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窝岛边的岁月。在上海读小学时就知道雁窝岛了,雁窝岛在黑龙江北大荒,小学课文《北大荒人》上写到,雁窝岛天做屋顶地做床,“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我的连队在雁窝岛的南沿,完达山的北麓,当年称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3师21团1营6连。当年一个连队的老职工,有老铁道兵,十万转业官兵,下放知识分子,早些年的山东知青、四川知青,盲目闯关东的,还有他们的家属……。
真实版“小芳”:上海知青与黑龙江姑娘的坎坷爱情。这是一篇非常感人的报道。历经辛酸坎坷,终于同18年前的爱人生活到了一起,黑龙江省女子王亚文和知青刘行军之间的动人爱情故事,演绎了真实版的“小芳的故事”。往事如歌《誓约》刘行军、王亚文的坎坷爱情故事。转载自:老知青家园。
黑龙江农垦老知青。
老照片: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4师37团知青老照片【2】
老照片: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4师37团知青老照片【3】
420上海知青聚会第四集(全) 2015-4-29 17:45阅读(7)
陈达庆来到农场后,当上2连的指导员,带领六十多个上海知青和十几个四川知青担起了九千多亩田地的耕种任务,还要组织人员伐木、采石、搞基建,成为连队的当家人,直到知青大返城前应征入伍才离开了农场。在星火五七农场像陈达庆和陆保尔这样选择弃工务农的还有已经在上海耐火材料厂上班一年多的沈祝斌、1968年就分配到上海大众制药厂工作的姚晓勤,他们在1972年放弃了上海的工作,报名下乡远赴黑龙江务农。
一部讲述知青苦难史的视频日前,一部微视频《我是知青》引起众多知青的关注,观后好评如潮,许多人为片中采访的五位知青的经历和遭遇,觉得反映了知青的真实情况,感同身受,深表同情。但既然片名为《我是知青》的这一群体,却没有选择不同经历的知青,来反映知青,这就不能反映真实的知青整体的情况。作为编导,既然选择一个连队的知青,就应该选择该连队有不同经历的知青,作为采访的对象,才更有代表性。
下乡黑龙江兵团时的那件棉衣。看着在黑龙江知青年代的老照片,总是难忘那件草绿色的兵团棉衣。第一次去补那件棉衣,是用了她家“牛屎黄”的零头布,草绿色的棉衣,配上一两块牛屎黄的大补丁,倒也耐看。当然,我就这么穿啦,而且穿了起码又是两个冬天,这件绿色带牛屎黄补丁的棉衣,镶拼着六七块大大的乌黑的毛哔叽补丁,被同学戏称“阿拉法特军装”的棉衣,伴随我度过最难熬的岁月。
敲锣打鼓送行忙。党政机关和学校的一切工作重点是上山下乡,为之开动了所有的宣传机器,一切以上山下乡为主,一切为上山下乡让道。徐汇区和普陀区都是让知青到区革委会集中,简短的欢送仪式后,乘车送火车站。出征的知青则分别在各个指定集合点集中,乘上大客车,全部依次开到江浦路,缓缓经过区革委会大门口,接受区领导的“检阅”后,再转向火车站驶去,营造了一个十分隆重的氛围,在上海各区的欢送仪式中也算是别具一格了。
上海旅游景点分布图。
清初至康熙年间黑龙江下游基层政权分布图清初至康熙年间黑龙江下游基层政权分布图。
《图说北大荒》前言。我开始写知青的故事,想告诉人们真实的知青。2011年,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成立,开始有计划地组织知青志愿者整理编撰包括上山下乡档案资料、纪实文学、口述史和历史影像等在内的知青史料,进而与全国各高校、社科院等学术研究机构开展知青历史文化研究,并与海外专家学者进行学术交流,为史学界、社会学界和一切有志于研究上山下乡历史和知青史的机构提供尽可能多的材料。
家里很着急,母亲甚至建议张春娟办“假离婚”,但此时,张春娟的第二个孩子已经出生,舍不得丈夫和孩子,她不肯走。相持之下,倔强的张春娟撂下了狠话:“哪个地方不是待啊,哪里黄土不埋人!我不走了!”就这样,张春娟把自己留在了北大荒。2003年,没有任何仪式,比张春娟小12岁的刘树利走进张春娟家,两人重组家庭,一年到头待在地里,没请零工,所有农活都自己干。张春娟说,在北大荒生活了47年,她早就以东北人自居了。
我是知青:回家的路走了20年。黑龙江黑河是当年上山下乡知青的根据地。但回忆当年,上海知青是北大荒知青记忆中最不适应的一个群体。1970年代中期,文革接近尾声的时候,在黑河插队的丘保华,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连队中少有的,还留在当地的上海知青。和盛文秀和丘保华不同,上海知青郑良到北大荒后,倒是找到了自文革以来,许久不曾有过的快乐。尽管师父严格,但和很多上海知青不同,郑良并不惦记着返城。
当年知青是怎样回家过春节的?黑龙江知青回去了,他们带去了什么?但是黑龙江知青的探亲之旅,与新疆知青相比,又算幸运的!搭卡车是需要施展小计谋的,男知青要与女知青“狼狈为奸”方能成功,男知青先躲藏在公路旁边的旱沟下面,女知青在路边拦车,卡车司机看到女知青扬招,又是一个人,比较容易怜香惜玉,就一个刹车停下让她上车,但车门一开,男知青如土拨鼠一般先从沟里窜出来,上车贴紧司机,递上两包香烟,外加好话一串。
放下身来,全心全意为知青服好务!哈尔滨知青一一李滨,也来参加了《爱辉知青旅界沙龙(联络员工作会议)》,并在参会中积极表态:参加好旅界沙龙的各项(长、短线的)旅游项目的各项活动,为努力做健康美丽20年,最积极努力的参加康养旅游活动。上海知青,爱辉知青吳志强,在听完介绍的《新线路,新项目.新开发》之后中项目后,积极向上的发言,并对新线路、新项目、新开发项目,提出了合理的、积极向上的合理化建议,受到了大家关注!
《风雪迎春》(90)|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33团知青回忆录。作者(后排右一)与69年8月一起到达17连的北京知青。作者(后排右二)在连队炊事班与战友。作者(后排右一)与连队上海知青战友。作者(右)与上海知青(小木匠)走在连队路上。垦区视察,我被现代化大农业的气势所感染,为今天的垦区变化而自豪,为我曾经是这片蛮荒之地的开拓者而骄傲,为那些留在这片土地上的战友所庆幸,同时也为那些在此逝去的英灵而祈祷。
仅8、9两个月,上海就为黑龙江兵团送去了10350名知青。那时,中苏关系剑拔弩张,黑龙江兵团成了在革命传统教育下成长起来的青年学生报效祖国的最佳选择,一时间被批准的学生无上荣光,大红喜报贴到家门口,街坊邻居投来赞许的目光,没有报名或没被批准的同学羡慕至极……然而,在那个政治挂帅的年代里,黑龙江兵团也不是那么好去的。不过转念一想,新疆兵团可以要大姐和哥哥,黑龙江兵团也应该能接纳我吧。
这幅照片的作者正是后来驰名画坛的知青画家李斌先生。8月11日,虹口、闸北、杨浦等区的千余名知青出发了,李斌带着兵团战士和上海红代会《红卫战报》特派记者的双重身份登上了北去的知青专列,因而他拥有一台带闪光灯的照相机,穿梭于车厢中捕捉新闻镜头。从那时起,许多知青会把两天的旅途见闻写信或填在明信片上,到车站后赶紧委托车站工作人员帮忙把信寄回家去,秦皇岛和山海关是上海知青投寄第一封家书最多的车站。
随风而去的恋情,99%的知青都会有的真实感受!进屋后石队长指了指姑娘对我说:“介绍一下,这位是阿莲。”我礼貌地点了一下头,有些紧张说:“阿莲您好!我叫查国平。为了打破僵局也显示我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便开口了:“阿莲,听你口音应该是上海人,你也是知青?”“是的,”阿莲点点头说,“听说你是从别的地方转过来的上海知青?”哇,她打听得真仔细,连这都知道。即然同是上海知青,也算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知青口述:插队生活是如何让知青们学会了自力更生!知青们自己买了一副理发工具,几位热心的知青便自学成才当起了理发师,记忆中吴刘福、宋伟康等人是经常放弃休息为知青服务的“业余理发师”。于是,知青的生活空间中能经常见到不少无所顾忌晃动的光头,当然,有些羞于以光头示人的知青,会在头上扣上一顶军帽。原先村里无论是知青或是老乡家的菜缸开裂后是没办法修补的,想不到的是上海干部老周竟然有锔缸的本事。
老照片:在黑龙江插队的知青,火红年代的青春记忆。
上海女知青西双版纳失踪之谜 上。
魔都十年之(12)春节同学聚会魔都十年之(12)春节同学聚会。2013-02-15 09:14:35| 分类: 梦在上海 |字号 订阅 初五是原定的同学聚会日,我们住在莘庄的三位约会在地铁站出发,一齐前往张立群家聚会。我们六个同学只有两个男的是江西人,而且都是因娶了上海知青来到上海,其它女同学都是上海知青。我在上海的同学大都是上海知青,因为具有诸多相同点,所以沟通比较容易,我觉得这也是融入这座城市的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