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京剧的众多大家里,程砚秋、言菊朋是被称作严格遵守运用湖广音中州韵按字行腔的两位大师,那么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有它的正反两面,字音要求严苛,往准里摆弄,那么有时候就会矫枉过正,唱腔的字音是准了,但唱听起来就会不那么好听,甚至感到很奇怪,京剧言派创始人言菊朋先生的唱腔就是如此,因为言先生对字音上更加的较真,严苛,不允许有一个字音不按照湖广音发声,出现所谓的倒字现象。
那么“以字变腔”“因字生腔”是什么呢,就是字不变,但是用“四声”的规范把这个字正过来,形成新腔新曲,这个程砚秋比较常用。所以程先生并不承认他的腔是自己创新出来的,他只是按“四声”的发音规律,比较科学的按字行腔罢了,所以可以讲程派的唱腔应该是按照“湖广音中州韵”的字音规律,然后对唱腔进行调整,在没有倒字的情况下,对唱腔的音乐进行安排,“以腔就字”“以字变腔”“因字生腔”,这样讲我想比较合适。
也谈湖广音、中州韵。而在当时京剧正勃兴的时候,有些艺人如余三胜、谭鑫培、王九龄等都是湖北人,他们为了适合自己所创造的唱腔旋律而又达到字正腔圆的理想,乃把他们的湖北音(其实就是武汉音)带进了京剧,他们既不称它是“湖北音”也不称它为“武汉音”,有意识地扩大这种口音的地域性而沿用明、清两朝建置的湖广省旧称(即湖南湖北),这就是大家常讲的“湖广音”。
连载丨徐慕云《京剧字韵》第三集:京剧中的“湖广音”和“中州韵”,都不上“韵”,你唱什么?【连载】徐慕云《京剧字韵》第三集:京剧中的“湖广音”和“中州韵”,都不上“韵”,你唱什么?究竟京剧用的是什么音韵呢?原来它是在《中原音韵》的基础上主要地采用了“中州韵”与“湖广音”,此外也吸收了“北京音”、“吴音”等等,这才形成了今天京剧所特有的一种字韵。1、湖广音的阴平调值与北京音的阴平调值完全相同。
【京剧课堂】湖广音与京剧音韵(1)其次,考察一下京剧音韵的面貌,可以得知,不仅“湖广调”,而且“湖广声”、 “湖广韵”都进入了京剧。苏雪安则不同,他认为中州韵就是以元周德清《中原音押》为基础, 再从以后一系列有关戏曲声韵的书籍 (包括元卓从之《中州乐府音韵类编》,明范善臻《中州全 韵》,王文壁《增订中州音韵》,周昂《增订中州全韵》,清王鵔《中州音韵辑要》等书 )来辨识字的声韵的念唱。
京剧的唱念,什么情况下字算倒了?比如:京剧程派名剧《文姬归汉》,李世济为了突出民族大团结,塞进去了一段不伦不类,莫名其妙的“送儿女”,我们先不谈这段唱和程先生原剧的矛盾相悖性,就说它的字音,“送儿女”三个字,按照我们上面说的京剧按腔规律,用湖广音和京音衡量,你会发现,这第一个字就是倒字,北京音“送”(sòng)去声,那么按照湖广音的发声规律,应该发上声(sǒng),而李世济发的却是阴平(sōng)。
京剧唱念的湖广音与中州韵《早安京剧》系列公众号,全天候陪您赏玩京剧……京剧的唱念不完全用京音,而是采用湖广音、中州韵。因京剧形成时期湖北籍的演员很多 如:余三胜、谭鑫培等都是湖北人,故京剧唱念多用湖广音,有些字的读法和普通话不同,很特殊,像湖北话,叫做“上口字”。上口字和尖团字都是在京剧形成、发展过程中产生的,也是京剧的一个特色,听多了,掌握了其中的规律,就能听懂了。
从京剧”中州韵胡广调“说起 本帖最后由 楚山孤云 于 2016-1-18 09:09 编辑。据说宋代就流传一种曲韵韵书“中州韵”,从古到今国人视中州韵为剧韵之正统,因此元代以后的韵书喜欢用“中州、中原”字眼。比如南昆名“中州韵”,实际上中州韵古韵已经读不出音来,没人会读,即便有个别人会读,戏迷也听不懂,怎么办?后来的京剧也是如法炮制,京剧名义上采用中州韵,但实际上今人不可能读出古音来,京剧名家们采用家乡方言声调入曲。
尽管我无缘亲自聆听大师的传授,没有亲眼目睹大师生前舞台演唱的丰采,但是,还是有幸拜在“裘门”之下,经“裘门四大弟子”方荣翔、钳韵宏、夏韵龙、王正屏老前辈的悉心传艺,学到了许多裘派名剧,领略了裘派感人至深的艺术魅力。为京剧爱好者提供最全的京剧名段、京剧教学、京剧视频、京剧音频、京剧伴奏、京剧曲谱、戏曲、脸谱等信息,让我们一起弘扬国粹振兴京剧,为京剧爱好者及戏迷票友之间的学习交流搭建更好的平台。
【唱念做打】赵荣琛:程派唱念遵循“湖广音”例如《沙家浜》中, 刁德一唱“阿庆嫂真是不寻常”这一句, 基本上仍是以湖广韵为基础的京剧唱腔规律来处理的, 尤其是其中的“嫂”字( 上声) 和“寻常”( 阳平) 二字的唱法, 更为鲜明。程派唱腔就非常强调字的四声音韵, 严格遵循京剧这方面的规律, 以字行腔, 以腔达意, 字易腔变, 一丝不苟, 要求在字正的基础上, 寻求腔圆和韵味。同样, “皇”字阳平应低唱, 字才能正。
吴小如:说谭派(六)湖广音和老生唱腔的变化。其实从谭鑫培开始,包括最认真、最讲究用湖广 音的言菊朋在内,他们的唱和念并非完全排斥京音(事实上也无法排斥),亦非死搬湖广音(事实上也无法全部死搬),而是把两者有机地统一起来。这种读音吐字的规律还逐渐影响到京戏的其它行当,如程砚秋就是把老生的读音标准适当地用入青衣唱 法的杰出成功者(有人认为黄桂秋的青衣唱腔是用湖广音的,实未尽然,而程则大量用湖广音来发音吐字)。
京剧中字正腔圆。京剧中同一个拼音,同一个字由于每个行当,每个流派的行腔不同,发出的声音也不同,正因为这样,才好听,才有不同的味道。我理解京剧中唱腔中腔调即有高亢、也有低缓,既注意了语言规律,唱腔规律,又注重了人物的感情表达,使听者和唱者都感到舒坦、动人心弦,不易产生疲倦。当然,京剧为了突出主题,常运用上下滑音、抖音、炸音、叠音和一些特别的小腔等,来达到出彩、提神,酝色。
京剧的(字正腔圆)所谓“字正”,就是“湖广音+中州韵”。3、“中州韵”指的是河南一带的韵味,这里系指“尖团字”,“上口字”,有相当一部分字的发音属于“尖字”,“上口字”等,正是这些字的发音使得京剧味道浓厚起来。唱京剧不像一般的说话,一个字唱出来要分“韵头”“韵腹”和“韵尾”三段,韵头是出字阶段(辅音),韵腹起行腔的决定作用(元音前),韵尾起收尾作用(元音后)。
程派唱腔也学习(王硕)在学唱程派的过程中,由于对程派声音造型的科学原理认识不足,便容易在发声、用嗓的问题上出现偏差.赵荣琛先生曾就此指出:“有人学程派,只求其表,不详其理,认为只要闷着嗓子唱就是程派,甚至有人认为凡属于嗓音条件较差的,就适于唱程派,其实这是误解。”程先生的天赋嗓音虽较闷,但他结合运气方法很好的发挥了挺拔的立音和“脑后音”的共鸣,故其发声自成凝重、深沉之势,听来自然而绝无造作之感。
程砚秋老师的嗓音稍欠亮音,因此,他就扬长避短,多在闭口音上着力发挥,吸收了老生唱法中的“脑后音”的特点,共鸣位置移后,用气提起来唱,在音色上取用沉重代替脆亮,以增强唱腔的力度、厚度和凝重感,从而形成程派唱腔的独特风格之一。我们学会了某些程派的著名唱段的“果”,再充分认识了程腔技法的“因”,反复揣摩、体会,就能逐渐掌握程派唱腔的规律法则,不仅能把程腔唱好,还能循此规律进一步丰富、发展程派声腔艺术。
徐兰沅:怎样才能学好梅兰芳的声腔艺术徐兰沅。“i”音亮要字对。张嘴音比迸嘴音难练,一般人都是迸嘴音较好。有一次在我家里谈及梅与朱的比较,陈先生说:“人们看错了,幼芬在唱上并不及兰芳。目前兰芳的音发闷一点,他是有心专在练‘a’音,这孩子音法很全,逐日有起色;幼芬是专用字去凑i音,在学习上有些畏难。别说兰芳傻,这孩子心里很有谱,将来有出息的还是他呢!”我在一旁听了觉得奇怪,第二天我就去看兰芳吊嗓。
【唱念做打】雷喜福:谈谈老生念白。所以我认为在念白的声调上, 更多地运用一些北京话的四声语调, 是更符合京剧历史的发展进程的, 我常听有些京剧老生演员不加分析地搬用“湖广音” , 如“潘洪, 我把你这卖国的奸贼! ”这句念白, 有人按着“湖广音” 把其中的“ 洪” 字和“ 国”字, 念成去声, 听起来就容易造成字义含糊和不够响亮等弊病, 倒不如按照北京的四声念成阳平, 听来更为清切有力。
谈谈老生念白。所以我认为在念白的声调上,更多地运用一些北京话的四声语调,是更符合京剧历史的发展进程的,我常听有些京剧 老生演员不加分析地搬用“湖广音”,如“潘洪,我把你这卖国的奸贼“这句念白,有人按着“湖广音”把其中的“洪”字和“国”字,念成去声,听起来就容易造成字义含糊和不够响亮等弊病,倒不如按照北京的四声念成阳平,听来更为清切有力。念白也是一样的道理,念不出语气来,也失去了念白的意义。
其口诀为十三个字,每字一辙,可按字寻辙。把(发花辙)韵(人辰辙)母(姑苏辙)当(江洋辙)重(中东辙)点(言前辙),学(捏斜辙)会(灰堆辙)辙(梭播辙)口(由求辙)比(一七辙)较(遥迢辙)快(怀来辙)为京剧爱好者提供最全的京剧名段、京剧教学、京剧视频、京剧音频、京剧伴奏、京剧曲谱、戏曲、脸谱等信息,让我们一起弘扬国粹振兴京剧,为京剧爱好者及戏迷票友之间的学习交流搭建更好的平台。
【戏曲知识】京剧韵白与湖广音。传播:京剧知识 | 京剧曲谱 | 京剧唱段 | 京剧全剧。上述中亦可见“韵白”里“湖广音”的带衬字与否,可分为两种。探究京剧“韵白”的形成,客观而言,“湖广音”的融入,促京剧的唱念跃上了新的高度;为京剧爱好者提供最全的京剧名段、京剧教学、京剧视频、京剧音频、京剧伴奏、京剧曲谱、戏曲、脸谱等信息,让我们一起弘扬国粹振兴京剧,为京剧爱好者及戏迷票友之间的学习交流搭建更好的平台。
京剧唱词和念白中的字都要分尖团和上口字,尖字是齿音,团字是翘舌音。尖字 心sin 尽zin 焦ziao 将ziang 宗zong 丧sang 寸cun团字 搀chan 枕zhen 真zhen 尺chi 只zhi上口字 主zhu 可ko 命min 营yin 尖字是从中州音而来,以河南省为代表,河南话的尖团很分明。如“书”、“叔”同音,但“书”是上口字念shu,而“叔”不是上口字读shu,如“叔父有书信前来”,“书”读成上口字,那末两个字分开了,听起来很清楚。
鉴于京剧唱念中主要使用的是北京音(下简称京音)、湖广音(下简称湖音)和中州韵(下简称中韵),因而我们来分别研究这三种字调的调性、调值和调向。把湖音了京音相比较,会发现以下几个特点: (1)湖音的阴平与京音的阴平调性、调值、调向一样,55和55,都是高平调;四声调值在京剧唱腔中的应用 一 阴平 阴平字无论是在京音(现代汉语普通话)还是在湖广音中,它的调值都是高平调,如果用简谱来表示,就是55。
阿甲:马连良念白的特点。马连良的道白,也是读“湖广音中州韵”的(“湖广”是明清所置的湖广省,“湖广音”,即是湖南、湖北的音调。比戏词中常用的“岂有此理”这四个字字都是上声音,按“湖广”的上声字的念法,好像是挑起滑下,如果每个字都这样念,就很难听了,因而往往要夹京音的上声字甚至去声字在内。马连良念词,在一句词有两组去声的字,常把一组去声字念成京音的去声,有它悄皮的地方,并不是“倒”字。
京剧字韵是以中州韵为标准,四声是中州韵四声京剧字韵,是以中州韵为标准的,也就是以北宋官话为基础的字韵。由于以北宋官话为基础的中州韵,人们口语中不再使用,所以,在学习的时候,得找个参照,就以类似中州韵四声字调的楚音四声字调为参照,也就是所谓湖广音,参照来学,类似湖广某某声调,类似北京某某声调等等。所以说,中州韵才是京剧正统四声字调的本来面目,湖广音,只是个习惯叫法而已。
京剧教育史上最富有成效的富连成科班,在其教学中也以“湖广音——中州韵”为宗,班主叶春善为学生订立了唱念声韵的“最要十则”“最忌十则”中,有“要分徽湖两音”, “最忌倒音怯韵”等,虽然该校的老师未必都对湖广音有深刻研究,但通过该校的提倡,在理论上使湖广音获得了正统的地位。关于湖广音在京剧音韵中的地位问题,苏雪安在《京剧音韵》结语中这样估价:“京剧应以北京音中州韵为主,湖广音中州韵只是一个大流派。
洛阳读书音。二人的意思综合起来,就是洛阳方言不是标准音,只有"洛阳读书音"才是"唯一标准"。现在的日本汉字音,最通行的有"吴音"、"汉音"等5种。"吴音"是三国时期传到日本的,指的是"金陵音",来源于"洛阳读书音";"汉音"是唐代传去的,来源于"长安音",仍是"洛阳读书音"的支流。由于''洛阳读书音''作为古代"普通话"的标准音,流行了4000多年,洛阳人长期耳濡目染,使得洛阳方言在各地方言中,成为和''洛阳读书音''发音最接近的方言。
属中州韵“车遮”部今音声母为j q x的字,韵母皆为ie,如“捷睫截节接借籍切窃妾嗟姐且趄些斜邪屑泄谢榭泻屧(以上为尖字)结洁劫杰竭碣怯箧歇蝎协挟血(以上为团字)”等,京剧唱念中没有一个读jiai qiai xiai的。“恋”字究竟是不是京剧唱念(韵白)中的上口字?京剧十三辙中没有“庚青”,前举“蒙濛朦矇萌”等字从中州韵念móng,京剧中属中东辙, “盟”和前举“明名铭鸣冥瞑”等字则从湖广音念mín,京剧中属人辰辙。
如何学习和区分京剧的流派。有人问我,你是怎么样区分各流派唱腔的?实际京剧的流派特别是旦角,发声用气都是一样的,由于发声时,产生的共鸣的位置不同,依字行腔时字音的位置和发法不同,字音的四声,五音四呼的控制着力点不同,就会有不同的音色,调值,力度,强弱,控腔的不同体现,就会形成不同流派的唱腔特点,掌握了这些,同样的嗓子一张嘴流派的特点立现,这就是我的体会。
这并不是这一句或某几个字用小嗓,另一句或某几个字用大嗓,而是每一段、每一句、甚至到每个字的发声都是大小嗓合用,只不过根据字清、情真的要求,使用程度有所不同。但同剧中另一句唱词“可知道朱买臣五十才中”,同样是一个“知”字,但因这一句中仄声字较多,而“知”字的腔又短,紧挨着的“朱”字又是个上口字,所以我就把这个“知”字改用京音不上口,也容易听清,而且也较符合人物当时的语气和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