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1日晚,作家莫言蕴积十年的新作《晚熟的人》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正式发布。“这部小说,我是一个写作者、同时也是作品里的一个人物,深度地介入到书里。小说中的莫言,实际上是我的分身,就像孙猴子拔下的一根毫毛。他执行着我的指令,但他并不能自己做出什么决定,我在观察着、记录着这个莫言与人物交往的过程。”莫言说。作家毕飞宇曾用“两个心脏、四个胃、八个肾”来形容莫言,以此表达他在阅读莫言作品时感受到的能量。
莫言诺奖后首部作品《晚熟的人》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十年蕴积,那个“讲故事的人”回来了——莫言诺奖后首部作品《晚熟的人》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7月31日,莫言携新作《晚熟的人》重返读者视野,这是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的首部作品,由人民文学出版社隆重推出。对于故乡的变化,莫言很坦然:“将逝去的留不住,要到来的也拦不住。”时代变了,故事照讲,《晚熟的人》又带回了我们熟悉的那个“说书人”莫言。
莫言:做一个“晚熟的人”不着急的莫言也想做一个“晚熟的人”。直播中,评论家李敬泽分享他阅读莫言新书后的感受:莫言以前的小说没有这样的书写,这是“角度非常新的作品”,书里的那个“莫言”,构成了坐在这里的这个莫言的镜像。“在这部新作中既看到标准的莫言,很浓烈,油画版的。同时,我也读到了简单、线条版的莫言。莫言以前写小说不用线条,就是大色块往上堆。所以,我很欣喜:在老莫言之外,又跑出一个新莫言。”他说。
莫言:我也是一个晚熟的人7月31日,莫言携新作《晚熟的人》重返读者视野,这是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的首部作品,由中国出版集团所属的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对于故乡的变化,莫言很坦然:“将逝去的留不住,要到来的也拦不住。”时代变了,故事照讲,《晚熟的人》又带回了我们熟悉的那个“说书人”莫言。“对于一个作家来说,你所做的事,都可能成为小说的素材或灵感的触发点。”回头再看,莫言还是那个莫言。
莫言:做一个晚熟的人莫言,上了热搜。随着《晚熟的人》问世,“闭关”太久的莫言终于给出答案:“获奖八年来,尽管我发表的作品不多,但还是一直在写作,在做准备。”“说书人”之回归莫言曾说:“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在这本蕴积了近十年的新作中,莫言既延续了以往的创作风格,又明显注入了新的元素——汪洋恣肆中多了冷静直白,梦幻传奇里多了具象写实。莫言真是一言难尽。生于1955年的莫言,盛名之下,要做一个晚熟的人。
莫言十年新作《晚熟的人》即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再叙故乡人事。7月31日,人民文学出版社将推出莫言获诺奖后首部作品《晚熟的人》。《文学的故乡》是一部纪实与想象交织的作品,它不仅讲述了作家回故乡的故事,更呈现了作家创造文学故乡的心理图景。如今,这些文学的故乡已经成为世界文学的著名风景,期待《文学的故乡》可以引领观众找到属于自己的文学故乡,因为文学的故乡就是精神的故乡,美学的故乡。
荐书 | 莫言新书《晚熟的人》:“讲故事的人”回来了。“讲故事的人”回来了,大家普遍认为,莫言依然是读者熟悉的那个莫言,但同时又带给我们陌生全新的阅读体验。莫言《晚熟的人》人民文学出版社 2020年8月莫言曾说:“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像福克纳书中的约克纳帕塔法一样已然成了文学地标的高密东北乡,也不过是莫言用一个又一个的故事构筑的文学幻境。莫言讲故事向来爱用第一人称“我”,《晚熟的人》延续了这一习惯。
莫言大哥山大讲述弟弟小说创作背后的故事并透露。管谟贤说,作为大哥,在山大爆弟弟的料有些于心不忍,但是,作为莫言走向文学道路的“领路人”,他还是给大家讲述了莫言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透露莫言下一部小说一定还是写高密东北乡,内容可能会写反腐败。管谟贤说,高密也有一个莫言研究会,他们研究总结了四点:天才的莫言,勤奋的莫言,高密的莫言,世界的莫言。为写小说莫言吃尽苦头。莫言创作,坚韧不拔,吃尽苦头。
据说,目前有关方面正和莫言家人商量旧居的修缮方案,也开始征集莫言小时候用过的器物,准备在旧居今年内修缮完毕后,以实物展示为主对外开放,再现莫言青少年时期的生活状态。莫言小学时的同学杨成国昨天特地从青岛赶到高密祝贺莫言,说到曾经的童年时光,杨成国笑着回忆说,那时候他和莫言顽皮得都不能形容了,中午同学们睡午觉的时候,就他和莫言不肯“就范”,偏要溜出去晒太阳,结果被老师抓到,狠狠教育了一通。
每日一读|《红高粱》——这不是命,这是你的选择高中语文《红高粱》推荐理由《红高粱》是中国作家莫言创作的中篇小说。——莫言 《红高粱》4、”干爹,这世上,不只有一个道理是对的,您做为官,有您为官的大道理,我为民,有我做人的小道理 “。——莫言 《红高粱》5、戴九莲:你就是个土匪种。——莫言 《红高粱》6、从高粱始到高粱终,看起来是一个循环,可它在这个过程中升腾过,它变成了酒,就是跟原来不一样了。
莫言粉丝  2012年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将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给了我的山东老乡莫言先生。玉米没有高粱这样挺拔,但满坡的一人多高得玉米棵组成的青纱帐应该也不逊色当时高粱组成的青纱帐。立秋这天,颗颗高梁都长的两米多高,远远就可以听到夹杂着风吹和高粱生长的声音噼里啪啦的从高粱地里传出来。高粱红成洸洋的血海,高梁高密辉煌,高梁凄婉可人,高梁爱情激荡。在莫言小说里许多故事就是发生在这片高梁地。
2012年的今天 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瑞典文学院当天在一份新闻公报中是这样评价莫言作品的:从历史和社会的视角出发,莫言将现实与梦幻融合,在作品中创造了一个令人联想的感观世界。莫言也由此成为了诺贝尔文学奖有史以来第一位获奖的中国籍作家。在求学期间,莫言在恩师徐怀中的启发指导下创作了《秋水》《枯河》《透明的红萝卜》《红高粱》等一批中短篇小说,自此家乡“高密东北乡”成为了莫言小说创作中重要的时空背景。
【我的卧??湾】莫言:获诺奖的启示?●马达读人物之三十一我有平台,你有故事?就算晚一点也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欢迎关注平台,底部可以留言投稿:308286678@qq.com粉丝微信号??13960233130.莫言的作品中,始终有一种乡土情怀。莫言保持了农民本色、农民本位,始终以农民的信念、农民的执著、农民的质朴,以及农民强悍的生命力来进行文学创作,做到了“任尔东南西北风,咬定青山不放松”,把心灵和笔触深深扎进故乡的泥土中。
他把“莫言”写进了故事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副编审 陈华文 莫言是一个在文学创作领域并不满足的人,尽管在2012年斩获诺贝尔文学奖,但是他一直都没有停止写作。概括地讲,小说中“莫言”文学形象和生活中真实的莫言,不能对号入座,可是也存在各种关联,毕竟创作素材来源于生活。小说集《晚熟的人》中涉及的地理区域,沿用了之前莫言的“高密东北乡”,这既是真实的地方,更大程度上是莫言“文学的家乡”。
莫言: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莫言(中)在中国驻瑞典大使馆举行的欢迎酒会上为来宾签名。在演讲中,莫言大篇幅地提到了自己的母亲,小时候听说书人讲故事的经历,国内外的文学导师蒲松龄、福克纳等,以及自己的重要作品《透明的红萝卜》《蛙》等。我是我母亲最小的孩子。在《丰乳肥臀》这本书里,我肆无忌惮地使用了与我母亲的亲身经历有关的素材,但书中的母亲情感方面的经历,则是虚构或取材于高密东北乡诸多母亲的经历。
这根本拍不出来的就是《红高粱家族》里的第三章——《狗道》!小说前面重点描述了余占鳌和戴凤莲的爱情——也就是张艺谋拍的《红高粱》的故事了。但在小说里还远远未完!在《红高粱家族》中,魔幻色彩最浓厚的就是《狗道》这一篇。莫言把野狗完全人化,进而匪化,这样写让原本硝烟弥漫的高密乡更有张力,而小说也更有浪漫色彩,更有可读性。
莫言诺贝尔文学奖演讲全文:《讲故事的人》【2】莫言诺贝尔文学奖演讲全文:《讲故事的人》【2】在军营的枯燥生活中,我迎来了八十年代的思想解放和文学热潮,我从一个用耳朵聆听故事,用嘴巴讲述故事的孩子,开始尝试用笔来讲述故事。起初的道路并不平坦,我那时并没有意识到我二十多年的农村生活经验是文学的富矿,那时我以为文学就是写好人好事,就是写英雄模范,所以,尽管也发表了几篇作品,但文学价值很低。
有个故事,我想讲给你听……在军营中,我从一个用耳朵聆听故事,用嘴讲述故事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开始尝试用笔来讲述故事的人。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因为讲故事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些故事,让我坚信真理和正义是存在的。莫言,1955年出生于山东高密,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莫言在文中创造了他的文学王国“高密东北乡”,描写了抗日战争期间,“我”的祖先在高密东北乡上演的一幕幕轰轰烈烈、英勇悲壮的舞剧。
莫言:晚熟是正面的褒义词莫言谈《晚熟的人》这部小说里面很多人物都是我的小学同学,我的小学同学一下子回到差不多五六十年前,所以是半个多世纪以前的故事一直延续到现在,这个小说里的人物跟我一起慢慢的随着社会的发展在变化、在成长、在晚熟。《晚熟的人》依然延续了这个视角,我作为一个在高密东北乡出生、长大、离开这个地方的人,若干年之后又回来了。我想晚熟是正面的褒义词,代表了求新求变,不愿意过早固步自封的精神。
莫言做“直播”引发150万人“围观”,真莫言热衷讨论“假莫言”就是这位金句频出的莫言,还带来了另一位朋友“假莫言”。真莫言写“假莫言”对于真假莫言的设计,莫言解释说:“小说中的莫言,实际上是我的分身,就像孙猴子拔下的一根毫毛。他执行着我的指令,但他并不能自己做出什么决定,我在观察着、记录着这个莫言与人物交往的过程。”莫言曾说:“2014年莫言去台湾的时候,星云法师曾送给他四个字叫“莫言说尽”。
1969年,莫言第一次喝景芝白干。莫言对冯金玉说,我1969年第一次喝景芝白干,那时候都是过年过节才能喝到。说的是:“景芝过去属于高密八区,是三县交界的商旅之地,比较富庶。景芝人到高密东北乡去教摊煎饼。老爷爷说,再来景芝人摊煎饼,就给我撵出去。为啥呢?爱享受的人才吃煎饼,煎饼卷大葱,再卷上小烤鱼子,那不就吃的多嘛,这不败家吗?当年高密多吃窝窝头、玉米饼子,没有景芝人这么讲究。”莫言大部分时间是沉默的。
莫言2012年后的新作,余华、格非等作家们怎么”吹“?“看了莫言老师这批新作,我的一个强烈的感觉是,我们所熟悉的那个莫言又回来了。”李敬泽以《左镰》《天下太平》等莫言新作为例,认为莫言的写作状态在获奖之后依然饱满,不仅葆有强劲的力量,而且依然葆有对这个时代复杂经验直接和敏锐的把握。“我觉得这是特别有意思的,而且也特别有助于我们从一个新的角度上去理解莫言的小说和莫言的整个创作。”
2017年第9期的《人民文学》在头条位置推出了莫言精雕细琢的戏曲文学剧本《锦衣》、组诗《七星曜我》。诚如评论家张清华所言,通过《锦衣》,我们看到“还是那个莫言,那个一向奇幻而诙谐、接通着乡土民间的莫言,那个满带着烟火气息、牵连着高密东北乡根根须须、枝枝蔓蔓的莫言,那个来自地方性的原汁原味与五花八门的、一向有着蓬勃感性和丰沛戏剧感的莫言。”但愿莫言《锦衣》的问世,戏剧文学不再锦衣夜行。
莫言诺奖后首发散文新作 | 马的眼镜。吴先生一进教室,炯炯的目光似乎有点湿,他说:“同学们,我并不是因为吃不上饭才来给你们讲课的!”这话说得很重,许多年后,徐怀中主任说:“听了吴先生的话,我真是感到无地自容!”吴先生的言外之意很多,其中自然有他原本并不想来给我们讲课是徐怀中主任三顾茅庐才把他请来的意思。其实,我从吴先生的课堂里,还是受益多多的。吴先生讲庄子《秋水》篇那一课,就是只来了五个人那一课。
莫言是“晚熟的人”吗?那这部《晚熟的人》写得如何,相比他之前的作品是“晚熟”吗?这部《晚熟的人》写的还是莫言老家高密市东北乡的那些人和事,只不过基本上写的是“莫言”获奖后在故乡遭遇的故事,有的人借机发财,有的人想借机谋利,有的人还瞧不起他……总体上,这部小说《晚熟的人》还值得一看,只不过还不够判定莫言是不是“晚熟的人”,抑或“晚熟”只是莫言对自己和我们的一种企望?
茂腔,高密东北乡的主旋律。莫言说,自己的小说在海外广有影响,许多海外人士到高密东北乡去走访,可他们已经无法看到莫言《红高粱》里描写的那些辽阔的高粱地,但起码还有茂腔,“对于故乡,当然首提红高粱,但茂腔的影响也是深入到骨髓里的,是熟悉的乡音。”  在莫言看来,高密东北乡是有声音有颜色的,颜色是红高粱的红,声音当然是茂腔。
你所不知道的模范生高密模范生。莫言原名管谟业,山东高密人。2012年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他自1980年代中以一系列乡土作品崛起,充满着“怀乡”以及“怨乡”的复杂情感,被归类为“寻根文学”作家。其作品深受魔幻现实主义影响,写的是一出出发生在山东高密东北乡的“传奇”。
纪录片《文学的故乡》第6集:莫言和他的高密东北乡(上)本集《文学的故乡》跟随作家莫言回到山东高密,探寻他文学里的高密东北乡是如何建构起来的。走过《丰乳肥臀》的写作现场,走过《蛙》的原创地,莫言在故乡的大地上,尽情展示着他文学里高密东北乡的秘密。走访欧美日等地,采访了莫言作品的翻译家、诺贝尔文学奖评委,还原了莫言从高密走向诺贝尔文学奖的故事。
莫言新作《同学赞》,看哭千万人。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