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伤寒杂病论》是广义“伤寒”之论,不会只有伤寒而没有温热病的论述,但是大家在现今通行的《伤寒论》版本中能见到对温病的论述就是在“太阳病”篇的第6条提出温病的概念:“发热而渴不恶寒为温病”,而后引出风温的概念:“若发汗已,身灼热者,名曰风温”,但是没有给出温病和风温的方子。如果在没有得湿温病之前,像是苓桂术甘汤、泽泻汤,肾着汤,真武汤皆能健脾去湿,具体要看身体寒热和湿的位置。黄连半夏石膏甘草汤。
这十个版本分别是《敦煌本伤寒论残卷》、《康治本伤寒论》、《康平本伤寒论》、《金匮玉函经》、《高继冲本伤寒论》、《唐本伤寒论》、《宋本伤寒论》、《注解伤寒论》,以及《长沙古本伤寒杂病论》,还有《桂林古本伤寒杂病论》。今天我为什么第一个方子讲小柴胡加黄连丹皮汤呢?其实临床当中这个方子单个用的时候其实我个人觉得不是太多,你看这个方子如果是把栀子、黄芩去掉,加上一个桂枝,你看看这是什么方子啊?
此方出自伤寒温病篇,仲景称之风温也。此乃失传已久专治热伤风的正治方。伤于风有表证而未入里的,体内寒多的宜桂枝汤,体内热多头不痛的则是《桂枝去桂加黄芩牡丹汤》。如果热甚头痛面赤的则要《黄连黄芩栀子牡丹芍药汤》。古圣制方之妙,效果之神,自与后世不同。
《伤寒论》之伤寒是广义的,包括急性热病和急性传染病。如何审证,如何施治,仲景《伤寒论》言证候不言病理,证候是客观存在,至今已一千五百多年,证候不变;与四逆汤、理中汤、乌梅汤(肝胆为寒热脏,故寒热杂投)之类。余诊,见汗出热多,乃白虎汤证,投桂枝白虎汤而愈。小柴胡汤、真武汤均有加减,桂枝汤复方更多,三承气也是加减。可见仲景方不可任意增减,读《伤寒论》《金匮要略》不仅诵证记方,于用量上尚应注意。
周禹载曰.冬伤于寒.夏必病热.则是热病与春温对峙.而非夏时所感之热也.乃嘉言尚论天之六气.春秋冬各主一气.独夏月兼主三气.谓为痉湿 者.此仍是气感之证.而非伏藏之寒.至夏始发之热也.故人素有伏气将发.复感湿 者言之.若但病痉湿 .不得即谓之热病也.故热病自内发出.不论兼见何经.必由阳明.并无表证.其有表者.必外受风邪.不得遽投白虎.亦必先撤外邪.而后本汤可用.此亦先表后里之法也..
《桂枝去桂加黄芩牡丹汤》是一个专治风热感冒轻证的神方,此方出自桂林古本《伤寒杂病论》温病篇,仲景称之风温。此乃失传已久专治热伤风感冒的正治之方。专治伤于风,有表证且风邪未入里的,体内热多头不痛的风温轻证。如果热甚头痛面赤的则要《黄连黄芩栀子牡丹芍药汤》。医圣制方之妙,效果之神,自与后世不同。
略谈阿胶、膏方、阿胶糕,以及经典中医何时使用阿胶生活富裕起来了,企业家和商家们一努力,阿胶就成为了国人皆知、许多人已经尝试或跃跃欲试的养生保健品,价格也连年攀升(今年好像遇到一个槛,但价格还是很高)。阿胶作为一味相对名贵的中药,虽然国家已批准阿胶为保健食品,但是从经典中医临床的角度,笔者不建议大家盲目购买阿胶。阿胶糕阿胶糕到底含有多少阿胶,是驴皮做的阿胶,还是猪皮、牛皮胶,不得而知。
温病脉证并治:栀子豉汤、银翘散、升降散。病温,头痛,面赤,发热,手足拘急,脉浮弦而数,名曰风温,黄连黄芩栀子牡丹芍药汤主之。病温,治不得法,留久移于三焦,其在上焦,则舌蹇,神昏,宜栀子汤:栀子十六枚(劈) 黄芩三两 半夏半斤 甘草二两;2:若少气者,栀子甘草豉汤主之;7:栀子柏皮汤:栀子(擘)十五枚(约15克),甘草(炙)一两(约15克),黄柏二两(约30克)《寒温条辨》栀子3钱,甘草3钱,茵陈3钱,黄柏3钱。
JT叔叔伤寒论慢慢教视频10-74桂林本伤寒论9.40阳明病,下血,(言严)语者,此为热入血室,但头汗出者,刺期门,随其实而泻之,濈然汗出则愈。自利者,宜葛根黄连黄芩甘草汤。猪苓加黄连牡丹汤方猪苓一两 茯苓一两 阿胶一两 泽泻一两 滑石一两 黄连一两 牡丹一两右七味,以水四升,先煮六味,取二升,去滓,纳胶烊消,分温再服。桂林本伤寒论9.48阳明病,汗出多而渴者,不可与猪苓汤,以汗多胃中燥,猪苓汤复利其小便故也。
腹满拒按,宜《金匮》厚朴七物汤,即桂枝汤小承气汤合用,这适合腹满兼有表热者,以两解表里之实邪也。另外两方就是白虎加人参汤和一味瓜蒂汤,白虎加人参汤治暑后汗出而烦渴。脾肾泻就是指五更泻,脾肾阳虚,治用四神丸加白术、人参、干姜、附子、茯苓、罂粟壳之类为丸,久服方效。诸泻心汤包括生姜泻心汤黄连汤,甘草泻心汤,半夏泻心汤,干姜黄芩黄连人参汤,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等,以上方,俱见《伤寒论》。
综观桂本《温病篇》,除春温、秋温、冬温、大温以及风温、湿温等证治之外,其余诸条,皆为论述温病过程中因病变趋向不一和侵犯脏腑不同而出现的各种表现与温病误下误汗所致变证的救治措施,篇末则集中讨论了温病后期的有关治疗问题。《温病篇》内容与后世温病范围有所不同,不包括“暑温、伏暑、秋燥”等病证,即所论“湿温”一证,也与今之湿温概念有别,故其温病含义及治法比较单一,远不如现在的温病学说内容丰富完备。
仲景的治“湿热”六法(下)“太阳病,桂枝证,医反下之,利遂不止,脉促者,表未解也,喘而汗出者,葛根黄芩黄连汤主之”,为湿热下利初期兼表热之常用方,乃苦寒清燥兼解肌之法。对湿热下利偏于热甚,症见下重、便赤者,《伤寒论》用白头翁汤,苦寒清燥之功更著。方由黄连、黄芩、干姜、川椒、人参、乌梅、白芍、枳实、半夏组成,即仲景乌梅丸之法,皆是苦酸辛甘,刚柔相济,柔以救阴,刚以扶阳。
伤寒与副伤寒伤寒与副伤寒  伤寒是由伤寒杆菌经消化道传染而引起的全身性急性传染病.伤寒与副伤寒(甲,乙、丙)均属于沙门氏菌属所致的急性消化遗传染病.二者除病原体、免疫性各有特殊外,在流行病学,临床特点、病理变化和防治措施等方面均相近似.  伤寒全年均可发病,但以夏秋季节为发病和流行的高峰、人体对伤寒普遍易感,但青壮年及儿童发病率较高,病后可获得持久性免疫力。
医圣的方剂 小柴胡加黄连牡丹皮汤 不仅治温病的春温 还治这7种病。这个方剂,是依小柴胡汤之意,加黄连、牡丹皮的方剂。小柴胡加黄连牡丹皮汤的药物组成:柴胡 黄芩 人参 瓜蒌根 黄连 牡丹皮 生姜 大枣。小柴胡加黄连牡丹皮汤,一般用来治疗,春天的温病,就是春温。小柴胡加黄连牡丹皮汤现在治疗的疾病,比如急性上呼吸道感染,咽炎,急性扁桃体炎,声带炎,鼻窦炎,流行性感冒,急性鼻咽炎等7种疾病,患者辨证为春温的患者。
桂枝加葛根汤方 甘草干姜茯苓白术汤方。风病,咳而喘息有音,甚则唾血,嗌干,肩背痛,脉浮弦而数,此风邪乘肺也,桔梗甘草枳实芍药汤主之;病冬温,其气在下,发热,腹痛引少腹,夜半咽中干痛,脉沉实,时而大数,石膏黄连黄芩甘草汤主之;病温,头痛,面赤,发热,手足拘急,脉浮弦而数,名曰风温,黄连黄芩栀子牡丹芍药汤主之。病温,舌赤,咽干,心中烦热,脉急数,上寸口者,温邪干心也,黄连黄芩阿胶甘草汤主之。
假如子午之年,少阴司天,阳明则为在泉,太阳为初气,厥阴为二气,司天为三气,太阴为四气,少阳为五气,在泉为终气;卯酉之年,阳明司天,少阴在泉,则初气太阴,二气少阳,三气阳明,四气太阳,五气厥阴,终气少阴;茯苓白术厚朴石膏黄芩甘草汤方茯苓四两(去皮) 白术三两 厚朴四两(炙去皮) 石膏半斤(碎.绵裹) 黄芩三两 甘草二两(炙)右六味,以水一斗,煮取五升,去滓,温服一升五合余,日三服。若汗不出者,死病也。
【4.7】病冬温,其气在下,发热,腹痛引少腹,夜半咽中干痛,脉沉实,时而大数,石膏黄连黄芩甘草汤主之;【4.8】 病温,头痛,面赤,发热,手足拘急,脉浮弦而数,名曰风温,黄连黄芩栀子牡丹芍药汤主之。黄连黄芩栀子牡丹芍药汤方。猪苓加黄连牡丹汤方 猪苓一两 茯苓一两 阿胶一两 泽泻一两 滑石一两 黄连一两牡丹一两.【4.10】 病温,舌赤,咽干,心中烦热,脉急数,上寸口者,温邪干心也,黄连黄芩阿胶甘草汤主之。栀子汤方。
先君云卿公,承萁业而另谐于《温病》,中年以后,名重乡里。温病虽不在经典之列,以先君笃好之故,亦要求背叶氏《温热论》、吴氏《温病条辨》等书。由于先君通伤寒而谙温病,故余自幼对此二门,兴趣极浓。当余中医基础较为牢固之后,专攻伤寒、温病,并付诸实践。一九五五年余受聘于湖北省中医进修学校,一九五八年任教于湖北中医学院,虽始终担任《伤寒论》教学工作,但对温病之学习,及临床运用,未敢松懈,然以体会肤浅为憾。
温病不用怕,医圣张仲景有一把金钥匙桂林版《伤寒杂病论》卷四:温病脉并治原文如下温病有三,曰春温,曰秋温,曰冬温。看到“冬至后,天应寒而反温,发为温病,名曰温病。。。。。。。冬时应寒而反大温,此非其时而蓄其气,及时不病,至春乃发,名曰大温。。。。。。。。。。二气相博,为病则重,医又不晓病源为治,乃误尸气流传,遂以成疫。看到这一段温病的发病原因,首先解开中医界的“伤寒派”,“温病派”之学术争论。
湿热是伤寒治疗的短板,而温病却很见长,晚...湿热是伤寒治疗的短板,而温病却很见长,晚上闲来无事,找出一本《温病学》的教材,把其中湿热类温病证治做了一下梳理,绘制了一个思维导图,有兴趣的请猛戳下图!
那么你去年至今一直治疗的多年重危疾病,到今年不可能使元气积累的很厚,,能够通经脉已经很不错了,而且通经脉还要消耗元气,到了冬天能够收藏的元气就更少了,一到春天生发后又要消耗不少的元气,所以症状就明显加重了!凡是病伤寒 ,因为伤于寒而使元气受病,元气大伤的疾病,而成温者。5日"之后就是暑病, 它后边三阴经的元气不足,就产生了虚热即暑病 ,此时汗就冒个不停因为身体为邪气所伤,伤于寒造成的这个病就汗出不止。
《伤寒论》中的伤寒、中风非指病邪古人称外感热病为时病,即与时间密切相关的疾病。其中节序与时病的发生即病因关系密切,如伤寒、温病、中风、湿温、热病、风湿等以五运六气之风寒暑湿燥火来命名疾病(《内经》、《难经》、《温病条辨》)。《素问·热论》云:“今夫热病者,皆伤寒之类也……人之伤于寒则为病热。”由于其强调伤寒是以发热为主证的热性病,因此,《热论》中就只有热实证。
根据名中医所推崇医家的序列,可见目前我国名中医所主张的中医学术框架,是以张仲景医学为基本内容,李东垣、朱丹溪为代表的金元内伤杂病学,叶天士,吴鞠通为代表的温病学,李时珍《本草纲目》为代表的本草学,以及孙思邈、张景岳、王清任、张锡纯等名家学说为辅佐的医学体系。读书是中医治学的重要手段,名中医认定的作为中医工作者必读的专业书籍,不仅仅是中医学术名著的罗列,更是名中医学术思想与治学方法的最好体现。
这里提示桂枝体质的患有黄连病的适用黄连汤。黄连汤的方根是黄连、肉桂,经方里面的剂量是一比一,但是如果这个人舌头淡红、纳呆,这时候要用肉桂的量大于黄连,黄连有抑制食欲的功效;更有意思的是《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中大小朱雀汤其组成、剂量、煎服法均与《伤寒论》黄连阿胶汤大致相同(大朱雀汤为黄连阿胶汤加干姜、人参),其主治均为血痢。因此,经仔细考虑,阿胶、芍药润皮肤之干燥,黄连、黄芩解赤热,故与黄连阿胶汤。
柴胡桂枝汤&小柴胡汤。小儿柴桂退热颗粒&小柴胡颗粒。有一个古代名方叫荆防败毒散是可用的,成药感冒清热颗粒就是从这个方子演化的,针对现代人内热较重的特点,我常常感冒清热颗粒与双黄连口服液同用,可以减轻后期入里化热的程度。如果恶寒偏重,表阳虚则用柴胡桂枝汤,成药就是小儿柴桂颗粒;如果少阳阳明合病,寒热往来但恶寒时候不多,以午后潮热为多,大便干结,就应该用大柴胡汤了,小儿豉翘清热颗粒可以代替大柴胡汤使用。
为何省名医不能治湿热?从以上症状来说,确实像虚劳,大家看怕冷,疲劳似乎肾阳虚,食欲不振大便稀溏似乎脾虚,多梦易醒,又似乎心经问题,所以症状错综复杂,从脾肾论治,大补脾肾也是说得过去,可惜事与愿违,患者白白花了两万多而不能治病。因为久病必郁,所以加柴胡可以疏肝解郁,因为湿邪加荆芥疏风胜湿,小剂量有的说不够塞牙缝,这里不是主药,另外对于湿热也不宜大剂量发汗,吴鞠通曾说治上焦如羽非轻不举之意;
我们今天讨论的指南就是以冠状病毒性肺炎为代表,去详细的讨论太阴病湿热瘟病的防治,太湖呢对温病有三书,伤寒有三书,对不对,我们的伤寒杂病论研究,重订伤寒杂病论和伤寒汇通,我们的温病有三书,最早讲的温病研究-伏邪,讲温病里面一大类很难治的疾病,伏邪,啊,这是我们的一个特点,啊,很多人都学过。这湿热温病的特征,几乎湿热瘟病都容易导致肝损伤,为什么少阳之上,火气冶之,湿热温病化热离不开少阳。
说白伤寒论6——发烧的几种热型 上一周我们说的是认识外源性疾病与内源性疾病,一个重要标准是发热恶寒与无热恶寒, 这一周我们着重的说一下发热。恶寒呢?制造体温呢,这个时候身体不热,一点热也没有,比你正常体温不高,先发冷就是恶寒,浑身颤抖,制造体温呢,干嘛制造体温?过了一个时间,体温渐渐上升,恶寒渐渐下降,体温升高了,恶寒结束了,发热,发热的时候一点也不恶寒了,反倒喜欢寒凉了,但是也许很不明显。
温病学是研究四时温病发生发展规律及其治疗方法的一门临床学科,也就是现代医学的传染病学科,长期以来,一直有效地指导着临床实践,为控制多种急性传染病和急性感染性疾病的发生、蔓延、保障群众健康做出了积极贡献。近几年,笔者带领团队将温病学的理论和治疗方法运用到现代的传染病和急性感染性疾病中,并且取得了预期治疗效果。大叶性肺炎在现代医学中属于急性感染性疾病,应用温病学的卫气营血辨证方法进行治疗,治愈率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