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子 / 木雕 / 木匠世家的"一代双骄"(图)

0 0

   

木匠世家的"一代双骄"(图)

2009-08-09  虾子


精美的荷叶形茶托


杨虾在设计中


兄弟俩切磋技艺


杨广海指导工人雕花

  听说杨虾、杨广海兄弟俩是广式明清家具工艺大师,便直线思维地认为,两人应该是联袂创业,风格统一的吧。走入陵园西路的“名匠居”,看到的屏风、圈椅、四出,是那种线条清朗流畅、雕花简洁大方的样式,一如主人杨虾清爽方正的面容。主人皮带上一块花色简单的玉佩,尤其衬出了他的大气。弟弟呢?询问间,才知杨广海也有自己的厂。在哥哥的带领下,兜兜转转进了工业大道深处的艺海古典家私店,竟是别有一番古典情韵,种种卧榻、玄关、矮几都雕琢得纷繁细密,一张贵妃椅,靠背上是栩栩如生的荷叶纹,原木的鸳鸯枕子玲珑剔透,好一个诱人的“温柔乡”。从车间风风火火归来的杨广海,棱角分明的长脸、一丝不苟的中分长发、红色T恤配搭休闲宽裤,充满了艺术家气质。看我讶异,杨广海哈哈一笑:“哥哥是木工出身,比较严谨;我是雕花出身,比较精细,我们是一家兄弟又各有特色呀!”

  说起兄弟俩与木头的缘分,杨虾直称已是血液里流淌的基因了。祖爷爷、爷爷到父亲这一代,全是木匠。小的时候,家在南海,感受还不深刻,7岁那年,举家迁到广州的惠福路梳篦街,那简直像是淹没在了一片家具作坊的海洋。从架上抽出一本广式家具专业书籍,杨虾边翻出一张地图边讲:“你看,从象牙街、濠畔街、走木街到梳篦街,这一带全是做家具的,这是城里面;城外还有西来初地也盛产家具。广式家具从清代起就很受欢迎,雕花精美,又带西洋味道,宫廷里都有广东师傅在造办处供职。”

  而一家人所租住的小小房子,同时便也是工场。吃饭、睡觉,总少不了淡淡的木屑香缭绕鼻尖。从小就在爷爷、父亲的刨子、挑刀边玩大,不用刻意地学,就已经懂得怎么用这些“家伙”了。

  十二三岁,小学还没毕业,杨虾每天放学回家就已经当上了木工学徒。那时候没有机器,一根根粗壮的木头,比自己还高还大,全靠手工一条一条地锯开刨平。一天下来,累得躺下便呼呼大睡。“木工这一路,以前也是个气力活,不仅要靠眼力,还要靠手力。一个明式圈椅,现在有机器的辅助一天左右便能完成,以前,得四五天才行。”

  没有图纸、没有标准尺寸,一切都靠目测,开榫、打眼就成了木工中最难的一道工序了。“如今机器一打一个精确的洞,那时候完全靠着不断地练习摸索,找感觉。”

  经过这种“劳其筋骨”后开的窍,却也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公私合营以后,不到20岁的杨虾进了广州工艺美术公司属下的木雕厂,就因为根底好被派去研究所学习设计。这才知道,一块木板、一截粉笔简简单单地画几道线很难做出好东西。从此,他喜欢上了家具设计。摊开桌面上一叠厚厚的图纸,杨虾兴致勃勃地指点着。在繁复的线条背后,可以感受到他一次次的匠心独运。“设计,每次都会有新的东西,这比单纯的木工富有挑战性。”

  几年后,当杨虾成为设计室的骨干时,比自己小8岁的弟弟杨广海初中毕业了。在哥哥的带携下,也进了木雕厂学习雕花。“当时哥哥拿定主意两人不要学同一个工种,也许某一天出来单干,就能够联手合作了。”杨广海至今仍啧啧称赞哥哥的决定。

  雕花是最细腻的活了。师傅领进门之前,要签署师徒合同,保证教到何种程度。三年学徒期满,还要完成一件规定作品,合格了才发给出师证书,那上面,会有师傅的签名和公司的印章。“到现在,我还留着证书呢。”平平淡淡的语气,却道尽杨广海对于这份肯定的珍惜。

  跟着厂里最有名的雕花师傅吴枝学习,杨广海既感幸运又很有压力。“哥哥早已声名在外了,我不能给他抹黑。在我的心目中,无法拿第一,也要拿第二,绝对不可以掉到第三名。”这不服输的个性,让他比别人更勤奋努力,常常忘了吃饭、下班。师傅明白他是可造之才,也经常将到各地参观考察的机会让给他。

  就这样,兄弟俩在木雕厂里携手共进,并谱写下年轻时印象最深刻的乐章———1972年那一件轰动全国的九龙床,就倾注了他俩共同的心血。

  “那时候,‘文革’的破坏浪潮已经渐渐平息,开始鼓励恢复传统,大胆创作。我是设计室的主任,带着几个年轻人和两位老师傅想出了九龙床的构思。”在杨虾的脑海里,那九龙床的样式依然清晰完整。“两米的大床,靠背上九条龙形态各异。没有任何参考资料,所有细节都是靠大家一边回忆一边创作修改出来的。单是设计,就花了半年时间。”

  集木工、雕花工中的尖子为班底,整个九龙床的制作又花了一年时间。杨广海便是其中的一员猛将了。“那么大件的料,一刀不慎整块木头就作废了,要特别小心,整天神经都绷得紧紧的。雕花是劳心伤神的活,一下班,感觉人好像病了一样。”

  而成就感也是前所未有的。这九龙床不仅在广州乃至全国的比赛中获了奖,在广交会上更是引来了无数外国人的围观,最终卖出了二十多万元的高价。“厂里给外贸的价是三万多元,一转眼便为国家创了这么多的外汇,大家都很高兴。”

  1985年,杨虾升任为广州木雕厂的厂长。后来,杨广海也被任命为华南木雕厂的厂长。兄弟俩“各自为政”了,心却依然连着。经常在一起切磋交流,防止精明的外商们钻空子。

  更难得的是,走上了行政管理的道路,两人并没有将手艺放下。“名利是过眼云烟,手艺才是安身立命之道。在厂里,重要的设计图我都会亲自起草,细化之后也要再过目。”“名匠居”里那两个书柜中的专业书,就是杨虾几十年间积存下来的,说起明清家具的历史传统,他随手便能抽出一本书来佐证。

  当国营的木雕厂越来越不景气之后,杨广海先走了出来,自办工厂。杨虾退休之后,也开始专心致志地搞设计。

  “出身”不同,但兄弟俩的目标很一致,就是要继承和发展古典家具,让更多人了解并喜欢上传统工艺。一直喜欢做点小件的杨广海,家里随意搁着一些用边角料做成的荷叶形茶托,精美而独特,令人爱不释眼。他所设计的古龙可乐床,在2005年广州第二届工艺美术精品展中更是获得了金奖,并且大受欢迎。

  “工艺要老的,观念要新的。以前的桌椅是让人正襟危坐的,现代人讲究舒适,可以用传统的工艺做出现代的家具。”坐进杨虾精心设计的酸枝木沙发里,靠背品茗,那一种既古老又现代的悠然自得,令人微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虾子 > 《木雕》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