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阳、三焦、膜原系统论毕业论文。1.5 今天我把③腠理膜④经络膜⑤膜原这三层人体膜结构,合称谓三焦的“膲膜”,这样把处于浑沌,模糊状态的三焦有形结构层次凸显出来,确立了外不在玄府膜,分肉膜,内不在胃·六腑膜的人体半表半里三焦膲膜层次结构;流注输布于人体上、中、下三焦膲膜中膲“原”之空隙管道:九横断膲膜,九直纵伏膂膲膜,十八横轮膲膜(9×9)×18n,包裹全身上下、左右,五脏六腑整个腔腑的三焦膲膜系统[1]。
读方与用方(13)——达原饮主治邪伏膜原 达原饮方出自明代医家吴又可所著的《温疫论》一书。《温疫论》中指出:“伤寒与中暑,感天地之常气;疫者,感天地之疠气;在岁运有多寡,在方隅有厚薄,在四时有盛衰。此气之来,无论老少强弱,触之者即病。”明确指出温疫是有特定致病因子的、具有传染性和流行性的、与普通外感病不同的一种病变。也就是说,邪伏膜原证,既非表证,也非里证,既不可汗,也不可下。
即“膜者,人皮下肉上筋膜。”(隋代全元起注)“膜,筋膜也:原,肓之原也”,“膜,犹募也。凡肉里脏腑之间,其成片联络薄筋,皆谓之膜,所以屏障血气者也”,“肓者,凡腹腔肉理之间,上下空隙之处,皆谓之肓。”(明代张景岳汪)“膜本取义于帐募之募,膜间薄皮,遮盖浊气者,犹幕之在上,故谓之幕,因从肉作膜。具作募者,募之讹字。”(元代丹波元简汪)“膜。惊愿者,连于肠胃之脂膜。”(张隐庵注)
首先,明确了“温疫”的概念,对温疫与伤寒进行了区分,“瘟疫与伤寒感受有霄壤之隔”,“伤寒投剂,一汗而解;时疫发汗,虽汗不解。伤寒不传染于人,时疫能传染于人。伤寒之邪,自毛窍而入;时疫之邪,自口鼻而入。伤寒感而即发,时疫感久而后发。伤寒汗解在前,时疫汗解在后??伤寒初起,以发表为先;时疫初起,以疏利为主。种种不同”。言其治疗需用开达膜原法,疏利透邪,使病邪速离膜原,后分而治之,并据此创制了达原饮。
舌苔白腻舌苔白腻。湿阻膜原舌苔白腻:舌苔白厚腻而干,或厚如积粉,舌质红,发热恶寒,身痛汗出,手足沉重,呕逆胀满,脉缓。舌苔白腻一症,历代医家多认为:主湿、主痰、主寒。外感寒湿者,病邪在表,舌苔必薄白滑腻,兼有寒湿束表之症;湿阻膜原者,邪居半表半里,舌苔白厚腻而干,或如积粉,舌质稍红,兼有湿邪困遏,阳气不伸之症;寒饮内停者,邪伏留于脏腑,舌苔白厚腻水滑,舌质青紫,兼有停饮之症。
《伤寒论》为什么叫伤寒论?伤寒,感冒风寒是也。外感即是伤寒,伤寒即是外感,感冒者皆伤寒之类也。伤寒温病辨证论。伤寒论用的是六气辨证,从《内经》五运六气而来,根于气化,本于形上,以六经统摄脏腑,阳主阴从也。太阳、少阳、少阴病则温病理论所不解,乃至后来三经主药麻黄、柴胡、附子竟为海派温病家禁药,以温病法治三经病必引邪深入。温病派所云以伤寒法治温病多死,乃阳明病误用太阳法,属辨证不清,非伤寒法之过也。
《伊尹汤液经》病不可发汗证第七:温病不可发汗,伤寒不可下不可发汗下篇上伊尹汤液经 病不可发汗证第七:温病不可发汗,伤寒不可下不可发汗下篇上 亡血家,不可攻其表,汗出则寒栗而振。衄家,不可攻其表,汗出必额陷脉上促急而紧,直视而不能眴,不得眠。疮家,虽有身疼,不可攻其表,汗出则痉。咳而小便利,若失小便,不可攻其表,汗出则厥逆冷。
少阳、三焦、膜原系统论【艾创医学】温病学少阳、三焦、膜原系统论 新闻来源: 发布时间:2012/3/6 浏览次数:1058.2 少阳、三焦、膜原半表半里证的“求同”与“察异”2.1 从伤寒论创生少阳病半表半里证第一方小柴胡汤始,经明代吴又可达原饮之半表半里,到有清一代叶天士的“气分三焦”半表半里证,杏、朴、苓与温胆汤之走泄,何秀山再创干冷交炽少阳胆腑蒿芩清胆汤半表半里证,直到今天历代温病学家立异发觉的达原饮的7个类方。
病机与临床·上篇·第二章·伏邪外感病 留邪与伏邪都是病邪内留,伏着体内,故有的医家皆称之为伏邪。不同的是,留邪外感大多是因为新感后邪气留着,病起于新感,多有新感病史可查;《素问·阴阳应象大论》:“冬伤于寒,春必温病;春伤于风,夏生飧泄;夏伤于暑,秋必痎疟;秋伤于湿,冬生咳嗽。”冬天感寒不即发病,到春发病为“温病”;秋天伤湿不即发病,到冬天发病为“咳嗽”,皆属于伏邪外感疾病。
舌苔白腻的症状及治疗方法什么是舌苔白腻?舌苔白腻诊断标准&舌苔白腻做哪些检查?湿阻膜原舌苔白腻:舌苔白厚腻而干,或厚如积粉,舌质红,发热恶寒,身痛汗出。外感寒湿者,病邪在表,舌苔必薄白滑腻,兼有寒湿束表之症;湿阻膜原者,邪居半表半里,舌苔白厚腻而干,或如积粉,舌质稍红,兼有湿邪困遏,阳气不伸之症;寒饮内停者,邪伏留于脏腑,舌苔白厚腻水滑,舌质青紫,兼有停饮之症。
金匮翼 卷一 瘟疫大法金匮翼 卷一 瘟疫大法 瘟疫之病,近代诸家,多与温病同论,以其声称之同,与病形之似也。吴又可曰:疫疠之邪,由口鼻而入,舍于伏脊之内,去表不远,附胃亦近,乃表里之分即《内经》疟论所谓横连膜原是也。如不能得汗,邪气盘错于膜原,表里不相通达,未可强汗,衣被逼汗,汤火劫汗也。若脉长洪而数,汗多大渴,此邪气适离膜原,欲表未表,白虎证也。三黄石膏汤 治瘟疫大热无汗,发狂不识人。
《伤寒论》原书模糊性概念的澄清《伤寒论》原书模糊性概念的澄清(广州中医药大学汉传第三期讲坛摘录)北京汉传经方中医研究院院长 刘志杰六纲的病位归属上,我们汉传经方理论认为,《伤寒论》原书中的病位理念,严格讲,存在着模糊性,使后世学者,堕于迷雾当中,使六纲的病位研究,产生了复杂的混淆性错误认识,无法清晰规范的进行理解和实际运用。模糊之处在于表证、外证和里证以及表证的本证和外感证的关系定位上。
对此李炳辩证地分析了伤寒的病因,认为伤寒病因当为“常见感冒,并未有因,即卑衣风露,强力入水等因。六经俱可受病,不止太阳一经,亦不止风寒两途。”即伤寒为“天之六气所犯,非单一感冒之因,也非一药而解。”他指出《温疫论》对伤寒病因的分析可能是对《伤寒杂病论》理论的误解。在薛生白、邵仙根等温病学家的认识中,“膜原”既不在脏腑, 也不在经络, 而近于胃腑, 属半表半里, 似为一个特定的病邪居处[2]。
伤寒和温病下法不同 李翰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下法在伤寒和温病中的不同应用 下法,是中医治疗八法之一,具有荡涤肠胃的作用,可以使停留于肠胃的宿食、燥屎、冷积、瘀血、结痰、停水等从下窍而出。伤寒的下法具有以下特点:].伤寒下不嫌迟,早下恐表邪内陷,所以有一分表证,仍宜表之,故下不嫌迟。对照而言,温病的下法具有以下特点:1.温病下不嫌早。
温病学和伤寒学,最难分辨是表证阶段。温病学说在治疗温病时,也有表证一说,但这个表只是外透的在表的意思,营是血的表,卫是气的表,重心是气分和血分辨别。吴鞠通在温病表证用桂枝汤被温病学家批评。我认为是两个学说互相补充吧,化热迅速应当多参照温病学说,里寒多参照伤寒学说。那些发热的是少阴伤寒,宜麻黄附子细辛汤加重用白术、小茴香、肉桂、金银花、黄芩、黄连。
李老说学《黄帝内经》就是要掌握中医的基本理论及思维方法,并且重点强调思维方法,掌握中医学的思维方式是学好中医的关键,中医学在理论上的天人合一的整体观念、个性化的辨证论治法、恒动观和治未病等都是在这种唯物辨证的思维方法中产生的。《黄帝内经》的阴阳学说、藏象、经络学说、气化学说、天人合一学说、整体有机论、辨证的观点、恒动的观点等。明白伤寒与温病的关系,温病的特点是因热邪损阴伤正而出现的一系列病症。
辩阳明病提纲代表方剂:阳明本证:阳明里证→白虎汤、承气汤、抵挡汤、麻子仁丸。阳明表里同病→栀子豉汤,阳明变证:表证→麻黄汤(风寒),风湿→桂枝汤(中风),阳明里证:寒证→吴茱萸汤、平胃散、胃苓汤。热证→栀子柏皮汤、茵陈蒿汤、麻黄连翘赤小豆汤。辩太阴病:分二个证型:太阴中风→桂枝汤(表证),太阴中寒→理中丸(里寒),若与温病打通,手太阴肺经病→杏苏散(中寒),银翘散,桑菊饮,桑杏汤(中热)。
温病、伤寒等疾病在中医都归属于外感热病,然而医生们都没有很好的区分伤寒和温病,导致治病不分轻重缓急,用药错于寒热温凉,造成无数瘟疫患者因误治失治而丧命,对此吴又可深感当时医学的不足,又对于数千年来生民的不幸感到心痛,他亲历每一次疫情,积累丰富的临床经验,推究病源,潜心研究,依据治验所得,将温病与伤寒明确区分开来,并将温疫再从温病中划分出来,提出“非风,非寒,非暑,非湿,乃天地间别有一种异气所感”。
邪伏膜原型湿温(肠伤寒)表证已解,邪达膜原,少阳枢机不利。膜原之邪外达,阳明湿热未清。(血培养:伤寒杆菌生长)。二诊时表症已除,湿热之邪内阻少阳,邪达膜原,故见往来寒热,缠绵不已。此时汗之不解,下之当失治,谢老紧紧抓住“邪在膜原”之辨证要点,采用疏利和解之剂,破戾气所治,除伏邪盘距,使邪气破溃,远离膜原,而发热得退。评:肠伤寒也叫伤寒,是由伤寒杆菌引起的急性全身性传染病,主要经水及食物传播。
柴胡功效主治/中毒副作用/有毒中药文献/不良反应/性味归经柴胡〔害〕柴胡为阴,必阴气不舒,致阳气不达者,乃为恰对。世俗不知柴胡之用,每遇伤寒传经未明,以柴胡汤为不汗不吐不下,可以藏拙,辄混用之,杀人不可胜数矣。〔附录二〕温病忌用柴胡论(山阳丁寿昌撰)温病四时皆有而春令尤甚。《温病条辨》中力戒温病不可用辛温发表,而柴胡为尤甚,何也?温病初起,在太阳,而本病则在阳明,用柴胡则引入少阳,谓之诛伐无过。
[转载]【祖上】温暑指归第五伤寒法祖 卷上温暑指归第五 内经论伤寒。曰凡病伤寒而成湿者。夫病温病暑。凡病伤寒而成者。其病虽由于冬时之伤寒。先夏至日为温病。则阴火应春气而病温。则阴火应夏气而病暑。至春变为温病。只知伤寒之因。悉温病之底蕴。故太阳病。孤阳无时而发为温病也。如伤寒发热不渴。是伤寒温病之关也。即伤寒欲解症。是温病发见矣。是凡病伤寒而成温者之正治法也。此亦病伤寒而成温之一征也。浑名温病。
其实桂枝汤在此不但用之得当,亦证明吴鞠通精究《伤寒论》始著《温病条辨》,而温病乃《伤寒论》之阳明病也。《温病条辨》承《伤寒论》之旨,开卷即曰:“太阴风温,温热,温疫,冬温,初起恶风寒者,桂枝汤主之,但热不恶寒而渴者,辛凉平剂银翘散主之。”“太阴温病,恶风寒,服桂枝汤已,恶寒解,余病不解者,银翘散主之。”吴氏正同《伤寒论》,以桂枝汤散其外寒,又恐其力不足,乃倍桂枝之量;
温病学常用方剂集锦65雷氏宣透膜原法。65.雷氏宣透膜原法《时病论》病机:湿热秽浊郁伏膜原,气机失调。脉症:寒热往来,寒甚热微,身痛有汗,头重,胸闷,手足沉重,呕逆胀满,舌苔白腻厚浊,脉缓。治法:疏利透达膜原湿浊。处方:厚朴3g 槟榔6g 草果3g 黄芩3g 甘草3g 藿香3g 半夏3g.应用:用于夏季流行性感冒,伤寒、副伤寒,斑疹伤寒等。
3.膜原是人体肌肉系统中的筋膜与腱膜,消化系统中的肠系膜,腹膜,呼吸系统中的纵隔胸膜,脏胸膜,壁胸膜;三、病在膜原的病机特点 病在膜原是邪毒客于半表半里、正邪相争处于相峙状态病理阶段,病机是湿热淹滞难化,甚或秽浊痰瘀胶结不解,郁阻三焦气机,阻碍气血津液输布运行,且又"药石难及"者,皆可视为病在膜原,均可应用开达膜原法治疗。判断是否为病在膜原或邪伏膜原,主要看病机。
伊尹汤液经病不可发汗证第七:温病不可发汗,伤寒不可下???不可发汗中篇上 此篇论少阴温病里证,承气症.不可发汗。少阴病,脉细沉数,病为在裹,不可发其汗。少阴病,六七日,腹满,不大便者,急下之,属大承气汤证。伤寒四五日,其脉沉,烦而喘满。少阴病,得之二三日,口燥咽干者,急下之,属大承气汤。伤寒一二日至四五日,厥者必发热。
第一个中风介绍了,伤寒还没到,今天开始温病,葛根汤。张仲景设计葛根汤的目的就是治疗温病。还有时疫,实际上是来自役,很多做苦役的人呐,他没有办法,冬天必须出去赚钱,用苦力来赚钱,那时他在付出劳动,身上会流汗,流了汗以后,外面是冷的,他受冷,于是得到了伤寒,到夏至以前发出来,发出来的时候,就是所谓温病,葛根汤是温病的最好处方。
山西中医学院附属医院 高建忠达原饮主治邪伏膜原。清代医家吴鞠通在《温病条辨》中指出:“至若吴又可,开首立一达原饮,其意以为直透膜原,使邪速溃,其方施于藜藿壮实之人之温疫病,容有愈者,芳香辟秽之功也。若施于膏粱纨绔及不甚壮实人,未有不败者……岂有上焦温病,首用中下焦苦温雄烈劫夺之品,先劫少阴津液之理!”作为一代温病大家,只懂外感温病,不明伏气温病,且泥于自创的三焦辨证之中,也只能如是评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