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倍仲麻吕,在大唐做官半世纪。日本文武天皇二年(698年),阿倍仲麻吕出生于日本奈良,父亲是中务大辅阿倍船守。大唐接待官与日本留学生的双重身份让阿倍仲麻吕对这个工作十分重视,他耐心指导日本使团的礼仪举止,教他们本土的规矩。大唐盛世,是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时期,风起云涌的东海上,以阿倍仲麻吕为代表的遣唐留学生们乘风破浪,跨海而来,最后或“埋骨大唐”,或造福日本,为中日文化交流做出了巨大贡献。
从19岁到73岁,日本人阿倍仲麻吕在大唐的五十年。到达长安不久,阿倍仲麻吕就被派去国子监太学学习,在去太学学习的第一天,阿倍仲麻吕给自己起了个中国名字,叫作晁衡,他还穿上了自己最好最新的一身衣服:吴服。由于才华出众,晁衡又担任了皇帝的秘书(门下省左补阙-从七品上,职掌供俸、讽谏、扈从、乘舆等事。),晁衡干得很不错,很受唐玄宗欣赏,于是官也越来越大,历任仪王友、卫尉少卿、秘书监兼卫尉卿等。
|晁衡|大唐|遣唐使。阿倍仲麻吕是日本贵族出身,又名朝臣仲满,来到大唐后改名为晁衡。阿倍仲麻吕(晁衡)来到大唐后进入国子监太学深造,在毕业的时候一举高中进士。之后阿倍仲麻吕(晁衡)在大唐历任要职,度过了几十年的时光。开元二十一年(733年),阿倍仲麻吕(晁衡)上书请求回国,但是被爱惜阿倍仲麻吕(晁衡)才华的唐玄宗挽留。
千年后的日本令和,千年前的大唐明月。日本晁卿辞帝都,流亡两年后,晁衡终返大唐,读到李白的诗,他百感交集,写诗相和“魂兮归来了”。此后,他再未归国,亲历玄宗、肃宗、代宗三代,终老大唐,葬于长安东郊,“形化大唐,神归故里”。甚至连日本天皇祈雨,从祷告神灵到祭拜名山,皆抄袭大唐。有形的大唐让日本尊崇,而无形的大唐则让他们痴狂。张继的《枫桥夜泊》在日本流传千年,日本自称“国中三尺之童,无不能诵此诗”。
李白为遭遇海难的日本朋友写了一首诗,然而这个日本人并没有死。李白的这位朋友是个日本人,叫晁衡,是当时日本派到中国学习的留学生,日名字叫阿倍仲麻吕(又作安倍仲麻吕)。晁衡于公元717年(唐玄宗开元五年)来到中国求学,改名为晁衡。公元753年(天宝十二年)冬,晁衡以唐朝使者的身份随日本访华的使者藤原清河等人分乘四船回国(东渡日本的鉴真大师其实也藏在这些船中偷渡到日本)。
后来,他们听说扬州大明寺的鉴真是一位高僧大德,不仅是一位受具足戒的高僧,而且在建筑、绘画,尤其是医学方面,都具有很高的造诣,于是前去拜访,他们向鉴真讲了日本虽有佛法但缺少授戒名僧,请求鉴真去日本弘法。正在这时,鉴真弟子仁婺从婺州(浙江金华)来到扬州,听说师傅东渡受阻,十分同情,便决定用自己来时乘坐的船接鉴真离开扬州,到黄泗浦(今张家港西北长江之滨)搭乘日本遣唐使船,开始了第六次东渡。
荣睿和普照对日本的佛学影响虽然不大,但他们邀请扬州高僧鉴真去日本,对中日文化交流做出了重大贡献。他写有《经行记》一书,记大食都城亚俱罗,“绫绢机杼、金银匠、画匠、汉匠起作画者,京兆人樊淑、刘批,织络者,河南人乐隈、吕礼。”9世纪时到过中国的阿拉伯商人苏莱曼著《印度·中国游记》,记载了中国到北非的路程,描写阿拉伯人在广州的居住情况,伊斯兰教传入中国,中国的茶叶、瓷器以及行政措施等。
中日文学交往中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中日文学交往中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文汇学人 日期:2020年02月14日 13:19:54 作者:狄霞晨。无论是圆寂于日本的鉴真,还是终老于中国的晁衡,他们心中都有两个“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故乡,他们生命的价值都因在中日文化交流中所作出的贡献而熠熠生辉。无论是在日本文人对中国鉴真和尚的怀念感恩之中,还是中国文人对日本遣唐使晁衡的深情厚谊之中,汉诗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一日一诵:哭晁卿衡 | 解读版。哭晁卿衡。哭晁卿衡 来自读小库 00:00 00:24.好友晁衡辞别长安要回到日本,远航的船经过了蓬莱仙山。敬龙、晁衡都是如此。晁衡,原名阿倍仲麻吕,是李白的好友。说起来,日本奈良的唐招提寺和晁衡还有点间接关系。而晁衡就是阿倍仲麻吕,他曾跟随六十五岁的鉴真在753年开始第六次东渡,结果遭遇海上风暴。扯得有点远,总之,李白这首诗是以为自己的国际好友晁衡遇难而写下的一首悼念诗。
这一块诗碑背后,传颂着一段李白、晁衡情深意重的千古佳话。回到长安的晁衡,捧读李白“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诗句,为李白的真情感动,禁不住掩面而泣。“樱花簌簌落经幢,风流余韵说盛唐。诗碑一方留佳话,多少明月照春江。”千帆过尽、佛音悠远的古黄泗浦,不啻流连着鉴真、晁衡等名人的身影,流传下一首首情义深笃、意境高深的美丽诗篇,更见证了李白和晁衡的深情厚谊。
中日文学交往中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文汇报)( 狄霞晨)中日文学交往中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无论是圆寂于日本的鉴真,还是终老于中国的晁衡,他们心中都有两个“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故乡,他们生命的价值都因在中日文化交流中所作出的贡献而熠熠生辉。除了“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之外,日本文学中还有“自言四海皆兄弟,不愁乡国隔山川”、“更怜去故乡,蹈海求良匹”等许多表达类似关怀的汉诗。
鉴真:六次东渡日本的唐朝和尚,你不知道他一生的磨难有多大!25岁的鉴真返回扬州,当上大明寺的客座法师。路过扬州大明寺时,听完鉴真法师的一堂公开课而极其震惊。鉴真靠着一路讲经走回扬州,全天下的人知道这个和尚要东渡。白云法师和藤原清河商议好方案,用自己的船载着鉴真入江汇合,然而登上日本使船时却出现意外状况。鉴真宣讲的佛理无人反驳,却还是无法废除“自誓受戒”的民俗乱象,只能要求正经和尚必须严格遵守戒律。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唐伯虎即席赠日本友人诗稿,被日本视为珍宝。唐·(日本)阿倍仲麻吕像。阿倍在大唐期间,实际上起到了日本大使的作用,他为了促进日本全方面向盛唐学习先进的文化,还邀请扬州大明寺方丈鉴真大师东渡传法,就在天宝十二年,阿倍准备东归日本之际,他专门去扬州邀鉴真大师一起东渡。当年长屋王子的一句偈语''''''''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感召了鉴真大师,使他决心不畏艰难、立志东渡日本传布佛法;
史”的面向与“诗”的气质---以电影《妖猫传》为例 电影 《妖猫传》 中有这样一个场景:傍晚时分,华灯初放,悬挂在长安第一青楼胡玉楼和御道长廊上的红灯笼,犹如外滩景观灯带一般,循序渐进,依次点亮。所以,《妖猫传》 想象与呈现大唐盛世的方式,既有“史”的面向,又有“诗”的气质。三个人中,只有晁衡才是一个单纯的看客,而白居易和空海,在揭开妖猫之谜的过程中,对大唐30年的兴衰更替,都比晁衡有着更深的精神介入。
江苏原创歌剧《鉴真东渡》再赴日本巡演。本报南京7月5日电(记者郑晋鸣)5日,由江苏省演艺集团创作的原创歌剧《鉴真东渡》再赴日巡演,以进一步增进日本民众对“鉴真精神”和中国传统文化的亲近感。“一千多年前,鉴真六次东渡,弘扬大唐文化,今天我们用歌剧的形式再次东渡日本,通过地域化的元素和国际化的视野,重温历史的热度,向世界展示鉴真坚持原则的悲悯情怀、坚韧不拔的毅力,以及永不言弃的精神。”江苏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王燕文说。
鉴真:六次偷渡冒死赴日,天皇亲迎,死后坐化被奉为日本国宝。这座干漆像,是鉴真大师圆寂后,日本弟子用干漆夹纻法等身铸造,一直被尊为日本的“国宝”,而时隔1200多年后,“鉴真大师”终于回到了他的故乡扬州,回到了他曾经修行的扬州大明寺。到了奈良之后,日本的天皇、太上皇、皇后、皇太后全部出来迎接,鉴真被封为“大僧都”,“传灯大法师”,管理日本所有的僧尼,在日本实行律宗戒律,改变了过去日本僧人不守戒律的传统。
圣武天皇是文武天皇的长子,是日本奈良时代的第45代天皇。孝谦女帝出生在公元718年,卒于公元770年8月28日,日本奈良时代的第46代天皇,第二系天皇中的第13任天皇。光明皇后()出生在公元701年,卒于公元760年,是当时日本藤原氏的成员,这个藤原氏在日本历史上很了不起,光明皇后开启了藤原氏家族立后的开始,而藤原氏更是当时日本律令制下,四大政治势力家族之一,这个家族之后还曾出现了两后并存(立),四女三妃的赫赫家世。
歌剧《鉴真东渡》在京首演。本报北京2月7日电 (记者史一棋)近日,由江苏省委宣传部指导、江苏省演艺集团打造,讲述中国唐代高僧鉴真6次东渡日本弘扬佛法故事的歌剧《鉴真东渡》在国家大剧院上演,这是该剧继去年12月在日本成功首演后,首度在国内舞台亮相。据悉,歌剧《鉴真东渡》在国家大剧院首演后还将参加第三届中国歌剧节,并有望受邀为纪念中日邦交45周年再赴日本巡演。
长安城里的生活就是写不尽的诗,开元年间,一个天寒微雪的日子,三个齐名的诗人,王之涣、高适、王昌龄走到长安的一家旗亭,适逢宫廷乐手和几位妙伎会在宴乐,三人私下约定,看乐伎唱谁的诗最多,第一位唱了王昌龄的两首七绝,第二位唱了高适的一首,王之涣沉着地说,最后那位长相最好的如果不唱我的诗,我就拜你们为师,第三位歌伎一开口就唱出了"黄河远上白云间"。那就表现了他对晁衡的一种深切的怀念,其实晁衡并没有死。
在中国历史上,大唐的官员拥有一种独特的精神气质,在大唐之前的魏晋南北朝时期,文人们谈空论玄,多少有些病态,大唐之后的宋明王朝,官员们老成世故,多少有些偏狭。公元663年,在大明宫建成的那一年,大唐和日本在朝鲜半岛的白江村,爆发了一场战争,日本水师几乎全军覆没。许多日本学者认为,白江村战败之后日本全面向大唐学习,与明治维新时期,日本全面向西方学习如出一辙。晁衡一直为大唐效力,再也没有返回日本。
中国文化需传递,留学大唐欢迎你,古代留学生来华都有什么待遇?但国子监没有语言课程,也没有为留学生专门开设的班级,所以汉语不好的留学生学习起来是相当吃力的。唐代日本派遣留学生的风潮到达了一个巅峰,这也反映了我国文化独特的魅力,留学生的发展具有两方面的影响,对大唐国内来说,促进了中华文化与外国文化的交流,留学生的存在也让我们了解到一定的国际信息,这无疑是文化的一次碰撞。
在日本最受欢迎的一首唐诗,美得令人心醉,也愁得令人心碎。晁衡应该算是唐朝最受欢迎的日本人了,那么谁是最受日本欢迎的唐朝诗人呢?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接着诗人又写到了江枫和渔火,一个“愁”字,将诗人的悲苦心境写到了极致,也奠定了全文的感情基调。全诗写得很是唯美,月落、乌啼、霜华、江枫、渔火、钟声,构成了一幅令人惊艳的秋江夜景图,美得令人心醉,但是同时诗中所蕴含的羁旅之愁也令人心碎。
古时的“留学生”也要参加科举考试唐代时来自新罗的“留学生”崔致远 位于西安的阿倍仲麻吕纪念碑。因考生来源、文化差异不同,“宾贡进士”与“国子进士”、“乡贡进士”在考试和录取方式上、在录取比例和考试难易上有一定优惠政策,“宾贡进士”是古代科举考试重要组成部分,对周边国家传播中国文化影响起着积极的作用。阿倍仲麻吕经过寒窗苦读,参加唐科举考试,以优异成绩考中进士。
李白在听说晁衡遇难后,他立即想到的一幅画面就是晁衡驾着一片孤帆漂泊在茫茫海面。彼时君哭我,此时我哭君,回到长安后的晁衡看到的是繁华长安,而李白却在浪迹天涯。在谈到晁衡(阿倍仲麻吕)时,本次研讨会的主办方NPO法人历史驿站会长兼东大寺长老筒井宽昭老师发表致辞,筒井先生列举了抱着“是为法事也,何惜生命”信念的鉴真和尚突破了重重困难来到来到东大寺授戒,并且与一批博学人士为日本文化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明月不归沉碧海】李白写诗给日本人,是哭还是骂?哭晁卿衡。这是大诗人李白写给日本友人的一首诗——当时日本是大唐的学生之一,在所有的学生中,日本人要漂洋过海地过来学习,所以最认真,最刻苦,也最勤奋,是老师最喜欢的学生——证据是,李白这样的大诗人为日本学生再三写诗,却没有给其他学生写过。晁衡,是来大唐学习的日本人之一,原名阿倍仲麻吕。这种冒充李白编的“诗歌”还很多,好像李白是大仙似的,千万别当真。
就在752年,日本派遣的第十批遣唐使来到了长安,玄宗皇帝决定让晁衡去接待日本使团,皇帝给足了晁衡面子,不但允许晁衡带着遣唐使一行人参观皇宫,而且还赠予遣唐使送别御诗。晁衡要回国的消息传出,他的知己好友们纷纷前来送别,诗人们为晁衡写了一首又一首的诗歌,就连王维都赋诗一首《送秘书晁监还日本国》,预祝晁衡一路顺风,又感叹以后可能很难见面啦,流露出不舍的深挚情谊。《哭晁卿衡》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
异域山川同风月:李白因何恸哭朝衡,菅原道真与杜甫成“知音”菅原道真。天皇同意了菅原道真终止遣唐使制度的上书,说明道真享有宇多天皇圣眷,但是在897年,宇多天皇传位给了自己13岁的儿子,并嘱托菅原道真和藤原时平共同辅佐幼子,希望以此举制衡权倾朝野的藤原一家。之后不久,藤原时平进谗言,说道真攀附已经退位的宇多天皇(一说阴谋拥立宇多天皇之弟即位),醍醐天皇便将道真贬至太宰府(今日本福冈),远离了权力中枢。
李白有个日本朋友,没死却被李白写死了,写出一首不可多得的佳作。汪伦因仰慕李白诗名,便在乡村设下骗局诱白前往,但汪伦也不傻,早已备下好酒好菜招待李白,因此这一场骗局就变成了交友会,汪伦也因李白一首诗而流传千古,由此可见李白对于友情的容量是相当大的。可是李白曾为晁衡写下一首千古名作,诗中李白竟把这位日本朋友给写死了,这是哪门子的故事?“明月不归沉碧海”,李白竟然以明月来形容晁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