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贡献

  • 关注

  • 访问

个人简介:

 
共 35 篇文章
显示摘要每页显示  条
张修东:匠人系列散文诗之工匠。工匠的思路在夜深人静之时瞬间升华,工匠的作为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现灿烂,工匠的陶醉在斟满葡萄酒的芳香中溢出,工匠的团圆在华灯初上的路上流转……
张修东:匠人系列散文诗之石匠。大自然对石林石松石门石屋石窟石佛石雕石鹰石人的设计,从来都出乎石匠的意料。石匠的作品,有点像著名作家的知名作品,极有可能流芳千古的。石匠的作品,是极富创造力的,朋友家里收藏的猪食槽、大门垛就有上百种,这肯定不是一个石匠所为。实际上,刻墓碑的石匠,也算是个凿石的人,他的心情应该是最差的,他...
张修东:匠人系列散文诗之篾匠。篾匠,是给人和动物设藩篱和笼子的人。小篾匠干的是小活,几根麦秸亭几根高粱秸就能关住小鸟、蚂蚱和蛐蛐儿,使其在有限的空间玩转;大篾匠干的是大活路,几根竹皮就能关住螃蟹、鲤鱼和泥鳅儿。知名的篾匠,都是大手笔闪亮大动作,2008年编制了鸟巢,那里,一次能容纳9万人,主体结构能撑100年,够场面的吧。
张修东:匠人系列散文诗之花匠。花匠,每天和花儿穿着一样,五颜六色,花枝招展,身上散发着各色花儿的馨香,与人耳语也是轻声漫语柔细滋润,那是沁入心脾的气度。花匠,终生都在栽培,像在养育靓丽鲜妍的大姑娘,长大了,成熟了,就为她们找个好人家……温柔的花匠也有严厉残忍的一面。花匠的亲戚最多,遇到点事,或者暗示一下,花匠的话最管...
张修东:匠人系列散文诗之木匠。再优秀的木头,木匠打眼一看,即便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能瞅出个子丑寅卯来,也能看出是个栋梁材,还是个不成材。再歪瓜裂枣的木头,木匠打眼一看,即便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能把准脉搏,将它捋直,叫它服服帖帖。有时,木匠像个组织部长,木尽其材,各有用场,长有长的用项,短有短的贴补,看着木尽其责、...
张修东:匠人系列散文诗之泥瓦匠。人与泥土的缘分,就像泥瓦匠对待世间万物的粘合。万物不和谐了,靠泥瓦匠;人际关系不协调了,靠泥瓦匠;高楼大厦达到预想规模,依然靠泥瓦匠。泥瓦匠,解决矛盾的方法,千年一律:不去做费舌说教,不会做思想工作,有的,即是两个圆球各削去一点,然后抹上沙灰,粘合了,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张修东:匠人系列散文诗之银匠。银匠,从来就是个富有者,在人家眼皮子底下拾掇完银品,物归原主,好像财富流失;下午加工未完成的银物件积聚在盒子里,被银匠带回家,似乎就成了银匠的私有财产,哪怕随身携带几个时辰。银匠说,再小的银品,再零碎的首饰,有意集聚,就能组成一副手镯一对耳环;银匠的心里失落落的。这不该是银匠的结局。
张修东:匠人系列散文诗之铁匠。农具上有了铁的陪衬,才有了修理这些物件的铁匠。起先,为天兵天将加工了刀枪戟叉、由天上下凡而来的铁匠,脑子里藏匿着神农氏的程序,春耕秋收农具的设计,一件一个模样,即使是兄弟,即使是双胞胎,即使是有模具,也有不同之处。新式农具上岗,机械化农具张扬,铁匠,也成了副业。铁匠心想:有空就解决手痒痒...
张修东:匠人系列散文诗之喇叭匠。喇叭,是上辈祖传的器具。一只喇叭,就能知晓今天的心情。一只喇叭,就能送走不该走的,迎来意念中相迎来的。你笑他笑,你哭他哭,喇叭匠扮演着人生。多数时候,喇叭匠喜怒无常,身心投入。手提这只喇叭,就算有了生计,就能养家糊口。和声中,匠人有时是声音制造者,有时是声音传播者,有时又是事态观望者。
张修东:匠人系列散文诗之理发匠。成为匠人,是因为脑里有路数,胸中有乾坤,手里有技术。推子在头上穿行,剪子在头上溜达,只要匠人合意,你不会说什么。经营这片天地的男匠女匠相视一笑,从室内走出的人,满面红光,神采奕奕。经营这片天地的男匠女匠媚眼一抛,进店的是银发老人,出店的已是发毛黝黑的年轻人。除了寿命,理发匠让人返老还童。
帮助 | 留言交流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下载网文摘手 | 下载手机客户端
北京六智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5-2020 360doc.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625号 京ICP备05038915号 京网文[2016]6433-8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7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