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贡献

  • 关注

  • 访问

个人简介:

 
共 153 篇文章
显示摘要每页显示  条
从初冬的第一场雪开始,北京变成了北平,西安美成了长安,素净的雪落入了城市,也落在了李雅雯的陶器上,白色的釉体加上一点淡淡的粉红,像一朵雪中含苞待放的山茶花...…在李雅雯的“青花”系列里,青花像被都揉碎了,揉成淡淡的水墨画卷。薄荷,是李雅雯作品中最“淡”的一味。离山茶花开的季节不远了,李雅雯的四季,漂洋过海而来,它们在梧...
李渔人间行乐十法,乐不在外而在心。明代有个快乐人——李渔。李渔的行乐心法是:“退一步”。所谓退一步乾坤大,饶一著万虑休,大概就是李渔的“以心为乐”吧。李渔的生活美学里,处处可见人间行乐之法。睡觉这件小事,在李渔看来是乐事。李渔将散步闲走当成日常取乐,因为随心所到之处,必有惊喜。吃喝是人间乐事,但李渔却独爱蔬菜。李渔喜...
走进藏地:诚实和极净的美,是这世间的亮光。“每一个没有去藏地的人,都对它充满想象。今夏伊始,我们又一次走进藏地,这一次我们深入青藏高原的腹地,从羌塘草原到雅鲁藏布大峡谷,从生命禁区雪线到喜马拉雅雨林深处,从心中的日月香格里拉到世界的中心冈仁波齐,我们看到人在土地上守望,也创造快乐,我们看到人与自然相博弈,却也交融。藏...
叶嘉莹,中国古典诗词最后的一颗莲心。叶嘉莹,中国最后一位女先生。但很遗憾,很多人知道叶嘉莹,并不是因她是中国古典诗词专家,更多是因为她为南开大学捐款3600万元,频频热搜,让人疑虑一个老师竟然这么有钱?叶嘉莹是唯一一位从民国传承下来的诗人,中国最后的女先生。▲叶嘉莹(中)三岁时与小舅李棪(左)及大弟叶嘉谋(右)合影。一生...
月光诗人苏东坡:去世920年,提起中秋吟诗,依然第一个想到他。苏东坡,是天上的月,人间的白月光。《苏东坡传》序里有一句话:“苏东坡是月下的漫步者。”《苏轼全诗》2700余首,咏月诗就有300多首。这些诗里有故乡眉山的月,汴京的月,杭州的月,常州的月,被贬地黄州惠州儋州的月……苏东坡是天上的月,人间的月光。这一年苏东坡63岁,平静...
宋徽宗的美,是绚烂之后的平淡。宋徽宗的审美,是古代帝王审美的巅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天下一人”,这是宋徽宗赵佶的个性签名。宋徽宗的审美,若用两个字形容,便是极致。所以蒋勋说宋徽宗的字中,“有一种对美的沉溺。”▲ 宋徽宗赵佶文会图。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亡国之君的宋徽宗赵佶已被囚禁了九年,国破家亡,受尽屈辱。想起蒋勋...
70岁安徽爷爷,在废弃林场上打造5000㎡“中国最美私家花园”有一座5000㎡的私家花园,三棵树庄园。便取名为“三棵树庄园”。三棵树在园子最高的平台上,得夯实,用了老砖房里拆下来的青砖残块,老张逐块切割拼出平面。然而“园子落成之日,园子的变化才刚刚开始。”人生古稀,腿力早已不如从前,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爬高原拍风景,花园便成了心中...
樊锦诗,是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她回应了钟同学,“坚守自己的理想,静下心来好好念书。”1938年,樊锦诗出生在北平,生长在上海,敦煌是她一个美丽的梦。大学四年下来,24岁的樊锦诗带着一份美丽想象,前往敦煌实习。实习结束,樊锦诗被分配到了敦煌。樊锦诗从一个江南女孩变成西北土姑娘,她一直记得,丈夫彭金章第一次来敦煌看她时,说:“...
“胭脂水粉”,雍正的少女心。图|清 雍正 胭脂水釉花瓣式碗 动脉影-摄。图|清-雍正-豇豆红小盘 动脉影-摄雍正的少女心,是纯粹。图|清 雍正 胭脂水釉和松石绿 动脉影-摄。图|清 雍正 青花八宝纹高足杯 动脉影-摄雍正的少女心,是极致。这十二个盘,分别是“白釉、绿釉、湖水釉、葱心绿、黄釉、淡黄釉、米黄釉、天蓝釉、洒蓝釉、胭脂釉、紫...
毛不易:不要与自己的平凡为敌。毛不易像是我们身边的同学,普普通通。高考了,毛不易考上杭州师范大学,不是双一流,但也没很差。毛不易心里想的是,他和我一样也是个可怜人,在世间努力生活的平凡人。我们羡慕毛不易,是因为他能从在平凡时刻里,借到一份温暖,填补心中孤独的窟窿。《一荤一素》是毛不易写给他母亲的歌,毛不易在医院实习时...
帮助 | 留言交流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下载网文摘手 | 下载手机客户端
北京六智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5-2021 360doc.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625号 京ICP备05038915号 京网文[2016]6433-8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7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