷欲呕,属阳明也,吴茱萸汤主之。得汤反剧者,属下焦也。”那是阳明胃家虚寒,受纳无权。由此可见,吴茱萸汤和它的适应证,病位主要在肝胃,病性主要是虚寒。在太阳病篇里说“呕而发热者,柴胡汤证俱,而以它药下之,柴胡证仍在者,复与柴胡汤……必蒸蒸而振,却发热汗出而解”(转下篇)。
【方解】本方证治是由肝胃虚寒,浊阴上逆所致。方中吴茱萸辛苦大热,一则温胃止呕.二则暖肝降逆,三则温肾止吐利,一药而三病皆宜,故为君药。1.用方要点本方为治肝胃虚寒.浊阴上逆的常用方。2.现代运用本方常用于治疗慢性胃炎、妊娠呕吐、神经性呕吐、神经性头痛、耳源性眩晕等属肝胃虚寒者。【方歌】吴茱人参枣生姜,肝胃虚寒是良方,明寒呕少阴利,厥阴头痛亦堪尝。
我们刚才已经肯定,是虚寒胃反,所以,用一派的温补药物,这个方子,《茯苓泽泻汤》,大家看,恰是《五苓散》的变方,看看,有茯苓、泽泻、桂枝、白术,少猪苓,把猪苓去掉了,加上了甘草和生姜,就是《五苓散》去掉了猪苓,加上了甘草和生姜,而且生姜是四两,甘草是二两,这个加减(即茯苓甘草汤加《泽泻汤》),我首先来解释这个“胃反”,它不是“大半夏汤主之”的,朝食暮吐,暮食朝吐的“胃反”,那是什么胃反?
三九一:下利后,更烦,按之心下濡者,为虚烦也,宜「栀子豉汤」。如果呕酸、呕苦,都是从胃里面来的,干呕就代表胃里面没有东西,为什么呕?因为肝脏肿太大了,肝横逆过来了,所以呕出来的黏液,是肝里面的东西,吴茱萸汤主之,吴茱萸汤是专门治呕的方,实际上吴茱萸汤是入肝脏的,西医的胃下垂就是吴茱萸汤证,这种人大部份都是酒客,酒喝多了,肝受不了了,中医看是肝寒,西医看是胃下垂,所以西医对胃下垂从来是治不好的。
吴茱萸汤 吴茱萸汤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名词术语成果转化与规范推广项目 提供内容 。主 治肝胃虚寒,浊阴上逆证 分 类温里剂-温中祛寒 出 处《伤寒论》 吴茱萸汤歌诀吴茱萸汤重用姜,人参大枣共煎尝,厥阴头痛胃寒呕,温中补虚降逆良。吴茱萸汤用量吴茱萸 9g,生姜18g,人参9g,大枣十二枚。吴茱萸汤方义本证多由肝胃虚寒,浊阴上逆所致,治疗以温中补虚,降逆止呕为主。
吴茱萸汤为伤寒经方,该方由吴茱萸、人参、生姜、大枣四味药组成。在《伤寒论》中,吴茱萸汤证必见呕吐症状,《伤寒辑义》云:“吴茱萸汤之用有三,阳明食谷欲呕用之,少阴吐利用之,厥阴干呕吐涎沫者亦用之,要皆以呕吐逆气为主。”笔者多将吴茱萸汤用于治疗肝寒犯胃或脾胃虚寒型呕吐,临床使用可加用砂仁、陈皮、云苓、法夏等和胃降逆。其实《金匮要略》所载温经汤中即有吴茱萸汤的影子。
《伤寒论》中厥证的治法。若平素血虚复感寒邪,使气血运行涩滞不畅,四肢失于气的温煦、血的濡养,导致手足发凉,脉体细小的血虚寒厥证。文309条“少阴病,吐剩,手足逆冷,烦躁欲死者,吴茱萸汤主之,此手足厥冷,与前述阴盛阳衰的寒厥有程度之不同。寒厥为四肢厥逆,冷过肘膝,并且愈按愈凉。本证虽厥,仅在手足,并与“烦躁欲死”一证并见,说明阳气虽被寒邪所抑,但尚能与阴邪抗争,治宜暖肝温胃,散寒降浊。
〖组成〗 吴茱萸一升,汤洗[9g]  人参三两[各9g]  大枣十二枚,擘(4枚)  生姜切,六两[18g]〖方歌〗吴茱萸汤人参枣,重用生姜温胃好,《金镜内台方议》:“干呕,吐涎沫,头痛,厥阴之寒气上攻也。吐利,手足逆冷者,寒气内盛也;烦躁欲死者,阳气内争也。食谷欲呕者,胃寒不受也。此以三者之症,共用此方者,以吴茱萸能下三阴之逆气为君,生姜能散气为臣,人参、大枣之甘缓,能和调诸气者也,故用之为佐使,以安其中也。”
阳明病篇/明病的辩证/辨寒证和热证(阳明病,若能食,名中风,不能食,名中寒)(阳明病,若中寒者,不能食,小便不利,手足濈然汗出,此欲作固瘕,必大便初硬后溏。所以然者,以胃中冷,水谷不别故也)(阳明病,反无汗而小便利,二三日呕而咳,手足厥者,必苦头痛,若不咳,不呕,手足不厥者,头不痛)(食谷欲呕,属阳明也,吴茱萸汤主之。得汤反剧者,属上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