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我们现有掌握的资料来看,元瓷种类有:青花、釉里红、青花釉里红、釉上五彩、釉上红绿彩、五彩描金、描银、雕瓷、钴蓝釉、铜红釉、青白釉、卵白釉瓷等多类品种。明以后的红绿彩瓷主要出自景德镇,除白釉红绿彩外,又生产出枢府釉红绿彩瓷器,当然数量更少。由此笔者大胆推测,景德镇元釉上彩是在磁州窑彩瓷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器物表面釉色与底部及口沿部施釉部分颜色不同,可以看出,器物表面使用化装土,使表面釉色洁白细腻!
【THE ONE】高清器物出土 | 襄阳清水沟南朝画像砖墓《湖北襄阳麒麟清水沟南朝画像砖墓发掘简报》清水沟画像砖墓位于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城南凤凰山的南麓, 其东南为尖山和市区最高峰扁山, 西北距305省道约700米。虎画像砖 3块。5.画像砖大多与襄阳贾家冲、邓县学庄墓画像砖相似。正常来讲, 忍冬边框应是从无到有, 从墓葬时代上看, 邓县学庄画像砖墓可能早于襄阳贾家冲画像砖墓, 而襄阳贾家冲画像砖墓时代又早于襄阳清水沟画像砖墓。
井陉西元墓地发掘简报。在两具头骨上方各出土酱釉罐1件,东侧骨架上方和西侧骨架右侧各出土酱釉灯盏1件,东侧骨架腹部压有朱书板瓦一块,出土乾隆通宝、雍正通宝等铜钱23枚。酱釉,芒口,施釉至下腹部,不到底。黑釉,内施满釉,外施半釉至下腹。施黑釉,内满釉,外施釉不到底。黑釉,内施满釉,外施半釉。酱釉,内满釉,外施釉不匀。墓地出土的瓷器均施酱釉或黑釉,器形与涉县台村出土同类器物相同,具有典型的清代特征[1];
2013年8月至2014年3月,为配合奉化市西环线公路一期工程乌鸦山隧道建设,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奉化市文物保护管理所对位于奉化市锦屏街道下路头村乌鸦山西麓缓坡处的一批古墓进行了考古发掘(图一),共清理不同时期墓葬7座,其中西晋时期墓葬3座(编号M5、M6、M7)、南朝时期墓葬1座(编号M4)、明清时期墓葬3座(编号M1、M2、M3)。通体施青绿釉。施青绿釉,外壁施釉不及底,底部不施釉,为暗红色,内壁仅口沿施釉。
三、海康窑彩绘瓷的艺术特征。也受吉州窑彩绘的影响,在初期海康墓葬出土了一些彩绘罐,有的陶瓷专家就认为是吉州窑的产品,因吉州窑的胎质、釉色、纹饰都和海康窑差不多,都是没有施白化妆土,加彩后上釉一次烧成的釉下褐彩瓷。磁州窑彩绘一般豪放粗犷,多传统绘画,海康窑彩绘瓷则追求清新秀丽,独创一格,瓶、罐多层次,在海康出土的几十件彩绘瓷罐中很明显地看到这点,这是海康窑彩绘瓷的一大特色。
由此观之,“号墓为陵”制度的出现有强烈的政治背景,因此,它的实施极短,仅有懿德太子墓和永泰公主墓这两座墓是按此制修建的。永泰公主李仙蕙墓、懿德太子李重润墓、章怀太子李贤墓的墓主人都是李唐与武周政治旋涡中的牺牲品。北方两京地区典型的是带长斜坡的土洞墓和砖室墓,墓道上挖天井,天井之间设过洞,墓葬主体部分是墓室,墓室构筑上有土洞和砖室的区别,室内放棺椁和主随葬品,有的开出壁龛放置随葬品。双室砖墓:
新津美好老君山185住宅基建工地唐末五代时期砖室墓发掘简报。新津美好老君山185住宅基建工地唐末五代时期砖室墓发掘简报 《成都文物》2010年第3期。新津美好老君山185住宅基建工地唐末五代时期砖室墓虽被施工扰乱遭严重破坏,但墓葬规模大,形制比较复杂,这在四川以往的考古发现中很少见,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该墓的发现也为四川地区唐末五代时期墓葬研究提供了新的重要考古材料。
山西榆次元代墓葬。在榆次地区十分少见的元代墓葬。M9∶3茶叶末釉瓷罐和M17∶1黑釉瓷罐的形制与山西汾阳团城南区墓地元末明初M34出土的黑釉罐M34∶5和褐釉罐M34∶6相近。仿木结构墓葬自汉魏出现以来,一直都是以砖雕砖砌为主,像M9这样用生土雕刻仿木结构的墓葬在晋中地区极为罕见,就全国而言也不多见,笔者所知目前见诸报道的仅有甘肃高台地埂坡晋墓M1前室和陕北统万城遗址北魏墓葬墓室,暂未见宋元时期生土雕刻仿木结构墓葬。
山西太原晋祠后晋墓发掘简报。志文称墓主为王氏小娘子。腰坑出土的五孔青石,太原青阳河北汉太惠妃墓也出土一合凿有五孔的青石,洛阳北郊邙山M1037、M1038唐墓,与王氏小娘子墓在腰坑、石盒和墓志铭文方面几近相同。王氏小娘子墓的发掘为研究唐五代时期腰坑墓及道教文化发展提供了实物资料。王氏小娘子墓保存完整,时代特色鲜明,文化内涵丰富,是迄今为止太原发现的唯一一座后晋墓葬,其墓葬形制、出土器物等都具有重要价值。
M2为土坑竖穴单室砖墓,由墓坑、排水沟和砖室构成,砖室平面呈长方形,方向358°(图二)。排水沟位于砖室封门墙底部正中,砖砌,以单砖横向平铺为底,两列砖纵向平铺为壁,中间留有孔道,沟顶用单砖纵向平铺,其上再覆半砖。M9为土坑竖穴单室砖墓,由墓坑、排水沟和砖室构成,砖室平面呈长方形,方向180°(图四)。M10为土坑竖穴双室砖墓,由墓坑、墓道、排水沟和砖室构成,砖室平面呈倒“吕”字形,方向155°(图六;
湖南蓝山县发现两座唐代纪年砖墓。墓道朝向东北,方向37°,墓道近底部有一块横列墓砖。纪年砖有两种,字体略模糊,但是仍可辨,其中一种纪年砖为“*(唐?)武德元年”(公元618年)(图二一),另一种为“唐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图二二),除纪年砖外另有铭文“雷山”(图二三),可能是某一山名。唐代纪年砖墓在湘南地区发现数量很少,蓝山县五里坪两座唐代纪年砖墓的发现为研究湖南地区隋唐墓葬的分期具有重要的价值。
華商報報導,米氏貴婦墓發現於2002年,考古院配合一處小區建地,在西安南郊進行搶救性挖掘,共找到40多座北魏到唐代的墓葬,當中最為珍貴的,是一座僥倖逃過盜墓賊盜墓的唐代紀年墓。.米氏貴婦墓是斜坡墓道土洞墓,由墓道、俑道和墓室組成,雖然墓穴的上部已遭破壞,但墓室內部未遭盜墓賊入侵,隨葬器物保存完好,有唐代墓常見的鎮墓獸、天王俑、仕女俑、男立俑,以及頗珍貴的12生肖俑。
明代的蓝釉从明代建国后就开始烧造了,洪武朝烧造的蓝釉还不是纯粹的内外通体单色蓝釉,而是与其他单色釉共同烧造,或者器内为蓝釉,器外为另一釉色,或者器外为蓝釉,器内为另一釉色。明代晚期的蓝釉器物以嘉靖、万历朝为代表,蓝色较为暗淡,亮度不足,呈现出蓝中泛灰泛紫的色调,尤其是嘉靖朝蓝釉器物在接近底足处往往有流釉和聚釉发黑的现象,有的釉面有细小开片,有的有棕色斑点,而万历朝蓝釉器物则没有这种现象。
早在2005年发掘的绛县横水倗国墓地中也发现有斜洞,倗国与霸国墓地遗址相距不过数十公里。青铜器上的铭文表明,霸国与它邻近的倗国,甚至是距离几百公里的燕国都有往来,周王朝的大臣井叔、芮公也曾赐给霸国国君礼物,但是在霸国墓地中,没有发现任何能证明它与晋国有过直接往来的实物,这让考古工作者感到意外,晋国是两周时期山西境内最大的诸侯国,它的一举一动,存续变迁都会牵动友邦四邻。
重磅|山西陶寺北两周墓地入围“2018年中国考古新发现”山西襄汾县陶寺北两周墓地。陶寺北墓地位于山西省襄汾县县城东北约7公里处的陶寺村北,因近年盗墓发现。墓地总面积约24万平方米,从目前发掘情况推测,墓葬数量近万座,时代从两周之际延续到战国时期,由早到晚从西北向东南排列。▲M3011棺椁间西南部器物出土现场(第一层)▲ M3011棺椁间西南部器物出土现场(第二层)▲M3018墓室出土器物。▲陶寺北墓地出土器物。
陕西发现规模最大春秋周系墓葬 出土玉器精品(图)陕西省考古研究院12月12日透露,当地发现了目前全国规模最大春秋时期周系墓葬,一个湮没千年的周代封国由此重见天日。就墓室大小而言,比同时期同类形制的曲沃晋侯墓、韩城梁带村芮公墓大得多,仅次于甘肃礼县大堡子山秦公大墓,也比在洛阳发现被认为可能是周平王墓的“亚”字型大墓墓室大。其余墓葬为南北向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主人身份相当于卿大夫或士一级贵族。
该墓玉器时代比较复杂,有一些早期遗物,包括两件商代玉戈、一件商代晚期玉鱼、一件西周晚期玉人、一件春秋早中期玉牌饰。墓中自然还出土了更多春秋晚期风格突出的玉器,从已发表的材料看,主要有玉琮、玉璜、玉玦、镂雕龙首玉戈、玉觽、玉虎、兽形玉饰、鸟首鱼尾形玉饰、兽面纹玉牌饰、牛首形玉牌饰、玉牌饰、柱形玉饰等,此外还有一件有钻磨痕迹的环形玉料。其中镂雕龙首玉戈、鸟首鱼尾形玉饰、柱形玉饰等为春秋玉器中首次发现。
平遥古城东城墙外发现一组东周和金代墓葬。山西省考古研究院23日对外发布考古新发现:考古工作者近期在平遥古城东城墙外的平遥县会展、演艺中心项目建设工地成功发掘出一组东周和金代古墓葬。据介绍,此次发掘的这一组东周竖穴土坑墓和金代砖室墓,位于平遥县东城村南,西距平遥古城东城墙仅800米。东周墓葬上部遭到破坏,仅存底部的墓室,墓室东部被金代砖室墓打破。金代墓葬是一座仿木构砖室墓,东西向,由墓道、墓门、甬道、墓室组成。
你没看错,这就是刚出土的镇,墓,兽!在历史悬疑小说《镇墓兽》刚进入人们的视野中时,很多读者对这一陌生而新鲜的词汇“镇墓兽”,问出了一个这样的问题:"镇墓兽真的存在吗?"这是一只不再完整的镇墓兽,破碎不堪的镇墓兽,形制很小的镇墓兽,但它长长的舌头格外醒目。镇墓兽是中国古墓葬中常见之冥器,通常是位高权重之人才能享用,守护在墓主人的棺椁旁边,保护墓主人的灵魂安静,不受地下鬼怪或者盗墓贼的侵扰。
1980年江西高安县城发现一批窖藏器物,数量很大,有瓷器238件,景德镇生产的青花、釉里红、青白釉、卵白釉瓷器67件,龙泉青瓷168件,钧瓷 3件。安徽繁昌窖藏部分出土器物。任仁发家族墓出土器物。新安号沉船出水器物展览。最主要一个指标就是数量嘛,窖藏瓷器中龙泉器物比景德镇器物多一倍。你看,景德镇在南宋时期主要生产的是影青类器物,是注重釉色和造型的,最后变成青花、釉里红、彩瓷等等,它的单色釉产品反而是很小众的了。
从明代先辈们的历史记述就可以看到,它们所记述的明“宣德五彩”瓷器物,釉面色彩的好坏成了它们衡量“五彩”瓷最主要的指标,由此可以看出,在明万历年,在明“宣德五彩”瓷器中,选择官窑烧造的“五彩”瓷器还是选择民窑烧造的“五彩”瓷器作为历史记述的标本器物,它们选择了民窑烧造的“五彩”瓷器作为其历史记述的标本物,它们选择民窑烧造而放弃了官窑烧造瓷器,这在中国的制瓷历史中所罕见。
成化斗彩瓷与所谓成化“漏彩”瓷的研究。图7,对此笔者不能苟同,原因是明代正德以前御窑瓷器的筛选相当严格,其标准远高于清代,不但落选有瑕疵的瓷器要打碎,即使超出宫中需求数量的无瑕瓷器也要打碎掩埋,御窑瓷器绝不可流入民间。故可判断其出窑时候为部分漏彩瓷器,至于其外壁彩料的人为磨除现象,台北故宫还有此类成化瓷器收藏,且成对,见图11,其中原因至今尚不得而知,但可以说明漏彩瓷器有成品传世。
根据墓葬、墓园和出土文物的特点,结合文献记载,专家认为,海昏侯墓与西汉海昏侯国存在很大关联,墓主人是海昏侯国的某一代海昏侯,距今有2000多年历史。距离海昏侯墓东面不到50米是海昏侯夫人墓。“按照《周礼》中的礼乐制度,‘四堵为帝,三堵为王’。”海昏侯墓专家组副组长、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仲立认为,海昏侯墓出土的三堵悬乐,明显高于墓主“侯”的身份,而只有第一代海昏侯刘贺曾经具有王的身份。
在施单一色釉的唐代长沙窑瓷器中,以青釉瓷最为多见,另有少量酱釉、蓝釉、绿釉、红釉瓷等。青釉瓷器釉层较薄,釉色青中偏黄,釉面多开细碎片纹,有的胎、釉结合不好,产生剥釉现象。酱釉瓷釉层略厚,釉面亦多开细碎片纹,釉面滋润,呈酱褐色。科学检测结果表明,青釉和酱釉的主要着色元素是铁,绿釉和红釉的主要着色元素是铜,蓝釉的主要着色元素是钴。长沙窑的青釉或灰白釉色斑瓷主要有两种,即青釉酱褐色斑和青釉或灰白釉绿斑。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