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中“碑学”和“帖学”之间有什么关系?一,帖和碑的区别。2.碑:碑是刻石的总名。直立中央,四面不靠的叫碑,在门楣上的叫阙,埋入土中或入土较浅者叫碣,埋入墓中的叫墓志,刻于野外山崖的叫摩崖。碑学和帖学是两种造型系统和两种笔法系统。碑表现中段的提按起伏,笔画的两头动作简洁,舒展放逸。三,碑帖结合就是碑与帖的化合关系。关注“快乐书法营”,快快乐乐玩书法。
你要学学沈寐叟!被称为“一代硕儒'',''三百年来第一人'',''同光朝第一大师”的沈寐叟,沈曾植先生是也。沈寐叟的书法,是碑帖结合的一个范例。他早年学包世臣,学二爨,后来喜欢张裕钊,这种路径搁在一般人早就写“死”了——写爨的成爨体,写张裕钊的成南宫体,但沈寐叟能脱出来,完全是因为他学问太大,学通了,堵不住了……碑帖结合是沈寐叟的书法道路,当今和未来,书家若有大的作为,也必然要走这条路。
龚鹏程谈马一浮书法:为弘扬文化卖字筹款刻书。如沙孟海先生替夏宗禹编《马一浮遗墨》作序时便强调:“旧时代学者文人多订立润格卖诗文、卖字画。上海有李姓巨商为纪念他母亲,不惜重金遍求海内名家属笔题褒,因马先生不卖艺,独付缺如。……马先生晚年为计划刻书,始订例卖字。”说马先生不卖字,暗誉其格调高,故云晚年为了刻书才鬻字。可见先生作书非为博得书家之名,而是书以养生。果然,马先生与沈氏书,多论及书艺。
“论书如论拳,文武本无偏,黑白刚柔意,阴阳动静缘。笔挥贯江海,剑舞薄云天。形去神犹在,无弦胜有弦。”(崔伟诗)张旭观公主担夫争路,怀素观夏云奇峰而悟笔法,雷简夫的闻江瀑涨声,文与可的见蛇斗而觉书艺精进,这些从自然物象中妙悟书道的事例有着分明的释道旨趣,崔伟以武道参悟书道,以拳道参悟书道,从太极拳的一动一静中体察书法的黑白刚柔阴阳之内涵;
【5A独立评论】?自然天放得逍遥 ——崔伟书法艺术之“道”与“技”“论书如论拳,文武本无偏,黑白刚柔意,阴阳动静缘。笔挥贯江海,剑舞薄云天。形去神犹在,无弦胜有弦。”(崔伟诗)张旭观公主担夫争路,怀素观夏云奇峰而悟笔法,雷简夫的闻江瀑涨声,文与可的见蛇斗而觉书艺精进,这些从自然物象中妙悟书道的事例有着分明的释道旨趣,崔伟以武道参悟书道,以拳道参悟书道,从太极拳的一动一静中体察书法的黑白刚柔阴阳之内涵;
《中国书法》:晚明士人书法(一)晚明的万历年间,经济发展迅速,西方传教士引来各类新思想,加之王阳明心学风行,人们对文化艺术有了新的追求,这一时期的书法也有极大突破。明 袁宗道 行书信札 何创时基金会藏。明人尺牍所载繁复,相对于正史与诗文集,尺牍文字直接抒发情感,读其信如见其人,当中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总让观者读后一唱三叹,掩面沉思。明 顾炎武 行书与元恭(归庄)信札 何创时基金会藏。
朵云艺术赏读季 | 曹宝麟携新书两种做客上海书展。《当代名家名帖批注本·怀仁集王羲之书圣教序》曹宝麟。本书系曹宝麟先生临古考据跋文集,内容分天下十大行书、苏轼尺牍、黄庭坚尺牍、米芾尺牍、蔡襄尺牍、碑刻造像题记等六大部分。沈培方 墨批 曹宝麟 朱批《曹全碑》 华人德 批注《颜真卿 祭侄文稿 争座位帖》 陈洪武 批注《怀素自叙帖》 胡抗美 批注《米芾 苕溪诗帖 蜀素帖》 曹宝麟 批注《黄庭坚 松风阁诗帖》 陈新亚 批注。
浅谈赵之谦尺牍书法艺术青少年书法杂志2017-07-05然而,仔细追究中国书法的历史流变,无论汉隶、魏碑、晋帖、唐法还是宋意的盛行,在整个中国书法长河中,大都是以单一的书法风格作为主流贯穿其中,而在同一时期真正能以碑帖书风交替发展作为主流的只有清代。赵之谦的尺牍书法有着极高的艺术价值,其以魏碑入行书的风格开创了一个时代,独领一代风骚。而这一“拙”一“巧”正是赵之谦行书尺牍书法高于其他书体的一面。
沈曾植楹联书法欣赏。中年由帖入碑,嗜张裕钊的书法,对《张猛龙碑》、《高湛墓志》、《敬使君碑》等碑非常推崇,于结体注意颇多。潜于古今嬗变之理,持论精微,常发前人未发之论,如他在给门人谢凤孙的信中提到''''''''冬心开顽伯之先'''''''';又如他在《菌阁琐谈》中提到''''''''李斯亡篆以简直,中郎亡隶以波发'''''''';又如在《护德瓶斋涉笔》认为,''''''''西汉未隶石刻间杂为正书'''''''';又如称金文中的楚人书,到《校官碑》。《谷朗》、《爨碑》,皆其遗韵'''''''';又如他认''''''''李怀琳之《绝交书》、孙虔礼《书谱》,皆写书之变体,其源出于《屏风帖》。
此碑帖书法作品,可与柳公权的柳体媲美,1920年时就拟价6000元,值得观赏!沈传师书法作品欣赏2,此帖起初由罗振玉收藏,1920年,罗振玉出售大批碑帖,拟价的佳拓大多不过二三百元之谱,而《罗池庙碑》拓本拟价却是6000元。沈传师书法作品欣赏7,此碑书法也确实存在与柳氏书法相同的地方,其中竖弯钩、点、撇、捺、悬针竖等用笔和一些字的结体如“言“旁,“诏”、“柳”、“师”、“不”等与柳书如出一辙,究竟是谁影响了谁?
十三少碑帖介绍:唐·颜真卿《臧怀恪碑》十三少碑帖介绍:唐.颜真卿《臧怀恪碑》 2012-01-28 00:22:35| 分类: 书法碑帖介绍 | 标签:中国书法 鉴赏 颜真卿 太阳堂 十三少 |字号 订阅 http://ed-idea.blog.163.com/blog/static/156612452012019115251650/?followBlog 《臧怀恪碑》(763年作),藏西安碑林。骨骼略瘦于《家庙》等碑,结体较疏缓,风神开张雄强。
近半年来,年近古稀之年的我,临碑帖50种,以求找到回归的感觉,每幅作品都是四尺整纸,每幅临写平均四至五个小时,发上10幅以求书友们批评指正。杨大眼造像记。柳公权神策军碑。赵子昂草书千字文。张猛龙碑。汉·石门颂。文徵明行草赤壁赋。清·赵之谦楷书。颜真卿自书告身帖。邓石如·楷书。已投稿到:
经典碑帖:于右任草书《诸葛亮出师表》纵观于右任的书法实践也是经历由帖而碑,以碑入帖,碑帖融合的过程。于右任投身革命后,“曳杖寻碑去,城南曰往还。水沉千福寺,云掩万台。洗涤摩崖上,徘徊造像间。愁来且乘兴,得失两开颜。”广收北朝墓志碑石,闲暇于书法,盖其不自满于规饬、秀美之帖学书风,欲透过笔墨挥洒,抒发自己内心压抑与桎梏,而书风转趋豪迈。
历代碑帖之《九成宫醴泉铭》九成宫醴泉铭碑在今麟游县城内,是唐代名将魏征公元622年奉敕撰写的。铭文描述了九成宫的富丽建筑,称颂了唐太宗李世民的文治武功。该碑由唐代大书法家欧阳询所书。欧阳询(公元557-641年),字信本,博通经书,书法各体具精,尤以楷书最工。此碑字迹刚健清秀、书法严谨,堪称其代表作。虽经沧桑,但碑文亦然清晰,真迹举世无双,为中国书法宝库瑰丽珍品。
有名的书法碑帖有哪些。书法碑帖在中华上千年历史中已积累了无数碑帖,但有名的书法碑帖却只占少数,我们在选择碑帖学习时通常会选择历代书家认同的碑帖,如《张迁碑》、《乙瑛碑》、《李思训碑》等各种有名的碑帖。《孔子庙堂碑》以虞世南所书最有名,故单称《孔子庙堂碑》或《夫子庙堂碑》,此碑俊朗丰韵,端雅静穆。有名的书法碑帖还有很多,如《多宝塔碑》、《张迁碑》、《胆巴碑》、《曹娥碑》等都是值得学习的碑帖。
书法浅谈:清代碑帖结合的产生与发展。清中后期书史上的碑帖之争实则是特定历史阶段的产物,最终虽是碑学派占上风,但在具体实践上,两者最后是互取其长,碑帖结合,创造新书风。随着事物的发展与变化,当时尊碑派主将康有为晚年亦自悟于碑派开通不足,有感于碑帖结合,曾云:“自宋以后千年皆帖书,至近百年始讲北碑。况兼八分、秦篆、周籀而陶冶之哉!鄙人不敏,谬欲兼之。”碑帖结合已是一种历史必然,是明智之举。
沈曾植曾有诗曰:“百年欲超支吴老,八法重添历下读”,又云“包张传法太平时,晚见吴生最老师。”(见《忆沈寐受师》沈曾植《行书七言联》)所流露的正是这一阶段的学书痕迹。虽然我们在遗老的形象中窥出一丝保守、刻板、落伍的色彩,但是书法上,沈寐叟却是一个相当有胆魄的创新大家,他以北碑传统为基点,在深入到书法艺术的表现(形式表现与线条表现)的深层内容之后,沈寐叟毅然决然,在以方笔作行草书方面作出了成功的尝试。
同时钻研篆刻书法。在吴昌硕的书法创作中,无疑以篆书、行草为主,但吴昌硕学习隶书的时间并不短,在青年时期便曾临习汉碑,如“张迁碑”、“嵩山石刻”、“张公方碑”、等,同时又受到邓石如、吴让之、杨见山等人的影响,笔法近似杨见山,他在三十五岁时书的一幅隶书还是“张迁”的风格,结体方正,用笔尚拘谨、小心。中年由帖入碑,嗜张裕钊的书法,对《张猛龙碑》、《高湛墓志》、《敬使君碑》等碑非常推崇,于结体注意颇多。
沈尹默的书法之病在于为法所缚,功力厚性情薄  ■沈尹默《致天马信札》  ■《兰亭序》局部  在20世纪后半期书坛,沈尹默是一个争议颇多的人物。[4] 本版参考文献:([1]沈尹默《书法漫谈》 [2]沈尹默《自习的回忆》 [3]朱仁夫《中国现代书法史》 [4]姜寿田《现代书法家批评·沈尹默》)  程辛、苏碧雁  《沈尹默书法之病在于为法所缚,功力厚性情薄》  来源:网络。
抑扬尽致@沈曾植书法艺术欣赏。沈增植书法评说。与此相呼应的是书学界则出现阮元的“北碑南帖说”,提倡学碑。中年由帖入碑,嗜张裕钊的书法,对《张猛龙碑》、《高湛墓志》、《敬使君碑》等碑非常推祟,于结体注意颇多。之后的包世臣、赵之谦、康有为都未看透北碑背后的刻手因素,但沈曾植法眼独具,较早地注意到了碑版的刻手问题。融汇碑帖之学,博取厚积,开拓了行草书的发展道路,丰富了碑学的表现力,代表着碑学的发展高度。
《中国书法》——世纪回眸:沈曾植。如其《护德瓶斋涉笔》之“汉碑叙历官称治某经”条云:“汉碑叙历官,多称治某经,《汉书》列传亦然,盖沿其官薄书之也。”今考《袁安碑》“授易孟氏”,《张迁碑》“治京氏易”,《孔宙碑》“治严氏春秋”,《尹宙碑》“治公羊春秋经”,《武荣碑》“治鲁诗经韦君章句”,《郑固碑》“初受业于欧阳(尚书)”,《鲁峻碑》“治《鲁诗》,兼通《颜氏春秋》”云云,皆如沈氏之说。
沈寐叟的弟子,王蘧常先生在《忆沈寐叟师》中云“先生书法,执笔学包世臣”,“其学书从晋唐入手,致力于钟繇,后转学碑。于包世臣之‘安吴笔法’颇为推崇,讲求执笔和笔墨相称之法” 等等,皆说明了包世臣对沈寐叟的影响。黄道周“远师钟繇”、“再参入索靖的草法”,实际上,黄道周的这一取法对象也就是沈寐叟的取法对象,由于审美旨趣相同,所以,通过学习黄道周,就更容易打通钟繇、索靖章草与碑学之间的关系。
胡传海 : 文化视野中的沈曾植。它要求的恰恰不是把书法历史还原为历史事实,而是使书法历史中的意义得到显现,并以接受批判的眼光进行“重审”,筛选出对当今书法发展具有借鉴意义的因素,我就是以这样的文化态度来重新审视沈曾植的。但是沈曾植在当时却走向了回归之路,他早年师法包世臣、张裕钊、吴让之,受时代碑学运动裹挟,曾在《好大王碑》、《嵩高灵庙碑》、《爨宝子碑》、《爨龙颜碑》等北碑上下过功夫。
本文欲通过对“金陵四老”之一胡小石的碑体行草书的书法渊源、探索历程进行一番梳理,将其碑体行草书纳入到其所处的书法语境——晚清民初以来碑帖融合的时代趋向——中考察,提取胡小石的碑体行草书在当下书法创作中的意义,给当下书法创作提供了碑帖融合的范本和方法,由此展示了碑、帖融合的张力,以期对当下书法创作有一定启示。晚清民初碑学陷入窘境,书法选择了碑体融合的时代,胡小石的碑体行草书就是一个例证。
二十世纪草书书风与碑帖观念嬗变。他评价林散之说:“林散之,乌江人,近年始与鄙为友,作草无法。”他评价于右任说:“于君论书至此风流扫地尽矣。掩卷三叹‘此似右任自身之病语甚深也’。”高二适对草书家的责难并不是空穴来风,因为他认为学草书必须以章草为祖,正如他在《松江本急就章》题批中所说:“章草为今草之祖,学之善,即草法亦与之变化入古,斯不落于俗矣。”与高二适草书审美追求相合的是宋克的章草书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