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皇帝 20、昭宗李晔(1)乾宁四年正月,韩建引精兵围昭宗行宫,收掌诸王所领军士,幽禁诸王,逼昭宗立德王李裕为太子。昭宗与宰相崔胤密谋尽杀宦官,宦官知之,南衙、北司互相憎恨更甚,都分别结交藩镇以为外援。于是作乱,杀宫人,幽昭宗于少阳院,逼昭宗交出传国玺,矫诏令太子监国,随后令太子嗣位,昭宗为太上皇。天复三年(903)正月,李茂贞单独见昭宗,请诛杀宦官韩全诲,与朱全忠和 解,送昭宗还京。
昭宗 襄宗。在昭宗即位的第一年,主要政治问题仍然是宦官控制朝政的问题,此时的宦官头目正是力排众议拥立昭宗即位的杨复恭。一次,昭宗的舅舅王瓌要求出任节度使,昭宗问杨复恭可否予以任命,杨复恭对昭宗说:"吕产、吕禄败坏了汉朝;昭仪李渐荣为了保护昭宗,伏在昭宗身上,也被杀害。昭宗在位的十六年间,一直在为解决困扰朝廷的两大难题——宦官专权和藩镇割据而努力,当时一位宰相就曾说昭宗"内受制于家奴,外受制于藩镇"。
十二月,黄巢军攻下福州。不久,因黄巢军中不能适应南方气候,疾病流行,于是黄巢率军自桂州(治今广西桂林)沿湘江北上,很快进入荆襄、鄂岳地区。乾宁二年(895年),河中节度使(治蒲州,今山西永济蒲州镇)的继任问题引发李克用与邠宁(治今陕西彬县)王行瑜、华州(治今陕西渭南华州区)韩建、凤翔李茂贞三人的矛盾,昭宗一度离开长安。李克用举兵奉昭宗回到长安,杀王行瑜,被封为晋王,河中节度使也任命亲近李克用的人选。
595. 昭宗任命李谿当宰相,静难和凤翔节度使纷纷上疏反对,昭宗说:“军队方面的事情,我跟各位大帅商量,任命谁当宰相的事,让我自己决定成不?”几名军阀表示不成,立刻调军队进了京,不用皇帝批准,直接就把他们反对的俩宰相一块儿杀了。皇帝不是,宦官才是,藩镇才是。凤翔城杀70多人,长安城杀90多人,军阀朱全忠再将皇帝身边宦官,除留几十名负责洒扫的之外,其余七百多人一次杀光,不久再杀陪皇帝打球的小黄门等二百余人。
唐僖宗在朝堂上只认田令孜,因此一应政事都交给田令孜,田也毫不客气,大小事都不汇报,唐后期形成的皇帝、宰相、翰林、宦官重要议事机制“延英奏对”成为摆设,宦官取得了朝政的决定权。很多藩镇倒戈,有18个藩镇投降了黄巢,占全国藩镇总数的40%。郑畋在几个节度使的帮助下,在龙尾陂大败黄巢军,斩杀两万余,趁机进逼长安,黄巢主动退出,驻军灞上。到883年,李克用军与黄巢军大战于梁田陂,黄巢军大败。
根据《唐会要》整理,使相等不在其中:  1.崔璆(黄巢起义时期)   2.崔缇(睿宗时代)   3.崔群(元和年间)   4.崔胤(昭宗时代)   5.崔圆(玄宗后期,资料出於《太平广记》)   6.崔珙(文宗时代,《新唐书》)   7.崔允(昭宗时代)   8.崔远(昭宗时代)   9.崔澈(天复年间)   10.崔植(821年吐蕃会盟时期,出於汉网)   11.崔允潜(天复年间,出於幻剑书盟)   12.崔玄暐,博陵人。崔沆33.昭宗:崔昭纬34。
僖宗在位期间最信任的宦官是田令孜。僖宗宠信的宦官田令孜,因企图从河中节度使王重荣手中夺得池盐之利而与之交恶,田便联合邠宁节度使朱玫和凤翔节度使李昌符向王重荣开战。乾宁四年(897),华州节度使韩建要挟来华州行宫的昭宗,将宗室睦王、济王、韶王、通王、彭王、韩王、仪王、陈王等八人囚禁,他们所统领的殿后侍卫亲军两万余人也被迫解散,昭宗还不得不在韩建的要求下,将德王李裕册为皇太子,并进封韩建为昌黎郡王。
不把天子放在眼里的李昌符是消灭了,但继任的新凤翔节度使李茂贞又将成为一名更加不把天子放在眼里的新军阀,比李昌符有过之而无不及,此为后话。不习惯阴谋诡计手段的唐昭宗,直接向杨复恭要求将杨守立调任自己内廷,担当警卫工作,杨复恭没有推辞把杨守立送到了皇帝身边,昭宗立刻给杨守立改名李顺节,“使掌六军管钥,不期年,擢至天武都头,领镇海节度使,俄加同平章事”,大肆加官进爵,希望通过收买的手段来挖杨复恭的墙角。
李茂贞公然指责唐昭宗“只看强弱,不计是非”,难以忍受李茂贞骄横的唐昭宗,就想仿效唐宪宗削藩而对他用兵。乾宁四年(897),华州节度使韩建要挟来华州行宫的昭宗将宗室睦王、济王、韶王、通王、彭王、韩王、仪王、陈王等八人囚禁,他们所统领的殿后侍卫亲军两万余人也被迫解散,唐昭宗还不得不在韩建的要求下,将德王裕册为皇太子——这一决定为日后的政变埋下了隐患,并进封韩建为昌黎郡王,赐“资忠靖国功臣”。
他们双方都把昭宗当成傀儡,这使昭宗感到十分不快。刘季述、王仲先把昭宗拉回床上,强迫他坐下,随即拿出百官们的签名说:“皇上懒于理政,致使中外人心都希望太子监国。请你到东宫休养去吧。”昭宗辩解说:“我只不过是昨天晚上喝得多了些,何必这样呢?”昭宗的皇后何氏生怕发生意外,赶忙上前劝阻:“皇上你就依了他们吧。”随后她转身取出皇帝御玺交给刘季述。宰相崔胤看到宦官刘季述残害昭宗,心里十分不安。昭宗死时38岁。
公元900年,被藩镇挟持了三年的唐昭宗回到长安,他与崔胤密谋,杀掉了专权的宦官宋道弼、景务修,以及和宦官相表里的宰相王搏,宦官们十分畏惧,准备垂死挣扎。但当时神策军仍然在宦官韩全诲手里,崔胤认为宦官不尽除,朝廷终不得安,必须将宦官势力全部除去。朱温奉唐昭宗还长安,崔胤坚持尽杀宦官,于是朱温命军士将在京宦官数百人全部杀死,出使在外监军的,也令各地藩镇全部诛杀,只留了一二十个小太监以备洒扫。
唐昭宗李晔简介资料年号 唐昭宗李晔怎么死的。河东用兵,非但没有削弱宦官的势力,反而削弱了朝官反对宦官的信心,许多朝官不敢再出头反对宦官了。景福二年 (893),唐昭宗改任李茂贞为山南西道节度使,并要他让出凤翔节度使,专任山南西道兼武定 (治洋州,今陕西洋县) 节度使,李茂贞恃兵不从,表章不逊,深诋时政,昭宗看后十分气愤,欲加兵问罪,使宰相杜让能筹划军事,使宗室诸王李嗣周为京西招讨使,准备出兵进攻凤翔。
癸卯(二十一日),朱全忠派遣氏叔琮率兵五万前去攻打李克用,从太行山进军,魏博都将张文恭从磁州新口进军,葛从周率领兖州、郓州军队会同成德军队从土门进军,州刺史张归厚率军从马岭进军,义武节度使王处直率军从飞狐进军,暂为晋州刺史侯言率领慈州、隰州、晋州、绛州军队从阴地关进军。辛未,移兵北趣州。并以武信节度使王宗佶、前东川节度使王宗涤为扈驾指挥使,率领五万军队,声言迎接天子车驾,其实偷袭李茂贞的山南各州。
天复三年正月,李茂贞收捕韩全诲,及李继筠继诲彦弼等十六人,一并斩首,改任第五可范为左军中尉,仇承坦为右军中尉,王知古杨虔朗为枢密使,当由昭宗遣后宫赵国夫人,及翰林学士韩偓,囊全诲等首级,持诣汴营,遣一妇人为使,不知何意,且传述诏语道:“向来胁留车驾,不欲协和,均出若辈所为,今朕已与茂贞决议,一体诛夷,卿可将联意晓谕诸军,俾伸众愤。”全忠总算拜受诏旨,遣判官李振奉表入谢,惟兵围仍然未撤。
以朱瑾为平卢节度使,冯弘铎为武节度使,朱延寿为奉国节度使。李茂勋是李茂贞的堂弟。[46]丁酉(二十五日),昭宗召集李茂贞、苏检、李继诲、李彦弼、李继岌、李继远、李继忠吃饭,商议与朱全忠和解,昭宗说:“十六宅诸王以下,每天冻饿死的有好几个人;[5]淮南节度使杨行密秉制命加授朱瑾为东面诸道行营副都统、同平章事,任命升州刺史李神福为淮南行军司马、鄂岳行营招讨使,以舒州团练使刘存充任他的副手,率领军队攻击杜洪。
刘季述假传圣旨,令太子监国,昭宗为太上皇,杀死昭宗的亲信。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得到崔胤的书信,立即派侦探和亲信到长安,于光化三年(900年)除夕之夜,利用禁军指挥使孙德昭与宦官的矛盾,借孙之手杀死了刘季述、王仲先、王彦范和薛齐撬母龃蠡鹿伲同时杀死二十多个同党,解救出唐昭宗。宦官韩全诲、张彦弘企图借凤翔节度使李茂贞的势力讨伐崔胤,崔胤得到消息,再次引狼入室,要朱全忠发兵到长安迎接唐昭宗去洛阳。
昭宗让十一个亲王掌兵权,韩建看着碍眼,胁迫昭宗解除了他们的兵权把他们软禁起来,解散了他们的军队二万余人,导致昭宗没有了军队。光化元年(898年),昭宗与李茂贞讲和,李茂贞修复宫殿,昭宗回到长安。之前,刘季述还在昭宗面前画地,一条条历数昭宗的过失。韩全诲逼昭宗出奔,李彦弼放火烧宫,昭宗、何皇后、妃嫔、诸王、护卫百余骑等都被宦官劫持到凤翔军部凤翔府。李茂贞请昭宗劳军,昭宗不得不从,何皇后也随之御南楼。
从755年安史之乱开始,到907年唐朝灭亡,一百五十年间大唐的首都居然丢失了六次之多,而皇帝更是逃跑了九次。不过,清朝丢失首都的次数其实并不算最多的,要说历史上首都丢失次数最多的朝代,你绝对想不到是哪个王朝。历史上首都丢失次数最多的朝代,国都六次被攻陷,皇帝九次逃跑。第七次:896年,因不满昭宗任命王珂为河中节度使,凤翔节度使李茂贞发兵攻入长安,唐昭宗再次出逃,途中被华州节度使韩建劫持,囚禁在华州三年。
韩全诲韩全诲(?宦官 韩文约的养子,任右神策军护军中尉,与 凤翔节度使 李茂贞有深交,天复元年(901年)幽禁 唐昭宗,宰相 崔胤乃召 朱全忠救驾。昭宗被韩全诲等 劫持至凤翔(今陕西宝鸡),朱全忠督兵五万围之岁余,天复三年(903年),李茂贞杀韩全诲等二十二人(一说七十二人),传首 梁军,与朱全忠和解,又护送昭宗出城,昭宗回到 长安。
【唐诗成语87】韩偓之“新愁旧恨”:不能追随,那就追念【成语】新愁旧恨【释义】恨:遗憾。韩偓和崔胤在保昭宗这方面是同心协力的,但却在后来的如果消除宦官祸患的问题上,产生了意见分歧:崔胤主张把朝中宦官一网打尽,全部剪除,而韩偓却认为做得这样彻底,会引起动乱。赴濮州前,韩偓和昭宗秘密话别,昭宗握着韩偓的手,流泪叹道:“我左右无人矣!”由此可见,韩偓在昭宗心中所占的无可替代的地位。
韩偓生平。后朱全忠兵到,败李茂贞,杀韩全诲,韩偓随同昭宗回长安。朱全忠一则恼怒韩偓无礼,再则忌他为昭宗所宠信,参预枢密,恐于己不利,便借故在昭宗面前指斥韩偓。韩偓的修炼应该主要是精神修炼、内丹术,韩偓的“息机”、“遗虑”、“去物欲,简尘事”正是道教注重“存思通神”、“离境坐忘”的精神修炼,《使风》提到的《黄庭经》便是注重“内丹”的上清派尊奉的最为重要经典之一。从韩偓对佛教态度看其对道教的态度。
当时宫中的宦官分为两派,梁守谦、王守澄一派拥护李恒,而另一位宦官吐突承璀一派支持李恽。也将政事都委于宦官。虽然文宗是被宦官拥立,但对宦官非常痛恨。文宗死后,宦官仇士良就拥立李炎为帝,武宗即位后就粉碎了另一派宦官刘宏逸等人的政变,又杀了文宗的皇太子李成美。朱温为了和李茂贞争夺皇帝,出兵凤翔,凤翔被围了1年多,最后李茂贞服软,交出了昭宗,朱温借机杀了所有的宦官,困惑中晚唐的宦官问题终于被朱温解决了。
[历史]中华上下五千年·唐王朝的末日
以虎驱狼,末代大唐,以崔胤所为见证士大夫之怒与权力的纠葛。“言贵姓者莫如崔卢李郑王”而崔姓自是“天下第一高门,北方豪族之首。”崔胤。崔胤,便出自清河崔氏。其父崔慎由官至宰相,祖父崔从官至宰相。而他遇见了他的贵人—他的另一位本家清河崔氏崔昭纬。公元901年,崔胤诛杀宦官的密谋被识破,宦官韩全诲人提前发动叛乱,劫持了唐昭宗李晔,直奔凤翔(岐王李茂贞辖区,其亦有挟天子以令诸侯的野心,早已与韩全诲阴结)。
节度使上书朝廷有句话,皇帝的脸面掉了一地,豁出去打了一仗。在李茂贞咄咄逼人的压力下,抱负与实力严重不成正比的唐昭宗想出一个很不现实的对策,他下诏任命李茂贞为山南西道兼武定军节度使,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徐彦若以使相身份充任凤翔节度使,同时又割果、阆二州隶属武定军。随后,唐廷更是屈辱下诏,任命李茂贞为凤翔节度使兼山南西道节度使,守中书令,进封秦王,最终在名义上承认李茂贞对山南的事实占领。
在杨复恭假子中,杨守立为天威军使,杨守信为玉山军使,杨守贞为龙剑节度使,杨守忠为武定军节度使,杨守厚为绵州刺史,“其余假子为州刺史者甚众”。景福元年(892年)正月,李茂贞纠集关中附近一些小藩镇诸侯上书昭宗,说“杨守亮容匿叛臣杨复恭,请出军讨之,乞加茂贞山南西道招讨使”。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判官李巨川与杨复恭、杨守信、杨守忠、杨守贞、满存等突围而遁,逃奔阆州(四川阆中)。
李茂贞也慌了,于是写信给朱全忠说:“这次祸乱,是宦官韩全诲等人造成的。我害怕皇上被坏人利用,您当时又没有赶到,只能让皇上在凤翔住下。既然您有心主持社稷,我愿意鼎力相助。”  韩全诲等一批宦官把昭宗逼到凤翔,等于帮李茂贞劫持了皇帝,原以为立了大功。【妙语点拨】宦官韩全诲看到李茂贞、朱全忠集团争权争得不亦乐乎,考虑到自己与李茂贞的交情,生怕李茂贞失利,连累了自己的身家性命。
而走到半路被李茂贞的盟友,华州刺史韩建追上,韩建恐吓昭宗说:“车驾渡河,无复还期。”挟持昭宗于乾宁三年七月十七抵达华州,堂堂一国之君就这样被大臣幽禁了将近三年,期间皇室宗亲覃王嗣周,延王戒丕,通王滋,沂王禋,彭王惕,丹王允,及韶王、陈王、韩王、济王、睦王等十一人被杀,直到乾宁五年。天复三年(903年),节度使李茂贞杀宦官韩全诲等七十余人,与朱全忠和解,护送昭宗出城,昭宗又回到长安。
历代凤翔节度使28 郑注(835)大和九年(835年)九月,李训安排郑注出任凤翔节度使,目的是在发动政变时引凤翔兵为外援,防止宦官势力反击。郑注回到凤翔,凤翔监军张仲清已得到诛杀郑注的密诏,遂请郑注赴监军府议事。原因之一是凤翔离长安较近,但近畿藩镇尚有同华、金商、鄜坊等,李训、郑注并不选择这些藩镇而是选中凤翔,可见凤翔在时人眼里具有独一无二的重要战略地位,亦可见凤翔的兵力至少在近畿藩镇中是比较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