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筠松二十四山向诀望江南调

2009-07-20  南丹山人
杨筠松二十四山向诀望江南调

杨筠松二十四山向诀望江南调》

原文:金亥山脑贪,狼巽巳好,申庚辛戌自南来,积玉堆金进横财,丁水去锦,衣归马羊,午未走入女怀胎,流破辛庚兼辰巽,三年两度哭声悲,家业化成灰。

校正:()亥山脑,贪狼巽巳好,申庚辛戌自南来,积玉堆金进横财。丁水去,锦衣归,马羊走入女怀胎,流破辛庚兼辰巽,三年两度哭声悲,家业化成灰。

注释:亥山巳按双山五行与乾山巽同论,贪狼巽水,长生巳水正朝,并有临官申水,武曲庚水和辛水,衰方戍水自南来,即右水侧左来朝,故能“堆金积玉”。丁为文曲水,宜去,未为冠带水,午为沐浴水,如果明显朝入,犯桃花煞。“流破辛庚兼辰巽”,即为冲生破旺,故“家业化成灰”。

原文:火壬山奇寅甲,贪狼是蛇马,湖来还更好,流归庚戌,正相宜家,富足出贤儿,巳丙去长子,受孤恓但遇,朝来为上相,流破寅甲定跷蹊,妻子两分离。

校正:()壬山奇,寅甲贪狼是,蛇马朝来还更好,流归庚戌正相宜,家富足,出贤儿,巳丙水去受孤恓,但遇朝来为上相,流破寅甲定跷蹊,妻子两分离。

注释:壬山丙向,火局正旺向,左水侧右,收左方寅长生水,甲贪狼水,巳(蛇)临官水朝堂,坐下武曲丙水,并有午帝旺水作朝,流归廉贞庚方和戌墓库,故“家富足,出贤儿”。巳为临官水,丙为武曲水,宜“朝来为上相”;如流去则“受孤恓”。如果流破长生寅水,贪狼甲水,将“妻子两分离”。

原文:水子山地庚,未及坤申,四位朝来多富贵,酉辛射入妇人淫,龙辰也走入定,遭刑流破,生旺不须寻,文曲朝来动瘟火,如流丙巽出公卿,来去要分明。

校正:()子山地,庚未及坤申,四位朝来多富贵,酉辛射入妇人淫,龙走入,定遭刑,流破生旺不须寻,文曲朝来动瘟火,如流丙巽出公卿,来去要分明。

注释:子山午向,水局胎方。右水倒左,收庚方贪狼水,未上养位水,坤方贪狼水,申方长生水,“四位朝来多富贵”。但沐浴酉水,文曲辛水不能射入。辰为墓库,如墓库辰水倒冲,“定遭刑”戮。丙为禄存水、巽为破军水,“如流丙巽出公卿”。

原文:土癸山来穴,向未坤裁,更得申庚来拱入,须防辰巽反流回,丙宫去永,无灾酉辛,水入定为乖,朝入风声并落水,三年二载哭哀哀,军贼损资财。

校正:()癸山来,穴向未坤裁,更得申庚来拱入,须防辰巽反流回,丙宫去,永无灾,酉辛水入定为乖,朝入风声并落水,三年二载哭哀哀,军贼损资财。

注释:癸山丁向,水局养向。右水倒左,收未上养位水,坤方贪狼水,申方长生水、庚方贪狼水朝堂;丙宫禄存水流去,流归巽方破军辰方墓库。破军水墓库水宜去不宜来。酉为沐浴水,辛为文曲水,水入则犯桃花煞。

原文:土丑山高未,坤水滔滔,万派朝来坐下水,亥壬拱入大坚牢,亡者安紫,线袍丙巽,水去出英豪,辰午逆行家退败,出入疾患主风痨,忤逆动枪刀。

校正:()丑山高,未坤水滔滔,万派朝来坐下水,亥壬拱入大坚牢,亡者安,紫线袍,丙巽水去出英豪,辰午逆行家退败,出入疾患主风痨,忤逆动枪刀。

注释:丑山未向,水局养向。右水倒左,收坐下养位水,坤方贪狼水,亥方临官水,壬方武曲水,“万派朝来”,“亡者安”,子孙将着“紫线袍”。禄存丙水,破军巽水,宜去不宜来,“水去出英豪”。辰为墓库,午为胎方,“逆行家退败。”

原文:水艮山峰,龙虎兔来厷,乾位戍亥从左入,须寻乙卬觅仙踪,庚丁去出,三公丙辛,水破亦无凶,只怕丁宫并酉位,这般来水若相冲,即便主贫穷。

校正:(木)艮山峰,龙虎兔来厷,乾位戌亥从右入,须寻乙卬觅仙踪,庚丁去,出三公,丙辛水破亦无凶,只怕丁宫并酉位,这般来水若相冲,即便主贫穷。

注释:艮山坤向,原文归入水局,但收的水“龙虎兔来厷”为墓库、病死水;乾为文曲水、戌为冠带水,只有亥为临官水,与原文义旨不符,故不能归为水局,而应归为木局。木局艮山坤向,是两水夹出,属墓向。“龙虎兔来厷”,即从左边收“龙”辰位衰方水,“虎”寅位临官水,“兔”卬方帝旺水来朝。“乾位戍亥从右入,须寻乙卬觅仙踪”,即从右边收乾方贪狼水,戍方养位水,亥方长生水来朝,并与左边来朝之乙方武曲水,卬方帝旺水会合。即使有丙方廉贞水,辛方禄存水流破,“亦无凶”。只怕丁宫廉贞水,酉位胎方水相冲,便主贫穷。

原文:水寅山长,申庚水过堂,亥壬子癸横来吉,流归辛酉正相当,巳午丑最无良,宜去不宜横,箭射朝来人口败,其家,妇女守空房。

校正:()寅山长,申庚水过堂,亥壬子癸横来吉,流归辛酉正相当,巳午辰,最无良,不宜横箭射朝堂,如若朝来人口败,其家妇女守空房,破败实难当。

注释:寅山申向,水局正生向。右水倒左,收坐下长生水,庚方贪狼水,并有亥方临官水、壬方癸方武曲水,子方帝旺水横朝,虽流辛酉文曲沐浴之方,但有生旺二水化合。巳午为绝胎方,丑为衰方,为学堂水;原文“巳午丑“,当为巳午辰之误,辰为墓库,绝胎水和墓库水是不宜横射和朝来的。否则“其家妇女守空房”。

原文:水甲山庚,壬子及坤申。二水名为贪狼位,来朝入进昌荣家,宅好安宁,辛酉去旺,人丁返过,明堂人少死,安坟立宅主孤贫,灾祸起重重。

校正:()甲山庚,壬子及坤申,二水名为贪狼位,来朝入进主昌荣。辛酉去,旺人丁,儿孙家宅好安宁。返过明堂人少死,安坟立宅主孤贫,灾祸起重重。

注释:水局甲山庚向,庚为贪狼,在生方,故亦为生向。壬为武曲,子为帝旺,从右朝入;坤为贪狼,申为长生,从左来朝,故“家宅好安宁”。辛为文曲水,酉为沐浴水,水去则“旺人丁”;水若“返过明尝”,则人死家贫,“灾祸起重重”。

原文:木卯山强金,鸡最不良,朝宫戍亥此为吉,折归庚去出朝郎,税产不寻常,未坤水实难当,穴前流入主瘟癀,不问人家并寺观,年年水厄动官方,家宅落空亡。

校正:()卯山强,金鸡最不良,朝宫戍亥皆为吉,折归庚去出朝郎,未坤水,实难当,穴前流入主瘟癀,不问人家并寺观,年年水厄动官方,家宅落空亡。

注释:木局卯山酉向,与金局有所不同,金局可论旺局,木局则在胎方。由于金鸡酉在胎方,不宜见水,如见水,则“最不良”。戍为养位,亥为长生,朝入“皆为吉”。庚为禄存,朝水折庚去,故“出朝郎”。原文“税产不寻常”五字,与“望江南调”文字,音韵结构的定式不符,似属多余,故予删除。“未坤水,实难当”。未为墓库水,坤为破军水,均不能反流朝穴,否则“家宅落空亡”。

原文:火乙山辛,巳午两边迎,寅甲右边朝二水,迁合皆昌荣,此局流乾壬,赛过孟尝君,猴鼠两来君莫下,犬方来水定遭刑,室女被人凌。

校正:()乙山辛,巳午左边迎,寅甲右边朝二水。迁合此局皆昌荣,流乾壬,赛尝君,猴鼠两来君莫下,犬方来水定遭刑,室女被人凌。

注释:火局乙山辛向,两水夹出,墓向。左边收巳位临官水、午位帝旺水;右边收寅位长生水、甲位贪狼水、左右帝旺长生水汇合朝穴,“迁合此局皆昌荣。”“流乾壬,赛过孟尝君”,“过孟”两字,当属作注之小字,不在正文之内。孟尝君,即田文,战国时“四君”之一,齐国的贵族,有食客数千,先后在齐国和魏国为相。在火局,乾为破军,壬为禄存,水从破军、禄存方流出,主吉。猴为申,为病水,鼠为子,为胎水,犬为戍,为墓库水,圴不宜作朝。此段原文仍有脱落,不过文义已清楚,就不再补正了。

原文:水辰山奇,鸡犬不相宜,但喜甲庚壬子癸,朝出最为奇,辛酉去著绯衣,庚壬流破损头妻,若得龙真并穴正,千门万户足光辉。

校正:()辰山奇,鸡犬不相宜,但喜申庚壬子癸,两边朝入最为奇,辛酉去,著绯衣,庚壬流破损头妻,若得龙真并穴正,千门万户足光辉。

注释:辰山戍向,水局为冠带位。从文中内容可以看出,应为两水夹出借库消水。原文“但喜甲庚壬子癸”甲字当为申字之误;原文“朝出最为奇”,出字当为入字之误。此句按望江南调之词牌应为七字,故在句首增加“两边”二字,朝水申庚和壬癸,在向首两边,并且前文已有此用法。在水局申为长生水,庚为贪狼水,从左边流来朝堂;壬癸为武曲水,子为帝旺水,从右边流入朝堂,借戍库消水。所谓“鸡犬不相宜”,鸡为酉方文曲水,犬为戍方冠带水,均宜去不宜来,故辰山戍向正面不可有水来朝,宜按“诸水尽从天上去”,转消辛方。辛为文曲水,酉为沐浴水,辛酉水去,后代可“著绯衣”。庚为贪狼水,壬为武曲水,切不可流破。此段末尾,按词牌当有五个字的一句文字,原文遗漏未刊,但文义已明,似无画蛇添足之必要。

原文:()巽山乾,坤坎要朝坟,此水入来为第一,庚辛申酉不堪闻,来水定遭瘟,申子去命难存,人丁夭折绝家门,昔日颜回葬此地,至今世代尽传名,术者细推寻。

校正:()巽山乾,坤坎要朝坟,此水入来为第一,辛酉来水定遭瘟,申子去,命难存,人丁夭折绝家门,颜回祖先葬此地,至今世代尽传名,术者细推寻。

注释:巽山乾向,水局文曲位,也是两水夹出,借库消水。“坤坎要朝坟”,未为养位水,坤为贪狼水,申为长生水,从左边流来朝堂;壬癸为武曲水,子为帝旺水,从右边流入朝堂,故“此水入来为第一”。原文“庚辛申酉不堪闻,来水定带遭瘟”,不仅与望江南调的文字、音韻结式的定式不符,更有悖于堪舆学的原理。在水局,庚为贪狼水,申为长生水,怎么会“不堪闻”呢?故校正为辛酉来水定遭瘟,因为辛为文曲水,酉为沐浴水,故不吉。“申子去,命难存”,申为长生,子为帝旺,冲生破旺,“命难存”了。“昔日颜回葬此地”,颜回、字子渊,孔子学生,孔子称赞他的德行,早卒,孔子极悲恸,后被封建统治者尊为“复圣”。不是“颜回葬此地”,而是颜回的祖先葬了这样的地,致使颜回早死。术者当引以为戒!

原文:木巳山亥,乾壬戍水来,寅卯引龙东折去,世家富贵永无灾,庚癸去旺,田财不宜,牛鼠逆行回,坤未寅甲皆不利,频频流去养尸骸,水泥浸棺材。

校正:()巳山亥,乾壬戍水来,寅卯引龙东折去,世家富贵永无灾,庚癸去,旺田财,不宜牛鼠逆行回,坤未庚申皆不利,频频流去养尸骸,水泥浸棺材。

注释:木局巳山亥向,正生向。收乾壬贪狼水,亥上长生水,戍方养位水。“寅卯引龙东折去”,卯龙为生龙,寅龙为沐浴龙,均处东方,“东折去”,东折向何方?应是折向西北,才能“世家富贵永无灾”。“庚癸去”,庚水为禄存,癸水为文曲,丑牛为冠带水,子鼠为沐浴水,均不宜朝穴。“坤未寅甲皆不利”,坤水为破军,未水为墓库流入则不利,流出归库哪有什么不利呢?“寅甲皆不利”,文理不通,方位也不对,甲字应是申字之误,寅字只能是庚字之误,寅为临官水,甲为武曲水,对穴向怎么会不利呢?只有庚为禄存水,申为绝水,才对穴向不利(如果是流入)。“水泥浸棺材”,是坤未庚申之水流入造成的,“频频流去”是不会造成“水泥浸棺材”的。

原文:火丙山壬,虎牛过堂流,戍去更兼马上起,峰峦位位旺田庄,彭祖寿永,不亡内抱长吉昌,三五十年无破败,若还戍入定遭刑,缺陷配他乡。

校正:()丙山壬,虎牛流过堂,戍去马又峰峦起,子孙代代旺田庄,彭祖寿,永不亡,龙虎内抱长吉昌,三五十年无破败,若还戍入定遭殃,缺陷配他乡。

注释:火局丙山壬向,右水倒左,收寅虎长生水、丑牛养位水,其中不言而喻的有艮方贪狼水流入朝堂,流归火局正库戍位。“马上起峰峦”,午马为帝旺之乡,峰峦照穴有情,故“旺田庄”。午丁为南极所在,故能高寿。最后强调戍墓库水不能反冲,否则为祸。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