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年夜饭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围坐共餐的?流行的仍然是每个人独自使用自己的餐具,“主要的菜肴和食物由厨师或仆人‘按需分配’,只有如饼类干食或粥、羹、汤类食物,才‘共器’,放在食床上或食床旁(传统饮食图中汤羹类食物往往放置在食床前),由进食者或仆人、厨师添加”。随着名菜佳肴继续增多,一人一份的进食方式无法满足人们品尝多种菜肴风味的需要,菜肴盛在一个盘子里共餐就成了一种不可避免的选择。
椅子改变中国文化椅子改变中国文化时间:2009-11-11 23:21来源: 大科技 作者:澹台卓尔 在中国传统礼仪中,怎么坐是很重要的一个内容。椅子出现后,人们的坐姿升高了不少,一些高足家具自然而然陆续开始流行,桌子也就应运而生,逐渐成为我国最主要的吃饭、看书的家具。椅子最大的影响,莫过于国人的心理。在椅子出现前,人们在正式场合必须跽坐,这种坐姿现在看来是很难受的,现代人恐怕少有坚持这种坐姿半个小时以上的。
“桌上放有长柄公勺和一双42厘米长的公筷;每道菜都配备一个分餐夹;还有许多人觉得分餐制是“矫情”: “单人份的火锅,跟麻辣烫有什么区别嘛!”“分餐干吗,一点味道都没有,像西方人一样疏远有礼?”“一顿饭做三菜一汤,再加上饭碗,一家三口就要用15口碗,又不是家家都有洗碗机!分餐难,长期以来形成的合餐习惯,让目前全面推行分餐制存在一定难度,不过采用公筷公勺的形式,则是一种简便易行又易被接受的健康就餐方式。
古代餐桌上的“分”与“合”曾于明朝末年游历中国的葡萄牙传教士曾德昭在《大中国志》中写到,中国人喜欢“用餐桌的数量去显示宴会的盛大。一般是一桌坐四人,或一桌两人。但对于大人物来说,他们安排一人一张桌子,有时两张,一张供吃饭用,另一张用来摆杯盘。”《红楼梦》第四十回也写“史太君两宴大观园”,第二次宴会时,“上面二榻四几,是贾母、薛姨妈,下面一椅两几,是王夫人的,余者都是一椅一几。”这就采用了分餐制。
分食制(分餐制)始于商周时期,而我们现在的合食制(合餐制)是从隋唐时期逐步形成的。分餐制到秦汉时期,尽管经历了礼崩乐坏的冲击,当仍然受儒家之礼的约束。传统的礼仪道德促使人们依然尊崇一人一案的分餐方式,随着皇权的加强,食礼的约束依然非常严格。这一时期的就餐特点是,合餐中有分餐,垂足与盘腿并行,常用家具的高度也较之前有所增高。分餐制是由当时的礼乐制度决定的,也是适应当时人们的生活习惯的。
至今我们形成了八大菜系:广东菜系、浙江菜系、山东菜系 、江苏菜系 、湖南菜系 、四川菜系 、福建菜系、安徽菜系,有上百种做法。其实, 分餐制是不折不扣的中华饮食传统,而非常人认为的分餐制乃西餐所独有。这就是我们最原始的分餐制。我们不能妄言外国人的分餐制是抄袭我们老祖宗的,但至少可以说分餐制不是他们独有的。进了大学聚餐骤然增多,寝室聚餐,老乡聚餐,班级聚餐,院级、校级各部室聚餐,各社团、协会聚餐等等。
在五一节前夕,张文宏教授也提到了分餐制,“分餐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而就是要做。不分餐,在疾病面前,就是裸奔,不做就要承担后果。”食物来之不易,珍惜食物,按需备餐,提倡分餐不浪费。其实,分餐制对于我们来说是利大于弊,虽然会在刚开始的时候感觉不太适应,甚至会对分餐制产生误解。实际上,分餐制可以减少食物浪费,减少病毒的传播,减少病从口入的风险,分餐制会让进食更为安全,吃饭的时候也会更加放心。
新华网评:分餐,恰逢其时。而疫情期间,全国发生的多起家庭聚集或外出聚餐病例让人们意识到,习以为常的“共餐共食”会为病毒传播创造“良机”,倡导推广“分餐制”,恰逢其时。“分餐制”不是一个新概念。此次疫情防控,再次提醒人们推进“分餐制”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可首先在餐饮行业实施“分餐制”、普及公筷公勺,让人们逐渐认可并习惯这种用餐方式,进而影响家庭用餐模式,推动整个社会的文明用餐。
让公筷公勺分餐进食成为文明标配。“公筷公勺摆上桌,分餐进食好处多。”日前,首都文明办联合北京市卫健委发出一系列文明生活倡议,其中包括推广使用公筷公勺、分餐进食等倡议。使用公筷公勺、推广分餐进食,不能再仅是说说而已了。每一位市民都可以从自己做起,通过每个人的努力,让“公筷意识”深入人心,让“分餐进食”成为文明标配,养成文明健康的生活习惯,彻底打赢这场抗疫阻击战。
一次聚餐导致89人感染新冠肺炎,张文宏提醒,不分餐等于裸奔。4月29日,张文宏教授对于疫情防控提出分餐制,“分餐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而就是要做。不分餐,在疾病面前,就是裸奔,不做就要承担后果。”分餐,也再次被摆在桌面上,分餐也势在必行。即使是聚餐,分餐制也会人感觉更安全,进餐的时候也更放心。分餐也是一种习惯,培养这种习惯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养成分餐的习惯更有利于身体健康。分餐的初期,确实会遇到这种情况。
“分餐制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就是要做。不分餐,在疾病面前,就是裸奔。不做就要承担后果。”张文宏建议,大多数饭店都会提供公筷公勺,大家要养成一个习惯——“麻烦”别人,提供公筷公勺。张文宏指出,分餐制解决了公众一起吃饭、把口罩摘下来时怎么做的问题,分餐制给生活恢复常态化提供了“武器”。疫情当前,华人们可以尝试逐步改变习惯,从分餐开始,走向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湖北三地接连发布通告:这类活动,禁止为减少人员聚集降低传播风险防止疫情反弹近日,十堰三地发布关于禁止聚集性餐饮活动进一步加强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二、禁止大规模聚餐(一)控制用餐人数,禁止大规模聚餐活动。丹江口市关于禁止聚集性餐饮活动进一步加强疫情防控工作的通告为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强化联防联控,群防群控,进一步加强新冠疫情防控工作,现就聚集性餐饮活动有关事项通告如下:一、禁止所有聚集性餐饮活动;
老同学聚餐,一桌子的歌唱家!
古人放弃分餐制,是因为裤子和椅子?但是您知道么,分餐其实并不是西方人的专利,2000多年前的中华民族就一直是“分餐而食”。以上种种,充分说明,如果原始社会的分餐制是为了生存而不得不为之的“无奈之举”,那么到了周朝,分餐制已经成为赋予了“长幼尊卑秩序”这种政治意义的教化规矩。查阅历史资料,分餐和合食在这段时期都有发现,但总体上,魏晋时期多以分餐为主,南北朝时期,特别是北朝逐渐有合餐制萌芽。
历史上什么时候我们开始抛弃分餐制,而开始使用合餐制的?古代分餐制。也就是说唐朝开始中国逐渐有了和餐制的萌芽,但在那时候分餐制依旧是主流,只要家庭条件稍微好一点的,都用分餐制。和餐制的真正发展是宋朝,由于椅子普及,大家一起围着桌子吃饭的条件有了,所以围着桌子吃饭的增多了,但这时候依旧使用的还是分餐制为主体,也就是说大家用一个桌子,但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碗筷和独立的一个或者几个菜,大家都是分开的。
严防幽门螺旋杆菌 每年的春节假期,都是胃病高发期。幽门螺旋杆菌是一种螺旋形微需氧的革兰氏阴性杆菌,主要寄居在胃幽门管与胃幽门窦之间,是人类慢性胃炎、消化性溃疡的主要病因。幽门螺旋杆菌传染性极强,在人群中的感染率高达50%至60%,现在全世界约有一半人口感染幽门螺旋杆菌。幽门螺旋杆菌是标准的 “病从口入”型病菌, “分餐制”可有效降低感染幽门螺旋杆菌的几率,在家庭内部和外出就餐时都宜尽量采用。
这个时候,还是分了吧。俗话说病从口入。飞沫传播是新冠病毒的主要传播途径。伴随疫情在国内逐渐得到有效控制。国人关于吃饭的习惯也悄然发生变化。越来越多餐桌选择“分餐”食不共器,分餐有礼。“筷”走半步,与“匙”俱进。新华社发起“分餐行动”疫情的寒冬已经过去。推广分餐,促进健康。从这个春天开始行动。分餐行动,从我做起!
“公筷”应成新风尚。它承载着人们共同分享食物、相互夹送菜肴、敬递美味的和谐礼仪与亲情,以致于17年前“非典”后兴起的聚餐“公筷”夹菜方式昙花一现。因此,防控新冠肺炎等病毒、提升用餐卫生习惯,有必要在亲朋聚餐、甚至家人用餐时,倡导使用“公筷”夹菜。期望这场疫情能够改变我们传统的夹菜方式,进一步提升餐桌文明。当每个人都能自觉成为餐桌文明的践行者,“公筷”也就会成为一种新风尚。
谢琪介绍,新鲜蔬菜是一种碱性食物,不仅含有丰富的纤维素,可解油腻,维持胃肠正常蠕动,预防便秘,而且能中和体内多余的酸性物质,维持人体新陈代谢的需要,因此多吃些蔬菜对缓解疲劳感是很有帮助的。但要注意的是,水果与蔬菜的消化时间和过程都不同,应分开食用,否则水果中的大量酵素,会使蔬菜的纤维素腐坏,无法被肠胃吸收。谢琪提醒,最好是饭菜现做现吃,选择新鲜的食品原料制作,马上食用不放置。
分餐制,是要中餐厨师去做西餐、做位上菜吗?06分餐制厨师做起来难吗?其中,桌前分餐又分为派菜分菜法(服务员在餐桌上分餐,再将菜品分派到宾客面前的餐盘中)、工作台分菜法(服务员先在工作台分好菜,再为宾客奉上)。因此,分餐制并不只有“位上菜”(厨师分餐)一种,也并非高星级酒店、高端餐厅、私人会所、后厨人员数量较多才能做,在实际工作中,按平日的菜品分量做好一盘,上菜时由前厅服务员给顾客提供公筷公勺也可。
必须警惕幽门螺旋杆菌——专家谈改变不良用餐习惯。在城市,幽门螺旋杆菌感染的家庭聚集倾向比较明显,经常是全家大人、小孩都感染,元凶就是共餐中的唾液传播:感染者胃中的幽门螺旋杆菌可能会返流到口腔,不刷牙等不良的口腔习惯引起的牙菌斑、牙结石里也会有幽门螺旋杆菌。而幽门螺旋杆菌容易被忽视同时也很危险的一点在于,很多无症状感染者并不知晓自身情况,在不知不觉中通过共餐传播了细菌。
2种疾病听着可怕,但不用太过担心 第一种:乙肝 几乎人人都知道乙肝是一种传染性疾病,那和乙肝患者一起吃饭会不会被传染呢?原因也很简单: 乙肝病毒可以通过血液传播、性行为传播、母婴传播、医源性传播,但不能通过消化道传播。①食物传播:甲肝患者便后未洗净双手,他人食用过被患者触碰过的食物后可能感染甲肝;第二种:幽门螺杆菌 严格来说,幽门螺杆菌是一种菌,而不是一种病。如何才能避免被幽门螺杆菌找上呢?
专门为懒人制造的创意家具...刚看到第一款我就惊呆了!以下这几个家具的的确确给人们带来了很多舒适感以及更多的便利,但是很多人却也因此被这些家具“毁了”!一起来看一下让人们变得无比懒惰的7件家具吧!2. 上半身在桌子上,而下半身则伸进桌子里,冬天最好用!4. 能高能低的桌子!只能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虽然这样的创意设计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大大的便利,但是同时也让人们变得越来越懒惰!
所以,春秋时期诸侯们召集宴会,每个大夫前都有一个小桌子,上面放七八个青铜豆。贵族的分餐制,一人面前有一个小桌子,旁边有个侍者。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的士族门阀实现了一场贵族复兴。比方说天子宴请,天子桌子上要摆九鼎八簋,低一级的诸侯王桌子上摆设七鼎六簋,诸侯王下面的大夫阶层桌子上是五鼎四簋,最后士级桌子上是三鼎两簋。当然,分餐合礼,古代达官贵族宴请,早期还是分餐制的,就像开头举的那天子宴请例子。
期待分餐制“疫”后长存。疫情之下,分餐制重回公众视野,不少餐厅适时推出了分餐制和公筷公勺。社会共识的形成是推行分餐制的重要前提。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让人们充分意识到以分餐制为代表的卫生习惯的重要性。分餐制成为疫情下的必然选择,但却并非特殊时期的权宜之计。目前,广州、上海等地已发出“使用公筷公勺”的倡议,山东发布了分餐制与无接触共餐省级地方标准,这些均为推广分餐制提供了很好的实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