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官署、官职和职责(1)唐代官署、官职和职责(1) 1. 谏议大夫:掌谏谕得失、侍从赞相之职。3. 侍中:门下省侍中掌出纳帝命,相国仪。11. 太子左庶子:东宫(皇太子宫邸)左春坊左庶子,掌侍从、赞相礼仪、驳正启奏之职。20. 太子右庶子:东宫右春坊右庶子,掌侍从、左右献纳启奏、宣传令旨之政。32. 起居郎、起居舍人:门下省置起居郎,中书省置起居舍人,掌录天子之动作法度,以修记事之史,书以授之于国史焉。
给事中,皇弟皇子府正参军,中书舍人,建康三官,皇弟皇子北徐北兗梁交南梁五州别驾,皇弟皇子湘豫司益广青衡七州别驾、中从事,嗣王庶姓湘豫司益广青衡七州别驾,嗣王庶姓荆江雍郢南兗五州中从事,宗正、太府、卫尉、司农、少府、廷尉、太子詹事等丞,积射、强弩将军,太子左右积弩将军,皇弟皇子国大农,嗣王国郎中令,嗣王庶姓公府主簿,皇弟皇子之庶子府蕃王府功曹史,皇弟皇子之庶子府蕃王府录事、记室、中兵参军,为四班。
司宾卿崔神基、秋官侍郎崔元综、夏官侍郎李昭德、权检校天官侍郎姚、守容州都督检校地官侍郎李元素并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正月戊戌,守吏部尚书李峤同中书门下三品,中书侍郎于惟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中书侍郎兼检校吏部侍郎崔湜,守兵部侍郎赵彦昭为中书侍郎,并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六月壬午,工部尚书张锡、刑部尚书裴谈并同中书门下三品,吏部侍郎崔湜、中书侍郎岑羲、吏部尚书张嘉福并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温总知内外兵马。
时高祖初即位,每惩周代诸侯微弱,以致灭亡,由是分王诸子,权侔王室,以为磐石之固,遣晋王广镇并州,蜀王秀镇益州。行本于是正当上前曰:“陛下不以臣不肖,置臣左右。臣言若是,陛下安得不听?臣言若非,当致之于理,以明国法,岂得轻臣而不顾也!臣所言非私。”因置笏于地而退,上敛容谢之,遂原所笞者。属高祖为丞相,肃闻而叹曰:“武帝以雄才定六合,坟土未干,而一朝迁革,岂天道欤!”高祖闻之,甚不悦,由是废于家。
列传第二十一陆倕到洽明山宾殷钧陆襄陆倕,字佐公,吴郡吴人也。敕曰:“太子中舍人陆倕所制《石阙铭》,辞义典雅,足为佳作。昔虞丘辨物,邯郸献赋,赏以金帛,前史美谈,可赐绢三十匹。”迁太子庶子、国子博士,母忧去职。五年,复为太子中庶子,领步兵校尉,未拜,仍迁给事黄门侍郎,领尚书左丞。累迁中书侍郎、国子博士、太子率更令、中庶子,博士如故。顷之,迁给事黄门侍郎、中庶子、尚书吏部郎、司徒左长史,侍中。
列传第二十范岫傅昭弟映萧琛陆杲范岫,字懋宾,济阳考城人也。杲性婞直,无所顾望。中书舍人黄睦之以肩事托杲,杲不答。高祖曰:“卿识睦之不?”杲答曰:“臣不识其人。”时睦之在御侧,上指示杲曰:“此人是也。”杲谓睦之曰:“君小人,何敢以罪人属南司?”睦之失色。领军将军张稷,是杲从舅,杲尝以公事弹稷,稷因侍宴诉高祖曰:“陆杲是臣通亲,小事弹臣不贷。”高祖曰:“杲职司其事,卿何得为嫌!”杲在台,号称不畏强御。
高祖镇南徐州,巡遣君理自东阳谒于高祖,高祖器之,命尚会稽长公主,辟为府西曹掾,稍迁中卫豫章王从事中郎,寻加明威将军,兼尚书吏部侍郎。诏赠侍中、太子少傅。瑒为侍中六载,父冲尝为瑒辞领中庶子,世祖顾谓冲曰:“所以久留瑒于承华,政欲使太子微有瑒风法耳。”废帝嗣位,以侍中领左骁骑将军。寻授尚书右仆射,未拜,加侍中,迁左仆射,参掌选事,侍中如故。太建初,迁度支尚书、侍中、太子詹事,行东宫事,领扬州大中正。
高祖受命,迁都官尚书、豫州大中正、吏部尚书。六年,迁吏部尚书。高宗将许之,奂乃奏曰:“江总文华之人,今皇太子文华不少,岂藉于总!如臣愚见,愿选敦重之才,以居辅导。” 帝曰:“即如卿言,谁当居此?”奂曰:“都官尚书王廓,世有懿德,识性敦敏,可以居之。”后主时亦在侧,乃曰:“廓王泰之子,不可居太子詹事。”奂又奏曰: “宋朝范晔即范泰之子,亦为太子詹事,前代不疑。”后主固争之,帝卒以总为詹事,由是忤旨。
列传第十一王冲王通弟劢袁敬兄子枢王冲,字长深,琅邪临沂人也。历明威将军、南郡太守、太子中庶子、侍中。累迁王府主簿、限外记室参军、司徒主簿、太子中庶子、骠骑庐陵王府给事中郎、中权何敬容府长史、给事黄门侍郎,坐事免。及西魏寇江陵,元帝征湘州刺史宜豊侯萧循入援,以劢监湘州。天嘉元年,征为侍中、都官尚书,未拜,复为中书令。祖顗,宋侍中、吏部尚书、雍州刺史。寻迁左民尚书,转都官尚书,领豫州大中正。
列传第三十一 杜二崔高郭赵崔杨卢二刘李刘孙邢杜正伦,相州洹水人。帝责曰:“何漏泄我语?”对曰:“开示不入,故以陛下语怖之,冀当反善。”帝怒,出为谷州刺史,再贬交州都督。后乃诏“素及兄弟有子若孙不得任京官及侍卫。”贬元亨睦州刺史,元禧资州刺史,元祎梓州司马。俄兼检校兵部侍郎,知五品选,辞曰:“选事在尚书,臣掌之为出位。”帝不许,曰:“朕信卿,卿何不自信?”历雍州别驾、尚书左丞。咸亨二年,转中书侍郎。
二十五日,左庶子,刑部尚书韦安石为吏部尚书,太子右庶子李怀远为左散骑常侍,右庶子唐休璟为辅国大将军,并加同中书门下三品.右庶子崔玄暐为特进、检校益州大都督府长史,并兼任都督事,右庶子、西京留守、户部尚书、弘农郡公杨再思为检校扬州大都督府长史,兼任都督事,少詹事兼侍读、国子祭酒祝钦明为刑部尚书:都依照以前主持政事,以上诸人都是中宗在东宫时之旧僚属。吏部尚书韦安石兼任检校中书令,兵部尚书魏元忠兼侍中。
三月二十四日,黄门侍郎、平昌县公宇文节为侍中,中书侍郎柳奭为中书令。十月十八日,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道国公戴至德兼户部尚书的加官,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张文馞任检校大理卿,黄门侍郎、甑山县公、同中书门下三品郝处俊为中书侍郎,兼检校吏部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李敬玄为吏部侍郎,一律依旧同中书门下三品。更改年号   闰七月十一日,黄门侍郎裴炎为侍中,黄门侍郎崔知温、中书侍郎薛元超并为中书令。
夏六月乙卯,西台侍郎杨武,西台侍郎、道国公、检校太子左中护戴至德,正谏议大夫、检校东台侍郎、安平郡公李安期,东台侍郎张文瓘,并同东西台三品。乙亥,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道国公戴至德加兼户部尚书,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张文瓘检校大理卿,黄门侍郎、甑山县公、同中书门下三品郝处俊为中书侍郎,兼检校吏部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李敬玄为吏部侍郎,并依旧同中书门下三品。丁巳,鄯州都督李敬玄左迁衡州刺史。
列传第二十八○于志宁 高季辅 张行成 族孙易之 昌宗  于志宁,雍州高陵人,周太师燕文公谨之曾孙也。及高宗为皇太子,复授志宁太子左庶子,未几迁侍中。是岁,太宗幸灵州,太子当从,行成上疏曰:“伏承皇太子从幸灵州。臣愚以为皇太子养德春宫,日月未几,华夷远迩,伫听嘉音。如因以监国,接对百僚,决断庶务,明习政理,既为京师重镇,且示四方盛德。与其出陪私爱,曷若俯从公道?”太宗以为忠,进位银青光禄大夫。
四班给事中 皇弟皇子府正参军 中书舍人 建康三官 皇弟皇子北徐北兖梁交南梁五州别驾 皇弟皇子湘荆河司益广青衡七州别驾、中从事 嗣王庶姓湘荆河司益广青衡七州别驾 嗣王庶姓荆江雍郢南兖五州中从事 宗正、太府、卫尉、司农、少府、廷尉、太子詹事等丞 积射、强弩将军 太子左右积弩将军 皇弟皇子国大农 嗣王国郎中令 皇弟皇子之庶子府蕃王府功曹史 皇弟皇子之庶子府蕃王府录事、记室、中兵将军 嗣王府庶姓公府主簿。
隋裴政为太子左庶子时右庶子刘荣性甚专固时武职交番通事舍人赵元恺作辞见帐未及成太子有旨再三催促荣语元恺云:但尔口奏不须造帐及奏太子问曰:名帐安在元恺曰:禀承刘荣不听造帐太子即以语诘荣荣便拒讳云:无此语太子付政推问未及奏状有附荣者先言於太子曰:政欲陷荣推事不实太子召责之政奏曰:凡推事有两一察情一据证审其曲直以定是非臣察刘荣位高任重纵令实语元恺盖是纤介之亻替计理而论不须隐讳。
又与太子太傅尚书左仆射燕国公于志宁中书令兼太子詹事崔敦礼礼官国子祭酒崇文馆学士令狐德中书侍郎兼检校右庶子弘文馆学士李义府著作郎崇贤学士刘裔之著作郎杨仁卿起居郎弘文馆直学士张文恭等撰国史史成起义宁尽贞观末依纪传之例凡八十一卷成诣阙上之诏无忌已下加爵赐布有差藏其书於内府。且许不入内署仍放朝参其实录虽未绝笔统例取舍皆处厚创起文宗朝隋为中书侍郎平章事监修国史太和四年三月隋表上宪宗实录曰:臣闻古者左。
武则天当上皇后的第一个牺牲品,褚遂良。褚玠是在南朝陈国当的官,到了褚遂良的老爹褚亮时期,社会就动荡了,公元589年,杨坚兼并陈国,完成统一大业,随后褚亮跳槽,给杨坚打工,担任太常博士。当时的褚氏父子,肯定是以老爹褚亮为主,作为军事参谋,陪在李世民身边,到了贞观元年,褚亮官拜弘文馆学士,贞观九年,通直散骑常侍,贞观十六年,成为李世民旗下,和杜如晦、房玄龄齐名的十八学士。
东汉的尚书令、曹魏的中书令、晋及南朝的侍中,也先后实际执掌政柄,但是三公(即太尉、司徒、司空)在名义上仍不失为宰相之号,这时候三公皆置属官,自有一套机构,也有一定职权可以说宰相名号与宰相职官是分离的。若仅从品秩来说,太子太保从一品,詹事正三品,都已经是三品以上官了,这里所谓“同中书门下三品”,意思是说可与两省三品官(中书门下只有中书令与待中为正三品官)中书令、侍中“同知政事”。
根据《唐会要》整理,使相等不在其中:  1.崔璆(黄巢起义时期)   2.崔缇(睿宗时代)   3.崔群(元和年间)   4.崔胤(昭宗时代)   5.崔圆(玄宗后期,资料出於《太平广记》)   6.崔珙(文宗时代,《新唐书》)   7.崔允(昭宗时代)   8.崔远(昭宗时代)   9.崔澈(天复年间)   10.崔植(821年吐蕃会盟时期,出於汉网)   11.崔允潜(天复年间,出於幻剑书盟)   12.崔玄暐,博陵人。崔沆33.昭宗:崔昭纬34。
唐朝邢台的十七位宰相 十三位是清河籍。唐代重臣,清河人,19岁进士及第,历任礼部侍郎、户部侍郎,元和十二年,高居相位,后改任吏部侍郎、检校兵部尚书,检校吏部尚书、检校左仆射兼吏部尚书。晚唐重臣,清河人,进士及第,历任检校吏部尚书、吏部侍郎,乾符元年,加同平章事,高居相位,后升任中书侍郎,乾符三年,升门下侍郎、刑部尚书、平章事、弘文馆大学士兼左仆射,乾符五年罢相,为太子太傅,逝世于太子太保任上。
翰林学士兼左春坊大学士、后晋文渊阁大学士仍兼坊学。礼部左侍郎兼华盖殿大学士、后晋兵部尚书、少师(首辅)户部左侍郎、太子少保兼武英殿大学士。学士入直、后晋少保、户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太常寺少卿兼翰林院侍读入直、后晋兵部尚书、太子太保兼文渊阁大学士(首辅)礼部右侍郎兼学士入直,后加少保兼文渊阁大学士(首辅)吏部左侍郎兼学士入直,后晋礼部尚书,太子少保。户部左侍郎兼学士入直、后晋兵部。尚书、太子少保。
李平李平 (?~公元516年) 字昙定,北魏顿丘(今清丰县、濮阳县西部)人。北魏孝文帝太和初年(公元477年),李平为通直散骑侍郎,任太子中书舍人;再后,李平自请出京治郡,任长乐太守。廷昌元年(512年),李平升中书令,吏部尚书,加抚平将军,封武邑郡开国公。孝明帝熙平元年(516年),李平率军抗击南朝梁军,升尚书右仆射。
庶子1.中国古代官职:庶子【解释】 官名。《周礼·夏官》有官名“诸子”,掌教戒诸侯卿大夫的庶子。秦有中庶子、庶子。汉太子侍从官有太子庶子、太子中庶子,前者秩四百石,后者六百石。北齐东宫官,中庶子领门下坊,庶子领典书坊。明 孔贞运《明资政大夫兵部尚书节寰袁公(袁可立)墓志铭》:“赐进士、通议大夫、协理詹事府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纂修先朝实录记注起居、管理六曹章奏较内书、文华殿展书诰勅撰文、前右春坊右谕德左庶子掌南京翰林院事、经筵讲官、通家乡眷生王铎顿首拜书丹”。
列传第二十六孝行殷不害 弟不佞 谢贞 司马皓 张昭。太清之乱,亲属散亡,贞于江陵陷没,皓逃难番禺,贞母出家于宣明寺。及始兴王叔陵为扬州刺史,引祠部侍郎阮卓为记室,辟贞为主簿,贞不得已乃行。王尝闻左右说贞每独处必昼夜涕泣,因私使访问,知贞母年老,远在江南,乃谓贞曰:“寡人若出居籓,当遣侍读还家供养。”后数年,王果出,因辞见,面奏曰:“谢贞至孝而母老,臣愿放还。”帝奇王仁爱而遣之,因随聘使杜子晖还国。
因修史之事归于翰林院,故对翰林院亦有太史之称。清代夷陵名士刘家鳞撰的《文安之传略》有云:“先生初改检讨,值魏珰盗国,士之急于进取者,往往奔走其门,不复知有廉耻事,而先生独清急归养。忠贤败,始复召见。”文氏宗谱中亦载:“辛酉魁楚闱,壬戌魁礼闱,选入中秘。及魏阉窃柄,遂以乞养归。己巳威宗继统,宿翳廓清,以国子监司业。”己巳为年号,是崇祯二年(1629),就在这一年,37岁的文安之被召为国子监司业(正六品)。
【林氏谱序】叶向高:《题林氏宗谱序》熹宗即位,特起为礼部左侍郎,天启三年(1623)五月,擢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总纂《光宗实录》成,加太子太保衔,因忤魏忠贤,连疏乞归。尧俞公弟尧光、尧英、尧华俱负时名。16 羹墙:《后汉书·李固传》:“昔尧 殂之后, 舜 仰慕三年,坐则见 尧 於墙,食则覩 尧 於羹。”后以“羹墙”为追念前辈或仰慕圣贤的意思。升任南京礼部右侍郎,后改任吏部右侍郎。看林氏风采听林氏声音。
郭正域传。杨应文又称郭正域的父亲郭懋曾经受到楚恭王的鞭笞,所以郭正域趁机陷害楚王。钱梦皋大为愤恨,上奏公开攻击郭正域,称:“妖书刊印传播,不前不后,恰好在楚王的奏章呈送到的时候。大概郭正域是沈鲤的门徒,而沈令誉是郭正域的食客,胡化又是他的同乡且同年中举,一群妖人结成死党。请求治断根本,判定郭正域为祸害楚王的罪魁祸首,勒令沈鲤在家闲住。”神宗命令郭正域回原籍听候审查,赶紧严刑审讯几位被捕的人。
赵用贤有个女儿许配给吴之彦的儿子吴镇。正好李植、江东之攻击申时行,许国竭力抨击李植、江东之,暗地里却责怪赵用贤、吴中行,说:“过去专权在权贵,现在却在下僚;昔日小人颠倒是非,现在却是君子。意气用事,偶然做成一、二件事,就自负得不得了,与浮浅、喜爱生事的人相呼应,党同伐异,行私罔上,这种风气不能助长。”于是赵用贤上疏辩白、请求离职,极力说明朋党之论的危害,在于小人以此赶去君子,使国家人才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