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江雪凝 / 红楼梦影 / 金陵十二钗入册排位浅析-红楼书话-文化纵...

分享

   

金陵十二钗入册排位浅析-红楼书话-文化纵横-搜狐社区

2010-04-19  寒江雪凝
家知道,金陵十二钗(正册)由黛玉、宝钗、元春、探春、湘云、妙玉、迎春、惜春、王熙凤、巧姐、李纨和秦可卿这十二位女性所构成,从身份地位看,没有一个是奴才或丫头,就连准姨娘的平儿、袭人都没有资格,清一色的都是主子小姐或主子媳妇。从年龄结构看,大多在十几、二十多岁之间,最小的是巧姐,当时才几岁;最大的是李纨,也超不过三十岁,尤氏可能就是因为年龄偏大,都没有进入十二钗行列。有人说十二钗是簿命司里的,只有命簿的人,才能进入十二钗册籍,那么元春位 居贵妃,四十多岁才因病而死,她的命还簿吗?尤二姐、尤三姐死得何等的悲惨和壮烈,她们是何等的命簿,怎么没有进入十二钗呢?还有人说,生活在大观园里的才有资格,此论更不值一驳:十二钗中真正在大观园中生活的只有七个半,即宝钗、黛玉、妙玉,迎、探、惜三春和李纨,湘云因游离于史府和贾府之间,且在大观园无单独住处,所以只能算半个;而元春、可卿、凤姐母女则住在大观园外。再从范围来看,虽然警幻仙姑对宝玉说的是“金陵全省之首冠”,但她对众仙女却说的是“先以他(贾宝玉)家上中下三等女子的终身册籍,令其熟玩”,而从十二钗人员构成来看,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与贾府有着不可分割的某种关系,比如血亲、姻亲关系。就连宝琴、岫烟这样有点间接社会关系的都被排斥在外,而年仅几岁的巧姐却在其中,可见“全省首冠”之说是哄宝玉的,而“他家女子的终身册籍”才是真的。既然是“他家女子的终身册籍”,不外乎姻亲、血亲关系,于是我们便得出结论:金陵十二钗正册的女孩子们,都是与贾府有姻亲或血亲关系的主子小姐或主子媳妇。
虽然十二钗的人选是以是否与贾府有姻亲血缘关系来入册的,但是十二钗的排位又是按什么标准或依据来排的呢?具体说,是按哪一代,哪个人的姻亲、血缘关系来排的呢?对此,笔者分析了很久,也作过多方面的思考,但到目前为止,唯一比较能够解释得通的,就是以贾宝玉的姻亲、血缘关系的远近来排列的。近的排前,远的排后;姻亲排前,血缘排后,就象现在我们填干部履历表一样,先填妻子,后填姐妹。不过在那个时代,同一级别,同一层次的关系,还有个正统与非正统之分,凡属后者,都要比前者降低一个层次而排在后面;至于上辈和下辈,内亲和个亲,那就不止相差一个层次了,一般说来,是上辈靠前,内亲靠前。不是作者独出心裁,而是当时的封建礼教要求必须这样排。下面,我们就按这个标准来对金陵十二钗每个人的排位进行逐一分析。
十二钗中,宝钗和黛玉是并列第一的。宝钗好说,大家都知道是宝玉的妻子,排第一没问题。而黛玉又没有与宝玉结婚,她只不过是贾母的外孙女,宝玉的表妹,属外亲血缘,怎么反而排到了元春前面去了?还不是说的第二,而是与宝钗并列第一!作何解释?其实很好解释:还记得宝玉娶宝钗时王熙凤出面哄宝玉的话吗?当时贾母也在一旁听。凤姐说:“给你娶林妹妹好不好...老爷说,你好了就给你娶林妹妹呢...”也就是说,凤姐的掉包计是得到了贾府的赞成同意了的。既是赞成同意,那黛玉也就是贾府不敢否认的贾宝玉的名义夫人,特别是贾宝玉的生活原型——作者曹雪芹凭着对黛玉的强烈爱情,肯定要借此把她列为正式夫人,那怕是名义上的,牌位都可以供在贾家祠堂,谁也搬不倒!难怪黛玉的判词前有两株枯木,还悬着一围玉带,两株枯木不就是表示死了的林黛玉吗?“玉带林中挂”,反过来读是“挂中林黛玉”,也就是说祠堂挂的神位当中有林黛玉!作者给予林黛玉名义夫人的身份,这就是把黛玉与宝钗并列第一的根本原因。虽然是名义上的,但也是正统的,所以并列第一。
第三位是元春,宝玉同父同母的姐姐,血缘关系最近,紧排在宝玉两位正式夫人之后,定位十分准确。第四位是探春,宝玉同父异母的妹妹,虽是庶出,也居正统出身,除元春外,没有比她与宝玉的血缘关系再近的了,无须多言。
湘云是贾母的侄孙女,血缘关系是外亲不说,比迎春都还差得远,怎么会排在第五位呢?史湘云排位第五,绝非血缘关系,而是与宝玉有非正统的婚姻关系,在这方面,已有不少的大家和红迷朋友认同,笔者也有专门的论述文章,请看《史湘云婚姻线索猜想》一文就清楚了。正因为湘云后来与宝玉成为事实婚姻,既非正统,又比妾的地位高(因为上无正统夫人健在下又无妾),所以湘云只能算贾宝玉非正统的继任妻子,在排位上不能紧随钗黛玉之后,而只能低一个档次排在宝玉正统亲姐妹元春探春之后。
十二钗中最有争议的就是排位第六的尼姑妙玉。从表面看,妙玉似乎与宝玉乃至整个贾府没有任何姻亲血缘关系,在书中出场也很有限,而王熙凤在书中可谓出尽了风头,十处打锣九处在,全书就数她戏分最多,又是宝玉的表姐和嫂子,怎么都没有靠前,反而让与一个贾府毫不相干的尼姑占据了第六的位子?如我是凤姐我就不服!但王熙凤你还不要不服,妙玉原来是贾府不敢明言的贾政的私生女,是贾宝玉同父异母的亲姐姐。如果妙玉出身正统,岂止在第六位,第四就该是她的位置。只因是私生女,属非正统的血缘关系,才被降低了一个档次,被贬到了非正统姻亲关系的湘云之后。出身不正又不是妙玉自己的责任,凭什么这样贬人?我都为妙玉打抱不平!至于为什么说妙玉是贾政的私生女,这里三两句是说不清楚的,请看笔者在《妙玉——贾政的私生女》一文中的分析论证,就再清楚不过了。
第七位是迎春,是与宝玉同祖父的堂妹,血缘关系比元春探春和妙玉都隔了一层,所以排在第七位。惜春虽说与宝玉是同五代祖,血缘关系隔得较远,而凤姐与宝玉是同外祖父的血缘关系较近,巧姐是宝玉祖父和贾母的玄孙女,血缘关系也比惜春近,但凤姐与宝玉的血缘关系是外亲,巧姐是惜春的下一辈,按内亲和上辈优先靠前的原则,惜春排在了凤姐和巧姐儿之前,占据了第八的位置。而巧姐儿虽是内亲,但凤姐不但是她长辈,更是她的母亲,所以王熙凤排在了巧姐儿的前面,排在第九。李纨虽是巧姐的长辈婶娘,但李纨是外姓,不同于惜春和凤姐,是本姓和母亲;李纨只是宝玉的嫂嫂,与宝玉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而巧姐王熙凤都有,所以李纨只能排在巧姐之后,巧姐排第十位,李纨排第十一位。秦可卿是宝玉五代祖的第六代孙媳妇,既与宝玉无任何血缘关系,姻亲关系也隔得很远,只是远房是侄儿媳妇,所以排在最后一位。
搞清楚金陵十二钗的入册和排位,是打开《红楼梦》谜宫的一把重要钥匙。具体说来,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意义:
首先,十二钗都是按贾宝玉姻亲血缘关系来排位的,都是围着宝玉在转,这就突出了贾宝玉在书中的中心地位和主人翁角色。正如脂批所说“因为传他,并可传我”。这对我们正确认识和深刻理解贾宝玉这个艺术形象有一定的帮助作用。
其次,曹雪芹最后把《红楼梦》命名为《金陵十二钗》,可见十二钗在书中的重要地位。弄清楚她们各自何以排在那个位置,对我们认识她们各自在书中的真实身份和地位,相互的社会关系以及各自的心态、性格、语言及行为,都有重要参考价值。
再次,弄清楚十二钗的真实身份、社会地位和由此形成的性格、心态对我们相关影视、戏剧的人物定位有着深刻的启发作用和指导意义。比如妙玉湘云这两位的舞台定位就长期没有得到解决或者说解决得没有生活、没有深度,人物形象呆板,就象行尸走肉。如果把妙玉定位成不敢公开的贾政私生女、把湘云定位成内心一直默默爱着宝玉的心态,人物形象立刻就活起来了。
最后,搞清楚十二钗入册和排位的依据和标准,对加深我们对《红楼梦》的理解、赏析和批评都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和指导意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