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贡献

  • 关注

  • 访问

个人简介:

 
共 1524 篇文章
显示摘要每页显示  条
钱钟书:又是春天,窗子可以常开了。但是,窗子有时也可作为进出口用,譬如小偷或小说里私约的情人就喜欢爬窗子。窗子打通了大自然和人的隔膜,把风和太阳逗引进来,使屋子里也关着一部分春天,让我们安坐了享受,无需再到外面去找。门是住屋子者的需要,窗多少是一种奢侈,屋子的本意,只像鸟窠兽窟,准备人回来过夜的,把门关上,算是保护。...
“洋炉子”太高了,父亲得常常站起来,微微地仰着脸,觑着眼睛,从氤氲的热气里伸进筷子,夹起豆腐,一一地放在我们的酱油碟里。一上桌就眼巴巴望着那锅,等着那热气,等着热气里从父亲筷子上掉下来的豆腐。一种用麦芽糖,北平话是糖稀,可以做大串山里红的糖葫芦,可以长达五尺多,这种大糖葫芦,新年厂甸卖的最多。乌青菜、冻豆腐。冬天吃的...
雨在他的伞上这城市百万人的伞上雨衣上屋上天线上,雨下在基隆港在防波堤海峡的船上,清明这季雨。在旧式的古屋里听雨,春雨绵绵听到秋雨潇潇,从少年听到中年,听听那冷雨。雨是一种回忆的音乐,听听那冷雨,回忆江南的雨下得满地是江湖下在桥上和船上,也下在四川在秧田和蛙塘,—下肥了嘉陵江下湿布谷咕咕的啼声,雨是潮潮润润的音乐下在渴...
木心:末班车的乘客。长年的辛苦,使我变得迟钝:处处比人迟一步钝一分,加起来就使我更辛苦——我常是末班车的乘客。我不死而愈来愈老,成了末班车的乘客,倒也免于此种天理昭彰的混战了。末班车乘客自然不多,我家远在终点站,大有闲情看看别的乘客的脸。某夜,末班车座中有一老人带着个小女孩靠窗说着话,没听几句便知是外公和外孙女。那些...
我就问谢烨,顾城怎么啦?外国人,包括很多汉学家都认为,顾城的诗是谢烨写的,因为都是谢烨在外面出面,翻译啊,而且包括顾城的版权代理,都是谢烨帮他签帮他看的。我又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以为顾城犯病呢,我赶紧过去,“顾城你需要一杯水。”谢烨就很生气,在旁边就哭了,说:“他就这个死样子,他就因为我买了这个东西,他就这死样子!”...
周德和格五番油炸豆腐干。日本用茶淘饭,名曰“茶渍”,以腌莱及“泽庵”(即福建的黄土萝卜,日本泽庵法师始传此法,盖从中国传去)等为佐,很有清淡而甘香的风味。其实我的吃茶是够不上什么品位的,从量与质来说都够不上标准,从前东坡说饮酒饮湿,我的吃茶就和饮湿相去不远。最近一个广西的朋友,分给我几种他故乡的茶叶,有横山细茶,桂平...
名家 | 汪曾祺:冬天,家人闲坐,灯火可亲。一般取暖,只是铜炉子,脚炉和手炉。脚炉是黄铜的,有多眼的盖。脚炉里粗糠太实了,空气不够,火力渐微,就要用“拨火板”沿炉边挖两下,把粗糠拨松,火就旺了。脚炉暖人。仿日本俳句,可以作一首诗:“冬天,脚炉焦糠的香。”手炉较脚炉小,大都是白铜的,讲究的是银质的。冬天吃的菜,有乌青菜、冻...
更好的是,在月光底下,我们也觉得自己心里有着月亮、有着光明,那光明虽不如阳光温暖,却是清凉的,从头顶的发到脚尖的趾甲都感受到月的清凉。长大以后才知道,真正的事实是,每一个人心中有一片月,它是独一无二、光明湛然的,当月亮照耀我们时,它反映着月光,感觉天上的月也是心中的月。山近月远觉月小,便道此山大于月。我们看月,如果只...
老太太又问:“那你知道这个大海龟又站在什么上面么?你不知道我告诉你,它站在另一个更大的海龟的背上。”老太太又说:“那你知道这个更大的海龟又站在什么上面么?它又站在一个更大更大的海龟的背上面。”就像上面说的,海龟下面是海龟,海龟下面的海龟的下面还是海龟。公狼和母狼组织一个家庭,全部目的就是生育小狼崽并抚养它长大,只要这...
李佩甫:从莫斯科到彼得堡。当晚,住下后,我们一行四人在俄作协外事主席奥列格的陪同下,驱车到一家叫做“老敞篷马车咖啡馆”的餐馆去吃饭。这个院子原来也是属于前苏联作协的,在这个院子的中央,矗立着一座塑像,那就是著名的俄罗斯作家托尔斯泰的塑像!……奥列格找来找去,没有找到座位,于是,就用自嘲的口吻说:“看,它们正在向托尔斯...
帮助 | 留言交流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下载网文摘手 | 下载手机客户端
北京六智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5-2020 360doc.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625号 京ICP备05038915号 京网文[2016]6433-8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7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