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贡献

  • 关注

  • 访问

个人简介:

 
共 18 篇文章
显示摘要每页显示  条
迎面走来一个花样年华的女孩,长发飘飘,头上戴着一枚玫瑰红色系有蝴蝶式的发卡。我戴的第一枚发卡是大姐去冰城哈尔滨带回来的,大姐看大城市的小姑娘都戴着发卡,给我也买回来一枚,是淡黄色的,用手一戳,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小伙伴们也都好奇,纷纷抚摸,嗅它的香味。不久,大姐参加了工作,又为我买了第二枚发卡。从此便有了喜欢发卡的情...
2014年春季里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一通来电显示所属地湖北的电话,说是曾教过我的湖北襄阳一中语文老师张发祥,问我可记得,我不免有些激动:“老师,真的是您吗?”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通电话,打开了我尘封已久的记忆。电话里老师询问我的一些情况,我把我考上哪所大学及现在的工作情况向老师一一作了汇报。老师的女儿是我的同学,在老...
我已习惯和婆婆在一起的日日夜夜,有时我会走进婆婆的卧室,站在屋里,注视屋里的一切,那些留有婆婆印记的东西就会勾起了我往日的回忆。二姐的儿子,我们的外甥在省城工作,二姐有时会去那里过春节。城里的姐哥也会早早过来帮二姐忙乎,我们一家三口也会驱车前往重温往日的温馨。现在我已不再感到孤独无助,把哥姐的家当成了婆家,每次回去下...
姑姐和伯哥对我都很关心,家里有什么大事小情,只要我一个电话哥姐他们就会立马过来。每到春节,哥姐们只是邀请我们过去,聚一聚,大家在一起热闹一下就各回各家了。”,三姑姐说:“珠珠说这个就见外了,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是一家人,珠珠记住,妈不在了,但你们永远是需要我关心的弟弟妹妹,姐也不会别的,就会出点小力,只要你们需要,尽管...
二姐性格随和,小时候我也会因为这一点“熊”二姐,别的姐姐梳头疼了,我满心不高兴,撅着小嘴也得忍着,可轮到二姐给梳头时,我的故事就多了,一会要喝水,一会嫌疼把梳好的头也拆了,可每次二姐都会不厌其烦哄我,满足我。之后母亲不留了,可二姐背着家人偷偷的给哥留饭,为了保温二姐都用盆罩着放米箱子里,又用平时发面盖的小被子盖上。二...
我穿的第一件衬衫是二姐送的。二姐旅行结婚回到家里,来到我们姐妹的闺房,说:“珠珠你试试二姐这件衣服?”我按照二姐说的穿上这件衣服,简直就是量身制做,再合适不过了,在我穿上衣服那一霎那,我看二姐兴奋的不得了,脸上洋溢着喜悦,好似衣服穿在她身上,“哎呀,怎么这么合适,老妹就是有衣服架子,穿什么都漂亮!这件衣服归你了”我当...
有一天父亲下夜班看见母亲正准备给我的腿涂獾子油,走过来仔细查看伤口,发现伤口感染了,父亲也顾不得洗去脸上的煤黑和换掉带有油污工作服(父亲是开小火车的),忘记一夜的艰辛劳累,二话没说,用自行车带我就去了医院。赶上大雪天,自行车骑不动,父亲就推着车子走,我看见父亲的胡须挂着白白的雪霜,顶着风雪艰难地推着车子的背影,坐在车...
家里住的房字格局是由东西两屋组成,这一天早晨三姐先把我安排好。我上高中时有一年冬天,母亲知道学校住宿条件差,便让三姐给我送一双厚被子,我还没有下课,宿舍管理严,三姐只好在室外等我下课,外边寒风凛冽,吹透了三姐单薄的衣裳,那天回到家三姐身上起了好多大红疙瘩,后来母亲听说将臭墨抹在身上管用,害得三姐满身都是臭墨味。三姐给...
梦中有您。也许那一篇《心忆婆婆》您听到了儿媳的呼唤,感受到了儿媳的思念,才会走进儿媳我的梦乡。梦中您还是那样慈祥和蔼,笑而不语,看我炸萝卜丸。儿媳也是怕您的儿孙思念您,可越是这样他们越加思念您,每次吃完都说好吃,但最后还要说上一句“还是差那么一点点奶奶的味道”。我知道那是一种无人可及的味道,那是满怀您爱的味道,也是儿...
记忆中的奶奶。奶奶去世很早,因我那时很小,奶奶对我只是朦胧的记忆。白天来奶奶家,晚间回姥姥家,害的奶奶不高兴,说我是“嫌贫爱富”,这话印象深刻,虽小也明白什么意思,奶奶给我东西我也不要,在家里很少吃油条,只有去奶奶家才会吃到,那我也不吃,奶奶说:“珠珠儿不是不想吃,是嫌我脏。对不?”我不说话,一个劲的晃着小脑袋。我身...
帮助 | 留言交流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下载网文摘手 | 下载手机客户端 | 友情链接
北京六智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5-2019 360doc.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625号 京ICP备05038915号 京网文[2016]6433-8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7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