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医大师李佃贵治疗胃癌临床验案。诊断:胃脘痛(浊毒内蕴,胃络瘀阻)(西医诊断为①胃癌。方药:半枝莲15克,半边莲15克,茵陈15克,白花蛇舌草15克,黄连12克,板蓝根15克,苦参12克,绞股蓝12克,鸡骨草15克,五灵脂15克,元胡15克,白芷15克,蒲公英15克,砂仁9克(后下),丹参15克,全蝎9克,蜈蚣2条,三棱6克,莪术6克,内金15克,焦三仙各10克,日1剂,文火煎煮2次,每次30分钟,共取汁300毫升,分早晚饭前30分钟温服。
白血病的中医辨证治疗、病因病机、中药配方处分。周围血液中白细胞有质和量的变化,根据病势缓急细胞形态周围血象,临床表现不同可分为急性白血病和慢性白血病。治法:益气养血,兼清热解毒。按语:本型为慢性白血病的急性变,是白血病终末表现和死亡的主要原因,对药物反应差,病理表现为气血奔于外,阴阳衰竭于内,《内经》所谓“神不使也”,中药凊热,凉血,解毒,凉血目的在于尽快地控制血热鸱张之势,再配合化疗或能如愿以至缓解。
汗出异常的验案 脾胃论治的经验王彦刚从脾胃论治汗证的经验浅析。临床上汗证多见自 汗、 盗汗、 头汗、 半身汗、 手足心汗等全身或局部汗 出, 笔者在临证过程中, 发现患有慢性胃炎的患者常 伴有汗出异常的表现, 如: 但头汗出、 手足心汗、 自 汗、 盗汗等, 单纯止汗, 疗效欠佳。临床常见汗证与慢性胃炎相兼出现, 表现为但 头汗出、 手足心汗、 自汗、 盗汗等伴有胃脘不适, 究其 病因, 王教授认为其本质在脾胃。
扶正重在健脾益胃,补中益气,或养阴益胃。病机分析:气机郁滞,肝失调达,木郁土壅,脾胃之气不得升降,肝气犯胃,肝胃不和,气机逆乱。方中重用黄芪,益气健脾,补中气之虚为君药;辅以党参、炙甘草、白术益气健脾,助黄芪补中气为臣药;佐以陈皮理气和胃,使脾气当升则升,胃气当降则降,并使补气药朴而不滞;当归养血和营,防补气之药耗伤胃之阴津而痞满难消;少量柴胡为使,既可升脾之清阳之气,又可调畅气机,使气机通畅。
多数医家都认为:胃凉、胃部怕冷即是胃寒,而余在临床实践中,通过大量的病例分析发现,胃凉并非都是胃寒,导致胃凉的病因是多方面的。其实证一为寒邪客胃,寒伤胃阳所致的真寒证,二为因阳气郁阻不达,胃脘失其温煦而成的阳郁之证,此为假寒证,包括气滞胃脘、胃络瘀阻、湿阻中焦、胃热炽盛证。当前由于病因病机的变化,疾病谱的变化,因气(气机郁滞)、瘀(瘀阻胃络)、湿(湿热中阻)、热(胃热炽盛)所导致的胃凉更为常见。
一、 脾胃虚弱(脾气虚、胃气虚)胃十二指肠溃疡,慢性胃炎,慢性肠炎、结肠炎,慢性痢疾,胃肠功能紊乱、胃神经官能症,肠结核、慢性肝炎、肝硬化、放化疗后不能饮食。病机:脾有病,则胃受之,脾胃虚弱,即脾气虚及胃气虚同时出现,但也有单独出现者。四、 脾虚湿困(湿困脾阳、寒湿困脾)慢性胃炎、胃十二指肠溃疡,慢性肠炎,慢性痢疾,胃肠功能紊乱,水肿,慢性肝炎,肝硬化,慢性结肠炎,白带过多。治法:清胃泻火。
沐笔记 | 胃痛从肝论治。若具有上述特征者,不论其是何种胃痛,均可采用肝胃同治或从肝论治,大多能提高临床疗效。4肝胃火郁——一贯煎、滋水清肝饮、龙胆泻肝汤。肝郁湿滞故脉弦而缓,若肝郁化火,则脉弦而数。肝气条达,气机畅利,胃不受侮,疼痛自止,此即“治肝可以安胃”的意思。肝寒得散,胃气得顺,治肝即所以治胃。补虚建中,扶脾抑肝,即肝胃同治的意思。3.常用方药——一贯煎、滋水清肝饮、龙胆泻肝汤加减。
附子理中汤和济生乌梅丸加减治疗胃息肉。胃息肉在中医文献中为“胃痛”、“胃脘痛”,主要表现上腹痛、腹胀、嗳气、反酸、恶心、呕吐等症状,一般在胃镜检查中发现,笔者从1999年采用附子理中汤和济生乌梅丸加减治疗,功效显著,治愈率高,复发率低。中医理论认为人体内的一切良、恶性肿瘤(息肉)均为蓄毒久聚,(蓄毒乃:痰毒、热毒、湿毒、食积毒、腐毒、烟毒、酒毒),淤积不通,热腐化生形成。
中医药辨证治疗功能性消化不良摘要功能性消化不良属于中医的“痞满症”、“胃脘痛”、“嘈杂”等范畴。脾胃为中焦气机枢纽,脾气主升,胃气主降,而肝的疏泄对这个枢纽起着重要的作用,无论肝、脾、胃中任何一脏发生病理改变,均会造成脾胃、肝脾、肝胃之间的气机失调。3辨证施治临证常将功能性消化不良分以下几个证型:3.1饮食积滞型主症:胃脘痞满,嗳腐酸臭,厌恶饮食,胃胀拒按,吐后症减,矢气臭秽,舌苔垢腻,脉弦滑。
浊毒内蕴为慢性萎缩性胃炎病机的核心,李佃贵教授根据浊毒之轻重、浊毒之深浅,参考《慢性萎缩性胃炎的萎缩诊断标准和分期分级》,对本病进行分期辨证论治,取效颇佳。浊毒病邪有轻、中、重之分,治疗也要根据浊毒病邪之轻重,分而治之,浊毒治疗不拘泥于一方一药,应辨证论治,随症加减,灵活用药,使浊毒祛则气机畅,脾胃运,清阳升,浊阴降,气血生化有源,肝胃相和,胃络得以濡养,萎缩的胃黏膜得以修复,收效才能显著。
陆长清八法诊治小儿脾胃病。因此陆长青在诊治脾胃虚寒及慢性衰弱病证中,多从温补脾阳或激发脾阳入手,以振奋人身阳气,增强体质。陆长青所拟藿香调中汤即以调理脾胃气机为要旨,用藿香、砂仁芳香振脾,理气和胃;方解:脾属湿土,得阳始运,胃属燥土,得阴自安,以脾喜刚燥、胃喜柔润也。主治:肝气郁滞,横逆犯胃,或肝脾不调所致的胃脘胀满,胁肋疼痛,口苦泛酸,性情急躁,呃逆少食,肠鸣腹痛,舌边红,苔薄黄,脉弦。
黄连汤。用方思路:正确使用黄连汤,既是主治脾寒胃热证的基础方,又是主治胸热胃寒证的基础方。【西医辨病】 胃粘膜脱落,慢性浅表性胃炎,慢性萎缩性胃炎,胃术后倾倒综合征,胃及十二指肠溃疡,慢性肝炎,慢性胆囊炎,胃神经官能症以及肠胃癌变等。【衷中参西】 合理运用黄连汤指导中医辨证与西医辨病,无论是治疗消化疾病,还是治疗心肾疾病等,都必须符合黄连汤主治病变证机与审证要点,以此才能取得治疗效果。
八法诊治小儿脾胃病。益脾护胃法。因此陆长青在诊治脾胃虚寒及慢性衰弱病证中,多从温补脾阳或激发脾阳入手,以振奋人身阳气,增强体质。陆长青所拟藿香调中汤即以调理脾胃气机为要旨,用藿香、砂仁芳香振脾,理气和胃;方解:脾属湿土,得阳始运,胃属燥土,得阴自安,以脾喜刚燥、胃喜柔润也。主治:肝气郁滞,横逆犯胃,或肝脾不调所致的胃脘胀满,胁肋疼痛,口苦泛酸,性情急躁,呃逆少食,肠鸣腹痛,舌边红,苔薄黄,脉弦。
河南名中医治泛酸疗效好。李教授根据多年临床经验辨证论治泛酸,效如桴鼓,现将其治疗泛酸经验介绍如下。中医认为,泛酸作为脾胃病症,其病因病机与呕吐、嗳气等有相似之处,病因不外饮食、情志、外邪犯胃及脾胃虚弱。泛酸明显者,加珍珠粉、浙贝母各10克,或配服鸡蛋壳粉(鸡蛋壳两个,于锅中炒至焦黄,然后研成粉状,每日分3次,温水冲服,症状明显者可续服用)以助缓解泛酸的症状。胃脘冷痛较甚者,加党参、干姜、白术各10克。
胆汁反流性胃炎:老中医五型辨证施治消灭它辨证施治:1、肝胃不和型:主要表现为胃脘痞满、胀痛,连及两胁,泛酸嘈杂,时泛吐苦水,嗳气较频,自感咽喉如有物梗阻,舌淡苔白,脉弦。方药:柴胡12克,枳壳12克,白芍15克,旋覆花20克(包煎),代赭石20克,茯苓15克,生姜6克,甘草6克。方药:黄芪30克,桂枝10克,白芍15克,茯苓15克,炒白术15克,木香 10克(后下),麦芽15克,生姜9克,大枣3枚,炙甘草10克。
方药:柴胡疏肝散加减——柴胡、香附、苏梗各12克,枳壳、白芍、郁金、佛手、海螵蛸、延胡索各15克,甘草6克。胃痛甚者加延胡索、郁金各15克,以止痛;方药:香砂六君子汤合补中益气汤加减--黄芪30克,党参20克,白术、延胡索各15克,砂仁4克(后下),柴胡10克,木香10克(后下),升麻、陈皮各6克,炙甘草3克。方药:沙参麦冬汤合益胃汤加减——沙参10克,麦冬、白芍、延胡索各15克,生地黄30克,太子参20克,甘草6克。
2、根据辨证,抓住主要病机,根据不同阶段,分别制定疏肝理气和胃,健脾祛湿和胃,化瘀通络和胃,化浊解毒和胃,而对于CAG癌前病变,化浊解毒和胃治法贯穿于整个治疗过程,以期阻断病情进展,使肠上皮化生、异型增生能够消除。中医诊断:胃脘痛(肝胃不和,浊毒内蕴。)幽门前区轻度慢性胃炎伴轻度糜烂, “幽门后壁 ”移行部黏膜轻度慢性浅表性炎症,窦小弯浅层黏膜轻度慢性炎,“角切迹”轻度慢性浅表性炎症,体下部小弯轻度慢性浅表性炎症。
我认为在慢性萎缩性胃炎的发病中,浊毒既为一种新的病理产物,又可成为新的致病因素,浊毒相干为害,如油入面,难解难分,终使胃热气耗阴伤,气滞络阻,胃络瘀滞,气不布津,血不养经,胃失滋润荣养,胃腑受损,腐肉败血,日久则黏膜变薄,腺体萎缩,甚则成肠化、不典型增生。肝气犯胃,胃气上逆 临床表现为胃脘胀满或疼痛,胁肋胀满或疼痛,嗳气,恶心,纳差,常因情绪因素诱发或加重。方剂:理气和胃方合清胃制酸方。
李佃贵化浊解毒治疗胃癌前病变。方药:藿香9g,佩兰9g,砂仁9g,厚朴12g,枳实12g,苏梗12g,半枝莲15g,炒莱菔子15g,半边莲15g,绞股蓝6g,儿茶9g,茵陈12g,黄连9g,全蝎9g,蜈蚣3g。李佃贵教授独创的浊毒理论对治疗各类肠胃疾病疗效显著,目前运用这个方法,已经治愈数十万患者,慢性萎缩性胃炎是临床难治性消化道疾病之一,其伴发的肠上皮化生和不典型增生被称为胃癌的癌前病变,在西方医学界被认为是不可逆转的病变现象。
痢疾诊治精粹。痢疾是因外感时邪疫毒,内伤饮食而致邪蕴肠腑,气血壅滞,传导失司,以腹痛、腹泻、里急后重、排赤白脓血便为主要临床表现的具有传染性的外感疾病。2.饮食不洁 过食不洁食物、肥甘厚味,恣食生冷,损伤肠胃,肠腑传导失司,气机阻滞不通,气血凝滞,腐败肠间,脂膜血络受损发为痢疾。痢疾的主要病因是外感时邪疫毒。痢疾粪质稀薄,次数增多,有脓血便及里急后重,病位在肠腑,病因是外感时邪疫毒;
李玉奇治胃炎经典验方_胃炎治疗验方。国医大师李玉奇指出,萎缩性胃炎是由浅表性胃炎未治或治而未愈转化而来。而浅表性胃炎是慢性胃炎之初期,如果治疗得当,可很快得以治愈。在这里,李玉奇先生针对两型浅表性胃炎给出了他自己的治疗方:对此,李玉奇先生给出了温胃理脾法的温脾汤。如果要治疗胃病,可把土豆切碎与大米同煮成土豆粥。但要注意的是,尽量不吃油炸土豆,皮色发青或发芽的土豆不能吃,以防龙葵素中毒。
从上述生理和病理看来,中医的脾具有消化和调节体液,管理血行等作用,与西医的脾基本不同。或其他慢性病损伤脾的阳气,以致脾阳虚弱,不能运化饮食,供给人体所需要的营养。脾阳为湿所困,气机不畅,湿浊阻碍了脾的运化功能。《叶天士》说:“纳食主胃,运化主脾,胃宜降宜和,脾宜升宜健。脾与胃相为表里,同司运化,胃主受纳腐熟水谷(胃能接受和初步消化饮食物)。脾主运化输布精微(脾能消化和吸收营养物质及运送营养水液等)。
脾胃病大家单兆伟教授治疗慢性胃炎经验撷萃。④血清胃泌素G17、胃蛋白酶原Ⅰ和Ⅱ测定:血清胃泌素G17升高、胃蛋白酶原Ⅰ和(或)胃蛋白酶原Ⅰ/Ⅱ比值下降(胃体萎缩);②肝胃不和证。病机治法:肝失条达,横逆犯胃,胃失和降,治当疏肝和胃。③胃阴不足证。曾任中华中医药学会脾胃病分会副主任委员、江苏省中医药学会脾胃病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学会消化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南京中医药学会副理事长。
1.辨虚实《景岳全书·呕吐》曾谓:“呕吐一证,最当详辨虚实。实者有邪,去其邪则愈;虚者无邪,则全由胃气之虚也。所谓邪者,或暴伤寒凉,或暴伤饮食,或因胃火上冲,或因肝气内逆,或以痰饮水气聚于胸中,或以表邪传里,聚于少阳、阳明之间,皆有呕证,此皆呕之实邪也。所谓虚者,或其本无内伤,又无外感,而常为呕吐者,此即无邪,必胃虚也。或遇微寒,或遇微劳,或遇饮食少有不调,或肝气微逆,即为呕吐者,总胃虚也。
胃脘胀满(湿热中阻,肝胃不和)方药王某,女性,62岁,2008年9月1日初诊。患者于10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胃脘胀满,自服药物(不详)后缓解。1周前,因生气后复出现胃脘胀满,症状较重,且伴有胸骨下段疼痛,服药后效果不佳,遂来就诊。现胃脘胀满,伴胸骨下段疼痛,食后甚。二诊:药后患者胃脘胀满,胸骨下段疼痛减轻,恶心消失,后背及右胁胀,纳可,寐差多梦,大便可,1日1行,小便调,舌红,苔薄黄腻,脉弦细滑。
名词解释胃痛,又称胃脘痛,是指以上腹胃脘部近心窝处疼痛为症状的病证。2、唐宋以前文献多把属于胃脘痛的心痛和属于心经本身病变的心痛混为一谈,直至金元时代李杲《兰室秘藏》首立“胃脘痛”一门,将胃脘痛明确区分于心痛,使胃痛成为独立的病证。病因1、外邪犯胃外感寒湿热诸邪,内客于胃,皆可致胃脘气机阻滞,不通则痛。3、情志不畅忧思恼怒,伤肝损脾,肝失疏泄,横逆犯胃,脾失健运,胃气阻滞,均致胃失和降,而发胃痛。
慢性萎缩性胃炎治疗思路河北省中医院河北省胃肠病研究所刘启泉慢性萎缩性胃炎中医诊疗共识意见(2009,深圳)CAG是慢性胃炎的一种类型,系指胃黏膜上皮遭受反复损害导致固有腺体的减少,伴或不伴纤维替代、肠腺化生和(或)假幽门腺化生(IM)的一种慢性胃部疾病。故阳道实,阴道虚。”胃喜润恶燥《临证指南医案·脾胃》:“……阳明阳(燥)土,得阴自安……胃喜柔润也。”胃以通为顺以降为和叶天士强调“胃宜降则和”。
痢疾,证有寒热虚实,病情演变多端。或用温脾汤温下寒积,若虚实夹杂,寒热互见,见久痢不愈,时轻时重,下痢脓血,或夹赤白,或下痢清稀,腹中隐痛或胀痛,口苦口干,心烦欲呕,舌苔黄白相兼,脉沉弦,可用乌梅丸(《伤寒论》乌梅、细辛、干姜、当归、附子、蜀椒、桂枝、黄柏、黄连、人参)虚实兼顾,寒热并治,若湿热症状较轻,痢下赤白时作时止,可用香连丸(《兵部手集方》木香、黄连、吴萸)加瓜蒌、薤白清泄滑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