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对不同国家、不同种族的大量人群进行基因检测,研究人员发现ApoE4等位基因是导致晚发性AD的危险因素[1]。ApoE基因是过去50年内最热门的10大基因之一,针对其基因多态性的研究是目前医学研究的热点之一。目前23魔方基因检测可以针对45项具有遗传风险的疾病进行基因检测,其中包括迟发性阿尔茨海默症,这为每个人了解自己的身体了解自己的基因提供了可参考的依据,遗传风险较大的人可以及早预防或是介入治疗。
ApoE基因分型。ApoE4基因型可显著增加迟发型阿尔兹海默病( AD) 的发生,ApoE2基因型可有效预防迟发型阿尔兹海默病( AD) 的发生,是AD的保护因子,ApoE3 基因型不易导致阿尔兹海默病( AD) 的发生,是人体的正常因子。ApoE4基因型可显著增加迟发型阿尔兹海默病( AD) 的发生,ApoE2基因型可有效预防迟发型阿尔兹海默病( AD) 的发生,是(AD) 的保护因子,ApoE3 基因型不易导致阿尔兹海默病( AD) 的发生,是人体的正常因子。
APOE突变体由三个对应的等位基因编码,等位基因之间不同的氨基酸多态性改变了APOE的结构和功能,导致APOE各突变体对APOE受体的亲和力有所差异,因此导致对脂质的清除效率有所差异,与疾病的发生相关性也不一致。APOE2-Aβ和APOE3-Aβ复合物均可以通过血脑屏障上的VLDLR和LRP1得到清除,而APOE4-Aβ的清除则是通过LRP1到VLDLR,因为VLDLR介导的APOE4-Aβ内吞比LRP1要慢,因此APOE4-Aβ的清除比APOE2和APOE3慢。
在研究涉及的10万余人中,APOE ε33基因型的携带者最多,达到了55.6%,而携带有APOE ε4等位基因的人群也不少,APOE ε42及APOE ε43的携带者占比分别为2.9%和25.5%,合计有28.4%,而APOE ε4纯合子APOE ε44的携带者相对较少,仅为2.9%。ε44基因型的人群各种痴呆性疾病的发病风险均更高,阿尔茨海默症、血管性痴呆、其他痴呆性疾病以及全部痴呆性疾病的发病风险分别为ε33基因型的人群的8.74倍、2.87倍、4.68倍以及5.77倍。
ApoE基因有三种分型,分别为ApoE2、ApoE3和ApoE4,而每个人只携带其中的一种基因分型。Ostendorf说:“我们认为,这些ApoE基因的分型产生的一个主要影响是,它们能差异性地调节免疫系统对肿瘤的攻击。”有关300多名黑色素瘤患者的基因数据与这一小鼠实验的结果相符:平均而言,携带ApoE4的病人存活得最久,而携带ApoE2的病人存活最短。研究人员还发现一种提高ApoE表达量的试剂RGX-104,可以更有效地帮助携带ApoE4的小鼠对抗肿瘤。
心血管病也与阿尔茨海默病和痴呆发病风险的增高相关,主要是因为心血管疾病常常伴随许多血管性危险因素,如高血压、血脂增高等,这些都是阿尔茨海默病发病的危险因素。尽管多个研究老年期血脂水平与阿尔茨海默病发病风险关系的横断面研究或观察性研究的结果缺乏一致性,针对中年期血脂水平与阿尔茨海默病发病风险关系的流行病学研究,支持总胆固醇或低密度胆固醇的增高会增加阿尔茨海默病的发病风险。阿尔茨海默病的风险预测。
人类有三种载脂蛋白分别是APOE2、APOE3、APOE4。APOE2是一种保护性基因,拥有APOE2的人患阿尔茨海默病的几率约为5%,而大约有70%的人拥有APOE3基因,他们有患阿尔茨海默病的基线风险。一个来自母亲,一个来自父亲,所以你可能是两个APOE2或一个APOE2 、一个APOE3,如果你是一个APOE2 、一个APOE3的基因型,你就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免受阿尔茨海默病的影响,如果你是两个APOE2,你患阿尔茨海默病的概率就极低了。
使用年龄、性别和APOE基因型的算法预测10年痴呆风险。近期一项使用丹麦注册数据的新研究显示,年龄、性别和载脂蛋白E(APOE)基因型可以准确预测10年之内罹患阿尔茨海默病(AD)和痴呆症的风险。“通过将年龄和性别等因素与算法中的一些常见基因相结合,找到那些风险最高的人,”哥本哈根大学主导该研究的Ruth Frikke-Schmidt博士说。在APOE e44基因型携带者中,60-69岁的AD风险在男性中为6%,在女性中为7%。
首先,计算了在初始时间点(M0)的 rsFC,结果表明APOE ε4 载体(APOE ε4+)和非载体(APOE ε4-)之间的横向比较揭示了 APOE ε4 等位基因的存在对 DMN rsFC 没有显著的调节作用。4、淀粉样蛋白状态在 APOEε4 基因型的功能动态中影响。同时,APOE ε4+ 和APOE ε4- 的两组被试在第一次采集时间点(M0)的DMN没有显著的组间差异,对两组被试的DMN变化的研究,证明了 APOE ε4 等位基因导致了不同的DMN老化轨迹。
全新基因疗法,有望预防阿尔茨海默病。APOE有3种等位基因:APOE2、APOE3和APOE4。而APOE4等位基因则会显著增加阿尔兹海默病的患病风险,且具有等位基因剂量依赖性,即拥有一个拷贝的APOE4基因会使个体的患病风险加倍,拥有两个拷贝APOE4的个体患病风险高达平均水平的12倍。而对于携带一个拷贝APOE4和一个低风险等位基因APOE2的人来说,他们的患病风险与普通人群没有显著差异,这表明保护性等位基因能够抵消风险等位基因的影响。
这个基因也与AD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编码的是载脂蛋白E(APOE)。大部分情况下,编码APOE的基因有三个版本(等位基因),分别为APOE2、APOE3和APOE4。综合这些结果来看,尽管这一案例是特殊的,这个基因突变也是罕见的,但如作者在论文最后所强调,如果可以安全有效地编辑APOE,调节该蛋白与相关分子的相互作用,或许可以重现这种罕见突变的保护作用,“开发APOE相关基因和药物疗法,可能对AD的治疗和预防产生深远影响”。
80%的DLB患者会出现视幻觉,但是AD患者相对很少出现类似症状。DLB发病早期就会有帕金森样的运动症状,但是AD患者晚期才会出现。DLB患者早期就会有锥体外系综合征,而AD患者相对较晚。DLB患者的执行功能下降和视空间障碍较AD更明显。AAN建议怀疑AD诊断的患者都要进行MRI及CT检查以明确患者的病因(卒中、肿瘤、脑小血管病等)。APOE的基因型中ε43和ε44的AD患病风险较高,ε22、ε32、ε42和ε33的AD患病风险较低。
“在阿尔茨海默病风险最低的人群中,邻里环境对认知的积极影响可能最强,”领导这项研究的资深作者、社会设计与研究学院FAU城市与区域规划学院助理教授Lilah M.Besser博士说,FAU大脑研究所(Brain Institute,I-Brain)成员和FAU人类健康和疾病干预研究所(Human Health and Disease Intervention,I-Health)研究员即使生活在有利的邻里环境中,APOEε4携带者认知能力下降的风险也很难克服。”
在血液中的有些指标可以提示AD的患病风险,它们主要是:同型半胱氨酸、甲状腺功能、血糖、Apo-E基因型、血脂等。为什么同型半胱氨酸高会使AD的患病风险提高呢?ApoE与老年性痴呆(AD)发病有关,ApoE4增加AD的发病风险,据波斯顿大学医学院Green博士的名为REVEAl的研究提示,如果蛋白表型为E2/E2其患AD的风险为0.8%,E2/E3的风险为3.2%, E3/E3为5.1%, E3/E4为18%,而如果具有 E4/E4的蛋白表型的个体其罹患AD的风险将高达67%。
在血液中的有些指标可以提示AD的患病风险,它们主要是:同型半胱氨酸、甲状腺功能、血糖、Apo-E基因型、血脂等。为什么同型半胱氨酸高会使AD的患病风险提高呢?如果血中同型半胱氨酸的水平达到很高的水平时,可以抑制DNA的修复并且更容易受到淀粉样蛋白的毒性作用,而后者是造成AD的主要病理基础。糖尿病尤其是II型糖尿病是AD的重要危险因素,也就是说患有糖尿病的人更容易得AD。ApoE与AD发病有关,其中ApoE4增加AD的发病风险。
阿尔茨海默病。但是,进化论也告诉我们:侵袭人类的疾病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接替癌症大潮的下一波疾病,将是更加凶猛的阿尔茨海默病。对AD(阿尔茨海默病)有所了解的朋友都知道,携带1个APOE4等位基因,患AD的风险是其他人群的3倍多;并且携带APOE4基因的癌症患者对免疫增强疗法的反应最好,平均生存期也是最长的。此前就有研究认为,AD与癌症之间存在逆向关系,这种尴尬的关系,向左转,阿尔茨海默病,向右转,癌症扩散。
【960】四分之一世纪的ApoE与AD研究。前言:ApoE在与AD紧密挂钩之前,与心脑血管病关系更为密切。近期系列大文章提出,ApoE是AD慢性炎症“黑手”,甚至介导了病理性Tau磷酸化的加速过程。基因表达增加的包括ApoE和以前发现与AD病理相关的其他基因包括Cst 7、Lgals 3、Itgax、Spp1、Clec7a、LPL和GPNMB以及以前没有发现与病理相关的基因特别是CCL3和CCL4。
保护大脑的“力量”抵御阿尔茨海默病。饮食健康、避免中年体重增加、不吸烟、适度饮酒、定期运动(甚至仅仅是步行!),如果有慢病已经确诊了就积极地治疗糖尿病、高胆固醇血症和高血压,与朋友和家人保持紧密的社会联系(不要借口“太忙了,无法拜访、打电话或发电子邮件”),保持精神活跃(读书,寻求挑战性的心理任务,成为''''''''永恒的学生''''''''!)可以减少全世界阿尔茨海默病的病例多达三分之一!关爱父母 关注阿尔茨海默病。
AD患者脑内tau蛋白异常过度磷酸化,过度磷酸化的tau蛋白聚集形成双股螺旋细丝,形成神经原纤维缠结的主要成分,产生神经毒性。正常情况下,tau蛋白与微管结合,维持细胞骨架的稳定,在AD脑内,tau蛋白异常磷酸化,与微管结合点减少,异常磷酸化的tau蛋白自身结合,形成双股螺旋细丝,最终导致形成NFTs。(3)各种病理过程最终导致AD脑内神经元丢失,尤其以海马和基底前脑胆碱能神经元丢失严重(图2-4),神经元缺失可达47%。
痴呆症和阿尔茨海默病有什么区别吗?痴呆阳性家族史是ad公认的危险因素,提示遗传因素在ad的病因中起重要作用。流行病学研究显示,ad患者的一级亲属有极大的患病危险性,是一般人的4.3倍,呈常染色体显性遗传及多基因遗传,具有遗传异质性。目前已发现至少4种基因突变与ad有关,即:淀粉样蛋白前体(app)基因,早老素1基因(ps-1),早老素2基因(ps-2)和载脂蛋白(apoe)基因,分别位于21、14、1、19号染色体。
基因圈“跨界”揭秘,癌症转移前瞻性研究突破,科学家首次证实,癌症转移与先天性基因型有关,癌症转移之谜终将解开。
|必读|阿兹海默病家族史加糖尿病的成年人患病风险更高。《生活》杂志近日刊发一项研究发现:在线学习测试中,一级亲属中患有阿兹海默病的成年人比没有这种家族史的成年人表现更差。众所周知,阿兹海默病家族史是这种疾病的重要风险因素,但这种家族史对一个人一生中学习和记忆的影响机制尚不清楚。742名与阿兹海默病有近亲关系的参与者提交了一份血样或唾液样本,研究人员测试了与阿兹海默病相关的APOE基因遗传变异。
阿尔茨海默病 阿尔茨海默病 - 简介。言语功能障碍明显,讲话无序,阿尔茨海默病内容空洞,不能列出同类物品的名称;阿尔茨海默病 - 治疗方案 阿尔茨海默病。基于“胆碱脑功能低下”假说,目前认为,老年性痴呆患者大脑内神经递质Ach的缺失,是导致AD的关键原因,乙酰胆碱酯酶(AchE)过多,会催化Ach的裂解反应,导致Ach缺失,神经信号传递失效。临床治疗AD的药物,主要通过抑制AchE来提高患者体内Ach含量,改善AD的临床症状。
经外周静脉给予单克隆抗体或者免疫球蛋白产生多克隆抗体靶向治疗Aβ,这些方法都被用在免疫治疗AD 上。AD 的被动免疫治疗  2.1 Bapineuzumab 单克隆抗体Bapineuzumab 单克隆抗体是一种定位于Aβ N 端肽链的单克隆抗体。Ⅲ期试验比较了ApoE4 基因携带者和非ApoE4 基因携带者的不同点。淀粉样蛋白量在治疗组和安慰剂组间统计学上的差异,ApoE4 基因携带者病例样本和高剂量非ApoE4 基因携带者病例样本中脑脊液tau 蛋白量减少。
关于Amyloid 和 Tau 的假说 | StressMarq斑块, 缠结以及阿尔茨海默氏症的病理学。Tau 蛋白假说提出,tau 缠结出现在 Aβ 斑块形成之前,并且 tau 磷酸化和聚集是造成 AD 神经衰退的主要原因。虽然 tau 假说和淀粉样肽假说是对立的,但是 AD 是一种复杂多面的疾病,所以也不是单一假说或治疗方案就能解决的,有很多假说提出来 Aβ 和 tau 相互作用导致了AD 的病理进程。淀粉样肽斑块和 tau 缠结不是 AD 患者大脑中唯一可见的特征;
在知情同意的情况下,对该家系中采集到的8位成员、20例SAD患者和50名家系外非患病个体进行血样采集,提取基因组DNA,并根据家族性AD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的特点,对其PSEN1基因的第3~12外显子、PSEN2基因的第1~12外显子、APP基因的第16~17外显子进行基因测序检测,并同样用测序法对所有样本进行ApoE基因分型。研究显示,APP基因、PSEN1基因和PSEN2基因发生突变后造成的APP及其代谢产物异常与EOFAD家系发病有关。
重视阿尔茨海默病的早期诊断 阿尔茨海默病 (AD) 的发病率和患病率伴随席卷全球的人口老龄化银色浪潮迅速攀升,每 7 秒钟世界上就增加 1 例痴呆患者,每年新增 AD 患者 460 万人。目前对 PCAD 的研究多聚焦在探索脑脊液中β- 淀粉样蛋白 (AB) 和 tau 蛋白等生物标志物异常、脑容积改变和 Aβ显像及遗传学异常等证据。细胞内 tau 蛋白过度磷酸化导致神经原纤维缠结、脑脊液总 tau(t-tau)蛋白和磷酸化 tau(p-tau)蛋白含量显著增加。
4,APOEε4增强了β淀粉样蛋白与tau病理之间的关系5,AD相关基因显示加速进化。为了鉴定AD致病基因,还需要通过功能基因组学研究将这些基因座定位到变体和基因上。一个APOEε4等位基因与β淀粉样蛋白之间的相互作用与tau负载增加有关,而β淀粉样蛋白与两个APOEε4等位基因之间的相互作用与tau聚集的更广泛模式有关。虽然蛋白质编码基因位点在基因结构中显示出较小的变化,但非编码基因位点显示出甚至更大的变化。
Brinton说:“有可能是女性老化方式使她们更容易患病,并不是她们多活了四年那么简单。”具体来说,她认为女性经历的停经前的症状和更年期改变了她们的大脑,这使得她们比男性更容易患上阿尔茨海默症。男性和女性都拥有ApoE4,但1997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携带一组ApoE4基因副本的女性患上阿尔茨海默症的风险增加4倍,而同样携带一组ApoE4副本的男性并不会增加患病的风险。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