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ngyao / 倪师文集 / 国学堂第七讲倪师谈五部经典及六经传变、...

0 0

   

国学堂第七讲倪师谈五部经典及六经传变、六经辨症和经络阿是穴 主讲:倪海厦

2010-01-20  zhengyao

参与整理:zxiu、正清和、红枫叶、雪狐、树没叶、晓杰、冷冷清清、慧从卢溪、佩之、世界有我、清远、猪光宝器

梁冬:是的,和你一起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国学堂,我是梁冬。在过去的几周里面呢,我们请倪老师呀,讲到了很多生命、身体呀、宇宙之间的关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以至于呢,常常让我们感觉到呢一种精神飚车的这种快感,以及之后的虚脱感。很想呢,给我们充分的分享,所以呢,今天在这一段里面,我们在这个一周里面,再和大家一起来分享一个升级版的话题。首先呢,还是要特别感谢倪师来到我们的现场。谢谢倪师,你好!

倪海厦:哎!谢谢主持人,诶,各位听众,大家好!

梁冬:对,倪师呢,是“美国汉唐中医学院”院长、“加州中医药大学”博士班指导教授。那在此之前呢,我们主要讲了一些很普遍的一些问题,包括药呀、医呀等等问题哈。其实,这就引发了一个很多的人的一个提问,我真的很想……假如我真的很想学医,那你是在美国,怎么学会比较好?因为激发了他愿望之后,最后说,哦,你又去台湾了,又去美国了,那怎么办呢?这个肯定是自然而然升发起来的一个想法。

倪海厦:对,这个有一部份呢,我就希望给已经在中医学院读的那些中医药大学的学生,还有一些有社会上人士喜欢中医药的,这个研究中医药的人士。

梁冬:已经有基础的。

倪海厦:啊,已经有基础的,我给大家一个建议。实际上,在中国大陆我相信,有非常多的经方家,那我实际上我只是一个小中医,从美国来的一个小中医。中国大陆很多的民间的医生呢,或者是正在中医药大学的,比如说有我所知的,噢,你们的刘力红——刘教授,广西中医药大学的,山东中医药大学的这个孔乐凯,嚎,还有这个赵本山

梁冬:啊,赵……

倪海厦:赵本山。

梁冬:就是那个演员吗?

倪海厦:不是,不是,那个是医生。还有一个,这个比如南京中医药学院的那个黄煌教授都是经方,那实际上,我相信很多这个学校的教授,也是属于嚎,研究这个经方的。那我们中医呢,这个有五部经典,这个在……我在过去出版的《人纪》,我们讲的就是这五部——五大经典,那诸位呢,在有空的时候必须要……经典哈,常常要阅读这五大经典。

梁冬:哪五大咧?

倪海厦:这五大经典就是我《人纪》里面的,第一个呢,是《针灸》,啊,《针炙》;那第二个呢,这个是《神农本草经》;

梁冬:是草药哈?
倪海夏:草药,中药类的。第三个呢,是《黄帝内经》;第四个是《伤寒》;第五个是《金匮》。这五大经典你一定要熟读,这个中国大陆很多,包括大学呀都有开这种课,这个如果说我将来说我们需要做这个……中药,这个如果各个中医药大学他能够多开这些课,而把西医的部份,医学的部分,比如说生理病理学呀、解剖学,这些东西减少,而增加《黄帝内经》的量,可以读得很深,每一句,逐章,然后按照……

梁冬:逐字。

倪海厦:逐字来研磨这个《黄帝内经》,研究这个《黄帝内经》到底什么意思。集思广益之下,我相信嚎,中国大陆的人才非常的多,那聪明才智在我之上的人,那绝对是上万,我真的是一个很平凡的人。但是呢,我会今天能够看得好很多病,我认为是走对路,走对路的原因,就是我去精研了这五大经典。而这才是我个人的经历。那如果是一个群体去经历,那不得了,所谓众志成城,三个臭皮匠会抵过一个诸葛亮,所以我绝对没有大家行,所以你们除了课余上课时候上……讲这个五大经典,那课余的时候大家同学讨论,也这个经典里面讨论,这个……这个集思广益之下,绝对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任何再难读的书,我相信都能够迎刃而解。更何况你们在国内有非常多的一些教授,就像我刚刚讲的,都是可以做大家的典范的,都可以好好去研究这个……这个伤寒五大经典。那,如果所有的中医,大家都专门研究这些,嚎,这个经典,而且以这个为主,因为你如果要看得懂《伤寒》、《金匮》的话,你如果《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你不懂,不了解的话,你是看不懂《伤寒》、《金匮》的。当初这个《伤寒》、《金匮》之所以张仲景可以把它条辩、整理得非常详细,就是因为张仲景是汉朝的时候。大家想想看,汉朝的时候,有没有《本草纲目》?

梁冬:没有。

倪海厦:没有!《本草纲目》明明是明朝的,明朝李时珍的。所以张仲景他刚好是看到了就是《黄帝内经》跟《神农本草经》,嚎。所以诸位呢,如果你要懂《伤寒》、懂《金匮》,你必须要回头去看那个《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在这个条件之下的话,你等于是……你如果读通了,起步你就是张仲景然后,张仲景过去做不到的,也就是《金匮》里说到的“阴实则死”,张仲景做不到,但是你现在可以做到。因为你有很多的西医学的辅助,有很多同学,大家在一起集思广益,绝对找得到比张仲景聪明的人

梁冬:对,你刚才提到这五部经典分别是,《针灸》,啊,那个……

倪海厦:《神农本草经》。

梁冬:《神农本草》。

倪海厦:梁冬:《黄帝内经》、《伤寒论》和《金匮》。

梁冬:对吧?那,从顺序上来说,这五部书都是您的最近一个叫“人纪”的这个……一个系列讲座的一部分嘛,对不对?据说有两百多个小时,总共加起来有两百多个小时的课程。那么,这五个书它有没有顺序咧?

倪海厦:有。入手的时候很重要。

梁冬:对,入手,从哪里入手?

倪海厦:就好像我们走……小孩子走第一步的时候是最重要。

梁冬:是迈左脚还是右脚咧,哈哈。

倪海厦:对,迈右脚左脚,还有就是最后一步下车的时候很重要。

梁冬:对对对。

倪海厦:人受伤都是车子……车子开出去旅行中国大陆一周,会出车祸都是快到家的才出车祸。所以,第一步很重要。那,大家应该……我给大家这个建议——从针灸入手

梁冬:为什么咧?

倪海厦::因为针灸呢……

梁冬:而不是《黄帝内经》呢?

倪海厦:不是,先就是针灸。因为针灸是一个容易学,嚎……的东西。然后所有针灸的理论就是按照《难经》里面来的。噢,提到最多就是《难经》,所以整部的《难经》根本就是针灸嘛,嚎。所以,你如果读现代的“针灸”不行喽,现代的“针灸”的话,它写的是现代的病理学、生理学……什么,都是按照西医的名词来。比如说你胃溃疡扎什么穴道啊,啊,什么……嚎,这个什么脊椎、什么炎呢,扎什么穴位,这都是不对。你要按照古代的真的要去研读《难经》,从《难经》里面的,嚎,再去看针灸,看《针灸大成》啊,很多的,比如说《针灸聚英》呢,嚎,《针灸甲乙经》呢,这种东西,都是很好的古书上面的针灸。然后呢。在针灸很强了以后,因为针灸的涵盖范围有十二经络,嚎,同时呢,五脏的所有的东西,比如说,嚎,肝是青色的,肝主东方啊什么,心脏火……南方是火啊,嚎,主赤色。这针灸里面都讲的很详细。

梁冬:那这个我们常讲十二经和这个奇经八脉,这中间什么关系咧?

倪海厦:十二经络本身是直接跟到脏腑有关系,所以比如我们有足厥阴肝经、足少阳胆经、足太阳膀胱经、足少阴肾经。那脏腑之间有表里关系,比如说肾和膀胱是表里,足太阳膀胱经和足少阴肾经是表里,一个是阴、一个是阳,那有两个经络在里面。所以脏和腑这个两个表里的时候有两条经络,一阴一阳是互相在那边扶持,互相生克、互相扶持,产生阴阳的平衡的状态之下,这就是我们的十二经络,我们必须要懂。同时呢,经络的走向很重要,可以帮助我们辨证,啊,还有穴道的处“第次”,那个我们了解穴道……

梁冬:次第啊,顺序嘛。

倪海厦:顺序,还有穴道的,你在穴道上面的这个压痛点,也可以帮助我们,协助我们诊断,嚎。病出之哪个地方,嚎,所以这个十二经络很熟的话,那你本身呢,就是能够非常了解这个人体内脏的互动的关系在你还没有读《黄帝内经》的时候,你已经有基础的观念。再讲你刚才提到的奇经八脉,奇经八脉我们有,嚎,冲脉、帶脉、任脉、督脉、阳维阴维、阳跷阴跷这个是合为奇经八脉。那十二经络就好像这个竹竿插在地上有十二根,可是这个十二根插了……你插成个圆形的话,你系还是没有用啊,那个竹竿会倒。所以旁边一定要有那个……那个圈圈,嚎,不管那个圈圈是用竹子把它框起来,或者用铁丝框起来,这竹子一定要有,我们有方……主要有这个围起来,啊,围篱围起来。这样子的话才成为一个网,才把它寄养在里面,那,就要靠周围这些东西,才有办法十二经络固定到。

梁冬:噢,所以奇经八脉是用来这样的。

倪海厦:对对对,所以就必需要有这个奇经八脉,才有……跟十二经脉的混合我们人才能够成为一个整体。

广告片花……弘扬中国文化身体力行,义务工作群:87837295(国学堂_音频转文字)欢迎您的加入,请注明“志愿者”……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刚才呢,这个倪师呢,跟我们讲到说,如果你要学医的话从哪五部经典开始。第一部,他讲的是先要从《难经》学针灸开始。

倪海厦:对。

梁冬:啊,第二部,学什么?

倪海厦:学本草经。

梁冬:本草。

倪海厦:对,你在学《神农本草经》的时候嚎,除了《神农本草经》里面的注解你要懂以外,看古书最好不要看现代人写的那个《本草纲目》,《药典》一样,那个记录没有用。你如果记,专记《药典》的话,比如说《本草纲目》,里面有一百多味药提到可以治疗咳嗽。嚎,那这个,比如说,这个……这个枇杷叶,哈,你可以治疗咳嗽,胖大海也是治疗咳嗽,那什么很多治疗咳嗽。那病人来了一个咳嗽,你把所有的咳嗽的药,什么连翘、银花,什么通通放到一起,哇,七、八十味药,你这是乱枪打鸟。

梁冬:啊,总能打到。

倪海厦:对对。你以为能打到,实际上打不到。

梁冬:哎,为什么咧?

倪海厦:一个都打不到。因为真正一个咳嗽的成因,它可能有寒热的问题

梁冬:嗯。

倪海厦:好,那你要把寒热驱出来,有表里的问题,好,你又要……有时候要解表,有的时候要攻里那你不能说,那个咳嗽就是这个可以止咳化痰,你就通通……通通就开进去。

梁冬:嗯。

倪海厦:嚎,也没有寒热表里的观念。嚎,我们有寒咳,我们用的处方,跟热咳用的处方不一样;病在表造成里面的咳嗽,病在里造成的咳嗽,处方也不一样。嚎,那没有这个观念的话,你如何选取药物?所以,你先不要去读《伤寒》、《金匮》,先要读《黄帝内经》,先看《神农本草经》,看它的药性怎么写,你要深深地体会到药的本性
 
梁冬:它通常就讲……提到药性,它会怎么描述咧?

倪海厦:诶,药的描述的话,比如他讲的很简单,比如说这个药是性寒的,药是寒性的,药是苦味的,嚎,药是什么……那你要记得,我们在读《本草经》之前,前面,《神农本草经》前面有告诉大家,这个你要,甘淡渗利、辛甘发散、酸苦涌泻,如何分阴阳?嚎,酸苦涌泻、辛甘发散,那你就……你就知道,这个酸苦涌泻是阴,当你的写的药性呢,它就是写白芍,是味酸,嚎,那个黄连是苦味,嚎,这就你就可以分出来,哦,这个都是阴药。

梁冬:噢。《神农本草经》里面是可以把这个阴阳分出来的哈。

倪海厦:就这样想的。对,那苦味的药,我们知道入心啊,所以你知道入心的话,比如说白芍是酸味,明明苦味是入心,你开心脏的药,你就会开到黄连嘛。

梁冬:对。

倪海厦:对不对?你不会开到白芍嘛,你这样了解会知道。

梁冬:明白。

倪海厦:但如果说我们遇到病人是同时是因为血液,脚是冷的,血没有办法回到心脏里面,我们才会要加一味酸味的药,因为酸主酸收,所以就要把黄连跟白芍开在一起。

梁冬:噢。

倪海厦:这样你会挑了吧?所以,你当你药性很熟了以后,这个时候你再去看《黄帝内经》,《黄帝内经》它是中国传统五千年下来……

梁冬:刚刚讲《本草》。

倪海厦:《本草》,《神农本草经》。

梁冬:OK。

倪海厦:所以你要读《神农本草经》,一定要读它的药性,它写的很清楚在里面。那《神农本草经》里面提到的,这个药物,它是俯拾可得的,到处都有。

梁冬:因为太便宜,所以反而可能影响到他的这个价值哈。

倪海厦:对对。大家认为药太贱,就是这么便宜的药可以治病吗?这种……当然诸多的原因,这只不过我刚刚讲的……

梁冬:这个关于《神农本草经》我多问一个问题哈。就是说呢,大家都知道这个《神农本草经》,很久远呐,神农氏传下来的嘛,对吧?那么,有没有什么一些历代的医家对他的注释的版本是比较好的?

倪海厦:应该,我个人的想法应该要去看原文

梁冬:原文。

倪海厦:最好。因为真正的原文是最经典的。

梁冬:嗯。

倪海厦:好,所以,诸位去读原文,你意会,真正能够玩味出来里面的药性以后,这才是真正属于你的。

梁冬:那很多朋友这个古文底子实在是没有那么好嘛。

倪海厦:那,那如果你要看的话,你要可以看一些,噢,一些只要,我相信市面上所有有关于《神农本草经》的注解都可以去看,因为它一定有他的长处在那里。

梁冬:对对对。但最后还是要归到,看本……看原文。

倪海厦:看原文,对,看原文。

梁冬:诶,你很强调这个经典的原文呐。

倪海厦:对。经典的原文是……它还是经典之作,原文就是最好的经典之作,你没有办法增减一字的。那增一个字进去也不对,拿掉一个字也不对,嚎,它是一个……这个所以让你,大家都会意会,能够体会到,我才……真正能够体会到它的……才真正属于你的。

梁冬:对。好,那这个是关于《神农本草经》,第三个你就觉得应该读《黄帝内经》。

倪海厦:《黄帝内经》。当你有了针灸的基础,有了药物的基础,这个时候你去看《黄帝内经》,你就会发觉到,《黄帝内经》为什么讲寒热,讲什么,你就……光是你看《黄帝内经》,大家在读《黄帝内经》,经典的东西,在生理,人的生理解剖学,病理学的时候,看起来《黄帝内经》它的章节很多,文字很多,《黄帝内经》来说,在这几种书里面,算是比较厚的,原文是比较厚的。

梁冬:对。《灵枢》、《素问》啊。

倪海厦:对,《灵枢》、《素问》。那我们在看《黄帝内经》的时候,一般来说都是看文字。

梁冬:嗯。

倪海厦:啊,就文字上头找解释,那我跟各位听众,讲一下这个,我看《黄帝内经》怎么看的。你看我拿到《黄帝内经》,是个拿到书在看,实际上我在读一张图,它的文字陈述是个地……是个图,嚎。你看这个图的时候,整个身体都开始动,你可以看到一个人的……活活的人的里面身体的运转的方向。所以诸位读《黄帝内经》的时候,看起来表面上是文字,你在读文字,实际上你要把他当成图在读,啊,就好像一个唐伯虎的一个山水画,啊,谁都画的很好,那在读图。读图的话,解释就很多啦,嚎,比如说我们看到一个人画一个图,有的人看到说,这个画家在画这幅图的时候,当时心情一定是很沮丧的;这个画家在画这个图,心情是很开朗的。所以,因为图嘛,所以臆想的空间……这个意念呢,就想到……想像的空间会比较大。

梁冬:可视觉化。

倪海厦:对,可以视觉化。这个时候,你仔细去领悟这幅图,当你领悟出来后,这个图就是你的了。所以我非常……我个人非常非常佩服,这《黄帝内经》的写下来的黄帝和歧伯中间的对话。所以说,我们中国的经典之作真的是伟大,它不是文字可以形容的,它根本就是已经到了艺术的阶段,是个图。所以,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什么是相生相克的关系。

梁冬:对,借由文字呢,我们要建立一个全息的图景,从这个全息图里面,自己把自己融入到这个图景呢,去感受它。

倪海厦:对,那你没有针灸的基础,没有《神农本草经》的基础,你看《黄帝内经》,根本就是在看……看字,看无字天书一样,你看不懂的。嚎,但是,你有针炙很好的基础,有《神农本草经》的基础的话,你把《黄帝内经》读得很透的话,实际上你自己就会……你不用看《伤寒》《金匮》,你开出来就是桂枝汤,开出来就是麻黄汤,已经到这个阶段了。所以,当你《黄帝内经》非常了解以后,这个时候你再去看《伤寒论》、《金匮》,你一看就知道张仲景为什么这样子。

梁冬:好,那从《难经》的这个针灸,到这个《神农本草经》,再到那个《黄帝内经》,第四部?

倪海厦:对,第四部是《伤寒论》。《伤寒论》呢,在过去很多医家,在《伤寒论》上面,大家都批判说:张仲景呢,针灸不是很好, 但是,他又利用《六经》辩证。所以我们打开……第一篇是太阳症,第二篇是少阳症,第三篇是阳明症,太阳阳明,少阳阳明,然后后来是……然后再变成是太阴少阴厥阴。认为,你这样子编了以后,你六经传经的话,比如太阳症没有好的话,传少阳、传阳明,传太阴,传少阴,传厥阴,你用六经来传变的话,太笼统了。因为你张仲景,你并不是很了解“六经”,因为我们在针灸上面看的时候,有的时候并不是太阳,并不是寒,一开始就是病在阳明,阳明“经”上面,那你怎么可以用“经”来定论呢?阳明……足阳明胃经是在我们的身体前面,有些人脚……那个位……那个足太阳膀胱经在我们脚……脚后背上面。那有的人他一开始就是脚前面痛,脚后边没有痛,就说你张仲景,你错了,你看这个人病开始就是在阳明经上面,并不在太阳经上面。有的医家呢,就用这个来攻击张仲景,认为你“六经辩证”这个太笼统,你不是针灸很强。张仲景……张仲景的确针灸不强。

梁冬:噢,是吗?

倪海厦:对,他的确啊,他这个针灸跟我们现代比起来,我说不要说是我,我们中国大陆很多针灸都比他好。

梁冬:噢,真的呀?

倪海厦:嗯,可是我读了《伤寒》、《金匮》,《伤寒论》以后,我的想法就不是这样。张仲景还必须要用太阳、少阳、阳明这种方式,来陈述疾病的传变。这个太阳不能说只是足太阳膀胱经,或者手太阳小肠经,而是太阳是主表,嚎,太阳能够晒到的地方统统可以看到,只要你跑一圈出来,你身上被太阳晒到的地方,统统是属于太阳而不是说只限于一个经络上面,足太阳膀胱或者手太阳小肠经上面,那你太阳受病的时候,病在表。当你表没有解掉以后,这样《伤寒论》就有顺序了,然后,你不知道如何……比如说我们太阳,一开始有三个方子——太阳中风、太阳伤寒和太阳瘟病。太阳中风的话是,我们用桂枝汤,来祛风;太阳伤寒,伤于寒的话,是麻黄汤太阳温病葛根汤那你如果解表你的方法不对,没有用到经方来解表,你用一般的时方,开一些那个荆芥呀、防风啊,嚎,这种对我来说是涮牙漱口的药,那你吃下去也不会冒汗,汗也流不出来,那这种情况下解表,解不掉表,没有办法把表证解掉,病就会传。当病一传的时候,往里传的时候,有两种可能在后面:第一个,传到阳明经,阳明上面,这个阳明症这一篇嚎,并不是指的是……光是指的是这个手阳明大肠经啊,嚎,阳明胃经,它是指——腑,就是说,你这个病,进入阳明的时候,跑到肠胃里面去了的时候,它就呆在肠胃里面,它不会再进入内脏。最多,最远的地方,就是到达阳明……噢,到达腑。但是你另外一种病,我们讲,可能就是西医讲的病毒了,那这个病毒如果是没有进入阳明,某种原因没有进入阳明,嚎,进入……跑到少阳里面去了。少阳呢,就是在……你不能把少阳定义成,啊,足少阳胆经,啊,足少阳……那个手少阳三焦经。少阳呢,是属于介于门枢,嚎,就我们在《黄帝内经》上,关门呢,门关来关去的那个中间那个轴,那个门轴,那个是少阳,是主开合的所以,身体上开合的地方,通通是归少阳那个位置。嚎,比如,那内脏有开有合,腑有开有合。嚎,那皮肤有开有合、肌肉也有开有合,比如说你运动,开合啊,那脏腑会开合才能循环嘛,嚎,那你包括你血管管壁里面有……有那个血管里面有那个瓣膜,嚎,开合,让血管……没有开合的话,你血位会倒流啊。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啊,刚才倪师呢,就讲到一个问题,就是讲到这个“六经辨症”这个问题,也讲到少阳的问题,关于什么叫作六经呢?那很多朋友都听过,但是呢一直不知道什么意思,我想呢,这个倪师呢把这个少阳讲完之后啊,给我们重新复习一下,什么叫作六经。啊,这是一个基础问题。你先讲少阳啊。

倪海厦:少阳,当病进入少阳的时候,我刚刚解释,太阳先得病,得病没有治疗好,就进入阳明跟……有两种可能,阳明或者是少阳,进入阳明就到此为止了。嚎,所以你常常听到病人有便秘,有时候便秘三四十年还是在便秘,啊,还不会死人的,因为进入阳明,我们中……在经方家,在《伤寒论》里面讲—阳明无死症,啊,得了阳阴不会死的,没有死症的样子。那另外一个可能就是你病毒进入少阳,进入少阳以后,它在脏腑之间,所有的血管它在一直游走,只要开合的地方都有它。如果你在少阳没有解,比如我们少阳的合解的药是小柴胡汤,那你不知道用小柴胡汤,嚎,那病就会传经呐……传到内脏去。首先进去就是脾经,足太阴,噢,我们六经里面,当我们讲那个是太阴的时候,不见得是单单代表是足太阴脾经,嚎,或者手太阴肺经。像温病,一般的温病家认为说病一进来就是肺,嚎,伤肝,第一个就是温邪,就是伤肺。中医是认为是在表,这个经方认为是在表,系统伤寒就不一样,当你进入到脾太阴的……太阴症的时候,就进入内脏了,嚎,内脏了,包括了我们的脾经,肺经,都在内。这个是代表内脏,我们不能说是在足太阴脾的经络,而是在脾脏肺脏上面了。

梁冬:对。

倪海厦:那脾脏,可能影响到你的胃口不好,或者是腹满,还有胀满。好,那肺里面有咳嗽,噢,一些这个气喘和胸满,噢,这种现象。那如果都没有好,这病要更往里面走,走到嚎,少阴,少阴症的时候,比如的交应,那少阴如果说再没有办法治疗就进入到厥阴,所以诸位打开……

梁冬:厥阴是哪里呢?

倪海厦:厥阴症就是肝,肝的……那个足厥阴肝,嚎,肝脏。转到内经的脏,还有一个就是厥阴的心包那你如果说走到最……所以中医认为说人体最里面的脏是肝脏。我以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比如说现在讲的那个C型肝炎,那,C型肝炎实际上,在临床上我在治疗的时候,噢,我在治疗它C型肝炎,一直治疗到会出现……他会症状会从劂阴的症状,跑到少阴的症状,跑到太阴的症状,然后跑到少阳的症状,最后结束的时候,治疗还是用桂枝汤解决。所以我从临床上可以看到,C型肝炎实际上是感冒病毒引起的,一直往身体里面走,你没有把它挡住,它停留在肝脏里面。

梁冬:噢,这样。很多的肝炎是感冒引起喽?

倪海厦:不是,我讲的是C肝。

梁冬:OK。

倪海厦:嚎,那很多的肝炎是……真的是我们的血液传染,嚎,肝炎会传染。那当我们看到这个“六经”的传变,我们先假设张仲景是对的,对呀,这是科学家的态度嘛,求……治学问要这个样子啊。你不能说我不懂,我讨厌中医,张仲景这个混蛋会……这怎么可以否定呢?假设他是对的,我们回头看临床,临床上你的确看到,病就是从表往里走,再然后……不但往里走,我们的治疗的方向是对的,按照《伤寒论》来处方的时候,病会回头本来是少阴症,结果吃了药以后变成少阳症,少阳症以后变成太阳症,那就好了。所以传经的方向是来回的,不是只往里面走不会往回头走,除非你用错药。为什么我们赞成说用《伤寒》、《金匮》的经方?因为现在看起来,我有经方可以阴断、阻止病再进。比如说你病都到了少阴,赶快阻止,不阻止它,它就进入厥阴。那这四个阶段之后,我们所谓“六经”的,那,我们开的少阴症的药,有少阴症的药开在里面,可是一般的时方,里面就看不到少阴症的药

梁冬:嗨,那到了厥阴之后怎么办呢?

倪海厦:到了厥阴还是赶快动手,到了厥阴的话,十之八九都是死症,都成阴实了,嚎,都是死症,那很多什么……什么嚎,这个手足燥劳则死啊,讲……《伤寒论》里面讲的都是很多条辨,都是哪些症状会死,里面实际上已经讲了,这变成阴实了。所以我们要在,结病在太阳的话,如果一感冒我们就开始出手,我们用太阳篇的药,嚎,那个,那个《伤寒论》里面六经的辨症里面太阳篇里面的药。如果一开始在太阳的话,我们就开始入手解掉的话,根本就不会有厥阴症出现,也就是说不会有阴实的现象出现。所以我们说:百病风之始—所有的病都是开始来自风。这时候我们再回头看,我们的经……这个《黄帝内经》,讲的“百病风之始”,讲的东西它是对的。因为,开始就是《伤寒论》讲的太阳症了,所以我们在太阳症的时候就要把病情……病解决掉,它就不会传经。所以,回头我刚刚讲也是,当我们看到这个病,我们才知道,刚开始就是风寒感冒,嚎。所以,如果以我们现在的这个西医的学的角度来看,免疫系统很强的人呢,他不容易得打癌症。嚎,那,一般来说,得了癌症就是免疫系统不行了,才会得到癌症。西医也是这样讲,可是你的免疫系统如何增强呢?你免疫系统查刚开始是感冒,结果中医呢,我们的经方呢感冒就把你治好了,有时一剂,只要喝……我们比如说,有时候六碗水煮两碗,第二碗都不要喝,因为第一碗喝完就好了,有时三个小时两个小时就好了。最长,最长是隔夜就好了。那,那么快效果,那么快的恢复速度之下,这个药又不伤到正气,所谓药不伤正气,就是不会影响到你身体的抵抗力的问题,所以吃完中药以后,你不单单是感冒没了,你的抵抗力会增强很多。所以长期吃感冒……有感冒就吃中药来解表的,治疗感冒的人,根本就按照那个中医经方的这个理论来……范畴来看的话,是不会得到癌症的。因为抵抗力的原因,不要说癌症,感冒都不会得的

梁冬:那我听说有些人是平常也不怎么得病,一得病就是癌症的呢?

倪海厦:对,平常有病,那是你看到片段,他不知道他有病,他的症状已经出现,早就有症状。但是他……因为他的年轻,或者是他的企图性很旺盛,他正在做事业,他的意志力,人是靠意志的,意志力很强。现在意志非常地强盛,他就一直在工作,一直在赚钱,他的事业非常的顺,然后家里面非常和睦,他就不会想到身体有病的问题。然后等到事业做到一个阶段以后,他身体的病已经变得很恶劣了。所以他有时候失眠,他每天失眠,他不晓得是病,他以为是工作太劳累了,或者是他有事,太多事情困扰他,或者他有笔订单没有接到,如何去处理这个问题,嚎,他以为他在担心这些事情睡不着。所以,人真是……人是很奥……很妙的。所以,诸位呢,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一定要记得我讲的六大健康的症状,这就可以提前预防很多事情的发生,嚎,那,所以我们要随时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梁冬:所以,你刚才讲到这个读书的话要读到《伤寒》哈,但是我想重新补一下课,因为很多朋友呢不知道什么叫“六经辨症”,什么叫六经,六经是什么?跟我们身体上的经络也是一个经,那这个经到底是什么咧?

倪海厦:对,这个六经辨症我们不能用太阳,足太阳膀胱经或者是手太阳小肠经,太阳症(太阳伤寒)的时候代表病在表,病在表的时候有几种症状可以知道病在表:比如说,我们无汗、全身肌肉酸痛骨节酸痛……我们所谓,为什么要强调无汗?因为你毛孔闭锁到了,因为毛孔都在皮肤表面,当你毛孔闭锁掉了,不能流汗了,结果很多的汗液要……走不出来,要走皮肤哦,本来应该走毛孔出来,没有办法出来,结果回流。回流了以后,因为毛孔收住了,等于是说,气孔不通了,气孔不通了,水会滞留在身上肌肉上面,这个水应该在身上循环的,结果这个水因为表寒受到,因为感受到风寒呢,外……那个受到寒,所以皮肤毛孔收住,造成这个水在肌肉里面没有办法正常地运行,就是肌肉酸痛了;如果到了骨节,没法运行,骨节就酸痛了。所以病人无汗恶寒怕冷啊,嚎,因为很多的水没有办法汽化。我们像我是不怕的,为什么呀?水是汽化的,当你水没办法汽化的时候,停在肌肉里面的话,变成寒水,就是冷水,冷水的话在肌肉里面、在关节上就是恶寒怕冷,嚎,这种是表证。还有一些,另外一种表证呢,比如说,就是我讲的是,这个伤于寒,伤于寒的症状并不见得是一定在北方在南方,在浙江啊,在广西、广东、福建呐,台湾啊,甚至在佛罗里达,我都看在佛罗里达那么热的地方,我都看到病人会有恶寒的现象。我认为是一种传染性的感冒,这种感冒的病毒会造成这个症状,而不是因为当地的气候造成这种症状。

梁冬:噢,还是病毒也会造成这样情况的?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刚才呢,这个倪师呢跟我们讲到这个六经里面的第一层经呢,叫做太阳经,是吧?太阳经呢这个,很多人都以为呢,太阳经就是膀胱上面的,是吧?什么足太阳膀胱经么,对不对?但其实呢,您讲的的这个所谓的太阳经呢并不是指这两条经。

倪海厦:对,它是个症状是表证。

梁冬:啊,它是一个体系。

倪海厦:一个体系,对,因为只有……这些症状都列为表证。那我刚刚讲的是太阳伤寒,太阳中风呢就是,太阳中风的症状就是桂枝汤,它的症状是有汗,嚎,恶风就是风吹到你,你感觉到:哎呀,风吹到很难过,想躲开的这种感觉,就叫恶风。那桂枝汤会有表证,会有流些汗出来,所谓有汗就是说,这个汗不是你因为运动而流出来,而是你会有一点点出汗的现象,嚎。那,这个时候我们用桂枝汤,这种症状呢,可能是另外一种感冒病毒造成你这种现象。嚎,那另外一种表证,就是太阳篇里面三大的表证。第三个就是太阳温病。很多南派的温病派说,这个《伤寒论》、伤寒家没有温病的方子,所以遇到南方温热的病治不好,实际上你错了,这个太阳温病,太阳……张仲景有除温病的方子,讲的就是葛根汤。那葛根汤,项强——后项强几几然,为什么葛根汤症?这个小朋友最多小孩子冬天呢在外面玩呐,或者是夏天在外面玩,玩的时候跑了全身都是汗,这个时候受到风寒;或者是在流汗呐,还要跳到水里面去,嚎。结果受到风寒,在病……这个小孩子、这个病人在得到感冒的时候是津液丧失的状态之下得到感冒。所以他是身体里面温热,太热了,噢,流汗,这个时候得到感冒,就这个感冒整个这个病……这个所有的水锁在项背的地方嚎,那这个时候我们用葛根汤来把它发掉。嚎,那这些都是属于太阳表证的症状。

梁冬:嗯,就总而言之,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就是太阳表证就是说,在最表层出现的身体状况的,啊。第一层防御系统,受到侵害了。

倪海厦:对,这就是太阳,啊,很正确。

梁冬:对,那第二层呢?

倪海厦:第二层,我刚跟各位听众报告过,就是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进入阳明,一种是进入少阳。

梁冬:对。

倪海厦:进入阳明的话,引起肠胃的不适,甚至会便秘,嚎,有的人会下痢,有的人胃口没有,有的人拉肚子。所以呢,我们有些像承气汤,大承气、小承气呀,调胃承气呀,有些泻心汤,嚎,那五个泻心汤,啊,都可以治疗肠胃的问题。那,但是病如果进到阳明的话,就是没有死症,我刚刚跟大家……

梁冬:拉拉肚子就好了。

倪海厦:对,这样我们很好治疗,哦,这是肠胃的问题。那进入少阳的时候,就是少阳的话,比如你全身开阖的地方,比如说你,我刚才前面讲了,每一个月月经来,那你月经到了……一个月到了以后,这个奶水会进入到子宫里面,那子宫就开合,打开来,最后月经就从阴部就排出来,这是开合嘛。嚎,所以子宫……任何地方都有开合,那当你这个病毒在表,没有办法,没有时间或者是已经耽误了治疗治病的时机,或者是前面的医生不晓得用那个表药,解表,那,病跑到少阳里面的时候,病人产生的现象就是往来寒热,就忽冷忽热的现象,而且兼带有恶心的现象。如果你往来寒热,忽冷忽热但是没有恶心,你病还在太阳哦,嚎,病还在太阳那如果说你有恶心的现象,往来寒热的现象,这个病就走到少阳了。

梁冬:那为什么恶心就表示到少阳了?

倪海厦:恶心呢,因为,当你这个在三焦里面走的时候,这个寒水呢,就我刚才讲,水停在表面上,肌肉就造成痛,那病进入少阳的时候,这个水就跑到三焦系统里面,三焦是……三焦系统里面非常热的水,而且有油脂在里面。嚎,那冷水一进来的话,就顺着三焦跑,那跑到肠胃,最明显的……因为我们的两肋的这个地方是最大的三焦集会的地方。

梁冬:什么叫三焦嘛?

倪海厦:三焦就是我们的淋巴系统,我们的那种肥油,嚎,脏腑之间有肥油,而我们的淋巴系统都属于三焦那两肋之间是很大的一个交汇的地方,所以你常常听到人家脂肪肝,因为这里脂肪很多,这都是属于三焦。嚎,那,当你水聚集到两肋中间的时候,这个水会把胃包住,会给胃压力,那胃的蠕动受到压力的话,就吃不下东西,就恶心嘛。

梁冬:噢……

倪海厦:所以我们从这个地方一看,哦,你恶心,好,我们知道你病在少阳,而不以往来寒热,因为有的时候,太阳表证的时候,你知道病在表,但病人体力很好,他不会受到真正像出现麻黄汤证或是桂枝汤证,他出现忽冷忽热,他体力很好,他赢了,排出汗来,他就觉得热了。他输了,那个病毒要侵回来,他就觉得冷了。那这个时候我们可能是桂枝麻黄各半汤,各加一半;或者是桂枝和麻黄一,寒比较多、热比较少我们桂枝和麻黄一;有时候是桂枝一麻黄二,或者桂枝麻黄各半汤,就看他的寒热的多少。但是往来寒热的现象,只要进入少阳一定会出现恶心的现象。嚎,那我们继续会用少阳……

梁冬:就是所谓的就是从太阳到,分配到少阳或者阳明啊。那如果都没有拦住,前面三个防御系统都没拦住,到第四个防御系统。

倪海厦:到第四个,就是进入我们的内脏了,这个时候就要很小心的处理了。对西医来说,在进入内脏的时候,刚开始进入我们的脾呀、肺呀,它并不了解,它没有办法查到,它一定要等到厥阴的时候才把它查到那,(太阴)刚开始进入脾胃的话,你可能胃口不好,或者是常常咳嗽,平常没事就咳嗽,睡眠就会有点影响了,那这个腹部会比较大,少腹会比较大,嚎,那里面湿会比较盛一点。那这个时候病人呢,我们就……已经开始治疗了,嚎,那病人比较容易疲劳倦怠,脾主四肢、主肌肉嘛,嚎,那以前可以步行、可以登山,现在觉得四肢肌肉比较厉害……

梁冬:人就比较懒了。

倪海厦:对,比较懒,嚎,这个时候或者呼吸比较不好,嚎,或者是慢性的咳嗽,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开始动手了。那如果说在这个时候动手,我们处方很多。对,在太阳没好的话,进入少阴,少阴最明显的症状呢,就是“但欲寐”,所谓“但欲寐”就是,噢,睡不够,一天睡了十二个小时起来还是很累,这个……然后这个随时呢,就是随时都想睡觉,这个最明显。那,有的人呢,大便就延后了,嚎。比如说我们看少阴证,少阴证的时候小便是白的,因为里面是寒症,小便是白的;同样是便秘,小便是黄的,所以小便是黄的我们知道是病在腑,就是在阳明症那我们就会处方前问病人小便,比如说一个人便秘,我们不用摸他的脉,我们就说,啊你小便什么颜色?黄色、深黄色,我们就知道他是承气汤,病在阳明。如果小便是白色的,嚎,便秘,我们知道病在少阴,嚎,少阴就是寒嘛,里面没有东西、没有蠕动。所以阳明症,我们可以知道是肠胃里面,津液干掉了,很热,所以小便是黄的,因为津液没了嘛,太热,嚎;就好像你汤煮过一个小时和跟煮五个小时,汤的浓稠度就不一样。嚎,那少阴症呢,它是没有蠕动,小肠大肠没有蠕动,根本停在那边,所以东西累积在里面,根本没有动,没有热能,所以小便出来,清白的。你从小便的颜色你就可以知道,你到底是用少阴症的处方,还是用阳明症的处方,这时候就可以治疗病。所以,你一定要了解身体的结构,真的解剖,然后就用《黄帝内经》了解,这样你才有办法正确地处方。

梁冬:就是少阴下来之后就是……

倪海厦:厥阴。厥阴进去的话,寒热就分明了,我们正常的,我刚才跟诸位……各位听众讲,正常人呢,常年感觉到头面身体是冷的,手脚是热的,但是你进入厥阴的时候,你会感觉到上……所以,我们正常人是,上面是寒的,下面是热的,那,不正常的人呢?他上面是热的,下面是冷的。

梁冬:噢,脚又冷,那满脸暗疮

倪海厦:对,嚎……

梁冬:然后有种人嘛不就是这样嘛,哈?

倪海厦:对对对,这个……这个上面是冷……热的。嚎,这就是厥阴症,寒热很区明,很分明……

梁冬:明白了。

倪海厦:这就病在厥阴。所以,你如果症状非常了解,你辩症正确的话,你诊断怎么会错误呢?那你诊断不会错误的话,那你从这个药性,比如说这个时候我们再回头看药。一看,我们知道,去热药,最好的药在《本草纲目》里面用的是石膏;那去寒的药最好的是炮附子那石膏跟附子,在一般医生来说的话,想到个石膏跟附子,一个是寒、一个是热,两个是极端相反的,对不对?那我们经方不是这样想啊,一个是阳药,附子也是阳药,附子从田里面拿出来的时候,切开来看,里面跟水梨一样,是白色的。嚎,所以,附子跟石膏是可以用在一个处方里面的。嚎,那我们用附子跟石膏用在一起,嚎,白虎汤跟……噢,比如我们真武汤啊或者什么,熬了就……

梁冬:哇,那很猛哦。

倪海厦:对,用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煮完啊,六碗水煮两碗,煮完的时候,我们医生是希望石膏到肺上面去,到上身去,把它们的热去掉,附子把下面的寒去掉。

梁冬:那它怎么去掉咧?

倪海厦:对,我们的想法是这样子的,可是药会不会那么听话呢?病人在……病人在喝药的时候,上面是热的,你这喝热汤下去,一喝就吐掉,因为热碰到热嘛。药不会那么听话的,所以我们就很技巧地告诉病人,煮完这个汤药,你这个汤药必须要等到很冷的时候再喝,冷的时候,你病人拿起来喝的时候,上焦是热的,以为喝到是冷的,到了胃里面去以后,发觉到里面有附子,已经太慢了,嚎,结果石膏就往上走、附子就往下焦走,一次下去,寒热一起去。

梁冬:噢,真的是这个打仗啊,这开方真是打仗。

倪海厦:对,像是在谋略呢。

广告片花……弘扬中国文化身体力行,义务工作群:87837295(国学堂_音频转文字)欢迎您的加入,请注明“志愿者”……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中国文化太美,刚才呢,这个倪师给我们讲到了《伤寒杂病论》这个这本书,然后呢,最后呢,再讲讲《金匮》。我们都知道呢这个,其实呢《金匮》是从《伤寒杂病论》里面“杂病”那部分切出来,做的,是这样……是这样的吗?

倪海厦:是这样的,对,对。

梁冬:那,那这个《金匮》这个和《伤寒》有什么区别?就是“伤寒”和“杂病”这两种病有什么不同?

倪海厦:很好,这个问题非……问得非常好,如果看……看《伤寒论》的时候,就是一个整体。

梁冬:对呀。

倪海厦:一个疾病的演变。

梁冬:对呀。

倪海厦:那《金匮》的是所谓《杂病论》就是从……《金匮》就是分……分开来。

梁冬:嗯。

倪海厦:分章。这一篇专门讨论心脏病,这一篇专门讨论肺病,这一篇专门讨论肾脏病,这一篇专门讨论水肿。

梁冬:哦。

倪海厦:啊,这一篇专门讨论风湿关节炎。它把它杂病分开来了。

梁冬:哦。

倪海厦:所以说,你……你刚看的《伤寒》只是整体的。

梁冬:看到好像一个很有序列的一个过程。

倪海厦:对,很有序列的。对,它非常有系统。所以张仲景是……祖,真的是“医圣”。它整体化解决以后,同时后面《金匮》来了就是《杂病》,所有的病统统列在里面。他把它分章分节,后面有妇科,妇人科,那妇人科里面又分成产前,啊,还有不孕症呢,产后。还有更年期怎么处理,还有……产中——怀孕的10个月怎么处理,哦,怀孕的10个月中间要有恶心啦,哦,呕吐啊,妊娠怀孕的糖尿病啊,怀孕的时候使人这种小便不利啊,它通通有方子。有那么详细的东西,张仲景能够整理出来,你说他是不是“医圣”?

梁冬:啧,我听你讲就觉得很有趣啊!

倪海厦:对,但是你如果没有看过……没有先通彻的了解《针灸》,没有透彻的了解《神农本草经》,没有透彻的了解《黄帝内经》,你《伤寒》、《金匮》没有办法读通。所以我在——我的“人纪”里面,我一开始教的时候先教《针灸》,再来教这个黄……《神农本草经》,再教的就是《黄帝内经》,再来,最后才是《伤寒》跟《金匮》。嚎,那诸位的莘莘学子,目前呢,作为各大中医教育学院读书的大……这个这个学生,社会上这个有……

梁冬:中医药爱好者们。

倪海厦:中医药爱好者们呢,我希望呢,如果你们要研究中医,先研究针灸。针灸熟了,再去就要按照这个步骤来。你不能说我不要,我就要研究《伤寒》、《金匮》,你不会用药,你没有办法透彻地了解,甚至于是加减你都会有问题,嚎,你都会有问题。那中国大陆非常你……绝对千万不要千万不要来找我倪海厦啊,我也没有建议你要买我“人纪”,民间,还有中医药大学里面,有非常多的高手在里面,嚎,就像我素未谋面的黄煌,他就是很好的经方家。嚎,那我……跟我很熟的,嚎,刘力红刘教授,嚎,像什么孔乐凯,都是一方之主。嚎,你们这边读书,嚎,这个环境非常好,嚎,今天只是我有缘嘛,嚎,我比较运气比较好一点,有机会跟我们梁冬主持人呢,在这里对话,大家听听。

梁冬:其实是我感谢,我感谢啊。

倪海厦:那真的是……这个很荣幸,嚎,但是大家千万不要……我只是经方的,嚎,这……这个经方家,千百……千百个经方家里面的其中一个。那,各大中医学院一定有很多的好的人才,所以,大家应该集思广益,在中医药大学里读的时候,应该是中医为主。这就你们刚刚听完我简单讲一些,就知道为什么要讲中医为主,西医可以为辅。比如说你有尿酸,西医查你尿酸高不高,嚎,就知道你有没有痛风,那吃了……吃完中药以后,西医说可以查了。诶,你尿酸变的很低,你吃了什么尿酸变那么低?这就是证明,证明:西医的证明——可以证明你尿酸好了。

梁冬:嗯。

倪海厦:那对中医来说,我也可以证明啊,你去吃个火锅汤,你喝完火锅汤,你喝两碗看看,痛不痛?喝喝啤酒看看痛不痛?喝了啤……以前喝火锅汤喝了啤酒下去,马上就很灵,马上20分钟会晚上……当场晚上就发痛风。你现在喝喝看,它还有没有?没有那就好了嘛。你你……所以我们不需要这个一定要去做尿酸这个检验,但你要做尿酸检验也可以啊。所以应该是:中医为主,西医为辅。

梁冬:啊,这个……老师呢用了……本来呢他这个有一本有一个课程啊,叫“人纪”呢,是200,将尽250个小时的课程,它用一个小时,把它拿来打通。其实呢,的确呢,有一点那个太过精神飙车,不过没关系,幸好呢现在有所谓的MP3,大家……录下来之后呢,满……反复听呢,对于这个事情是很有帮助的。我是觉得说,你把这一个小时的课程听懂了,基本上来说呢,可以打下非常好的基础,它也是一个入门的法则。在节目结束之前呢,我想问一个关于中医的……呃,长久以来,大家都没有讨论,没办法讨论讲清楚的话题。就是,什么是经络咧?

倪海厦:好,经络是这样的,嚎,我……我们用个……桔子。啊,大家把桔子皮一剥开,诶,里面很多白白……白白的一丝一丝的……

梁冬:桔络嘛。

倪海厦:橘络。人身上有……要有经络,就好像桔子一样,有桔络一样。没有这个桔络,它皮和这个肉之间缺乏了沟通性,嚎,所以,有经有络,身体才能够运化,才能够运作。如果没有经络,嚎,光是……比如说我举个例子给你听,哈,那我们主持人这个问题啊,非常地好。比如说手太阴肺经,在我们大拇指上;嚎,手阳明大肠经在二拇指;嚎,中指啊,心包经啊;小肠经啊,心经。诸位你有没有感觉到,如果你是练……练过擒拿术或者练过中国的古术——武术,我们去抓一个人的手的时候,我们利用大的力量去抵御小的力量,嚎,所以我们用大拇指,我们这个五个指头里面,大拇指的力量最强,小拇指的力量最弱,所以当你用手去抓对方手的时候,用大拇指去抵抗它的小拇指,那对方的大拇指是最强,对不对?那你可以用你4个指头的力量来抓到他的大拇指,所以你4个指头加在一起的力量会超越过他一个大拇指的力量。那你的大拇指的最有力的抵抗他最小的,这样子整个把手抓住,逃都逃不掉。噢,那,这个是一个擒拿。

梁冬:这田忌赛马嘛,这是!

倪海厦:嚎,这个,我讲这个道理的原因就是,手阳明大肠经,在食指上面;手太阴肺经,在大拇指上面。所以肺本身就好像一个空气压缩机一样,诸位看那个我们的工具,噢,在修车场里面工具,一般的电动工具的力量跟气动工具的力量不一样,气动的……气动的非常的强,嚎。所以,肺里面填上了……人身上的肺是很大的呼吸器官,它除了管呼吸以外,它的力量出来很大的。所以胸是……这个肺是……这个胸是阳。所以,我们的手—五个指头里面,大拇指的力量最强。

梁冬:哦,这样子。

倪海厦:那如果,没有手太阴肺经,没有这个经络,没有这条经,肺就是肺,大拇指就是大拇指,你就失掉这个功能。所以要是有经络才能够把肺的力量运行到大拇指上面去,嚎,经。那所谓的络,就是经和经之间,经是和经之间是,比如说两条平行的,它没有交结,没有交结的话互相不能通,得不到讯息,啊,没有办法沟通。那我们五个手指头,我们可以随意……我们这样子变动,随意我们变动。到现在……科技再发达,也没有办法做……做出一只像我们人类腕里面……这个手腕里面的万能的双手,没有办法做出来。代表我们人才是超越科技,科技还是不如我们的人,嚎。那我们手这样动,能够这样子听从我们指挥,能够这样动,是因为,我们中间有络连到,所以才……才能够互相搭配,互相合作。你如果没有这个络连到,五个指头各司其事,你抓不住东西,你也没有办法做事,也没办法写字,甚到至于吃饭拿筷子都有问题。所以,所谓我们叫联络,哎,那个,这个……这个我们常常保持联络一下,为什么叫络,就是这个络。

梁冬:对,那,呃……这个道理我明白。但是说,因为呢很多人也都说,这个经络是看不见的,不像一个桔络,你掰开它上面有白白的一层嘛,那这个看不见的东西,它怎么样又如何被大家发现的咧?

倪海厦:这个,实际上,所谓的看不见是因为,你这个……讲这句话看不见的人,他的生理解剖学是从尸体上面看到的,所以西医的解剖学是死人上面切的,人都死掉了,你怎么看到水的汽化?嚎,所以在活人身上才看到,可是活人身上你真的是看不到啊,为什么?因为它水呢有水道,水的道路。

梁冬:它是水气道。

倪海厦:水气道,水的气道。打坐练功夫的会感觉到,会感觉到经络,它他会知道这个气、气血,这个气,嚎,会顺着经络在走,他可以感觉得到。因为他在极端的安静的环境之下,人心,他的心里也到了极静之下,已经没有什么七情六欲了,嚎,它这个……然后同时呢,它耳朵已经听不到外界所有的声音,他极端的完全的内视,从里面看,就可以感受得到。所以我们认为最……最早出来知道经络的人,一定是武功很高的或者练打坐的这种,嚎,现在很多的练功夫、练气的人,他可以感受到经络,可以写出内脏的经络的循行,就是因为他功夫底子很深。那他再把它记录下来,每一代,历代都记了很多,历代出来很多大师,噢,记录很多。嚎,这个所以……看实际上是有,而是解剖学是死人的,嚎,而是生的人、活的人可以看清楚,这就是矛盾的地方。

梁冬:我听说传说中有个所谓的“阿是穴”是吧?

倪海厦:对。

梁冬:那这个阿是穴呢,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咧?
 
倪海厦:阿是穴嚎,就最早从孙思邈……孙思邈开始有这个阿是穴,现在很多的医生呢,就是,比如说背痛,感觉“阿是”就是找到“阿……阿!是是是”,这里痛,我就扎这里,他们误解了阿是穴的意思,嚎。那你如果是个背痛,一块这个地方痛,你啊啊……你这样压的时候病人都很多地方痛,你一压,病人啊啊啊、是是是,就叫阿是,他就在这里扎针。就一个背痛,如果是一个区块都有背痛的话,一个屁股上一个治疗个背痛,屁股上面扎了三、四十针,扎的好像……好像刺猬一样。嚎,实际上阿是穴是要怎么取?比如说,我们的背,我们“腰背委中求”。

梁冬:嗯。

倪海厦:在针灸里面,腰背的问题是“委中”为主。

梁冬:委中这个穴。

倪海厦:腧穴道,委中穴道在我们的后腿的那个腘……

梁冬:膝盖的后面。

倪海厦:膝盖的后面。如果说在委中以下,腰背以下,就腰背痛以下,在尾椎骨的这个地方的时候,它痛的位置不一样,你在委中穴以下的地方去按压它,当你按它到有痛点的时候,就代表,这个背痛,在这里可以治好。所以你不一定要按照足太阳膀胱经的穴道或者肾经的穴道来扎,你直接扎那个痛点,这叫阿是穴。

梁冬:哦。

倪海厦:真正的阿是穴是远取穴,并不是近取穴。还有一种阿是穴呢,比如说,我们耳朵,我们有中医的耳针,你如果把耳朵,倒过来看,耳朵的形状,就像个小baby,一个小婴儿,这……耳垂的地方是婴儿的头,嚎,他的脊椎骨啊,两个腿呀,内脏。那,我们如果说用个探针,我们要查病人的心脏有没有问题,我们在心脏的点,压的时候,比如说“啊啊啊”、“是是是”,就是代表……这个叫阿是穴,代表病人的确心脏有问题,嚎。如果病人我们要确定他有没有肾结石,在肾的点上面按,或者是她是子宫肿瘤,卵巢里面肿瘤,我们可以在阿是穴,在……在耳朵上面的穴位上面按,病人在……这个有那个病的话,在那个穴道上面就会痛,嚎。就好像我前面讲了,血癌是第六椎,红斑性狼疮是第五椎,那你压到第五椎,压下去病人就:“啊啊啊”、“是是是”,已经证明我是有红斑性狼疮;第六椎的时候“啊啊”“是是是”,我就是有,啊,这个血癌。

梁冬:哼哼哼,噢。

倪海厦:其实这个阿是穴要广义的来看,而不是说,压到哪里痛,扎哪里,现在就狭义的变成这样子。

梁冬:噢……

倪海厦:用得最多,历史上的……历史上用得最多的就是孙思邈,就从孙思邈开始。

梁冬:是的,感谢倪师今天又帮我们再醍醐灌顶一次。其实呢,我真的是觉得说,如果有朝一日啊,有一个机会,能够有一个大的课程,有很多的朋友,您可以呢,各自提问题,然后呢,向倪师提问,然后呢,统一解决问题的话,那一定是个很愉快的事情。所以呢,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呢,可以到《百度贴吧》,到《梁冬的吧》或者是《国学堂吧》里面呢,把您的问题集中提下来,然后呢,我们会把它汇聚之后呢,请倪师给我们一个回答。

倪海厦:谢谢。谢谢各位听众。还有,我也很希望能够拜会大陆各界的中医界的人士。

梁冬:是是。

倪海厦:我相信大家都非常有心,把中医的……好好发扬起来,那这个有非常多的经方家,噢,我真的无所谓温病和经方,我相信大家的出发点都是善意的。

梁冬:嗯。

倪海厦:都是要当个医生。

梁冬:嗯。

倪海厦:但是我们要好的东西,我们要去把它研究发扬得更好,我相信我做的工作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以后的发展,真的要靠大家共……同心协力,要大家群策群力我们才有办法,嚎,真的把它发展得很好。发展得很好,不是我们个人的利益,而是我们以后世世代代,万千的中华炎炎黄子孙的得利,得利的是他们,是我们后代的子孙。谢谢,谢谢大家!

梁冬:谢谢倪老师,谢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