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重症哮喘领域迅速引进新型治疗方式,特别是在重症嗜酸性粒细胞性哮喘治疗方面,多种新的生物治疗方式获批,在此背景下,ERS/ATS重症哮喘工作组于2017年启动重症哮喘指南的修订,就旧版指南中未涉及的6大问题做出评估和推荐。推荐:建议对重症嗜酸性粒细胞性哮喘成年患者给予抗IL4/13治疗,而对于严重激素依赖性哮喘患者,无论血浆嗜酸性粒细胞水平,均可给予抗IL-4/13治疗(有条件推荐,低质量证据)。
咳嗽的诊断与治疗指南(2015)(上)②有些单位尚未开展支气管激发试验、诱导痰细胞学检查、咳嗽频率监测和24 h食管pH值-多通道阻抗监测等检查,这些条件的限制可能会对本指南的推广和应用造成一定的影响。(2)肺功能检查:肺功能检查主要包括肺通气功能检查、支气管激发试验,对慢性咳嗽的病因诊断具有重要价值,推荐作为常规检测项目[35,36,37](1B),支气管激发阳性是诊断CVA的重要标准。
2015 ATS/ERS/JRS/ALAT 临床实践指南:特发性肺纤维化的治疗2015 ATS/ERS/JRS/ALAT 临床实践指南:特发性肺纤维化的治疗。6)IPF患者应该接受吡非尼酮的治疗吗?张晓教授点评:IPF是间质性肺炎中研究最多愈合相对较好的一类,2015年ATS/ERS/JRS/ALAT临床实践指南与4年前的指南比较有了一些变化,明确了抗凝药物、强的松联合硫唑嘌呤和N-乙酰半胱氨酸及伊马替尼/安倍生坦可能是无效治疗,而尼达尼布和吡非尼酮是建议使用的药物。
2019ERS/ATS:重度哮喘管理六大问题│指南共识。抗IL-5和抗IL-5Rα治疗能减少重度嗜酸性粒细胞哮喘患者的急性加重和住院。建议对严重不受控制的嗜酸性粒细胞成人哮喘患者,使用抗IL-5附加治疗(工作组给予此条件性建议,因为研究中重度哮喘的纳入标准与ERS / ATS定义不一致)。我们建议dupilumab对患有重度嗜酸性粒细胞性哮喘的成人及无论嗜酸性粒细胞水平如何的严重糖皮质激素依赖型哮喘的成年人,作为附加治疗(有条件推荐)。
对于经过最佳吸入治疗后,仍存在严重或非常严重气流阻塞(支气管扩张剂后 FEV1/FVC 比值<0.70,且 FEV1 预计值%<50%)、急性加重发作,且有慢性支气管炎症状的 COPD 患者,推荐使用罗氟司特来预防急性加重发作风险(有条件推荐,中等质量证据)。建议在未使用抗菌药物之前采集远端定量标本,以减少疑似 VAP 患者的抗菌药物暴露,并改善结果的准确性(弱推荐,低质量证据);3. 疑似低耐药风险和新发 HAP/VAP 患者。
2000 年发布首部 IPF 指南后,美国胸科医师学会(ATS)、欧洲呼吸学会(ERS)、日本呼吸学会(JRS)和拉丁胸科医师学会(ALAT)等共同制定了 2011 版 IPF 指南。指南制定委员会认为,抗凝治疗显著增加患者死亡风险,遂强不推荐患者口服华法林治疗 IPF。现有的研究均针对肺功能轻-中度受损的 IPF 患者,而该药应慎用于肺功能严重受损的患者。该指南重点对 IPF 的治疗进行更新,因此,IPF 的诊断标准依然沿用 2011 年的指南。
主要针对成人支气管扩张症患者的管理提出循证建议,内容涉及病因调查、急性加重的治疗、病原体清除,以及支气管扩张症患者药物治疗、手术治疗和呼吸理疗等诸多方面。疑似低耐药风险和新发 HAP/VAP 患者、高危患者、艰难梭菌感染风险患者、铜绿假单胞菌和产 ESBL 病原感染患者,以及不动杆菌属高耐药率地区患者、疑似新发的 HAP/VAP 脓毒症休克患者、存在 MRSA 感染风险或其他 MDR 风险因素患者的界定及其经验性抗生素选择;
从2019GINA指南看哮喘2型炎症的诊疗。2型炎症包括了IL-4、IL-5与IL-13等细胞因子介导的过敏性与嗜酸性炎症;研究还发现FeNO仅能表征以支气管为主的大气道炎症,主要用来指导评估口吸入激素的使用,因此2017年的ERS技术标准推荐上气道与小气道炎症的呼出气NO测定(FnNO与CaNO),帮助解决FeNO测定对上气道及小气道炎症的漏检误检问题,指导评估口吸入、鼻吸入以及全身激素及单抗药物的使用,帮助个体化精准医疗。
总的来说,相较于2016 版指南,新版指南哮喘治疗方案的推荐上没有太大更新,ICS是哮喘治疗的基石,低剂量ICS/LABA治疗仍是中重度哮喘控制治疗的首选方案。与全球其他国家相比,我国哮喘患者死亡率最高,71.3%的患者未实现哮喘完全控制,超过50%的患者因急性发作住院或急诊就诊,而治疗不规范及患者对哮喘认识不足是造成患者死亡的常见原因。由此可见,加强医患对哮喘的认识,规范哮喘治疗管理是改善我国哮喘控制现状的关键。
指南共识丨新出炉的2017 GINA哮喘指南更新要点。哮喘慢阻肺重叠(Asthma-COPD overlap)是2017 GINA和GOLD推荐的术语,用于描述具有哮喘和慢阻肺两种疾病特征的患者。哮喘慢阻肺重叠不是一种单一的疾病实体,是指“哮喘”和“慢阻肺”, 它可能包括由不同的基础机制引起的几种不同的表型。哮喘的诊断。根据目前的证据,GINA建议使用低剂量ICS治疗大多数哮喘患者,以及那些症状不常见的患者,以减少哮喘恶化的风险。
2018 GINA 全球哮喘处理和预防策略(更新版)其实在临床实践过程当中,尤其是初始治疗建立的时候,很多情况下很难完全确认这个患者是否为单纯的哮喘或者慢阻肺,这个时候从控制风险的角度,初始治疗添加ICS可能风险更小,毕竟ICS是哮喘治疗的基石,当无法完全除外患者的哮喘诊断时,加用ICS的可能风险是这个患者其实是单纯的慢阻肺,而ICS可能增加部分慢阻肺的肺炎发生率,相对而言比哮喘患者缺失ICS治疗小。
种哮喘表型,包括:早发轻度过敏性哮喘、早发轻中度过敏性哮喘、迟发轻中度过敏性哮喘、迟发非过敏性哮喘、重症过敏性哮喘和重症哮喘伴气流受限。当重症哮喘患者合并高水平 FeNO.另一方面,哮喘患者随访期间出现哮喘症状,伴 FeNO > 50ppb(儿童 > 35ppb),往往提示:ICS.水平往往与哮喘的各个方面相关,包括哮喘进展的风险、不同种类重症哮喘的表型、预测生物治疗的疗效、哮喘的诊断以及对于特定哮喘患者哮喘治疗的改善程度。
「哮喘 - COPD 重叠综合征」(Asthma-COPD ovelapping syndrome,ACOS)用于同时存在哮喘和 COPD 临床特点的患者。相反,可逆性气道阻塞也可发生于 COPD 患者中,COPD 患者也出现类似哮喘的表现。因此,气道高反应性是哮喘和 COPD 患者疾病严重程度的标志,但是目前没有足够的数据表明降低气道高反应性是否能让患者长期获益,以及如果获益,如何在哮喘及 COPD 患者中实现。哮喘和 COPD 患者的气道炎症。哮喘并发 COPD 体征的患者。
● 白三烯调节剂 鉴于咳嗽变异性哮喘和典型哮喘在嗜酸粒细胞占比变化情况、病情严重程度以及上皮下纤维化情况具有很强的相似性,目前已有2个纳入成年咳嗽变异性哮喘患者的RCT以及1个纳入变应性咳嗽的RCT在探究抗白三烯药物治疗慢性咳嗽中的效果。基础研究已经证明:神经源性炎症机制可能是咳嗽高敏综合征的基础,包括炎症细胞和炎症因子对神经组织的直接影响,可能也包含神经组织在炎症介质影响下的生理功能改变;
支气管哮喘与过敏性鼻炎指南更新!本次指南更新参考了2015全球哮喘防治创议(GINA)和2008版《中国支气管哮喘防治指南》,并结合了我国哮喘临床和基础研究进展,修订出符合我国国情的哮喘防治指南,新增主要内容主要包括:哮喘流行病学、不典型哮喘诊断与鉴别诊断、哮喘评估、特殊类型哮喘及重症哮喘或难治性哮喘。空气污染可明显加重哮喘患者病情,也可能是哮喘发病的重要病因,增加哮喘的发病并且促进了哮喘炎症的发生发展。
C组患者的起始用药是长效支气管扩张剂单药治疗,推荐LAMA:在两项头对头研究中, LAMA在预防急性加重方面优于LABA;在D组患者中LAMA/LABA在预防急性加重和改善其他患者报告的临床结局方面优于LABA/ICS;升级为LAMA/LABA/ICS:比较LAMA/LABA和LAMA/LABA/ICS预防急性加重差异的研究正在进行中;转换为LABA/ICS,但目前没有证据证明从LAMA/LABA转换为LABA/ICS能更好地预防急性加重。若LABA/ICS未改善急性加重或症状,可加用LAMA;
2016 年呼吸领域用药重大进展。(1)目前的流感主要为 H3N2/H1N1 / 乙型流感病毒,对 NAI 保持较高的敏感率,对金刚烷胺和金刚乙胺 100% 耐药;(4)NAI 在孕妇应用,建议尽早使用 NAI 进行抗病毒治疗;(5)儿童流感患者容易出现并发症,建议尽早使用 NAI 抗病毒治疗。(1)不管是否有异烟肼耐药,所有利福平耐药的肺结核患者都被推荐进行耐多药肺结核方案治疗。ERS:肺纤维化和肺结节病。
图表 | 佛罗里达双相障碍药物治疗指南双相障碍的诊断及治疗较为复杂,针对最优治疗的证据经常发生改变;在这一背景下,美国佛罗里达医疗管理局联合药理学家、医疗政策专家、临床医师及双相障碍领域专家制定了《佛罗里达精神科药物治疗最佳实践指南:成人双相障碍》,旨在为一线医师提供针对双相障碍三个时相(急性抑郁、急性躁狂、维持期)药物治疗的循证学治疗指导。3级:若1-2级的药物无效或不能耐受(可考虑使用此类药物);
2013 ACC/AHA新指南放弃LDL.在2013年AHA年会上于11月20日公布了《降低成人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胆固醇治疗指南》,新指南再次强调他汀治疗ASCVD最终目标是降低心脑血管事件,而不是LDL-C达标和减少动脉粥样硬化等替代终点。(3)无ASCVD临床证据,年龄为40~75岁,且LDL-C为70~189 mg/dl的糖尿病患者;(4)无ASCVD临床证据或患糖尿病,年龄为40~75岁,LDL-C为70~189 mg/dl,且10年ASCVD风险≥7.5%的患者。
【临床指南】美国睡眠医学会:成人慢性失眠,药物怎么用?基于对此的考虑,美国睡眠医学会(AASM)通过对已发表的临床循证证据(随机对照研究)进行系统综述,并使用GRADE(Grading of Recommendations Assessment, Development, and Evaluation)系统对证据进行质量分级,最终于近期发表了对于成人慢性睡眠障碍药物治疗的指导建议,我们将其要点进行整理,以期能为广大医生朋友提供帮助。
支气管哮喘防治指南(2016年版)—哮喘的诊断和评估TIPS.3.评估患者药物使用的情况:哮喘患者往往需要使用支气管舒张剂来缓解喘息、气急、胸闷或咳嗽症状,支气管舒张剂的用量可以作为反映哮喘严重程度的指标之一,过量使用这类药物不仅提示哮喘未控制,也和哮喘频繁急性发作以及死亡高风险有关。1.症状:哮喘患者的喘息、气急、胸闷或咳嗽等症状昼夜均可以出现当患者因上述症状出现夜间憋醒往往提示哮喘加重。
时隔7年,特发性肺纤维化诊断指南首次更新——ATS/ERS/JRS/ALAT 官方联合发布。成人新发的不明原因间质性疾病(ILD)、临床怀疑特发性肺纤维化(IPF)的患者,如果胸部X线片或胸部CT扫描上出现双侧肺纤维化,伴有无法解释的症状或无症状,双肺基底部吸气相爆裂音,通常年龄大于60岁,少数为中年人(40岁和60岁),尤其是那些有家族性肺纤维化危险因素的人,也可能会表现出与60岁以上病人的典型患者相同的临床情况。
ESC/ERS《肺动脉高压诊断和治疗指南》制定过程中的方法学及主要变化。对于动脉性肺动脉高压(PAH),新版指南将肺血管阻力(PVR)纳入诊断标准,即在诊断肺动脉高压基础上,需满足肺动脉楔压(PAWP)≤15 mmHg,PVR>3 WU(1 WU=80 dyn·s·cm-5)。新版指南更新了肺动脉高压临床分类,共分为5大类:第1类:动脉性肺动脉高压,其中包括:1''类:肺静脉闭塞病/肺毛细血管瘤样增生症(PVOD/PCH); 1″类:新生儿持续性肺动脉高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