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些都是与薛涛有来往的人物,通过这份名单,薛涛在当时的分量了就可想而知了。其父事情大发,吟道:“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在一旁的薛涛立即接上:“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那一年,薛涛8岁。薛涛提笔写下:随着与薛涛的交往愈加密切,薛涛也开始帮韦皋做一些案牍工作,相当于今天的进入省办公厅上班。薛涛始终走不出这一段失败的感情,十年之后,薛涛在《寄旧诗与元微之》,对元稹的情意,依然如故,不可自拔。
古井冷斜阳,问几树枇杷,何处是校书门巷——奇女子薛涛诗传。薛涛的父亲作为文化官员,如果受到诗谶的影响,对这么好的两句诗视而不见,反而觉得预言了薛涛的未来,因此拉了脸子,是没有道理的。在一次酒宴中,韦皋让薛涛即席赋诗,薛涛提笔而就《谒巫山庙》:细细想来,看上去元稹比薛涛活得潇洒,实际上薛涛却活得更通透。薛涛制作的彩色信笺被称为“薛涛笺”,而她取水制笺的井也被命名为“薛涛井”,现在还是成都的景点之一。
我们认识薛涛,大都是从粉红色的薛涛箋而来的。韦皋还曾拟奏请朝廷授薛涛以秘书省校书郎的官衔,格于旧例,未能实现,但人们往往称薛涛为“女校书”。薛涛生于公元768年(另一说770年)卒于832年.元稹生于779年,卒于831年.薛涛大元稹十岁左右。韦皋在西川二十一年,其间不知什么事薛涛得罪了他,他罚薛涛流徙松州。不过元稹还是一直与薛涛有酬唱往来,没有忘记过薛涛。使薛涛最不堪的诗是元稹离薛涛十年后写的这首诗:
——薛涛。薛涛原本出生于一个官宦之家,且是家中独女,他的父亲薛郧是一个才学渊博的人,因而时常教她读书写字,而非一般女子的女红,除此之外,薛涛在音律方面也颇有天赋。薛涛8岁那年,薛郧在庭院里的梧桐树下歇凉,看到院中景象有感而发:“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薛涛头随口便续上:“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此句一出,他的父亲也大吃一惊,但同时又为她过人的才华而担忧,因为在那个时代,是不提倡女性才学过高的。
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苦等元稹一生的女校书薛涛。这两句诗也成了薛涛的人生写照。长庆元年(821年),仕途达到最巅峰的元稹给薛涛寄了一首诗《寄赠薛涛》:“锦江滑腻蛾眉秀,化出文君与薛涛。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纷纷词客皆停笔,个个君侯欲梦刀。别后相思隔烟水,营蒲花发五云高。”这似乎元稹对于薛涛还恋着一份情,但是这时候的他也没有说娶薛涛。这里有薛涛墓,还有一座似乎专为薛涛建筑的望江楼。
不过就查阅目前能够看到的历史书籍,只有薛涛跟风流才子和官员的喝酒应酬、吟诗作赋的记载,并没有同哪个男子同宿相欢的记录(与元稹的同居算是例外,那是薛涛自以为是的恋爱,内心里,她渴望做元稹的妻子天长地久,而不是讨取肉体之欢或安居之本)。薛涛就是在韦皋任职蜀川的当年,被召进韦府的。薛涛见元稹时已四十二岁,比元稹大十一岁,但这阻止不了两人的一见钟情,在见面的当天夜里,薛涛就把自己毫无保留地献给了元稹。
薛涛《春望词》:不要因为分离,就不敢求一次倾心的相遇。薛涛出生在长安一个官宦之家,父亲名薛郧原在京城当官。薛涛正在一旁玩耍,父亲想试试女儿脑瓜子究竟如何,便命她续诗。这一差事,自古以来都由男子担任,薛涛虽然未被破格录用,却多了一个“女校书”的称谓。对薛涛而言,韦皋是伯乐,是她人生中第一个贵人。如今,薛涛是太尉门下一名风华绝代、炙手可热的女校书。在薛涛生命中,元稹就是那片沧海、那座巫山。
唐代网红薛涛,姐弟恋不过是一场浮夸表演。与韦皋的老少恋、与元稹的姐弟恋,无一不是现象级热门话题,一次次把薛涛推上了当时乃至后世的流量女王宝座。这是洋溢着生命力的快活,薛涛眷恋的是青春回返的自己,她忽然想起了多年前的韦皋,是啊,只有爱情才能为褪色的年华涂上浓墨重彩。身为大唐文艺界著名红人,薛涛狡黠一笑,打开斗柜,挑选出全国各地名人寄来的书信,用自己最爱的红色信笺,一一回信,随信附赠“薛涛笺”一二。
微博正文【古代诗人中的“渣男”———元稹】元稹,北魏皇族拓跋氏后裔,自幼聪慧过人,才华横溢,长相清朗俊美,潇洒不俗。后来,元稹又看上了一个少妇刘采春,薛涛因此郁郁而终。崔莺莺、韦丛、薛涛、刘采春,哪一个对元稹都是付出了真心,但在元稹看来,莺莺是红颜祸水,韦丛是仕途的垫脚石,薛涛是排遣寂寞的工具,而刘采春只是个玩物而已。
【半首诗决定了她一生的命运 唐·薛诪“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古诗词介绍系列五十.我们认识薛涛,大都是从粉红色的薛涛箋而来的。有一次她父亲指着天井里的一株梧桐树吟了两句诗“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要薛涛续诗。薛涛马上联道:“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这半首诗就这样注定了薛涛一生的命运。韦皋还曾拟奏请朝廷授薛涛以秘书省校书郎的官衔,格于旧例,未能实现,但人们往往称薛涛为“女校书”。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真正的含义是什么?全诗如下: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大概是唐德宗贞元十八年,当时韦丛20岁,下嫁元稹,元稹尚无功名,婚后生活比较贫困,但是两情甚笃。七年后韦丛病逝,韦丛死后,元稹写了很多悼亡之作,这是其中比较有名的。韦从去世后就更不必说了,与薛涛相好,最后又将薛涛抛弃,让其苦等无果。
唐朝一代名妓薛涛的传奇人生,与元稹多人传出绯闻,始终以才自守。薛涛出生在盛唐时期,是一位集才华与美貌于一身的奇女子,十六岁时迫于生计,薛涛加入了乐籍,凭着容姿貌美,加上才华横溢,她迅速在乐籍中声名鹊起,成为当地有名的营妓。贞元元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书令韦皋结识了薛涛,酒宴上韦皋让薛涛赋诗一首,她从容拿过纸笔,写下了《谒巫山庙》,韦大人看后拍手叫绝,很快她成为了韦皋身边的红人。
薛涛出身书香门第,聪明伶俐,八岁时,父亲以“咏梧桐”为题检验她的才学:“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薛涛略一思索,应声道:“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父亲听了,感觉不妙,他担心女儿长大沦落风尘,没想到竟一语成谶。薛涛的才气,又赢得了风流倜傥,爱好词章的韦皋的叹服。一场酒局,邂逅一个人,改变薛涛的一生,想明白以后的薛涛,远离了名利场,隐居于浣花溪,脱去彩衣换道袍,享清贫之乐,终身未嫁。
大唐孔雀薛涛:唐代四大才女中唯一的善终者。关于韦皋与薛涛的关系,历来众说纷纭,至今未有定论,很多人将薛涛归为韦皋的侍妾一流,笔者认为有待商榷。他虽然破格让薛涛进入幕府,却又让她入乐籍,沦为乐伎,可见他对薛涛的赏识是有限度的。从记载来看,薛涛在韦皋幕中一直都是乐伎的身份,以乐伎之身不可能兼任校书,所以,笔者认为,韦皋绝无可能授薛涛为“女校书”,“女校书”不过是韦皋爱悦有加之时的一个戏称而已。
盛唐诗坛的大姐大,娱乐界的领军人薛涛。第二天一早,薛涛还没从梦中醒来,一个兵士就送来了韦大人的口喻:薛涛为一官妓,但却才华出众,放在府中太浪费了,松州将士浴血奋战,劳苦功高,派才华横溢的薛涛前去慰问演出,即刻上路,不得有误!想想薛涛是什么人呀?但五百元彩票不是好中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薛涛的赠送的,于是,有些人就动开了心思,开起了加工坊,专门仿造薛涛制作,生产起了十彩纸,还美名其曰是正宗的薛涛笺。
一次酒宴中,韦皋让薛涛即席赋诗,薛涛神态从容地拿过纸笔,提笔而就《谒巫山庙》:“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多年后,薛涛还曾做过一首《筹边楼》:“平临云鸟八窗秋,壮压西川四十州。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前者惆怅怀古,后者风格雄浑,两首诗都完全没有一丝脂粉女儿之态。韦皋对薛涛十分宠爱,而薛涛也有些恃宠而骄。心思细腻又浪漫的薛涛发明了“薛涛笺”。
父亲去世的时候,薛涛大概13岁,看着母亲孤苦无依靠做些零活支撑家业,薛涛知道,自己也应该帮助母亲承担些什么。14岁上,擅长音律姿容姣好的薛涛成为官妓,至于成为官妓的原因,或许因为剑南节度使韦皋倾慕薛涛姿色才名,利用权势召她入乐籍为官妓,或许这条路能够给她衣食无忧的生活,薛涛听到母亲告诉她这一消息时,甚至没有太多难过,至少,在那里有人欣赏,有华美的衣服有丰盛的食物,与其贫寒冻饿,不如暂且贪得浮华。
《秋菊》: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政治婚姻,元稹却娶到贤淑妻子。在当地官员举行的豪华宴会上,薛涛赋诗作画,笔走龙蛇,元稹惊为天人,主动为她捧笔端砚,并写下《寄赠薛涛》一首:"锦江滑腻蛾眉秀,幻出文君与薛涛。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纷纷辞客多停笔,个个公卿欲梦刀。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把薛涛夸得花枝乱颤。元稹经常来浣花溪跟薛涛约会。元稹在成都住了三个多月,不得不与薛涛分别。
南宋时它被赐赏给专门收藏书画真迹的贾似道,后来贾似道犯案被杀,薛涛的行书《萱草》诸诗不知所终,使得宋宫所藏的薛涛书法真迹失传。元和间,元稹奉使到西蜀,他早就听说薛涛的大名,这次决意求访,第一次见面时,元稹手持笔砚,薛涛笔走龙蛇,书作笔、墨、纸、砚《四友赞》“磨润色先生之腹,濡藏锋都尉之头。引书媒而黯黯,人文亩以休休。”元稹一见其书法文义,大为叹服“果然名不虚传”,从此相互引为知己。
薛涛。因父亲薛郧做官而来到蜀地,父亲死后薛涛居于成都。韦皋哈哈一笑,对薛涛说:“听闻你善长诗书,今日可否当众赋诗,也一展你的才华丰姿。”薛涛忙自谦道:“贱女才浅学疏,既无高门就读,又无名师点拨,在众位大人面前实不敢卖弄,不过大人如若不弃,我愿试上一试,请大人命题吧。”此时庭前正有一株盛开的牡丹,韦皋说:“就以此牡丹为题吧。”薛涛略作沉吟,而后轻挽素袖,轻舞玉手,铺纸润笔,一首咏“牡丹”一挥而就:
薛涛:不必对我怜惜三尺,我只要高雅一世。薛涛父亲薛郧,是一个长安小官。薛涛,就是那个微微一笑,那个未曾涉世,那个青涩稚嫩的薛涛,那朵正慢慢绽放的花,霎那间,如燕雀过眼,如清风初来,言道: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这样的薛涛,让韦皋大为惊喜和欣慰,决定破例向朝廷申请,让薛涛作“校书郎”。一怒之下,将薛涛贬至松州。但她是薛涛,就是那个飞蛾扑火、那个高雅于世、那个风华痴情的薛涛,又怎会将世俗观念放在首位。
让白居易、刘禹锡、杜牧、元稹都点赞的女人,厉害在哪里?这个女孩,名叫薛涛。与薛涛唱和的大神,包括白居易、刘禹锡、杜牧、元稹、张籍在内,总共20人。在正当妙龄的薛涛看来,韦司令成熟稳重,事业有成,家世显赫,对自己还有知遇之恩。在诗里,薛涛把自己离开韦皋,比喻成小狗离开主人,鹦鹉离开笼子,燕子离开巢穴,鱼儿离开池塘等等。薛涛仰慕元稹的才华和深情,快马加鞭,赶到东川赴约。果然,元稹很快就把薛涛给忘了。
观唐习律51 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薛涛此诗有何玄机令父亲不高兴前言。薛涛父亲叫做薛郧,入蜀为官时,因病而逝,留下了孤女寡母生存艰难。二、薛涛与元稹。元稹有一首七言律诗,是写给薛涛的,《寄赠薛涛》,题注中写到:司空严绶知道元稹的心事,于是经常安排薛涛去见元稹。元稹走后,薛涛曾经寄百余幅松花纸彩笺给元稹,元稹选了一张写了首诗《寄赠薛涛》,诗云:薛涛的梧桐树,任由风、鸟往来,这就是薛涛父亲不高兴的原因。
寂寞终生红尘花—薛涛。(二)有一天,蜀中节度使韦臬发现薛涛诗才出众,召她过来,要她即席赋诗,薛涛即席写下一首《谒巫山庙》:乱猿啼处访高唐,路入烟霞草木香。放纵多情的元稹没有再去看望过薛涛,暮春零落,薛涛终于未能抓住稍纵即逝的爱情。(四) 元稹离去之后,薛涛忽然醒悟。薛涛在赶赴松州的途中写下了十首著名的离别诗,差人送给韦臬。薛涛如泣如诉的情感打动了韦臬,立刻派人把她追回来,两个人和好如初。
读了有关薛涛身世的一些记载,我来给薛涛写个身世,当然有我的一些好恶,有兴趣的朋友,不妨看看:一年后,韦皋因薛涛之才,曾准备奏请朝廷让薛涛担任“校书郎”官职,虽然后来未付诸现实,但“女校书”的美名已不胫而走,同时薛涛还被世人称为“扫眉才子” 。下面是第二批照片,都是在纪念馆中拍的,还是薛涛的画像,另外,还有薛涛的诗(比较多一点的可见小小上一集的回复)和赞美薛涛的诗。。。。。。。。
【唐诗成语53】薛涛、王建之“扫眉才子”: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成语】扫眉才子【释义】扫眉:妇女画眉毛。就在薛郧构思着下面的诗句时,谁知身边的小薛涛却脱口而出:“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韦皋愈益欣赏薛涛,他甚至亲自给唐德宗写信,奏请皇上给薛涛授官,让她当秘书省校书郎。但回来后的薛涛却不想在韦皋的眼皮底下讨生活了,她虽然爱韦皋,但却并知道两人不会有什么结果,她想要更自由的生活。在梓州,他约见了薛涛。
唐朝“无价之姐”薛涛,如何被男人辜负了。从此,韦府中每有盛宴,韦皋都会亲点薛涛侍宴,不要其他人,她也很快成了韦皋身边的红人。薛涛不惜把自己比作是犬、笔、马、鹦鹉、燕、珠、鱼、鹰、竹、镜,而把韦皋比作是自己所依靠着的主、手、厩、笼、巢、掌、池、臂、亭、台,因为自己的错误,令他不快而厌弃,实在是咎由自取,无可辨白。过了很久(真是度日如年啊),薛涛突然收到元稹的好基友白居易的一首诗《赠薛涛》:
薛涛:纵是才情绝世,也绕不过那个情字。第一段感情中的男主角是西川节度使韦皋,韦皋非常欣赏薛涛的才华,不仅把府上的重要事务交给她打理,还上书朝廷,推荐薛涛做校书郎。也正是武元衡,给了薛涛一个真正的“女校书”身份,在此之前,从未有哪个朝代把校书郎的职位授予女人,武元衡帮薛涛实现了曾经韦皋答应而没做到的事。十多年后,元稹再次想起薛涛,写信给她,薛涛以一首诗作为回应,从此与元稹相忘于江湖。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