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宗下诏罢了朱熹的官职,连朱熹的门生也被打压。朱熹是赵汝愚的好朋友,再加上朱熹的一系列言行早就得罪了韩侂冑一大帮人。韩侂冑等人蓄意谋害朱熹,之所以能轻而易举就获得当朝皇帝宋宁宗的支持,这和朱熹的性格有关。伴君如伴虎,而朱熹性格秉直,经常教导皇帝要“克己自新,遵守纲常”,甚至还“上疏斥言左右窃柄之失”(《宋史·朱熹传》),指责皇帝的不是,如果皇帝不听从,朱熹就以辞职相要挟。
绍熙五年(公元1194年),韩侂胄与宗室赵汝愚等人拥立宋宁宗赵扩即皇帝位。绍熙五年(公元1194)闰十月,宋宁宗下诏免去朱熹的侍讲,并对人说:“朱熹所言,多不可用!”赵汝愚上奏谏,陈傅良、刘光祖、邓驿等纷纷请求留朱熹在朝,都被宁宗拒绝。朱熹门徒,纷纷离他而去。列入伪学逆党籍的人员,并非都是信奉道学,这就表明:宋宁宗的禁道学主要还在于反朋党,旨在清除朱熹所依附的赵汝愚一派官员,专任韩侂胄当政。
大儒朱熹“诱引尼姑二人以为宠妾”事件的真相。沈继祖罗列朱熹十大罪状,如"不敬于君"、"不忠于国"、"玩侮朝廷"、"为害风教"、"私故人财"等等,其中还包括"诱引尼姑二人以为宠妾,每之官则与之偕行","家妇不夫而孕"。宋宁宗即位后,经宰相赵汝愚推荐,朱熹出任焕章阁侍制兼侍讲,既当皇帝顾问,又任皇帝老师。于是,便出现沈继祖弹劾朱熹的奏折,宁宗随即下诏撤朱熹职、罢掉宫观官,连门人蔡元定也被遣送道州编置和管束。
探秘:朱熹“诱引尼姑二人以为宠妾”的真相。那么,历史上的朱熹究竟有没有“纳尼为妾”呢?《宋史.卷三十七》记载:“十二月辛未。金遣完颜崇道来贺明年正旦。是月,监察御史沈继祖劾朱熹,诏落熹秘阁修撰,罢宫观。”这段记载说的是,南宋宁宗庆元二年十二月,时任监察御史沈继祖弹劾朱熹之事。朱熹的言行,自然也引起韩侂胄一党的嫉恨,并将其视作眼中钉、肉中刺,于是,便出现沈继祖弹劾朱熹的奏折。
原来沈继祖的的弹劾奏章写到朱熹为老不尊,贪色好淫,引诱两个尼姑做宠妾,出去做官时还带在身边招摇过市,甚至还被怀疑“翁婆扒灰”,让自己的儿媳妇在丈夫死后还怀上孕,并成为自己的小妾,这种事在注重德行的古代社会是为人所不齿的,最致命的是朱熹还上书承认这些罪名,更让世人肯定朱熹败坏了道德纲纪,不管朱熹是为保性命而不得不妥协认罪,还是真有其事,朱熹认罪的事实都成为了晚节不保并被后人诟病的主要原因。
朱熹作为当时时代的思想大家,文人典范,学术地位极高,而他自己更是提出了“存天理,灭人欲”的思想,而沈继祖的爆料正好跟朱熹的思想是相悖的,朱熹在道德方面“作奸犯科”;朱熹睡儿媳,娶尼姑的事情是记录在哪里呢?从宋宁宗的处置态度上可以看出,宋宁宗是知道朱熹是被冤枉的,所以他也没有去让人证实这件事的真伪,只不过他需要朱熹推出政治舞台,不要挡他的路,他的目的不是杀了朱熹,只是希望朱熹给自己让路。
他靠父母之荫入仕,绍熙五年,赵宗室赵汝愚拥立宋宁宗赵扩即位,韩侂胄也积极策划参与。赵扩即位后,他喜欢赵汝愚的儒雅,韩心生一计,决定造谣生事。第二,赵汝愚把朱熹推荐给宋宁宗当老师。韩侂胄向朱熹进攻,说朱熹这个孔门大儒是伪道学家,他的《四书集注》中不少言论非议朝廷,而且朱熹本人有男女作风问题。韩侂胄网罗群僚一起进谗,赵汝愚被罢免其职,同时驱逐了朱熹。
庆元党禁。这使得韩侂胄因怨生恨,决心对赵汝愚展开报复。韩侂胄虽然官职不高,但在与赵汝愚的较量中却明显占有两大优势,一是他的外戚身份可以联络后宫,窥伺宁宗喜怒好恶,而赵汝愚是宗室,身居高位,一旦有人搬弄是非,即便如宁宗愚昧无能,也会对他产生猜忌;在韩赵政争中,韩侂胄发现支持赵汝愚的理学大臣、学者、学生为数众多,为进一步把控朝政,韩侂胄索性把政争扩大到学术范围,采取大面积打击理学人士的方式来清除异己。
一代大儒朱熹真的是一个扒灰的伪君子吗?沈继祖弹劾朱熹,向朝廷递呈了此前谏官胡纮撰写的《劾朱熹省札》。《劾朱熹省札》对朱熹的人品进行了辛辣的攻击。这两句话的意思是:朱熹诱拐了两个尼姑为宠妾,每次官位调动,都带在身边,能说朱熹修心养性吗?胡纮却认为朱熹怠慢自己了,到处放话说:“朱熹此人人情淡薄,一只鸡、一壶酒,就算是在生活在深山中也应该拿得出,他却不肯拿!”断绝了与朱熹的交往,拂袖而去。
朱熹是伪君子?朱熹是中国历史上非常重要的思想家,尤其是明朝清朝更是以朱熹对四书五经的解读,作为官方意识形态。朱熹伪君子的称号,最一开始来自于监察御史沈继祖的弹劾奏章,这份奏章中提到"引尼姑二人以为宠妾,每之官则与之偕行"和"家妇不夫而孕"两条罪状。宋宁宗的老师是朱熹,宰相是朱熹的好友赵汝愚。宋宁宗早就想赶走朱熹,这一点朱熹自己也是心知肚明。被撵走的不只是赵汝愚和朱熹两个人,朱熹的信徒们也都被撵走了。
乾道四年十月十九日(1168年11月19日),生于恭王府,次年赐名赵扩,淳熙五年(1178年)十月授予明州观察使,封英国公,十二年(1185年)三月封平阳郡王,十六年(1189年)三月进封嘉王
韩侂胄与史弥远相比较。将赵汝愚排挤出朝廷之后,韩侂胄开始执掌国家的军政大权,此后在长达十三年的时间里,朝政都被韩侂胄掌控,成为南宋著名的权臣。《宋史》将韩侂胄列入《奸臣传》之中,认为他是误国误民的奸臣。至于庆元党禁,韩侂胄推行此次党禁,反对的是以朱熹为首的理学派人士。将赵汝愚排挤出朝廷之后,韩侂胄的目标自然放在了朱熹等人的身上。所以韩侂胄不是奸臣,但是也绝不是忠臣,最符合他定位的就是“权臣”了!
13(4)宋宁宗赵扩(南宋第四位皇帝,宋朝的第十三位皇帝,宋光宗赵惇次子,1194-1224年在位31年,终年57岁)?宋宁宗一般指赵扩宋宁宗赵扩(1168年11月18日-1224年9月18日),宋朝的第十三位皇帝,宋光宗赵惇与慈懿皇后李凤娘的次子。庆元党禁宋宁宗继位后,重用了使其登上皇位的赵汝愚和韩侂胄两位大臣,任命赵汝愚为宰相,韩侂胄为枢密院都承旨,册立韩夫人为皇后,韩侂[tuō,1.寄托,依托。反对赵汝愚罢官的人都陆续被窜逐。
历史上的朱熹究竟有没有“纳尼为妾”?那么,朱熹究竟有没有“纳尼为妾”?但他却是倚老卖老,总想当皇帝老子的家,一边给宁宗讲着《大学》,一边上书或面奏让皇帝“克己自新,遵守纲常”,甚至“上疏斥言左右窃柄之失”(《宋史·朱熹传》),敦促皇帝别让那些左右近臣把自己架空了,惹得皇帝很不高兴。于是,便出现沈继祖弹劾朱熹的奏折,宁宗随即下诏撤朱熹职、罢掉宫观官,连门人蔡元定也被遣送道州编置和管束。
朱熹因“庆元党案”被罢官,是因为得罪了当朝皇帝吗?(一)监察御史弹劾朱熹。不幸的是,朱熹的被弹劾事,就由宋宁宗交御史台查办。朱熹是赵汝愚的朋友,加之朱熹的不少言行早就得罪了韩侂胄及同党和朋友,因此在韩侂胄的策划下,借讨伐朱熹,实则打击赵汝愚。韩侂胄及同党和朋友效法朱熹,采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手法,以使人不齿的罪名弹劾,真的是请朱熹“入瓮”,让朱老夫子在舆论导向上已处于被动挨打的下风。
也说南宋历史人物韩侂胄翻开中国历史,几乎人人皆知岳飞的忠肝义胆,可是,同样是在南宋时期,有一位在南宋政治、军事上比岳飞影响还要大的人物,他罢黜程朱理学,治国讲求实际力行。宁宗赵扩继位,韩侂胄拥立之功甚大,但当时韩侂胄的职位只不过是掌管朝廷宴席礼仪的一个闲散之职,所以拥立宋宁宗继位之后,大家对韩侂胄的前景都很看好,认为韩侂胄最低能出任节度使之职。这使得宋宁宗与韩侂胄君臣更加对北伐事业充满了信心。
大宋王朝之谜--权臣韩腚形酥。韩腚幸簧饕隽肆郊拢磺煸辰涂狈ァH绾纹兰壅饬郊拢簿褪瞧兰酆腚形嘉说墓丶凇G∏≡谡饬郊律希嗣且哺髦醇杭蚪厝欢粤。但又指出:“韩腚惺侨ǔ迹床皇羌槌加肽娉迹端问贰方腥搿都槌即罚匀挥惺Ч”正如郦家驹也认为,把韩腚杏肭罔聿⒘形槌既肥挡还剑ψ髦匦缕兰邸F涫担由鲜龇治龅母髦智榭龆裕绾纹兰酆腚械睦饭肥凳且患浅@训氖拢鞘且桓“权臣”概念所能包含的。
62 理学的集大成者。在此期间,朱熹再次上书孝宗,要求“正心术,立纪纲”,孝宗再度大怒,朝中官员也纷纷上书谴责朱熹及其道学,说他外面披着诚敬的名义,实际却是十分虚伪,欺世盗名,不值得信任重用,于是朱熹再次被罢官。宁宗对朱熹的“喋喋不休”十分厌烦,说朱熹所言多不可用,便免去他的侍讲,朱熹在朝先后不过46天。少数朱熹的学生为避免牵连,沾上晦气,纷纷表示与朱熹一刀两断,或是转从其他学者,过门不入;
从庆元元年(1195)开始,刘德秀的人生发生了重大转折,而这个转折的历史背景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庆元党禁”。“庆元党禁”开始于庆元初期。赵汝愚被贬,意谓着道学派失去了最后的靠山,大权在握的韩侂胄仍然穷追猛打,凡与他意见不合者都视为“道学之人”,斥道学为“伪学”,将朱熹、彭龟年、吕祖俭等站在赵一边的理学人士均作贬官处置,甚至与他们关系密切的人也都不许担任官职或参加科考。等刘姓,便都是刘德秀后裔分迁出去的。
今年10月22日,是南宋理学大师朱熹诞辰880周年纪念日。随着庆元元年支持理学的赵汝愚被罢相,韩侂胄等趁机发动了一场抨击"理学"的运动,斥理学为"伪学"。监察御史沈继祖弹劾朱熹,罗列朱熹十大罪状中包括"诱引尼姑二人以为宠妾,每之官则与之偕行","家妇不夫而孕"。同时,恢复了理学的地位,下令雕版印行朱熹的著作。由于史弥远的拨乱反正,使本已奄奄一息的朱熹理学,成了元明清三朝的官方哲学。
右相赵汝愚推荐朱熹给皇帝侍讲,朱熹和赵汝愚志同道合,且都反对重用外戚韩侂胄,引起韩侂胄的愤恨。宋宁宗便下手诏,说朱熹老了,让朱熹下课了。朱熹下课之后,韩侂胄又说赵汝愚坏话,使赵汝愚被罢相。赵汝愚罢相后,韩侂胄接着说坏话,宋宁宗再贬赵汝愚,使赵汝愚在被贬路上病亡。赵汝愚死后,韩侂胄独掌韩政,他让宋宁宗禁道学,并列出赵汝愚、朱熹等五十九人为伪学逆党,一并坐罪。
居士曰:朱熹与教主的作风别无二致,与此可见。学者叶适早年为朱熹的道学思想所误,但其思想原出于永嘉学派,后来日渐成熟,遂与朱熹产生一定分歧,公元1190年朱熹在《答叶正则(四)》中正告他:“吾党之为学者……撰出一般说话,高自标置,下视古人……如来书所谓:‘在荆州无事,看得佛书……’此殊可骇,不谓正则乃作如此语话也。”以党魁的身份教训叶适,严正反对其私淑佛教,使其思想与自己保持一致。
南宋纪年钱之庆元通宝。庆元通宝系南宋宁宗赵扩所铸,背文从元到六共6种,钱文楷书。本文配图为庆元通宝折二纪年铜质套钱,直径约在2.7—2.8厘米左右,均为江南坑口,红斑绿锈,泉之美品。宋宁宗赵扩(1168年11月18日-1224年9月18日),是宋朝的第13位皇帝(1194年7月24日—1224年9月18日在位)。绍熙五年(1194年),宋光宗被逼退位,由赵扩继位,第二年改年号为“庆元”。
两个尼姑也不时进山给朱熹送粮送菜,朱熹很感动,朱熹拉着尼姑的手,面对着冷冷清清的大山深谷,悲戚伤感,想过去在京城多么景色显赫,望今朝蛰居深山,有家难归,站在山头,眺望福建老家,不由地写下《题福山寺》,诗云:“迢迢百里外,望望皆闽山。皎日中天揭,浮云也自闲。”朱熹此时虽是野鹤闲云,但也不失一段浪漫的黄昏恋。两个尼姑及尼姑所生之子不曾带回建阳,所以江西新城县留下朱熹两支子孙,该县留有朱熹词堂和族谱。
a、政敌弹劾朱熹。据《宋史》记载,沈弹劾朱熹是在庆元2年12月(公元1196年),大家发现没有,很凑巧,此事和洪迈虚构朱熹迫害严蕊之事的时间刚好一致。宋宁宗即位后,朱熹又不断提醒宋宁宗要防止左右大臣窃权,引起专擅朝政的韩侂胄的嫉恨,把朱熹的道学诬蔑为伪学,并指使亲信沈继祖、胡纮等人,恶意捏造朱熹的罪状,霸占友人的家财、引诱两个尼姑做自己的小妾等,诋毁朱熹的名誉,把清正廉洁爱国的朱熹,搞得声名狼籍。
朱熹作为领头人,声名狼藉,被社会各界唾骂,很多人认为这是朱熹的政敌有意为之,宋宁宗作为朱熹的学生,为什么会痛下狠手呢?然而朱熹根本没有体会出其中的含义,还用辞官来威胁皇帝,久而久之,宁宗对他颇有怨气,朱熹的所作所为被政敌韩胄看在眼里,暗中寻找机会要除掉朱熹,“庆元党案”爆发以后,宁宗不顾师生之礼,下令逮捕朱熹,趁机罢免了他的官职,朱熹一派都受到牵连,对此朱熹统统认罪,没有反驳。
还有人为朱熹抱不平呢?哪怕,咱就是退一步讲,如果真的是诬陷,那么朱熹也不会为了活命就承认自己那些所谓的罪行,朱熹不会如此“孬种”吧,这种能做大夫子的人,按理来说也不应该啊。当时朱熹与唐仲友在学术方面,持有不同观点,朱熹看不惯唐仲友,唐仲友看不惯朱熹,两者看互相都不对眼。为了能“获得”确切证据,朱熹关押严蕊并施以酷刑,一直持续了两个月,朱熹作为一个大男人,不择手段对付一介妓女,可以说是有些疯狂了。
朱熹“私通尼姑案”始末。但是在于反道学派的辩论中,朱熹提倡的礼义廉耻却成为打自己的一记记响亮耳光,因为别人指责他的学派是伪道学,原因就在于朱熹言行不一,其中一条重要的罪状就是“朱熹勾引两个尼姑,出去做官都带着”。无奈之下,朱熹被迫上表认罪,承认了私通尼姑的罪名,表示要改过自新。朱熹的众多学生,在舆论的压力下,纷纷离朱熹而去。
此年五月,陆九渊受诏知荆门军,他在给朱熹的信中写道:“新天子即位,海内属目,然罢行升黜,率多人情之所未喻者,群小骈肩而骋,气息怫然,谅不能不重勤长者忧国之怀。”朱熹回信道:“荆门之命,少慰人意。今日之际,惟避且远,犹或可以行志,想不以是为厌。”由于赵被罢相之时,以朱熹为首的知识分子多次上书申救,韩侂胄为排除异己,树立权威,开始全面清洗知识阶层,太学生杨宏中等六人被编管于五百里外,朱熹被免职侍讲。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