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贡献

  • 关注

  • 访问

个人简介:

 
共 2153 篇文章
显示摘要每页显示  条
不幸的,冯渊丢了性命,她落入了呆霸王薛蟠手里。香菱因此惨遭呆霸王的打骂,甚至差点被薛姨妈一卖了事。诚然,薛蟠自非良人,薛家也早已是夏金桂的天下,可是无论如何,在香菱的时代里,薛蟠与薛家就是她身之归所,命之归处。表面上看,作者将这一切归于命运无常,造化弄人,借癞头和尚的谶语,将这个不幸女子的一生锁定在“薄命”上,也让我...
三国演义:蒋干盗书,愚蠢的不是蒋干,而是曹操。但是我们应当看到,在曹操问计于下的时候,蒋干挺身而出,表现的是他忠于曹操的态度。道理很简单,连曹操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事情,又有什么理由苛求蒋干(而且蒋干长期工作在曹操身边,难免受其多疑特质的影响)?既然已经误杀蔡瑁张允,从曹操的利益出发,“虽心知中计,却不肯认错”...
邢夫人:自私愚犟的外表下,藏着一个合乎礼法的世家夫人。他们为什么要赞扬在贾府舆论中拥有“尴尬”人设的邢夫人?贾母批评她公开为丈夫说媒,但贾母一样拿这个好色儿子没办法,她批评完邢夫人,转头就让邢夫人捎信,“(叫贾赦)只管万儿八千去买,我这里有的是银子”。所以一味责怪邢夫人顶不住压力,为丈夫说媒,对邢夫人是很不公平的。那...
大观园正文的“九十春光”与“秦”文的“九十春光”,隐喻了同一段的历史,两者之间是被比托与比托的关系[注1]。作者所处的时代不容许他为废太子胤礽鸣不平,于是假借意在“使闺阁昭传”,以看起来只是出身于养生堂而后嫁入宁国府为贾蓉嫡妻的秦可卿隐指胤礽,但显然在“使闺阁昭传”的文本中,只有与太子级别相近的贵妃才足以隐喻太子,因此,...
白沙在涅,与之俱黑——贾雨村是如何黑化的?提起贾雨村,大家会想到什么?命运的第一次转折发生在他与甄士隐的结识,“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贾雨村对时机的渴望、对自己才华的自信彻底打动了甄士隐,令其资助了贾雨村赶考的费用,甄士隐提出要选个黄道吉日再出发,但是,第二天一早,贾雨...
在该回里,刘姥姥为了投贾母及贾府这些哥儿姐儿们所好,即兴现编了三个故事,一个是雪下抽柴,一个是菩萨赐孙,一个是茗玉一病而亡。而小说作者,则借着刘姥姥的故事,既完成了对刘姥姥这个熟谙人情世故的乡下老妇形象的成功塑造,又巧妙地借姥姥之口,将后文重要人物的命运结局,在不经意的谈笑间,隐隐写出,这种故事套故事的全新创作模式,...
晴雯:我在世上飘零已久,从来都没有家。后来,晴雯果真被分进了宝玉的怡红院,同样也是得到了宝玉的高看,两人的关系,虽是主仆,却更像是朋友,甚至如同家人一般。在宝玉面前,晴雯没大没小,没轻没重,可以说,晴雯是最没奴性的丫环。宝玉对晴雯最信任,要给黛玉送帕子,也会单找晴雯去,因为他清楚,晴雯是最没心机,也不会搞是非的那一个...
秋桐是贾赦房里的丫鬟。贾赦的好色无耻人尽皆知,连袭人这样谨言慎行的人都忍不住在平儿、鸳鸯面前吐槽:“这大老爷也太好色了,略平头正脸的都不放过。”做了贾赦房里的丫头,怕是很难逃脱他的魔爪了,于是乎,“如这秋桐辈等人,皆是恨老爷年迈昏愦,贪多嚼不烂,没的留下这些人作什么,因此除了几个正经有耻的,余者或有与二门上小幺儿们嘲...
喜鸾:大观园群芳别流散,待我赶赴一场花盛宴。喜鸾出场的时候,贾府内部矛盾重重,经济上入不敷出,曾经繁华显赫的贾府,已经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了,就如探春所说:“外头看着光鲜,其实十分难熬。”那场大观园的青春盛宴,也已是接近尾声。喜鸾,这个女孩儿的名字就和她的人一样,带着飞扬的喜庆,给即将落幕的大观园青春盛宴,带来了一抹喜色。
贾迎春:迎不来的春天,送不走的寒冬。迎春,是贾赦的女儿,在贾府四个千金中排列第二。香菱是被拐,而迎春,作为贾府的二小姐,虽是衣食无忧,服侍的人一屋子,但她在府里,是可有可无一般,连下人们在背后谈起她,都说她是木头人,被针戳了也不知道痛的。迎春,虽也是在贾母膝下长大,但一碗水怎端得平?所有人都觉得这件婚事不妥,而贾政还...
帮助 | 留言交流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下载网文摘手 | 下载手机客户端
北京六智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5-2021 360doc.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625号 京ICP备05038915号 京网文[2016]6433-8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7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