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筠松二十四山向诀?望江南调》的校正及注释2

2009-07-20  南丹山人
《杨筠松二十四山向诀•望江南调》的校正及注释2
 
 

原文:火午山子,沙水要相顾,艮丑寅甲向潺潺,决须流归乾壬路,世代家豪富,犬回顾鼠赶虎,投军做贼败宗祖,请君仍向巽宫扦,儿孙拜相为宰辅,田地遍他府。

校正:(火)午山子,沙水要相顾,艮丑寅甲向潺潺,决须流归乾壬路,世代家豪富,犬回顾,鼠赶虎。投军做赋败宗祖,请君仍向巽宫扦,儿孙拜相为宰辅,田地遍他府。

注释:火局午山子向,收右边艮甲贪狼水,寅上长生水,丑上养位水流入朝堂,流归壬方禄存位,乾方破军位,消入火局正库戍方。如果戍水回流,或子上胎水反冲寅虎长生,则将“投军做贼败宗祖”。与此相同的穴场,也可扦巽山乾向。都是收生养水朝堂。

原文:金丁山头,庚酉要横流,但爱龙真并穴正,水流甲乙足堪求,田地万余丘,巽巳朝入旺田牛,丙宫富贵真歆羡,赛过小扬州。

校正:(金)丁山头,庚酉要横流,但爱龙真并穴正,水流甲乙足堪求,巽巳水,旺田牛,朝入田地万余丘,丙宫贪狼水朝入,富贵歆美乐悠悠,赛过小扬州。

注释:金局丁山癸向,两水夹出,墓向。左边收庚方武曲水、酉方帝旺水、还有辛方武曲水,戍方学堂水,乾方巨门流入朝堂;右边,收巽丙贪狼水,巳方长生水,辰方养位水流入朝堂。二水会合朝堂之后流归金局墓库,富贵赛扬州。

原文:土未山龙,卯乙怕相逢,子水朝来真可下,坤申后入一般同,福禄永无穷,辰巽宫此,水最为凶,切忌回顾侵入坎,宜流入甲乙主财丰,富胜石崇公。

校正;(土)未山龙,卯乙怕相逢,子水朝来真可下,坤申后入一般同,福禄永无穷,辰巽水,最为凶,切忌回顾侵入坎,宜流入甲乙主财丰,富胜石崇公。

注释:水局未山丑向,忌见卯乙辰巽水,因卯为死水,乙为廉贞水,辰为墓水,巽为破军水。宜流甲乙,甲乙均为廉贞水。“子水朝来”,“坤申后入”,均为收左边的子帝旺水、壬癸武曲水、坤庚贪狼水、申长生水流入朝堂,富贵胜石崇。石崇,西晋人,西元290年任荆州刺史,以劫掠客商致巨富。与贵戚王恺、羊琇等争侈靡。曾与王恺斗富,以蜡代薪,作锦步障五十里。八王之乱时被杀。

原文:土坤山裁亥,壬子癸水,流来流归丙乙去,无灾安坟立宅足,钱财龙摆去虎头,回家业尽成灰,连年灾祸起,不闻鼓乐只闻灾,室女定怀胎。

校正:(土)坤山裁,亥壬子癸来,流归丙乙去无灾,安坟立宅足钱财,龙与虎,摆头回,万贯家业尽成灰,不幸连年灾祸起,不闻鼓乐只闻灾,室女定怀胎。

注释;土局坤山艮向,左水倒右,收亥上临官水、壬癸武曲水,子上帝旺水、丑上衰方学堂水流入朝堂,流归丙方禄存位,乙方廉贞位。故能“安坟立宅足钱财”。如果辰(龙)墓水和寅(虎)病水倒冲向上,则凶祸累见。

原文:水申山头,猪赶鼠牛走,三宫朝入水,女作宫妃男作侯,富贵在他州,甲丙去永无忧,宝马金鞍侍冕旒,不论三房并四户,人人起屋架高楼,钱旺主乡州。

校正:(水)申山头,猪赶鼠牛走,女作宫妃男作侯,儿孙富贵在他州,甲丙去,永无忧,宝马金鞍侍冕旒,不论三房并四户,人人起屋架高楼,钱旺主乡州。

注释:水局申山寅向,左水倒右,亥(猪)临官水,子(鼠)为帝旺水,丑(牛)为武曲水。“三宫朝入水”,是为前一句作注的小字,不宜归入正文。举亥子丑三宫水,则壬癸武曲水、丑方学堂水,艮方巨门水也在其中。有如此的好水朝堂,“女作宫妃男作侯”由此可望。甲为廉贞,丙为禄存,水消甲丙,当然“无忧”。

原文:土庚山长,壬亥朝来皆大旺,但得三湾并五曲,一湾抱处得荣昌,龙安静兮虎伏藏,闺中室女淑贤良,最怕死兔并死虎,若还逆转退田庄,岁岁动瘟癀。

校正;(土)庚山长,壬亥朝大旺,但得三湾并五曲,一湾抱处得荣昌,龙安静,虎伏藏,闺中室女淑贤良,最怕死兔并死虎,若还逆转退田庄,岁岁动瘟癀。

注释:水局庚山甲向,左水倒右,壬癸为武曲水,亥为临官水,并有丑方学堂水,艮方巨门水一併朝堂,故能“得荣昌”。龙为辰墓库,虎为病方,“安静”、“伏藏”,加之卯兔不逆转,则可发富贵。

原文:水戍山辰,子癸及坤申,此水贪狼并武曲,两宫扦穴旺人丁,金玉满堂新,东南去救孤贫俗嫌,左右山砂无回顾,主人长寿亡者宁,谁识富豪坟。

校正:(水)戍山辰,子癸及坤申,此水贪狼并武曲,两宫朝入旺人丁,东南去,救孤贫,扦穴金玉满堂新,左右山砂齐回顾,主人长寿亡者宁,谁识富豪坟。

注释:水局戍山辰向,两水夹出,墓向,收左边癸壬武曲水,子上帝旺水、丑上学堂水,艮上巨门水流入朝堂;收右边坤庚贪狼水、申长生水、末养位水流入朝堂,当“旺人丁”。水消东南甲乙廉贞位,卯上死位,加之左右砂水回顾,故能“主人长寿亡皆宁”。

原文:金酉山金,龙蛇大会总,朝迎四季流来添,进宝逆流艮土出,公卿世代任专城,庚辛立宅好安坟,四个禄存流尽处,儿孙跨马入朝门,个个尽超群。

校正:(金)酉山金,龙蛇大朝迎,四季流来添进宝,流归艮土出公卿,庚辛岁,好安坟,房房世代任专城,四个禄存流尽处,儿孙跨马入朝门,个个尽超群。

注释:金局酉山卯向,右水倒左,收巽丙贪狼水,巳上长生水,辰上养位水流入朝堂,流归艮上破军方和金局墓库丑方。庚辛为坐山武曲方,峰峦秀拔,照穴有情,大发。“四个禄存”,指四局之“禄存流尽佩金鱼”,本山向甲方禄存放流,“儿孙跨马入朝门”。

原文:水辛山真,水宜未坤申,左右两边横在穴,宜流丙甲忌流辰,仔细认朝迎,旺方胜扦穴下来,庚龙赶马兔逆行,坤申流破定遭瘟,少死绝人丁。

校正:(水)辛山真,水宜未坤申,左右两边横朝穴,宜流丙甲忌流辰,亥子水,要朝迎,生旺二方朝穴庭,庚龙赶马兔逆行,坤申流破定遭瘟,少死绝人丁。

注释:水局辛山乙向,两水夹出,正墓向,收右边未养水、坤贪狼水、申长生水、庚贪狼水朝堂,“庚龙赶马”,即庚水流向马(午)胎方,消禄存丙方。收左边子帝旺水、壬癸武曲水、艮巨门水朝堂,“兔逆行”,即卯水逆流,消廉贞甲方,故称“宜流丙甲。”所谓“忌流辰”,因乙辰在双山五行为同宫,立辛山乙向,不宜流破。

筠松《二十四山向诀望江南调》和《收水诀》一起,刊载于《青囊海角经》末尾,归入《青囊海角经·四》内。《九天元女青囊海角经》的本序,晋代郭璞修。其下则为《青囊海角经·二》至四,分录各家著述。杨筠松二十四山向诀当为唐代的编者加入,《神秘的风水》称青囊海角经为。“理气派文献”。现今的风水先生们只信奉《收水诀》,将其作为圭臬,从不见《二十四山向诀望江南调》被人使用。是《二十四山向诀望江南调》不适用了呢?还是“养在深闺人未识”呢?笔者将其校正、注释公诸同好,以期“引玉”。

在《二十四山向诀望江南调》的卷首,有“二十四山五行各水法起长生诀”,现录之于后:

甲寅辰巽大江水,戍坎申辛水总同,震艮巳山原属木,离壬丙乙火为宗,兑丁乾亥金生处,丑癸坤庚未土中。

水土长生在申、木局长生在亥、火局长生在寅,金局长生在巳。

长生 沐浴 冠带 临官 帝旺 衰 病 死 墓 绝 胎 养

养生贪狼位,冠带沐浴文,武曲临官旺,逢衰是巨门,廉贞多病死,大墓属破军,绝胎是禄存,七曜一齐分。

四局起长生表:

方位

水局

冠带

文曲

临官

武曲

帝旺

武曲

巨门

廉贞

廉贞

破军

禄存

禄存

贪狼

长生

贪狼

沐浴

文曲

木局

贪狼

长生

贪狼

沐浴

文曲

冠带

文曲

临官

武曲

帝旺

武曲

巨门

廉贞

廉贞

破军

禄存

禄存

火局

破军

禄存

禄存

贪狼

长生

贪狼

沐浴

文曲

冠带

文曲

临官

武曲

帝旺

武曲

巨门

廉贞

廉贞

金局

巨门

廉贞

廉贞

破军

禄存

禄存

贪狼

长生

贪狼

沐浴

文曲

冠带

文曲

临官

武曲

帝旺

武曲

 

上文的二十四个山向,是按“洪范五行”(也称宗庙五行)属性排列的。不是四局中只有这二十四个山向。从例举的二十四个山向可以看出,只要能收贪狼、长生、养位、帝旺、武曲、巨门水流归禄存、廉贞、破军、绝、胎、病死、墓库方位,即能发富发贵,否则遭灾破家。由此可见,每局的二十四山向,只要能符合上述要求的,均可采用。并非像某些习三合的风水先生,右水倒左,只能做生向,养向和自生向,左水倒右,只能做旺向和自旺向,两水夹出,只能做墓向。这些人对《杨筠松二十四山向诀·望江南调》可能持否定态度,但是否定其原理,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

最后谈谈:重庆出版社《堪舆集成》出现如此错讹的主要原因,笔者认为是:

1、“望江南调”,是唐代的词牌,在《宋词全集》里已找不到这个词牌,“望江南调”的文字、音韻结构的定式无从查考。

2、不了解堪舆学的名词术语及其学术要求。

3、对古典文学的措词遣字用法不熟悉。也不懂古代诗词的韻律。

4、对文字、标点错误所造成的后果缺乏责任心,更缺乏认识。这样的文字、标点错误,不仅肢解了杨筠松的学术体系,使之面目全非,扭曲了杨筠松的形象,给后之学者代来不应有的损失,而且如果按照错误后的文章含义去定穴立向,将给当事者造成极其严重的恶果。例如辰山戍向原文,“但喜甲庚壬子癸,朝出最为奇”。水局辰山戍向,庚方为贪狼水,壬癸为武曲水,子为帝旺水,本应朝入最为奇,原文却说“朝出最为奇”。这一字之差,祸福恰是完全相反。原文“甲庚壬子癸”,甲在东方,庚在西方,辰山戍向坐东南向西北,贪狼水和长生水在西南方,武曲水和帝旺水在北方,哪能收东方的甲位廉贞水,所以笔者确定是申字之误,因申为山向的长生位。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