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拉拉 IP属地:广东

文章 关注 访问 贡献
 
共 1175 篇文章
显示摘要每页显示  条
旅行心理学‖放弃逻辑,打开身体。泡完温泉又去做了一个推拿按摩,这是平生第一次,我没有抗拒陌生人触碰我的身体,而且还很自然而然地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浑身赤裸而不感觉羞涩和难为情,似乎回到儿时的赤诚和无邪,觉得身体就是我,我就是身体,除此之外,还深深地理解了“身体是灵魂的殿堂”这句话,对于身体,突然产生了朝圣般的崇敬感,觉得...
离家出走的女人-小满篇(连载)
离家出走的女人-立夏篇(连载)宋野寄宿的客栈在小镇的边缘,靠近京杭大运河,是一个清代的老宅子,第一眼看到这个宅子就感觉似曾相识,这时已经接近假期的尾声,客栈有很多空房间,她选了一个二楼的榻榻米房间,这个房间在古时候应该是未出嫁的小姐闺房,藏在宅子的最深处,和外面热闹的街市仿若两个世界,她打开窗户,有一种待字闺中的感觉,...
胃心理:你看见了胃,还是胃看见了你?无论吃不吃东西,胃都不得劲,打嗝,反胃,没有食欲,隐隐作痛,有时候呼吸,讲话和走路都要小心翼翼,一不小心似乎就会牵扯到胃的神经,让胃悬在那里,好不安全。意识可以控制,无意识真是无法控制,比如我可能可以控制意识不受伤,但却无法控制胃的无意识抽痛,我只能去理解。在这些没有胃口的日子里,我...
此时在莫干山顶一边喝着桂花酒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吹着风一边晒着太阳,美中不足的是,风有点凉,栏杆没有靠枕可以垫一下,勒得有点不舒服。我知道他们都已经结婚生子,也没想过和他们旧情复燃(恐怕也复燃不了),假如感情是一堆燃料,那么我们在过去就已经燃烧殆尽,已经没什么东西可以烧的了,我放不下的这点点怨恨,不过是江南的回潮天气湿了灰...
大学的时候曾经和第一个男朋友爬过黄山,下山住的是德清,而我第二个男朋友就是德清的。这个巧合让我感觉,冥冥中,似乎是第一个男朋友把我交给了第二个男朋友,有点接力的意思。我通过第一个男朋友来到过德清,不记得是县城还是莫干山,但认识了第二个男朋友之后却没有到过莫干山,那个时候潜意识似乎对第二个男朋友是有抗拒的,所以不愿意去...
强迫症的梦境。冲突一:华丽的沙发加白肤色的女人和背后的原始森林,这是现代文明和原始社会的冲突,也是高级意识和低级无意识的冲突。冲突二:白色通常代表意识,女人通常代表无意识,白色女人又是意识和无意识的冲突;冲突三:黑色通常代表无意识,男人通常代表意识,黑色男人又是无意识和意识的冲突;冲突五:白色女人代表的是受过良好教育的高...
生病-被迫地降低身段。我想,可能是这段时间的生病让我降低了身段吧。我很少生病,在这段时间之前基本没生过什么大病,以前来大姨妈的时候该吃冰吃冰,该吃辣吃辣,该洗冷水澡洗冷水澡,该运动运动,总之,没有因为大姨妈而感觉不便,更说不上痛苦,反而,看到很多女生来大姨妈请假卧床,我心里觉得她们矫情,有些不屑。以前感觉自由,更多的是...
但人的成长是复杂的,父亲情结的体现也是在抗争和认同中交织在一起,柳如是虽然在婚礼这个层面体现了对父亲情结的抗争,但在反清复明的意识上面又体现了对父亲情结的认同,她认同士大夫应该要有节气,认为钱谦益应该拼死抗争或者以身殉明保持节气,当钱谦益既不保留节气又不愿以死殉明的时候,她离开了他,去参加了反清复明的战斗,这是对传统...
聊聊底色。有个同学说,她觉得自己天生的底色是悲观消极的,最早是源于小时候被烫伤的经验,那个时候因为被烫伤而被各种嫌弃,而自己又深感世事无常,自己无法控制,因而在成长的过程中一直处于无力的状态。由此我想,或许这个烫伤事件只是激发了或者说呈现了我们的生命状态,而不是改变了我们的生命状态。我们的生命状态,或许从我们父母这一...
帮助 | 留言交流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下载网文摘手 | 下载手机客户端
北京六智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5-2022 360doc.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625号 京ICP备05038915号 京网文[2016]6433-8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7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