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贡献

  • 关注

  • 访问

个人简介:

 
共 422 篇文章
显示摘要每页显示  条
【方解】此于泻心汤加栀子,故治泻心汤证而烦热更甚者。按:本方虽出于后世,其实不外泻心汤合栀子豉汤去豉所组成,临床常有应用,故附于此。血压260/160毫米汞柱(1毫米汞柱=133.322帕)。结果:嘱其先以大黄浸汤,以其汤煎诸药。胡老详问之,知其服药后,大便通一次,诸症明显减轻,血压为150/100毫米汞柱(1毫米汞柱=133.322帕)。
至于两者的区别,有人认为“风水恶风,而黄汗不恶风”,条文中虽有“不恶风者,小便通利,上焦有寒,其口多涎,此为黄汗”的语句,但有人认为“此为黄汗”四字是多余的,因此黄汗有无恶风存有争议,但从治疗黄汗的方药桂枝加黄芪汤和黄芪芍药桂枝苦酒汤来分析,可知应有恶风之证。因此我们称桂枝加黄芪汤证是黄汗的正证,调和营卫,益气固表是...
热结于里,也是但热不寒了,也有调胃承气汤(证),真正实了,有潮热,可以用调胃承气汤,(但)要说大实呢,当然还得用小承气汤、大承气汤。调胃承气汤不能说“不恶寒但热”就使调胃承气汤,也不对的。当然一般是用调胃承气汤的机会多,所以他说个“与调胃承气汤”,可以(有)与调胃承气汤的机会。这个方剂就是芒硝、甘草、大黄这三味药,这...
初十日酷暑,坐船数十里,外风袭表,暑热遍蒸,至夜欲后,气脉皆虚,热邪即乘虚内伏,加至十一至十三,身为法官,终日厚衣,汗出不止,汗多则外阳已 虚,津液亦涸,腠理空豁,又高叫敕令,中气亦虚,热邪易入,故见寒热,又被寒凉之药遏其阳气,故内热虽甚,无阳气蒸动,无津液化汗出表,若再服寒凉,表阳愈虚,热陷更深, 阴斑无疑矣。(《王孟...
与苏方达网友的对话。答:经方医学体系需要讲病机,可以称之为方证病机,或者方机。仲景的这个经方病机学是否可以作为经方病机的规范?答:方证病机是经方研究的又一领域,张仲景原文中的这些概念术语,是今天研究方证病机的基础,后世许多医家也为之努力过,现代中医学的许多内容就是从此而来,不过,各家学说,纷繁杂乱,反而让人忘记了原本...
但每个方证还要细分,同为大柴胡汤,不同人不同病,甚至人的不同阶段,还有不同的大柴胡汤证。方证及其关系,同一方证在不同人不同病的表现特征,均需研究。“病机仅仅是大方向,方证中必有病机。但是,有些时候病机与方证可能矛盾,我觉得这不是方证理论有问题,而是病机分析有盲区。”很有道理!至于对方证的解释或对方证后面的机制,可以很...
这是芍药甘草汤的原方。加过活血化瘀的桂枝茯苓丸和八味活血汤,也试用过胡希恕老先生治疗肝病的经验,加过当归芍药散和柴胡桂枝干姜汤。于是,芍药甘草汤方证开始模糊,处方开始加味,方子逐渐膨胀,但疗效未必会好多少。如曹颖甫先生治疗伤寒中风,桂枝汤、麻黄汤,原方一味不更;至于半夏泻心汤、黄连汤、真武汤、黄芪桂枝五物汤、柴胡加龙...
【发展战略】黄煌教授谈经方发展方向《经方向何处去?经方医学未来发展路在何方、如何提升和完善经方医学理论体系,这些都是值得大家思考的重大学术问题,为此黄煌教授发文《经方向何处去?当中国的老百姓也知道经方的时候,甚至在发热不退时用小柴胡汤,胃痛时用半夏泻心汤,失眠时用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母亲能用小建中汤调理儿子虚弱体质,女...
所以说,方证方证是实证的,其极强的客观性,使得经方方证不会出现太多的歧义,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个经方一个证,桂枝汤证、麻黄汤证、大柴胡汤证……,看得见,摸得着,便于学习,便于应用。桂枝汤的“气上冲”,小柴胡汤的“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大柴胡汤的“郁郁微烦”,桃核承气汤证的“其人如狂”,大承气汤的“谵语”“...
刘渡舟:关于苏子降气汤的加减运用。盖肺为气之主,肾为气之根,气虽主于肺,其根则在于肾。因为天阳之气藏于肺,水谷之气聚于胃,两气相并积于胸中者是谓宗气。所以肺虽主气实为气之标,肾主纳气方为气之本也。如果下元虚衰,肾水不滋,相火过旺,少火变成壮火,是名“壮火食气”,肺畏火克,母子相仇,则肺气不能下藏于肾;它能宽胸理肺,温...
帮助 | 留言交流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下载网文摘手 | 下载手机客户端 | 友情链接
北京六智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5-2019 360doc.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625号 京ICP备05038915号 京网文[2016]6433-8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7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