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常道 / 文化文学 / 好词配好图,一生能见几回?(图文)

分享

   

好词配好图,一生能见几回?(图文)

2009-03-23  知常道

好词配好图,一生能见几回?(图文)

 

 

   空得无事任己书。千言万语,说着一个人的心情和故事,其实除了自己,与别人都无关。只是坐在一个人的世界里,写到了最后,总还是忍不住的黯然神伤。象纳兰容若说的,一生写罢总伤情。文字,一具披着华丽外衣的空壳而已,只偶尔可以自欺欺人一下罢了。但是,就有很多人依旧乐此不疲,象我。

  

  很多时候,就这样静静的坐着,独拥寒衾。寂静的灯光,透着一种入骨的落寞。陪伴我的,常常是一杯冷掉了的咖啡,一本翻得老旧的书,和一个长长的夜。都说情如咖啡,只一层浅浅的泡沫,加上一雾浓香,就蒙了你的眼。个中滋味,未尝竟如何得知?喝一小口浅啜,这样的夜里,很容易就会想起一些人,和一些让你思绪翻覆的故事。比如说,纳兰容若。

  

  乍看纳兰容若这些个字眼,还以为只是梁羽生杜撰出来的人物,竟连名字也完美得让人心跳不已。小说中那一出京城的偶然相遇,然后与冒浣莲的宝剑相赠,再在塞外的草原上品诗道词,冒的冰雪聪明,纳兰的出色文才,一对翩翩佳儿女,演译了一种荡气回肠的相知相怜,让人喜爱若甚。翻开史载,你会发觉连现实中的纳兰,也是文蹈武略,皆与凡人不可同语。最让人称道的还数其为人处世的谦谦君子性格,和他词中表露的对爱情,人生,对故园,满怀的挚诚之心。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蝶恋花》

  

  收却纶竿落照红,秋风宁为翦芙蓉。人淡淡,水濛濛,吹入芦花短笛中。《渔父》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逾关那畔行,夜深千账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长相思》

  

  纳兰的词,词风多样,被王国维誉为“北宋以来,一人而已!”一代大师竟对纳兰如此厚爱,这纳兰词的魅力也可见其一斑了。据说《饮水词》,早在当时已被时人竞相传抄,刊刻后更成洛阳纸贵。想那势头大概可比拟刘翔成为奥运冠军在中国引起的轰动吧。可见,纳兰词备受古今众多词家的推崇和赞讼,直到如今仍拥有着很多读者的喜爱。记早些年曾有一度,谈侧帽饮水,说纳兰,竟成了最为风雅的事。即便是如今,翻开虚拟的网络,随手便可搜索到纳兰的名句。甚或看到一个名为“渌水亭”的网站,专门的收录纳兰词。

  

  纳兰词有一种只应天上有的高雅气质。那种不言自显的雍容华贵,仿佛浑然天成。凄怨温婉的词风象迷香一般,透过三百多年的时空,仍然温柔而凄酸的熏着我的眉眼。每当想起,耳边就仿佛听到纳兰在忧伤的吟唱,“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不是人间富贵花,只为天上痴情种。倾其一生,写尽了情深与忧伤。纳兰的词,篇篇含愁,卷卷成悲,一曲弦伤,弹到最后,仍是曲高和寡,纳兰的寂寞,终究无人懂得。尘缘如梦,皆付词中去,黄土一抔,掩不尽那天上人间的悲切。穿越几百年的舟,能否背得起纳兰如许的情与愁?

  

  情来情去情难了,弹指间,逝水流年。纳兰不是凡人,却误坠了凡尘的劫;不是人间富贵花,却偏生在人间富贵家。他得到世人梦寐以求的所有东西,唯独少了他最想要的情。他可以放弃功名利禄,却抛不掉那痴情。唱遍了蝶恋花,吟遍了长相思,只匆匆三十一载,便驾鹤仙游而去,留给世人多少抚卷长叹。

  

  电脑里飘着东风破的忧伤:“一盏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那悲那凉,那哀那切,宛如纳兰孤单落寂的伫立在窗前,一字一泪的唱着梦索魂牵的疼痛。

  

   如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

   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采桑子》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在红楼的怡红公子身上,依稀可以看到纳兰的影子。生在富贵家,都为痴情人。连幸与不幸,也惊人的相似。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想来今夜,是着了纳兰的道了。辗转无眠,仍深深的陷在了纳兰的世界。隔着时空,听他寂寞的吟唱。沉醉,不肯醒来,情来与情去。情来情去本是一出戏,落幕之后,便只是一个意料之中的意外。纵使那温暖的感觉,曾填满过心底的空隙。但是我,仍然无法领会那由始至终的对白。试问情之一字,有几多凡人曾勘破?

  

  黯然掩卷。我想,他的寂寞与忧伤,我是懂了。

  有人说:写下来的东西就是为了对遗忘做一个挽留的手势。却苦笑而叹,如果世事真的可以轻轻易易就风轻云淡,怕是一种莫大的幸运了。留之何必,恋又何苦?缘深缘浅,情来情去,因果历劫,都只是一场梦的世界,看透了也不过红尘繁华落尽之后的一场梦。满纸荒唐言,空余一把辛酸泪。何苦?何苦?

  

  冷眼旁观。原来世间情之种种,只南轲一梦。情来情去,放不下的只是一种无奈的执着而已。终于明白了,一个人内心最大的敌人,原来只是自己。象纳兰,象宝玉,还有世上的每一个人。

  

   风絮飘残以化萍,泥莲刚倩藕丝萦。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

   人到情多情转薄,而近真个悔多情。又到断肠回首处,泪偷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