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连年亏损估值跌九成。当时,软银集团董事、副董事长Ronald D. Fisher说:“亚当·纽曼的愿景一直是希望WeWork成为一家具有本土视野的全球性公司–而中国WeWork的本土化进程,就是最好的证明。中国WeWork拥有人才济济的中国本土管理团队,充满中国科技应用的产品及以社区为中心的设计语言,WeWork已经证明了它了解中国企业成功的秘诀。通过这项投资,我们期待WeWork能够继续支持更多大中华区各种规模的公司。”
时间再往前推,OYO在F轮融资启动之前,曾于2019年7月宣布李泰熙将通过RA Hospitality Holdings对OYO投资20亿美元,交易包括新股和老股。孙正义在公众场合也毫不吝啬为OYO站台,甚至曾称李泰熙是他最喜欢的年轻创业者,堪比年轻时候的乔布斯,也常常花时间与李泰熙呆在一起,讨论OYO的经营和未来。针对这个问题,OYO官方给投资界最新的回复中称:“软银是OYO重要的合作伙伴和重要的投资者,但软银并没有运营OYO或决定我们的战略。”
OYO,软银之光还是下一个Wework?红杉资本印度咨询公司(SequoiaCapitalIndiaAdvisors)的董事总经理MohitBhatnagar曾向媒体表示:“OYO带来了两大改变——高效改造现有酒店和对物业管理的科技赋能,这些都为OYO在未来成为全球最大的连锁酒店奠定了基础。”OYO前沈阳效益总监姜宏浩曾经表示,2018年OYO的高管到沈阳出差,包括COO、CHO、酒店管理学院院长等一行人,都没有入住OYO旗下的酒店,而是另外一家四星级宾馆。
第一季35家独角兽融资126亿美元 透露出一个大特点 图1/3.11家新的“独角兽”公司。在2015年第一季度,有23家新的独角兽初创公司涌现;但是,到了2015年下半年,独角兽出现的速度开始减缓:在2015年第三季度,只有15家新的独角兽初创公司出现;在2016年第一季度,这种放缓的趋势仍在持续,只有11家初创公司获得了独角兽资格。Africa Internet Group:非洲最大电子商务公司Jumia所属集团,也是非洲首家独角兽初创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