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玄同在日记中给鲁迅差评,第三条你同意吗。钱玄同是吴兴人,鲁迅是绍兴人。5月25日夜,鲁迅在写给许广平的信中说:“途次往孔德中学,遇金立因,胖滑有加,唠叨如故,时光可惜,默不与谈。”鲁迅自述这次见面的情形:至孔德学校访隅卿,玄同忽然进来,唠叨如故,看见桌子上放着我的名片,便高声说:“你的名片还是三个字吗?”我便简截地回答:“我的名片从来不用两个字的,或四个字的。”他大概觉得话不投机,便出去了……
而鲁迅与之的冲突根本上是人生态度的对立,而这样的人在一起注定会冲突的,从这一点看鲁迅不愿与之共事很正常,顾颉刚的表现就很难理解了,这可能就在于顾颉刚本意是不愿和鲁迅冲突,同时他也是按照自我来认识对待鲁迅的,我们可以说他在日记及信中分析自己和鲁迅交恶的因由正是他的自画像,只是他用来理解鲁迅了,这也是他为什么分析出鲁迅嫌恶他的这么多理由,却将责任推到鲁迅及他人的一个原因。
顾颉刚与《古史辨》(钱婉约)“禹是一条虫”是反对顾颉刚古史辨学人常常称引的一个似是而非的论断。这种伪造的上古史“譬如积薪,后来居上”,顾颉刚用生动的比喻概括和说明了史学上中国上古史的发展模式。“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观”本着“用历史演进的见解来观察历史上的传说”的原则,用层层考辨、梳理事实的态度和方法对待上古史,1924年,胡适发表《古史讨论的读后感》,为古史辨讨论作了方法论上的总结和补充。
汉字不灭,中国必亡   ——钱玄同《中国今后之文字问题》      据说,鲁迅先生临终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汉字不灭,中国必亡"!当年,鲁迅、周作人、钱玄同聚在绍兴会馆的一个院子的槐树底下说了很多偏激话,其中就有关于"汉字不灭,中国必亡"的谈话。三人中,对此理念践行最力的要数钱玄同,钱玄同是那种"中秋吃粽子,端午吃月饼"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因此他的言论也总是很"惹火"。
被写进小说的“敌人”鲁迅在民国的文坛上,是一个比较有个性的文化人,因此树敌也比较多。那就是鲁迅南下后,《莽原》周刊的编辑高长虹、韦素园等人之间,因为刊发稿子的问题,矛盾公开化了,于是要求鲁迅出来给评评理。顾颉刚算是鲁迅学生辈的人,曾经一起参与过《语丝》创办,本来关系也还好,但不知为什么顾颉刚说了鲁迅抄袭的话。所以鲁迅在小说中也把老鼠写成红鼻子,在给朋友的私信中常以“红鼻”来指代顾颉刚。
这事在鲁迅看来,就有些不满了,他觉得这分明是顾颉刚在安插胡适派系的人,而鲁迅一向是和胡适不对付的。顾颉刚认为,鲁迅在这本书中关于《红楼梦》的章节绘制了一个人物关系表,显然是从盐谷温《支那文学讲话》中拿来的,但鲁迅并没有标明出处,就此,顾颉刚认为鲁迅涉嫌抄袭。而与顾颉刚相伴时间最久的是第三任妻子张静秋,一位典型的具有刚烈个性的徐州人,她为人精明能干、机敏过人,因此常常要左右顾颉刚的思想和言行。
为什么有些学术大师会认同“尧舜禹抹杀论”的思想?《从尧舜禹抹杀论到大禹是条虫,疑古派为什么?顾颉刚引《说文解字》的“禹,虫也,从禸,象形”及“禸,兽足蹂地也。”,顾颉刚曾说:“我以为禹或是九鼎上铸的一种动物,当时铸鼎象物,奇怪的形状一定很多,禹是鼎上动物的最有力者;或者有敷土的样子,就算他是开天辟地的人。流传到后来,就成了真的人王了。”——对此渔歌子有点疑问,大禹是虫了,九鼎是谁铸的?
这样让顾颉刚感到失望。或许因为过于敬佩老师的学问,抑或想尽快报答老师的恩情,何定生趁老师回苏州老家为父做寿之际,在老师主持的报社出版了一部《关于胡适之与顾颉刚》,其中对胡适进行了批评,以显示顾颉刚的学问其实已超过了学界领袖胡适。何定生与顾颉刚个人关系广为人知,加上闲言碎语,胡适怎能不怀疑顾颉刚?顾颉刚接连去信给老师均不得回复——与良师益友之间的亲密感情正如学问一样也是顾颉刚念兹在兹的“真生命”。
(35)《顾颉刚自传》笔记。在兰州时,曾受当时甘肃学院(兰大前身)院长朱铭心之聘,拟任甘肃学院教授。“1948年因国立兰州大学校长辛树帜先生力邀,担任国立兰州大学历史系教授兼系主任。顾颉刚先生在兰大生活、工作的时间虽然很短(大约一学期),但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情,给国立兰州大学新落成的“积石堂”(“积石堂”系今兰州大学图书馆的前身———国立兰州大学图书馆楼,兴建于1948年)撰写“积石堂记”便是其中的一件。”
钱玄同与鲁迅的一桩文案。当年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将这些文章编集一卷《鲁迅先生纪念集》,该文集前有鲁迅的好友许寿裳先生编纂的鲁迅年谱,忠实的记载了先生的生平、著述和交往。近读钱玄同文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二卷)发现一篇钱先生于当年的十月二十四日,即鲁迅先生逝世第五天写的《我对周豫才君之追忆与略评》,该文叙述了他与鲁迅的交往和矛盾,并对鲁迅先生的人品、文品作了较为客观出色的评价。
刘思源(北京鲁迅博物馆副研究员):他怕狗,但他喜欢聊天,一来以后坐下就不走了,屁股生根了,他喜欢聊天也是因人而异,他喜欢跟鲁迅聊天,从1916年开始,那鲁迅日记天天是几乎都有这个,玄同来。解说:将鲁迅推上文坛的与周树人,周作人兄弟相识于日本,1906年倡导反清排满的国学大师章太炎,被孙中山接往日本,在小川町的同盟会会刊《民报》编辑部里,章太炎开办了一个国学讲习班,钱玄同和周氏兄弟同门学习。
“汉字不灭,中国必亡”,为何说汉字废除运动差点让汉字灭亡?然而又有知道,其实在汉字废除运动中,鲁迅并不是第一个主张废除汉字的,倘若真正的了解这段文化,那么你也就不会责怪鲁迅会说出这句话的。所以,胡适可以说是主张汉字废除运动的尝试者,只不过他并没有主张废除汉字,而是废除文言文。他曾直言汉字不灭,中国必亡。在这期间汉字总共进行了两次简化,当初废除汉字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汉字太过于繁琐,不利于普及教育。
只是那个时候鲁迅还不叫鲁迅,叫周树人。钱玄同劝鲁迅投稿,鲁迅婉拒,并说:“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从昏睡入死,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钱玄同则说:“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钱玄同这次来找鲁迅是1917年8月9日。
陈嘉珉:幽默教授钱玄同。据尹松山、汶立编著的《北大人性格与命运》一书记载,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北京大学著名教授钱玄同,他不仅知识渊博,而且庄谐杂出,讲课生动异常,有“幽默教授”之称。有一年在一次北大开设的音韵学课堂上,钱玄同教授讲到“闭口音”与“开口音”的概念时,有个学生忽地站起来,请钱教授举个例子说明“闭口音”与“开口音”的区别。于是这位“幽默教授”就讲了一个简短的故事——。
钱玄同书法信札欣赏。钱玄同(1887-1939)语言文字学家。留日期间,与鲁迅等人一起师事章太炎习文字学,研究音韵训诂。一生从事经史研究,于文字学、音韵学造诣尤深,有所发明。著有《文字学音篇》、《音韵学》、《重论经今古文学问题》、《说文部首今读》、《古韵二十八部音读之假定》、《国音沿革讲义》、《中国文字概略》等。钱玄同的身世颇为奇特,对于今天的人来说,大家所熟悉的物理学家钱三强,是钱玄同的之子。
朱家骅与顾颉刚的交往。朱家骅任命顾颉刚为图书馆中文旧书整理部主任,主持整理他所购的12万册书,对爱书如命的顾颉刚来说,这个职务显然是桩美差。" 朱家骅关照过顾颉刚,顾颉刚也帮过朱家骅的忙。1941年,顾颉刚在成都有稳定的工作,有不错的薪水,而朱家骅连连电邀,要顾颉刚去重庆主编《文史杂志》。与朱家骅见面后,顾颉刚问朱家骅办《文史杂志》的原因,朱家骅说:"抗战以来,物价日高,一班大学教授生活困难。
在参与《新青年》的编辑工作时,鲁迅认识了刘半农,并和他成了好朋友。对刘半农的为人,鲁迅极为欣赏,认为他勇敢、活泼、待人真诚,对人不设防。将刘半农与陈独秀、胡适进行比较后,鲁迅说,刘半农虽浅,却如一条清溪。从此以后,他有意疏远鲁迅,即使同城而居,而不肯去拜访鲁迅。刘半农死后,许多人借机诋毁:他为人很是不堪,鲁迅和他早就绝交了。
最具传奇色彩的文字学课程。根据钱玄同、许寿裳等人的回忆,民国初年,正在日本留学的钱玄同,跟几个朋友一起,邀请当时正流亡日本、担任同盟会机关报《民报》总编辑兼发行人的章太炎先生,给他们讲授语言文字之学,包括音韵和《说文解字》。1908年4月开始,在牛込区新小川町二丁目八番地《民报》社章太炎先生寓所内开课,讲文字学。据钱玄同说,鲁迅、周作人听章太炎先生讲文字学,不但有兴趣,而且是有明确目的的。
一个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成为钱玄同。“我近来颇想添一个俗不可耐的雅号,曰鲍山病叟。鲍山者确有此山,在湖州之南门外,实为先世六世祖发祥之地,历经五世祖、高祖、曾祖,皆宅居该山……鲍山中至今尚有一钱家浜,先世故墓皆在该浜之中。”虽然钱玄同出生在苏州,但是根据家谱《吴兴钱氏家乘》记载,钱家世居湖州鲍山,是贫寒的务农之家。余连祥说,钱玄同在湖州的足迹不多,但他的思想转折点,却发生在湖州。
孙郁:鲁迅与陈独秀。但恰恰是他把鲁迅、周作人拉到了陈独秀的营垒里,于是鲁迅的状态发生了变化。为鲁迅与陈独秀牵线的钱玄同,比周氏兄弟更早地注意到了陈独秀和胡适,早在1916年,已对《新青年》发生了兴趣。钱玄同虽留学日本,与鲁迅、周作人一起随章太炎学习文字学,但视野只停留在章太炎的周围,远无周氏兄弟和陈独秀、胡适这一类人那么开阔。我们至今看不到一封鲁迅致陈独秀的信,也看不到陈氏给鲁迅的手札。
校风失坠之际的“饭碗问题”——从钱玄同日记看女师大风潮(3)这是笔者看到的最早的反对杨荫榆的聚会,也是为时一年多的驱杨风潮的青萍之末。杨荫榆是江苏无锡人,在哥伦比亚大学修教育学(蔡元培1921年6月2日访问哥伦比亚大学,晚上出席纽约全体中国留学生欢迎会,3日晚留美北大同学会请朱经农、杨荫榆和冯友兰等人做报告介绍美国高等教育状况,蔡元培出席报告会,并将报告书携带回国。
鲁迅说的“汉字不灭中华必亡”,背后有怎样的一刻爱国心?从这两段话中,不难发现,鲁迅要求废除汉字,不是年轻人的心血来潮,那时候鲁迅已经50多岁,到了人生的最后几年。因为汉字太难学,以至于旧社会的超过95%中国人没有条件去学会和掌握汉字。不仅是鲁迅要求废除汉字,在上个世纪的前50年,废除汉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思潮,丝毫不亚于实业救国、教育强国、农村改革等思潮。鲁迅的同学钱玄同,对汉字的态度更为激烈。
这位小鲁迅17岁的女学生,她非常理解鲁迅、敬仰鲁迅,佩服鲁迅对黑暗社会的决绝态度。著名思想家何家栋先生曾说过一句话:“陈独秀、鲁迅、胡适、蔡元培都是五四诸子,就跟先秦诸子一样,都是我们文化中出现的圣贤,每个圣贤都有独到的一面。”一排左一:辜鸿铭 二排左一:陈独秀 三排左一:胡适 三排左二:蔡元培 四排右一:李大钊 五排右一:鲁迅 五四新文化运动在鲁迅心里掀起的波澜,对鲁迅的影响是极大的。
一次鲁迅听夫人徐广平说,萧红就住在上海,并且离自己住的地方不太远,就很高兴,喊上许广平要亲自去看望萧红。鲁迅夫妇的到来,令萧红很感激,她觉得自己一个无名青年,才发表了几篇文章,鲁迅怎能亲自关心自己呢?从此萧红与鲁迅夫妇经常往来,写作水平大有进步,经鲁迅先生指导,萧红也小有名气了。小庚也没有再给大鹏提及此事,大鹏过了几天给小庚打电话,说自己太忙,还是没时间办理,小庚就说,别的朋友已经帮他办好了。
在一般人看来,顾颉刚这样的大学者,想必智力超群,记忆力非凡,但顾颉刚本人却告诉我们,他的治学得力于十个字:“随地肯留心,随时勤笔记。”对此,他还做了解释:“予生封建家庭,二岁即识字,五岁即诵经,以长者期望之殷切,脑力摧残过剧,七八岁即已陷于神经衰弱之苦况,读时虽了了,掩卷旋茫然。所以尚能从事于考索之业者,只缘个人习性乐于遇事注意,而此腕又不厌烦,一登于册,随手可稽,予盖以抄写代其记忆者也。”
——梁启超、王国维、鲁迅、顾颉刚、徐志摩等怎样讲课。讲课风格与胡适最接近的可能要算其好友徐志摩。与胡适、徐志摩擅长演讲不同,梁启超的口才并不好,不过其授课却也同样令人叫绝。如果说胡适、徐志摩、梁启超的授课皆是以情动人,让人如沐春风,那么鲁迅的课则以见解犀利见长,往往令人豁然开朗。与此相似,以“疑古”著称的名教授顾颉刚虽擅写文章,却天妒英才,有点口吃,且脱不了一口浓重的苏州口音,一般学生不易听懂。
主张“解放人性”的钱玄同为何却遵守“三纲”?黎锦熙当年常拉着钱玄同一起去中山公园,黎后来回忆说:“天气暖热时,我总主张他同往中山公园,他谓之‘大雅’,但他一入茶座,便不起身,我则散步,遇友攀谈,久始归座吃饭,他讥我为‘惹草粘花’。”钱玄同的另一个不良习惯,是在很长一个时间段内,不怎么在家里住,而是住在师大教员宿舍和孔德学校。魏建功与钱玄同相交二十年,也只去过钱家一次。
他(钱玄同)娶恩人女儿为妻,朋友劝他纳妾,他坚决拒绝,后生一子(钱三强)家喻户晓。钱玄同在家人的教育下,很懂得感恩。徐元昭不仅解决了钱玄同的吃喝住问题,还让钱玄同接受了更高级的教育。两家人的家长商量之后,决定让钱玄同和徐婠贞结婚。其实这就是一种包办婚姻的方式了,钱玄同内心是无法接受这样的婚姻的,但是徐元昭可是自己的恩人,哥哥也是自己的至亲。徐婠贞从小体弱多病,所以钱玄同的好朋友都劝说让他纳妾。
塾师老邹的女婿金宣伯是个儒生,倪云林十分喜欢温文尔雅的人,听说塾师的女婿金宣伯是儒生,忙不迭出门迎接。倪云林说:倪云林:因为顾颉刚研究古代历史,写过《古史辨》,认为古代历史上很多事都是假的,分析大禹,他说“禹”从词义上来讲是一条虫,大禹这个人不存在。所以大禹不管是真的有,还是真的没有,鲁迅心里都对大禹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因此他就对顾颉刚非常的不满。鲁迅有一个习惯,鲁迅睡觉枕头底下经常放一把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