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 441 篇文章
显示摘要每页显示  条
妈妈耕耘,爸爸教育——读许地山《落花山》——读许地山《落花生》40多年前,上小学的时候,我读到了许地山的小短文《落花生》。许地山在《落花生》的文章中也没有讲他的爸爸是干什么的,我的老师也没有介绍许地山的爸爸是干什么的,在我少年的心里,总觉得这样的爸爸挺神秘,他日常似乎并不和家庭里的成员们在一起生活,但是在品尝落花生的时...
不向生活投降——再识俞敏洪。在“新东方”这一次起伏巨变中,世人对俞敏洪的感情由幸灾乐祸地看热闹转而为刮目相看地生敬意,说到底,这是人们在俞敏洪身上看到了面对巨大打击时的从容,不向生活投降的执着,源于内心深处的善良、朴实与坚韧——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早已很稀缺的品质了。但是,在“新东方”陷入困境的情况下,俞敏洪没有选择放弃...
为寒号鸟说几句——读《寒号鸟》在这篇寓言故事里写了喜鹊和寒号鸟两只鸟的故事。因此寒号鸟实在应该叫寒号鼠。寒号鸟是靠着翼蹼优美地滑翔,而不是扑腾着翅膀在飞翔,说寒号鸟在空中飞,这至少是对寒号鸟的不尊重。喜鹊不明就里也就罢了,人类滥捕寒号鸟导致寒号鸟死亡,数量减少,却又归罪于寒冬和寒号鸟的懒惰,这真是对寒号鸟的污蔑。不过...
忆香山。去香山的路比我们估计的要远,好容易到了山脚下,我们又发现爬香山的路比我们预料的要长。在香山脚下要离别香山的时候,忽然,我停下了脚步,回头又望了望香山,我不甘心就这样没有看到香山的红叶就离开它。果然,香山一别快30年了,我再也没能在香山叶子红遍的时候去观赏它了,更不可能和当年的同学一道爬香山了——没有了那样的时间...
[原]执念
小路紧靠着大马路,马路上车来车往,而小路上几乎绝无人来往。于是,这条小路也就成了我的御用小路。那个时候,小路两旁的树叶还是翠绿的,小路未必知道我心里有这样的念头。有看不见的蛛丝横在小路的上空,有枝叶的阴影斑驳在小路的地面上。这或许是小路一年里最美好的时候,它恬静慵懒地躺在秋日的怀抱里,享受着连绵不断的缤纷落叶的装点。...
雾中行。路过那几棵熟悉的大白杨树的时候,树梢上麻雀的叫声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从来没有留心过树梢上有那么多的麻雀,今天它们的叫声比平时要响亮清脆许多。我抬着头注视那隐隐绰绰的树梢,只听到鸟叫声,什么也看不见。这不是天空下的雨,这是大树的叶片下的雨。浓雾凝聚在叶片上,滚落下来成了雨滴,这应该叫做“树雨”或者“叶雨”吧。
吴公吮疮——读《史记.吴起列传》——读《史记·吴起列传》普通士兵之所以心甘情愿地跟着吴起为他卖命,因为吴起尊重他们,关爱他们。将军为士兵吮疮,这实在非常人所能为,也正因此,吴起能成常人所不能成。等到楚悼王芈熊疑死后,向来被吴起打压的那些楚国贵族联合起来追杀吴起。吴公伏尸与吴公吮疮一样,都展示了吴起别样的处世精神,或...
荡气回肠英雄气——读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此地登临,回望历史,词人感慨万千。第一个涌上词人心头的历史人物是“天下英雄谁敌手”的孙仲谋。词人俨然以英雄自喻,以英雄自我鞭策。全词一气呵成:怀想孙权、刘裕这样建功立业的不世英雄,抒发了词人力主抗金、及时有为、收复失地、建功立业的英雄壮志,这也是对南宋主降派的暗讽;慨...
爱情与财富——读大仲马《基督山伯爵》爱德蒙亲口向梅塞苔丝表白自己一直深爱着她,梅塞苔丝也亲口向爱德蒙表白自己也一直思念着他。爱德蒙深爱着梅塞苔丝,梅塞苔丝也深爱着爱德蒙,但是爱德蒙早已不再是当年的爱德蒙,而梅塞苔丝也非当年的梅塞苔丝。于是,他在影片结束的时候是这样设计的:爱德蒙和梅塞苔丝深情凝望,梅塞苔丝问爱德蒙这一...
读图时代的语言魅力——再说《基督山伯爵》不仅如此,当视频语言通过形象还原艺术、还原生活的时候,文字语言的精华即文学作品中所传达的深刻的思想和丰富的情感,即文学作品中若干精妙的语言,构成了视频语言的骨骼与神经。文字语言的生命力又极其顽强,因为它是对形象世界、情感世界、哲学世界、科学世界的记录、认识、思考、概括,而视频语...
帮助 | 留言交流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下载网文摘手 | 下载手机客户端
北京六智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5-2021 360doc.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625号 京ICP备05038915号 京网文[2016]6433-8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7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