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物敏感性试验可以检测细菌对于抗细菌药物的敏感性,为临床用药、新药研究、监测耐药变迁、发现耐药机制等提供客观证据[1]。在药敏试验中,由某一药物的药敏结果可以''预报''或''指示''其他药物敏感或耐药的药物,该药物即预报药或指示药。碳青霉烯类耐药而头孢菌素敏感;(4)预报药或替代药物的报告:判断金黄色葡萄球菌对苯唑西林耐药的头孢西丁,判断肺炎链球菌对青霉素耐药性的苯唑西林,不能报告敏感或耐药,可以报告阳性或阴性。
防治超级细菌感染的常识。新华网北京10月9日电(记者 周婷玉)记者9日从卫生部获悉,卫生部会同总后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共同组织专家制定下发了《产NDM-1泛耐药肠杆菌科细菌感染诊疗指南(试行版)》,并于日前专门召开视频培训会议,指导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做好可能出现的感染患者的诊疗工作。产NDM-1肠杆菌科细菌占所监测细菌的1.2%至13%,主要菌种为大肠埃希菌和肺炎克雷伯菌,其他细菌还有阴沟肠杆菌、变形杆菌等。
②常见抗菌药物:青霉素,第二、三代头孢,β-内酰胺/β-内酰胺酶抑制剂,糖肽类,碳青霉烯类,喹诺酮类,林可酰胺类,大环内酯类、氨基糖苷类、四环素类、抗真菌药。② 常见抗菌药物有:青霉素,第二、三代头孢,β-内酰胺/β-内酰胺酶抑制剂,碳青霉烯类,喹诺酮类,氨基糖苷类,糖肽类。②常见抗菌药物有:青霉素、第二、三代头孢,β-内酰胺/β-内酰胺酶抑制剂、碳青霉烯类,喹诺酮类,氨基糖苷类,大环内酯类、糖肽类等。
大肠埃希菌对碳青霉烯类耐药是指对亚胺培南、美罗培南或厄他培南任一药物耐药。大肠埃希菌对碳青霉烯类的耐药率全国为 1.9%,各省大肠埃希菌对碳青霉烯类耐药率为 0.3%~5.7%,其他各种耐药菌如亚胺培南耐药大肠埃希菌(IMP-R ECO)、甲氧西林耐药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万古霉素耐药屎肠球菌(VREFM)、青霉素耐药肺炎链球菌(PRSP)和亚胺培南耐药铜绿假单胞菌(IMP-R PA)的检出率相对稳定(图 14-1和图14-2)。
无MDR感染危险因素、早发肺部感染的病原菌主要为:肺炎链球菌、流感嗜血杆菌、甲氧西林敏感的金葡菌、抗菌药敏感的革兰阴性杆菌(大肠埃希菌、肺炎克雷伯菌、肠杆菌属、变形菌属、黏质沙雷菌等),推荐抗菌药物主要为:头孢曲松、左氧氟沙星、莫西沙星、环丙沙星、氨苄西林一舒巴坦、厄他培南等。第三代头孢菌素对肠杆菌科细菌等革兰阴性杆菌具有强大抗菌作用,头孢他啶和头孢哌酮除肠杆菌科细菌外对铜绿假单胞菌亦具高度抗菌活性;
4)厌氧菌:克林霉素、甲硝唑、阿莫西林、氨苄西林。1)青霉素,β-内酰胺类/β内酰胺酶抑制剂,第二、三代头孢,喹诺酮类,氨基糖苷类、碳青霉烯类,如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氨苄西林舒巴坦、头孢曲松、左氧氟沙星、阿米卡星、亚胺培南等。常见致病菌:金黄色葡萄球菌、溶血性链球菌、大肠埃希菌、克雷伯杆菌、肠杆菌、不动杆菌、铜绿假单胞菌、脆弱拟杆菌、厌氧菌、小螺菌、多杀巴斯德菌、放线菌、奴卡菌。
也有一些细菌属于获得性耐药,这是由于抗菌药物的广泛使用,细菌产生自我保护机制,从而产生耐药,细菌主要的耐药机制如下: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1(NDM-1)细菌曾被称为超级细菌,其实这种细菌只是普通的革兰氏阴性菌(如鲍曼不动杆菌、肠杆菌科细菌),只是这种细菌携带了超级耐药基因,能够产生破坏碳青霉烯类药物的金属β-内酰胺酶,大家知道碳青霉烯类药物可是用于抗耐药革兰氏阴性菌的王牌。
用药扑克之黑桃篇:抗菌药物。抗菌药物分为青霉素类、头孢菌素类、头霉素类、氧头孢烯类、碳青霉烯类、单环 β-内酰胺类、氨基糖苷类、酰胺醇类、四环素类、大环内酯类、林可霉素类、肽类、磺胺类、喹诺酮类、硝基呋喃类、硝咪唑类、抗结核类、抗麻风类和其他类。与头孢菌素化学结构稍有不同的还有头霉素类、氧头孢烯类和碳青霉烯类抗生素,其抗菌谱和抗菌活性与头孢菌素有所不同。
该药对革兰阳性菌包括MRSA(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VRE(耐万古霉素的肠球菌)及PRSP(耐青霉素肺炎链球菌)均具抗菌作用,对肠杆菌科细菌等革兰阴性杆菌亦具良好抗菌活性,对厌氧菌也有抗菌作用。以抗生素研发领域为例,我们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样的在研产品:?1、碳青霉烯和青霉烯类抗生素?日本盐也义公司:多尼培南(Doripenem,S-4661)?第一制药株式会社:法罗培南达酯?2、喹诺酮类药物?日本富山化学药品公司:加雷沙星。
广泛耐药细菌(XDR):细菌对常用抗菌药物几乎全部耐药,G-杆菌仅对粘菌素和替加环素敏感,G+球菌仅对糖肽类和利奈唑胺敏感。泛耐药细菌(PDR):细菌对所有大类的常用抗菌药物全部耐药,G-杆菌对包括粘菌素和替加环素在内的全部抗菌药物耐药,G+球菌对包括糖肽类和利奈唑胺在内的全部抗菌药物耐药。(2)肠杆菌科细菌对第三代、第四代头孢菌素或氨曲南、加酶抑制剂均耐药、碳青霉烯类均耐药,仅对多粘菌素和替加环素敏感,为XDR。
白霉素白霉素 / 2010-02-04 / 797人看过【白霉素别名】吉他霉素、酒石酸盐、酒石酸柱、晶白霉素。【白霉素药性功效】白霉素的抗菌谱性和红霉素相似,对革兰阳性菌如葡萄球菌、肺炎链球菌、白喉杆菌、绿色链球菌、化脓性链球菌、炭疽杆菌、破伤风杆菌等均有较强的抗菌作用;服用红霉素期间,忌饮酒或酒精性饮料,因为白霉素易与酒精发生不良反应,所以在服用白霉素期间应避免饮酒或酒精性饮料。
超级细菌渗透中国 正向世界蔓延 13亿人或遭殃 超级细菌渗透中国 正向世界蔓延 13亿人或遭殃。也有英国微生物学会专家提出警告,抗药性基因可在不同细菌间扩散,感染人数会极具增加,若经常使用该药物,人类未来恐找不到任何方法对抗细菌感染。一旦这些细菌对碳青霉烯类的药物具备抗药性(它们通常被称为“碳青霉烯类耐药肠杆菌科细菌”(CRE)),多粘菌素就是我们仅剩的选择之一,而这增加了多粘菌素的使用。
抗厌氧菌治疗哪些抗菌药物一般不需联合甲硝唑?该类抗生素抗菌谱广, 对需氧菌和厌氧菌都具有较强作用,可用于严重的厌氧菌感染。第三代头孢菌素+抗厌氧菌;从上述指南及前述的药物作用特点可以看出,考虑厌氧菌混合感染时,碳青霉烯类药物与β-内酰胺/酶抑制剂本身已有较强的抗厌氧菌作用,无需再联合硝基咪唑类等专性抗厌氧菌;而第三代、四代头孢菌素与左氧氟沙星等自身抗厌氧菌效果较弱,需联合硝基咪唑类抗厌氧菌药物。
岗前培训(五) ‖ 多重耐药菌基础知识20题前四期,我们已为大家陆续推送了感控概述、手卫生、消毒灭菌和职业暴露四大块的感控基础知识20问,收到了粉丝们的一致好评,不知您单位有没有开始岗前培训呢?答:多重耐药菌定义中的“耐药”不包括天然耐药,仅指获得性耐药。对多重耐药菌感染患者或定植高危患者要进行监测,及时采集有关标本送检,必要时开展主动筛查,以及时发现、早期诊断多重耐药菌感染患者和定植患者。
一文搞懂碳青霉烯类药物的异同。亚胺培南对肺炎链球菌、肠球菌等革兰阳性菌的抗菌活性高于其他碳青霉烯类抗生素;对大肠埃希菌、肺炎克雷伯菌、弗氏柠檬酸菌、阴沟肠杆菌、黏质沙雷菌、普通变形菌、奇异变形菌、流感嗜血菌、拟杆菌的抗菌活性与亚胺培南相当;对嗜麦芽窄食单胞菌和洋葱伯克霍尔德菌等的抗菌活性与亚胺培南和环丙沙星相当,对革兰阴性需氧菌(除不动杆菌属和铜绿假单胞菌外)的抗菌活性则优于亚胺培南;
3、ESBL产生菌感染的临床治疗:(1)、首选药物:碳青霉烯类抗生素泰 能、美平)是目前所知的最强抗生素之一,其抗菌活性甚至超过四代孢的某些药物,如头孢吡肟。目前尚未见碳青霉烯类抗生素与其他b-内酰胺类抗生素交叉耐药的报道,是治疗ESBL产生菌引起的感染的理想药物。(2)耐药肠球菌:随超广谱头孢菌素和氟喹诺酮药物广泛应用,肠球菌在致病菌中比例上升,并出现多重耐药,万古霉素耐药肠球菌(VRE);
我国常用的有多黏菌素 B(polymyxin B, PMB)和多黏菌素 E,但尚无多黏菌素的临床应用规范和指南,故组织全国相关领域专家对多黏菌素的临床应用问题进行探讨,制定“多黏菌素临床应用中国专家共识”。多黏菌素 B 常用剂型为硫酸多黏菌素 B,多黏菌素 E 常用剂型是硫酸黏菌素和黏菌素甲磺酸盐(colistin methanesulfonate,CMS)。多黏菌素E 以黏菌素活性基质(colistin base activity, CBA)计算剂量,1 mg CBA=2.4 mg CMS ;
重症肺炎多重耐药菌的抗感染药物选择。1、万古霉素:糖肽类抗生素,仍然是公认的对严重MRSA感染唯一可选来单独治疗并有效的药物,目前已经发现对万古霉素耐药的凝固酶阴性葡萄球菌,但分离率很低,所以万古霉素仍然是这些细菌所致重症感染的首选用药。2、替考拉宁:也是糖肽类抗生素,对多数MRSA和链球菌的作用优于万古霉素,对凝固酶阴性葡萄球菌的作用与万古霉素相差不多,对肠球菌的抗菌活性优于万古霉素。
③替加环素+含舒巴坦的复合制剂(或舒巴坦)、碳青霉烯类抗生素、多黏菌素E、喹诺酮类抗菌药物、氨基糖苷类抗生素。多重耐药菌的治疗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在与多重耐药菌斗争的过程我们深切体会到,预防的作用要远大于治疗,微生物实验室在整个防治过程中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作为微生物检验人员非常有必要对多重耐药菌有所了解,所以写这篇文章希望更多检验人员重视多重耐药菌,能对多重耐药菌的防治有所帮助。
抗菌药物的适应症和注意事项:糖肽类和多黏菌素类。糖肽类抗菌药物有万古霉素、去甲万古霉素和替考拉宁等。多黏菌素类(Polymyxins)属多肽类抗菌药物,临床使用制剂有多黏菌素 B 及多黏菌素 E(黏菌素,colistin)。但近年来多重耐药革兰阴性菌日益增加,碳青霉烯类耐药肠杆菌科细菌、多重耐药铜绿假单胞菌、多重耐药鲍曼不动杆菌等对多黏菌素类药物耐药率低,因此本类药物重新成为多重耐药革兰阴性菌感染治疗的选用药物之一。
败血症的治疗原则及病原治疗败血症病情危急,一旦临床诊断确立,应即按患者原发病灶、免疫功能状况、发病场所及其他流行病学资料综合考虑其可能的病原,选用适宜的抗菌药物治疗。肠杆菌属、柠檬酸菌属、沙雷菌属等肠杆菌科细菌。头孢唑啉等第一代头孢菌素,头孢呋辛等第二代头孢菌素,克林霉素,磷霉素钠。甲氧西林或苯唑西林耐药。头孢哌酮/舒巴坦,哌拉西林/三唑巴坦,环丙沙星等氟喹诺酮类+氨基糖苷类,碳青霉烯类+氨基糖苷类。
在革兰阴性菌中肠杆菌科细菌分离比例约60%(2005年52.4%,2012年60.1%),非发酵菌比例约40%(2005年45.2%,2012年37.7%),革兰阴性菌中最常见的为大肠埃希菌、克雷伯菌属、鲍曼不动杆菌、铜绿假单胞菌、肠杆菌属和嗜麦芽窄食单胞菌、产ESBLs肠杆菌科细菌主要为大肠埃希菌、克雷伯菌和奇异变形杆菌,产ESBLs菌株总体呈增加趋势,2005年分别为38.9%、39.1%和6.0%,2012年则分别为55.3%、33.9%和20.7%。
近年来非发酵菌尤其是不动杆菌属细菌对碳青霉烯类抗菌药物耐药率迅速上升,肠杆菌科细菌中亦出现部分碳青霉烯类耐药,严重威胁碳青霉烯类抗菌药物的临床疗效,必须合理应用这类抗菌药物,加强对耐药菌传播的防控。法罗培南对链球菌属、甲氧西林敏感葡萄球菌、流感嗜血杆菌、卡他莫拉菌和大肠埃希菌、克雷伯菌属等多数肠杆菌科细菌具有良好抗菌活性,对不动杆菌属、铜绿假单胞菌抗菌活性差,对拟杆菌属等厌氧菌亦有良好抗菌活性。
在另一项研究中,使用棋盘格技术,对12株耐多药细菌和13株铜绿假单胞菌菌株进行体外分析,以评估头孢他啶和妥布霉素,哌拉西林/他唑巴坦和妥布霉素,亚胺培南和妥布霉素,亚胺培南和isepamycin ,亚胺培南和环丙沙星,环丙沙星和妥布霉素组合的协同功效。共8株产碳青霉烯酶肺炎克雷伯菌(KPC)肠杆菌科细菌参加了评估:4株肺炎克雷伯菌,2株大肠埃希菌,2株大肠杆菌, 1株阴沟肠杆菌和1株粘质沙雷氏菌。
中华预防医学会院感控制分会常委,中国医院协会院感控制分会常委,中华微免分会临床微生物学组前任组长,上海微生物学会临床微生物专委会主任委员,上海抗感染化疗学会副主任委员,上海检验学会顾问,中华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杂志、中华检验医学杂志、检验医学杂志、微生物与感染等杂志编委。紧迫的威胁:艰难梭菌,耐碳青霉烯类抗菌药物肠杆菌科细菌(CRE)等。选择抗菌活性更为优异的抗菌药,如碳青霉烯类;MIC值低的药物;
酶抑制剂作用:通常具微弱的抗菌作用对多数质粒介导的和部分染色体介导的?-内酰胺酶有强大的抑制作用,扩大抗菌谱,增强抗菌活性抑酶作用:三唑巴坦>克拉维酸>>舒巴坦合剂的抗菌作用主要取决于β内酰胺类药物的抗菌谱及抗菌活性合剂不增强对β内酰胺类药物敏感的细菌的抗菌活性具备不同抗菌活性的碳青霉烯类药物的数量越来越多,这表明该类药物不应再被视为同一类。
但随着其广泛应用导致产碳青霉烯酶的MDR和泛耐药菌(extensively drug-resistance bacteria, XDR)在全球医疗机构中快速增长和流行,包括产碳青霉烯酶的铜绿假单胞菌(Carbapenem-resistant Pseudomonas aeruginosa, CRPA)、产碳青霉烯酶的肺炎克雷伯菌(Carbapenem-resistant Klebsiella pnermoniae, CRKP)和产碳青霉烯酶的鲍曼不动杆菌(Carbapenem-resistant Acinetobacter baumannii, CRAB),已成为全球攻克的焦点。
此次报告显示,产 ESBL(超广谱 β- 内酰胺酶,第三代头孢耐药的主要原因)的大肠埃希菌占比达 51.5%,产 ESBL 的大肠埃希菌对阿米卡星、哌拉西林他唑巴坦、碳青霉烯类、替加环素、呋喃妥因基本敏感,对磷霉素、头孢哌酮舒巴坦、头孢西丁较为敏感。此报告显示,我国产 ESBL 的肺炎克雷伯菌占比为 27.4%,产 ESBL 的肺炎克雷伯菌对替加环素基本敏感,对阿米卡星、哌拉西林他唑巴坦、头孢哌酮舒巴坦、碳青霉烯类较为敏感。
热议重症感染和严重腹腔感染管理。近年,革兰阴性菌中出现的碳青霉烯酶引起了大家的重视,其中肺炎克雷伯菌碳青霉烯类酶(KPC)最初出现于美国布鲁克林,其后传播至亚太及全球,目前中国由KPC介导的碳青霉烯类耐药约占10%。严重腹腔感染患者碳青霉烯类的恰当应用。碳青霉烯类抗生素是抗菌谱最广的抗生素,对革兰阳性球菌、包括铜绿假单胞菌和不动杆菌在内的革兰阴性菌、厌氧菌以及放线杆菌均具有抗菌活性,因此为重要的备选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