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土wh / 人生感悟 / 飞扬跋扈为谁雄

分享

   

飞扬跋扈为谁雄

2009-11-19  啊土wh
 
 赠李白                                          

 

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杜甫的这首《赠李白》,是在他与李白交往的早期写就的。短短二十八个字,写尽了李白的精神、形态、性格、嗜好,是一幅形神兼备的“诗仙”李白的绝妙画像。

李白尚远游,一生如“飘蓬”,云游四海,浪迹天涯。“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他的足迹几乎遍及黄河中下游和长江流域的各个地区。李白一向自比鲲鹏,只有在“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的激荡风云中,他才能扶摇直上,振翼搏击,俯瞰寰海,傲视苍穹。李白是心怀天下的“布衣卿相”,面对着“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波翻浪涌,他慨叹人生苦短:“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他更渴望建功立业:“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经历过朝廷的放逐、理想的破灭,他仍然坚定地自信:“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李白是高蹈飘逸的山中隐士,他陶醉于“兰生谷底人不锄,云在高山自卷舒”的意境,完全忘记了尘世的喧嚣,宦海的嚷扰。尽管怀才不遇,尽管大志难伸,尽管登上龙廷又“放还”民间,都不能改变李白飘逸潇洒浪漫佻达的天性。李白是大自然的朋友,在落寞寂寥之时,他抱膝独坐,凝神远望:“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昏庸独断的皇帝可以放逐他,趋炎附势的宠臣可以排挤他,但山川日月永远与他为伴,飞鸟闲云永远与他为友,任何时候,他都可以在大自然中找到自己的知音和伴侣。

李白迷丹砂,他曾经虔诚地求仙访道、采药炼丹。他幻想着佛学道箓能使自己长生不老,羽化成仙。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他可以摈绝尘念,虔心炼丹,“弃剑学丹砂,临炉双玉童”——携玉童临炉而立,只期待着能炼出使他能返老还童的灵丹妙药。“仙人有待乘黄鹤,海客无心随白鸥”,只要一剂仙丹出炉,他便可以驾鹤成仙,随鸥临海,去天上宫阙海中仙山任意遨游了。然而李白上当了,佛学道箓灵丹妙药都未能改变李白“斯人独憔悴”“白发三千丈”的悲惨命运。精神麻醉水银中毒极大地损害了他的健康。面对着非仙非道的李白,杜甫风趣地取笑他“未就丹砂愧葛洪”——说他一定会愧对精于“炼丹”的大师葛洪。李白本人在即将离世的当年,也已经“了然识所在”——破除了对求道炼丹的迷信,只可惜已岁暮向晚,无法疗救他陈疴多病的躯体了。

李白嗜酒,“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一人独饮,他会“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与朋友对面,他要“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他甚至可以与酿酒的老叟成为莫逆之交,老叟死了,他作《哭宣城善酿纪叟》以祭,并担心自己不在的情况下,老叟又能把酒卖给谁呢:“纪叟黄泉下,还应酿老春。夜台无李白,沽酒与谁人?”作为诗人,李白是以酒研墨的,他诗中有酒,酒中有诗,无论走到哪里,都会留下酒香四溢的兴酣之作:“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在豪饮的同时,他也放纵着自己的桀骜与狂放,升腾着自己的诗兴与豪情——“黄金白璧卖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难怪杜甫要这样描画他——“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饮中八仙歌》)。壶中洞天,酒是我友;黄金白璧,皆为粪土;天子王侯,视如草芥!既然皇帝老儿不用管晏屈贾之才,既然“匡扶社稷”的壮志难伸,我只有“痛饮狂歌空度日”,举杯月下,醉倒松间,“唯愿长醉不复醒!”岂管它功名权位、富贵荣华?!

李白轻尧舜、笑孔丘、长揖天子、平交诸侯,“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戏万乘若僚友,视俦列如草芥。”(苏轼《李太白碑阴记》)他自视甚高:“才力犹可倚,不惭世上雄”,乐观坚定地认为总有一天自己能施展抱负。天宝元年,李白42岁,唐玄宗下诏征聘其入朝。志得意满的李白高唱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等岂是蓬蒿人”,昂首挺胸来到长安,受到唐玄宗“降辇步迎”的接待,成为皇帝的嘉宾。他自以为从此要官列卿相,在政治上有一番作为了。岂知唐玄宗看重的是他的锦绣诗文而不是他的政治才干,让他供奉翰林,任务是陪伴皇上吟诗作赋,游宴消遣。在宫中,他只不过是皇帝生日蛋糕上嵌放的一颗红樱桃——只图点缀而不求实用。这种悲屈的“词臣”的地位,岂是“一醉累月轻王侯”、“天子呼来不上船”的“狂客”“谪仙”所能接受的?只十几个月的时间,李白便受不住羁束和冷落,由心底发出了“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呼号。而他的桀骜不驯、自傲狂放、诗酒豪纵、裘马逸风,更令公侯侧目,阉宦忌惮,玄宗皇帝也说他“固穷相”,将他“赐金放还”。李白由朝廷回到民间,虽然是遭放逐而返,依旧是气冲牛斗:“昔在长安眠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气岸遥凌豪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他在精神上永远是凌于人前,不落人后的。李白从青年时期就壮志凌云,以大鹏自比:“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直到临终,他在绝笔诗中依然以“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自况。李白一生如大鹏翱空,声震八方,俯视群小。他抱负远大,才具非凡,仗剑任侠,嗜酒好诗,飘逸狂放,仙风道骨,永远不与世俗同流合污,一生不受权势礼法约束。就在与李白对座痛饮的当时,杜甫举酒相顾——眼中的李白飘逸潇洒,神采飞扬,狂放无羁,气宇轩昂,真堪称人间狂客,天上谪仙,酒中豪杰,诗坛巨擘!由不得杜甫一声浩叹:“飞扬跋扈为谁雄?”——当世之雄,舍你而谁?

李白一辈子恃才傲物,志在天下,但终究官场失意,大志难抒,没有实现封侯拜相建功立业的梦想。倒是酒酣兴至醉里梦中抒发豪情逸志愤懑牢骚的信手之笔成了千古传诵的诗篇,由此塑就了他矗立中国诗坛万年不朽的灿烂金身。杜甫的这首《赠李白》,可以说是写尽李白一生风貌的传神之笔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