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JT的中医基础讲座:第三讲:对错难明国医史 阴阳未定人世间

 章木匠 2010-05-25

什么是「气」?

在上正课之前,今天预备先跟大家讲一个小专题,就是,中国人说的「气」是什么东西啊?这个小专题其实很简单,大家如果中文好一点,一定早就都懂了。

中文在意译成外文的时候,几乎大部分的字都可以用外文解释得出来,而找得到相对应的外文字。只有这个「气」字,不管放什么外国字上去,都觉得不妥贴,到现在多半的学术书就只好写「chi」就算了。

其实,中国人的「气」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概念,就是说:有一样东西,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就称为「气」。

外国人,如果要写「气」字,依中国人原始的「气」的意思,就是写「UFO」啊,就是「未确认飞行物体」──算了,气也不一定都在飞行啦──写「UO」就好了。

古时候,有很多很多东西都是未确认的,所以呢,我们那时候不知道地球表面有空气,对不对?现在才知道空气是由稀薄的分子构成的,我们那时候也不知道有细菌、有病毒……所以那一切一切我们无法定义,又摸不到看不到的东西,就称为「气」。

然后渐渐随着科学的发达,我们就知道「啊,原来那是『氮』跟『氧』这些东西弥漫着的稀薄存在!」于是我们就开始抓住个东西,而叫它作「空气」,一旦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我们中国人的「气」的领域就排除了「空气」这个层面。而西方发现了细菌,「原来这些病是『细菌』造成的」,于是乎,我们中国人定义的「气」里面,又把「细菌」这一样东西排除了。

也就是说,凡是不能定义的东西,就留在「气」这个字的名目底下;能够定义的东西就拔出去。

所以我们中国古时候,生病,说这是「邪气」、这是「病气」,可是现在就发现它有的是病毒,有的是细菌,有的是什么别的因素造成的。当它被你确认了之后,这东西就不再属于「气」的范畴。所以中国人的「气」是一个不断在减少中的档案夹,我们每隔几年就要从里面抽掉一点东西,说:「这个东西不用再算到气里面了。」但是,即使是今天,我们不能确认的东西仍是很多,对不对?如果哪一天我们中国人的「气」这个字真的不存在了,那就是我们的科学已经发达到找到上帝的那一天了。不然多多少少会有不能确认的事情。

这个是基本的文字定义方面。那,如果要说中医的一般论,我们人身上,是什么叫作「气」呢?

在我们的肉身跟灵魂──灵魂,在这里我是指情绪跟思考的中心的那个灵魂,意识,mind──在肉身跟灵魂之间,我们中国人假设它有一种接口,这个接口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知道那个东西你要说它纯粹是灵魂吗?不尽然;纯粹是肉体吗?也不是。我们上次曾讲到什么「心」跟「物」对不对?我们现在的哲学会有心物二元论,可是中国人是怎样的呢?中国人是三元论,就是「心、气、物」三元论。「气」这个东西,我们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就当它是一种媒介,在我们的肉身跟灵魂之间往来许多讯息的。

关于这一点,《孟子》讲得比较多,孟子说「气壹则动志,志壹则动气」,那个「壹」后来清代的考证说可能是古代噎到的「噎」字。也就是说,如果你跑步的时候忽然摔一跤,那是你的肉体一个滞塞不通的状态,可是你的心就会因此吓一跳。在心与肉身之间,不断地在交流,不断地有情报在互动的。所以孟子才会说「本来你不紧张的人,如果你开始狂奔,可能你心里头就会开始有一种好像『我心跳加快,我心开始慌乱』的感觉。」原本是肉体带起的,就像有的时候我原来觉得心不乱,可是做什么事情做得有点赶,那肉身赶到一个程度,我心也开始急起来了──这样的事情是会发生的。

所以我们中医在讨论的「气」,就是在灵魂与肉身之间的接口,我们大概知道一下这个基本定义,会比较容易处理。

那,我们也知道说「气」是一个「泛指未确认物体」的集合名词,所以我们不要傻傻地去定义死「什么是气」。

我有一次在中研院听到有一个人报告他的论文,那个论文是研究清末的一位名医者「唐容川」。报告中提到了唐容川对「肾气」、「命门火」的观点。人的肾脏不是有元气吗?对不对?我们之前说的天癸什么的,那,肾气是什么东西呢?唐容川就举一个例子,他说「好像是一个火炉烧着一锅水,底下有个小小火,然后这个水被烧了变成蒸气之后,这个蒸气就可以充塞于你的全身,带动你的生命活动。那这个锅子就是肾水,这个火炉就是命门之火。」──这个是以后会教的观念。

结果,中研院有一位研究员就对这个发表论文的人提出一个不客气的问题,我觉得那个问题真的蛮刻薄:

那个研究员,他说:「这个东西不是一个实质的存在。」意思就是说:人的身体里面,哪里有什么管子像火车头一样在运送蒸气?于是又抬出他们很喜欢说的那一套:说中国人总是对传统的东西盲目信仰、对封建时代的权威不敢质疑,明明不存在的东西也迷信说它存在云云……。

可是我觉得,这种摃法真的是太过份了,所以……我后来有出言讲他,我说:你会问这个问题,是因为你不知道中国人的『气』是什么东西──都已经告诉你是肾「气」了嘛──肾气,就是肾里面「无法以肉眼或科技观察,不知道是什么」的运作,于是我们说它像什么,那也是打个比方,来告诉你它的作用点大概有这样子的形态存在。既然称之为「气」,就是其实不知道它的真相是什么,那我们用象征物来打比方,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那位研究员听到拿一个比喻物来比喻这个「气」,就觉得唐容川很愚蠢:怎么会拿这种东西来说就是肾气?于是他就表达「你不可以把这东西定义成那东西。」

其实一开始就没有人敢定义这个东西的。是那个研究员在瞎紧张。

所以「气」的观念要搞清楚,一旦你看到中国人说的「什么什么气」、「什么什么气」,对它要有一定的宽容度,因为它之所以还叫作「气」,就是我们现在仍然没有人知道真相是什么。所以可能会有很多的论点,用来作为逼近真相的假设。

就像有一个大陆的学者刘力红写一本书《思考中医》,他也想了一些象征物来说《伤寒论》中的一些道理,然后就有很多人攻击他。当然,他用的象征物不一定绝对正确,也不一定很适切;但是攻击他的人更加地无谓,因为「难道你就知道那个真相是什么了吗?」。

其实大家都不晓得,这样大家互相乱攻击一通──你选的象征物跟我选的象征物不一样!──那简直是宗教战争,就像你信佛教我信基督教,互相骂天堂长得不是对方说的那样──这样子是不行的,宇宙间真正存在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其实我们不知道,所以有人从这个角度去观察它而形成这样的论点,有人从那个角度观察它而形成那样的论点。

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们都要有种包容的态度,因为扪心自问──

我们也不知道。

……不过,对于刘力红博士举的一些例子,我个人还是有一点小批评啦,非关医术,而是「文学表现力」方面的。

我总觉得,既然要举例子、使用象征物,就是要把一件事模拟得浅白一点,使人容易明白,这是基本的意图。可是刘博士的例子之中,有些,反而把一件事说得更「玄」了,这样就失去文学表现力领域的「举例借喻」的目的了。

中医虽然是极不简单的东西,但,由真懂的人讲出来,听起来应该不会「玄」才对的。比如说四川的小火神卢崇汉先生,他讲的话极精极深,内容都很伟大,但字字都是非常浅白的。

现在世面上有很多学中医的人,在网络上面跟人打笔战、打辩论,那些人的医术大部分都是很差的,可是讲的话,连我都看不懂(我算是读的书很杂了耶!),都是「黑话」,一大堆奇诡的专业术语在空中飞来飞去,绕树三匝,无枝可栖;反而是医术好的人没有这种现象,都讲「白话」。

曾经看到过这样的故事:许多年前,有一个人对相对论有兴趣,就买了几本相关书籍来看,结果,只有一本他看得懂,而且很容易懂,而那一本看得懂的书,作者叫「爱因斯坦」。

任何专业领域,只有懂的人,才能讲到别人懂。

所以,对于中医的教学,我看到刘力红博士有点「玄」的讲话调调,也感到有些警惕。希望各位同学,如果听到老师上课讲出「黑话」,要举手警告我一下。因为听起来会「玄」的「黑话」,一定就是我也没弄懂,而在那儿硬兜、硬掰的部分了。

但愿我们这个课,能够从头到尾,字字「白话」,这样我也才可以对自己稍微放心一点。

阴阳应象

我们接下来,讲〈阴阳应象大论〉,这个东西啊,今天可能讲不太完,我们要留几句最重要的话下次再讲,就是「阴平阳密」的问题,那个问题实在是太难讲了。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第五》(节录):

◇积阳为天;积阴为地。阴静阳躁,阳生阴长,阳杀阴藏……

◇阳化气;阴成形……

◇故清阳出上窍;浊阴出下窍。清阳发腠理;浊阴走五藏。清阳实四支;浊阴归六府……

◇水为阴;火为阳。阳为气;阴为味……

◇阴味出下窍;阳气出上窍。味厚者为阴,薄为阴之阳;气厚者为阳,薄为阳之阴。味厚则泄,薄则通;气薄则发泄,厚则发热。

◇壮火之气衰,少火之气壮。壮火食气,气食少火,壮火散气,少火生气。

◇气味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

◇阴在内,阳之守也;阳在外,阴之使也。

◇形不足者,温之以气;精不足者,补之以味。

它说,「积阳为天,积阴为地。阴静阳躁,阳生阴长,阳杀阴藏……」,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大体上来讲,就是比较属于能量、比较动态的是「阳」;比较属于静态、比较固着在那边的东西叫做「阴」。把一切大约作一个二元的归类,来形成阴阳的基本定义。

那之前的课就讲过「阴阳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对不对?所以「五脏」和「六腑」相比,六腑是阳,五脏是阴。可是,四肢跟六腑相比呢?四肢的动态大于六腑,于是六腑就变成是阴,四肢是阳──就像这样子,一种表记法的概念。定义上不说「绝对」。

那「阳化气,阴成形」,这当然比较根本。中国医学是一种「气化」的观念。气化是什么意思?就是:有很多东西,我们知道它存在,可是透过肉眼或现有科技不能观察;可是,虽不能观察,却可以验证。

就像现在,都已经核能发电了,有谁看过电子长什么样子啊?还不是科学家用数学推算出来的东西,哪个人用肉眼看过电子?不可能的嘛,肉眼根本看不了。所以我们看到书上画的电子,那都是想象图哦。

承认这个世上有我们看得见的有形的东西,同时也承认这个世上有我们看不见的无形的事物,不会因为看不到、不能观测,就驼鸟埋沙似地逃避、甚至否定它的存在。

「气化观」其实就是「科学的精神」,一面穷究我们可以知晓的事物,一面对未知的世界保持敞开的胸怀。因为科学,因为逻辑,所以更能够承认:我们所能观察的一切加起来,仍不足以解释这个美妙的宇宙。像英国作家劳伦斯就说:「公的孔雀那么漂亮,怎么会是繁衍种族的基因所需?母孔雀根本看都不看它一眼的!」

所以,用逻辑去思考、推导,而承认「未知的世界」的存在,这个过程,也就被称作「唯物辩证法」。用「物」的世界的一切,去证明「一定还有『心』的世界的存在」。发明「唯物辩证法」的神学家黑格尔,证明了这个「物」的世界之上,一定存在着上帝(超越的意识);而早在两千年前,《庄子.齐物论》也用几乎是一样的方式,证明了「人类在肉身之外,一定有灵魂!」

大家不要以为中国大陆是唯物思考的国家,都不承认心灵、上帝的存带,这也只是现阶段的状况。唯物思考训练得很好、逻辑能力很强的人,要承认形而上的心的世界,其实比谁都快啊。

而中医的「阴阳」之中,其实也就一直严守着这样的底蕴。

然后呢,它就说,「清阳出上窍;浊阴出下窍。清阳发腠理;浊阴走五藏」,这话不仅是指人的阴阳之气,它也在说人吃进去的东西。

这当然只是一个概略性的论点。

如果你吃的药物是比较属于阳的,什么叫阳?其实后面有一条有讲,「气味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有没有看到?它就说,如果你吃了这个食物是又甜又辣的,那这个药性就是比较属于动态的。

那你会问:「为什么辣是比较动态的?」我说:「这非常简单,因为它动态,所以你吃起来会觉的它是辣的。」也就是说,人的味觉是这样子形成的,不要把它搞反掉,不是辣的东西就有动态,是我们人类身体用味觉在归类东西。所以绝大部分的泄火药都是苦的,因为,任何会损耗你元气的东西,身体都要有一个警戒讯号,所以你会感觉成苦味。当你吃了这些辛甘发散的东西,他的气就会比较往头上冲啦,像刚刚有同学吃了桂枝汤,那别的同学就看到你的脸变得比较红了,因为它的药性比较往上面跑啊。那如果是酸苦涌泄呢?就是如果你吃了很苦很苦的东西,那可能它就比较往下面走。

药的「气味」的「气」这个东西,可以分两个层面来说,一个是它温凉寒热的药「性」,另一个是指它「闻起来的味道」,你会闻得到它的味道,代表它的分子比较活泼,能够跳跃到空气中,这种的成分,当然就具有较高的动态,比较偏「阳」。

闻起来气味比较芳烈的的东西,比较会往上面走;吃起来味道比较重的,比较往下面走。像清朝唐容川就讲,除了上下之外,还有所谓的「清浊之窍」。比如说哦……辣椒,吃了麻辣锅第二天,你是哪里在痛啊?……排便的时候,因为辣是一种「味」,所以它会走浊道,就是谷道;可是如果你吃了很多大蒜呢,大蒜味道会从小便出来,就是因为大蒜味道较偏在闻得到的气味,而不是尝的到的气味。大蒜的味道有一部分是用鼻子感觉;辣椒的味道全都靠舌头来感觉,红红的辣油,你用闻的,没有办法把人辣倒。那大蒜吃了以后,你觉得很美味,你去呼一口气,对面的人就……听说刘雪华第一次跟秦汉拍琼瑶剧《几度夕阳红》的吻戏时,就故意吃很多的大蒜去玩弄秦汉……

每一种食物偏于气或是偏于味,对人体的作用点都是不一样的,而除此之外,它还讲「浊阴走五藏,清阳实四支」,如果你吃的东西,它的气性比较属于阴而凝聚的,它比较会沉到身体的里层;如果你吃的东西比较粗、比较有动态的气的话,它会比较往末端、往外走。

那「清阳发腠理,浊阴走五藏」用腠理跟五脏来对举:比如说我们感冒药多半是比较辛辣的药,它从体表发汗把病邪推出来;而补药都是比较有味道的药,让它能够补进去。那我们说养阳、养阴也是这样子的。

四肢跟六腑相对来讲,那当然比较阳的药比较偏四肢,比较不够阳的药比较偏六腑。但是,五脏跟六腑来相比呢?的确是有些药比较偏到六腑,有些药比较偏到五脏,比如说有一味药叫做「黄耆」有没有听过?我们平常用来补气的,吃了黄耆后,人会觉的好像比较容易饿,因为胃是腑,脾是脏对不对?黄耆的药性比较外浮,比较补在胃腑,比较不补在脾脏。所以你会觉得容易饿,可是呢,吃了三天黄耆,胃口就开了,可是你吃下去以后还是觉得消化能力不够好,因为它气味比较向外,比较偏腑不偏脏。

那你要补脾脏的话,可能要找那种比较柔润多汁、更有味道的,比如说「白朮」这味药,它的药性就比较柔润多汁一点,还有人说再加一点点西瓜汁、甘蔗汁之类的柔润甜腻的东西,或者有人会加一些地黄,反正就是比较阴浊浓厚的那种东西,让它比较能够补到脾里面去。

不是说脾跟胃都是消化器官,所以都一样对待就好,不是的。消化器官的动态跟消化器官的形质,这两种东西都还要分阴阳。

除了分「阴味出下窍,阳气出上窍」,它又讲:「味厚者为阴,薄为阴之阳;气厚者为阳,薄为阳之阴。」你说尝得到的味道是阴对不对?可是如果这味道又很淡呢?那这样它还是属于阴,但它在阴分里面具有一种动态,是「阴中之阳」,会「通」。那同样的,你闻的到那种气味是阳,若它闻起来很淡呢?那它是走在阳,可是它阳里面又有一些轻飘飘的调子,就是「阳中之阴」,不像纯阳那么猛烈。不过这几句话也不能说是绝对,并不能涵括一切的药性,气性方面的温凉寒热还是占着主导的地位。

中药里面有一味药,我们说是最平和中正的,就是米。米是中药之中,最不偏寒、不偏热、不偏阳、不偏阴的食物。可是,米这个东西啊,你说它真的不偏吗?这要看米的品种,就像日本人,吃米吃得很挑哦,我们台湾米他们吃不下去。日本有一阵子闹米荒,进口很多泰国米,可是那些日本人竟然宁愿饿死也不吃泰国米,他们对米的精致度要求很高。我一直到最近这一次去日本玩的时候,我吃他们的寿司才开始觉得他们的米比台湾的米好吃,有一种米的香甜的味道。我从前不晓得,我从前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有一个日本朋友,跟我交情还不错,他要回日本的时候,就把他的小电饭锅送给我,还送给我一包米,他说:「这是我从日本带来的米,在台湾自己蒸饭自己吃用的。」他不吃台湾的饭。然后他说:「你也要记得拿这个米蒸蒸看吃吃看!」──这样才能知道你们台湾人有多可怜!那,我蒸了、吃了,仍是一点都不知道我有多可怜,那时候还没有养出那种品味。

这样子的日本人,他们的米当然就吃得很精,是比我们的蓬莱米还要好的精米。于是乎,日本人会怎么样呢?日本人他们吃的米太精了,所以呢,他们一到感冒的时候,一定手软脚软。他们那个米的气太阴柔,只守中,不走四肢,所以日本人每天都要喝一碗味噌汤来代替这个东西,让它能够运行到位,不喝味噌汤的话,一感冒,手脚都快要不能动了。那台湾人就比较不会脚软,因为我们的蓬莱米比他们的粗;但是还不够粗,你要完全不会脚软的话,你要吃再来米,如果吃再来米的话,感冒就不太会手脚软了。

米的精粗不一样,它气的运行方式就不一样。所以古时候的平和中正的米,是再来米类的糙米。可是呢,你说精米吃多会手脚软对不对?可是得糖尿病的人,就是要吃精米。因为糖尿病,就是细胞里面的糖不够,于是那些细胞发了疯似地拉警报,然后全身就提高血糖,好让它吃得到,可是那细胞还是吃不到糖。这种时候,人就需要吃什么?蓬莱米,最精的蓬莱米。蓬莱米吃了分解成糖的时候,因为那种米具有阴柔之气,所以能够引导糖份到细胞里面去。相反地,如果你吃再来米、甚至有人说么糖尿病养生要吃五谷米,那样糖尿病会恶化的。这样懂吗?当你什么地方需要那营养的时候,你要调整那个食物的精粗,它才能去到该去的地方,甚至一个细胞膜都还要这样子挑食的,这是很没有办法的事情哦。

壮火食气

再来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几句话:「壮火之气衰,少火之气壮,壮火食气,气食少火,壮火散气,少火生气。」啊……这实在是很能让人感到《黄帝内经》的伟大的几句话吧。它说:我们身体的整个机能,最好是处在「少火」的状态,不要处在「大火」的状态……那,能不能处在没有火的状态?没有火的称为死人哦,那可不行,生命是在靠「阳」在运作的。

那,什么叫「少火」呢?就是说,最好你一年四季都能够手脚温暖,最好你五脏六腑都能够完满地运作,不要一点动力都没有嘛,这样子维持它好好运作的动力,就称之为少火。

那「壮火」是什么呢?以西医的字汇来说,就是某个地方在「发炎」;在我们中医的讲法,称之为「上火」。我们说哪里在上火,比如搭一个脉:「哦,你肝火很旺哦。」──肝火很旺怎么把出来的?你脉象上面搭到一点尖尖的浮上来,就是发炎的脉──当某个地方在发炎的时候,那个地方就是有一大堆白血球、免疫细胞在那边大战争。那,战争会怎么样啊?会劳民伤财,只要你某个脏腑里面一直在上火,它就会一直消耗其中的种种质素,然后那个脏腑就会怎么样?会烧成阴虚。阴虚是什么?就是营养不良。那会不会造成阳虚呢?当然也会呀!

「累坏了」能说不是阳虚吗?所以,有一些西医研究「人的内脏为什么会老衰」,他们说:不保养的人,他的内脏一直常年累月,处在一个「微微发炎」的状态,这个微微发炎的状态,它会失去功能吗?不会,可是年纪一到,最先坏掉的就一定是那个脏。一个脏腑长期微微发炎的话,那个脏腑的生命力一定最先耗尽。不是说阳气越旺越好,就你旺到在发炎的话,它会把你的气消耗掉。其实我们台湾的夏天,也是「壮火食气」啊,太热了,所以气都散掉、被消耗掉了。

那「气食少火」是什么意思呢?它是说:你内脏正常运动的那个动力,其实就是你的气的来源。所以,你要把你的内脏保养到都运作得很好、很调和,这样才会有「气」,元气才会出来,调和的内脏是气的肥料。

基本的保养守则就是:你要内脏的功能都很旺,可是不可以燃烧过头到上火。

像「壮火食气」,一个人长口疮痛得要命,上火,你说那个人的精神会很旺吗?不会的,口干舌燥牙龈肿嘴巴破,人会觉得很没有精神。因为光是这样上火,就会把你的元气耗掉了。

那再来它说「阴在内,阳之守也;阳在外,阴之使也。」它说,阴跟阳这个东西,在一个正常的人体内,其实是「阴阳互根」,什么叫做阴阳互根?就是你有一具物质的肉身,你的灵魂,才能借着这个肉身产生现象。否则就像很多鬼片一样,男主角跟他女朋友拥抱,她女朋友感觉不到,因为他已经没有肉身了嘛。所以呢,一定要有这个肉身当作你这条灵魂固定的所在。但是呢,你也要有这个动力,你的肉身才够做出行为,不然就是尸体。灵魂固定在肉身上面就是「阴在内,阳之守也;阳在外,阴之使也」的一个面向。这是一个普徧化的通则,你可以说它是一具人体和一条灵魂的关系,也可以说是一点能量与一个细胞的关系,它是普徧性的哦,所以从大到小,自己可以推演,我就不必把所有的例子都举完了。

然后呢,它说「形不足者,温之以气;精不足者,补之以味。」这里的阴阳对举,它又拿「形」跟「精」来对举,形跟精来对举的时候,形比较偏阳,精比较偏阴──形是我们的肉身「看起来的样子」,长得高不高、有没有精神之类的;精是肉身里面储存的那些更深一层的营养。

那它就说,如果你形不足:长得不壮、黄皮寡瘦、人没有力气,就要多吃补气药,多吃补气药才能够开胃开饭,才能够健壮起来。那如果有一个人他的精不足呢?这里的精不足比较是说五脏里面的营养都不够,那要吃什么?要补之以味,就是比较滋「阴」的食物。

比如说,中国人认为羊肉比较补,因为羊肉吃起来有味道比较重──当然羊肉也有「气」(闻起来的气味)──所以阴阳两方都很够,所以中国人就会觉得吃羊肉比吃牛肉补,会有这种观念存在。而实际在临床,的确是吃羊肉比较补。

所以我们在有些时候要挑闻起来芳香的东西吃,有些时候要挑吃起来有味道的东西吃,看身体的需要。

前面说的只是一个大原则,关于日常中怎么用,还有很多空白地带。不过,像我们前面已经教了一个生脉散了,我们之后还会再教一些方剂,随着方剂的推演,我们会越来越熟悉它讲的这些道理,等到以后多学了很多方剂,我这个地方乱七八糟讲的东西你们再回头看,就会觉得比较了解它了。

现在我们再岔题讲一点本草的理论哦:药物的阴阳。一味药怎么分阴阳啊?我上次也讲过一点:凡是这味药是中国人所谓的「滋阴药」的时候,你送去做科学的检验,一定可以找得到它的「有效成分」,滋阴药,例如「地黄」,为什么可以那么补血?因为地黄含有大量的铁质还有什么的啊;或者你说什么吃大鱼大肉可以补阴?因为它有很多蛋白质啊;山药有女性荷尔蒙、甘草近似类固醇……都有成分可以讲。因为「阴」就是「物质成分」嘛。那,「测不出来」的是什么呢?就是「阳」的部份:这个药到底有多补气?吃了以后会增进几年功力?那这怎么能从成分里面测出来?不要说测不出来那个成分了,连几年功力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啊!武侠小说中的天山雪莲说不定什么成分都没有,就是会增加三十年功力,那也没有办法啊,对不对?

就是因为阳的部份是如此的暧昧,所以我们用成分去看一味药就会不准。比如说中国人最代表性的美容药是「白芷」,敷了脸会白。可是白芷的化学成分,验出来都是会促进黑色素生成的成分,所以仅看验出来的成分,你就会觉得中国人拿它来美白是一种不符合事实的迷信。可是它真的有效啊!中国人的一些最代表性的美容药,都是疏通脸部经络的药,白芷、白附子是通足阳明胃经的药,藁本是通足太阳膀胱经的药,如果以治病而论,它们是头痛药、是治疗脸部中风的药。但也因为它们能疏通脸部的经络,所以可以让人的脸部恢复活性、容光焕发。

而这些,都是它们「阳」的部分,从化学成分是验不出来的。而前面也说了,这个世界是一个阳占到百分之九十六而阴占到仅百分之四的宇宙,你不能仅以那百分之四来断定一切。

说个最白痴的例子:你不要说人就是人啊,人也分成活得很快乐的人和活得很痛苦的人,这两种人,你跟他相处起来的感觉,怎么会一样!那,食物、药物,也是这样啊。

学了中医,就会觉得只以成分论是非的思考好薄弱哦,因为不是这样的,实际的人生体验会让我们知道不是这样的。

就像永和豆浆很有名,住在那里的人就曾传出这样的话:「奇怪?十几年前,晚上熬夜弄到很累,来一碗豆浆就觉得整个人很舒服、复活了。现在的豆浆,怎么吃都没有那个效果。」那你说现在的豆浆偷工减料吗,黄豆放少了吗?并不会。那比较是因为现在的黄豆是基因改造的,一年长很多次,成分都还有,成分上没有问题,可是它就是没有办法蕴足一年春夏秋冬的气。可是如果在健康食品店买到非基因改造的豆浆粉冲来喝,就会有十几年前永和豆浆的效果。

那像大陆那边的郝万山教授也说,从前的附子,能够在冰天雪地里开花,有一股阳气稳固它的能量,吃了很补。后来人工种植的附子,种到第三代,从前吃了说会补到七孔流血暴毙的大热药,现在的附子农煮了当洋芋在吃──当它失去了那个生长环境、生长周期,它的药性就已经不一样了。

用有效成分来看这些东西,到底准不准哪?就像是有两种水果是蛮伤身的啦,一种是苹果,一种是草莓。它们的成分都很营养、都很好啊,可是它们是一种没有子房、直接从花托长成水果的东西,所以它在生长过程里面,就是缺了一段气。而少了那些气,就会变成:你吃它的时候,你吃苹果一口,苹果也吃你一口──它会吃掉你的功力。中国历代本草书,你去查苹果(林檎),就会发现:再也没有水果比它更坏了,久服会「束百脉」、「细百脉」、「闭百脉」,一身功力尽失,简直就是武侠小说中的「十香软筋散」,难怪西洋人的圣经里面说太古不死人亚当、夏娃吃了这玩艺儿就变成会老会死了。可是它成分上一点问题都没有,好得不得了啊!那,这要怎么检证?就是,你们都去吃一年苹果,然后再去把脉,就会发现:怎么脉弱了那么多!婴儿时代被长期喂过苹果泥的人,二十八岁都还把得出来这个人的脉特别细弱。

就像这样,很多东西没办法用化学成分论是非,因为很多对身体很有破坏力的东西,化学成分都是非常健康的。

阳密乃固

再来就要讲前面预告过的,非常难的东西,就是「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那句话:

《素问.生气通天论篇第三》(节录):

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两者不和,若春无秋,若冬无夏,因而和之,是谓圣度。故阳强不能密,阴气乃絶;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絶。

这里呢,说「阴阳」一定要调和。如果不和的话,就好像一年只有一半的季节,那人就不能活了。

它说「故阳强不能密,阴气乃絶」,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如果这个阳太过于旺盛的话,可能它就会把你阴的部分烧干了。身体的运行一直在狂飙的话,营养会耗损得很大。要「阴平阳秘,精神乃治」。如果阴阳离绝的话,人的精跟气就都会没有了。

这话其实讲得很难。照理说,阴是物质、阳是能量,能量在生物体里面必须依附物质才能够得以呈现生命的现象,这是我们知道的。可是,「阴阳之要」──阴阳最重要的事情是「阳密乃固」,这「阳密乃固」,历代的解释,其实是有一个矛盾点的。

有人认为说:「阳密」的意思是「阴阳相抱」,阴也很够,所以这个阳就能收得很紧实,所以它之后就说「阴平才能阳秘」,这样想也是有道理的。

可是另外一个说法是:「阳强不能密」这件事情,其实是在讲这个人「阳虚」。而在临床上,这个状况是非常非常能够见到的。如果它只是一个理论,我大可以不用管它。问题是:它是一个事实。

比如说一个人他的肾脉给你把,你如果把到的肾脉是非常浮大的,就是好像肾脉是撑出来的,那这个人几乎都是所谓的「纵欲过度,肾气将绝」的人。

也就是「阳密乃固」的意思是说人体里面的阳气,一定是密度越高的时候越会凝聚,而沉在底下。如果这个人的气已经非常稀薄了,它就会散出来。所以通常是肾虚的人更好色。

就像是糖尿病的男患者──女患者我不知道──糖尿病的男患者,往往在他糖尿病的发病期之前,比如说四五十岁那个年纪,去大陆经商的就包二奶,开出租车的就去嫖妓。因为他的阳气开始不够的时候,越不够的阳气越会往外面跑,他吸不住他的阳气,所以就会做很多让阳气外泄的事情。而这是一个临床上的事实。而治这种肾脉浮大的病人(很多人也不是表现成好色,有的是瞎掉聋掉),如果不是用地黄剂加肉桂引火归元,就是用附子剂代表的方剂之一的真武汤,但决不是用降火或纯滋阴的药,用降火药或纯滋阴药治不好。

如果我们以这个临床上的事实来看的话,就是:人的阴阳,「阳」一定要很充足,才能够「密」。那如果阳不密的话,这个阳就会很强,这个「强」就像《老子》里面说的「心使气曰强」、「坚强者死之徒」一样,它的意思是负面的。就是它会看起来很亢奋,但是这个亢奋是一个不好的「强」,这样子的阳,如果空虚地在那边亢奋的话,就像空锅子在瓦斯炉上烧,这个阳已经没有守在你的「阴」里面了,那你的「阴」,那些物质的部分,如果没有阳气去统驭它的话,这些物质就会瓦解。

因为生命体是要有能量在里面统摄物质才能存在的,没有灵魂在里面的肉身不是活的。那一定要「阴」很稳,「阳」很密,这人的精神才能调和,那如果阴阳已经离绝了,精跟气就不会有了。精跟气这些东西,都是阴阳调和才能产生的东西。

关于我们用阴药还是用阳药的问题,在清朝还有一位医者叫做喻昌,就是喻嘉言,他提出一个更好笑的论点──这论点虽然我们听起来会觉得有一点勉强过度的荒谬性,可是,从这里面可以看到阳药是在干什么──他说啊:佛家不是说宇宙有「劫数」吗?成住坏空……这个宇宙不断地崩毁,终于化为虚无,然后重新再来一次,他说这个东西,其实就是一个「阴」的现象。

什么叫做「阴」的现象?我们这个宇宙不断崩解的这个现象,现在科学家、数学家他们有一个词叫做「Entropy」,中文现在写作「熵」字,意思就是说,什么东西,不管它,都会往浑沌的方向蔓延,随便说一个例子,如果你把一碗染成红色的砂子,跟一碗染成白色的砂子,倒在一起一直摇,一定是越摇越平均,不会摇到后来红色跟白色分开,数学上的随机数、机率一定会使得结果变这个样子。他就认为,宇宙间的物质结构不断的毁坏、生物会老会死的过程,就是因为宇宙间属于「灵」(阳)的那个能量没有统驭住这些物质,所以才会有这些「劫数」的产生。

那他就说,当我们需要用阳药去救一个阴证的病人的时候,也是这个人的身体处于能量不能统驭肉身,以致于肉身有各种崩坏、机能丧失的现象。那当我们用阳药去把这个人救回来的时候,其实你等于在宇宙间做一件事:你用阳去让这个阴不要崩毁。他就说如果做医生的开这种阳药哦,应该会有福报的,你每用阳药救阴症一次,就会可以少掉人生中的一劫。

他说因为人生中的劫难,都是因为很多人、事、物各自散漫发展,渐渐劣化成一个不可收拾的局面;如果你知道怎么统摄这能量的话,说不定就不会演变成那种糟糕的状态。他认为人的行为有作用力就有反作用力,所以你开阳药救人一命的话,得到的报偿就是可以少掉人生中一个劫难。他不是用那种纯粹的「做好事有好报」那种讲法,而是另外一种能量上的讲法。当然,这个讲法也是纯属虚幻哦,我也不认为常用阳药人生就一定比较平坦顺畅。

但是,从这个角度,我们大概可以知道「阳」这个东西在宇宙间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所以稍微提一提。

我个人是蛮迷信这种观念的啦,总觉得什么东西不常用就很快会坏掉,房子空着不住就烂得特别快……

这个观念,市面上有一本书叫《人体使用手册》,我就觉得他讲得比我好。作者用计算机举例子,说:计算机坏了,我们一定是先检查电压有没有问题,而不是立刻把硬盘换掉,这是基本常识;怎么西医却是人坏掉了就要去修硬件,而不检查一下人体的电压(能量)呢?──我跟陈助教说这例子举得好,他跟我说:「哎唷?没想到你这种计算机白痴也看得懂这个例子啊?意外意外……」害我不禁担心起我们家庭主妇班是不也有像我一样的计算机白痴,所以我们还是来讲什么劫数、福报之类的家庭主妇常用字汇吧。

阴阳虚实

疾病传变.人体劣化过程:阳实→阴虚→阳虚→阴实

我们再看这个「疾病传变过程」,它是「阳实」变成「阴虚」,然后又变成「阳虚」、再变成「阴实」。

这,其实也就是人类的身体毁坏、堕落的顺序:

一个小孩子──如果不是一出生就打很多抗生素、什么疫苗、或是吃很多西药把他的元气搞坏了──小孩子,他一出生的时候,肉身只有这么一点点大,可是他的灵魂是很大只的,所以这灵魂一定带了很多能量来,可是,他的肉身还不足以承载它,所以小孩子动不动就会上火啊、流鼻血啊、好动啊,哭一天都不会累,大人跟小孩子玩十二个小时,大人快要去死了,小孩子还在笑,小孩子就是这种动物。所以那个时候是「阳实」。那个时候的上火是真正的上火,那样的小孩子,你要医他的这些病,可能就要用滋阴的药,让他的身体长得好一点,好跟上他的能量,让滋阴的药把阳气跟他的肉身收敛得更密合一点,「阴平阳秘」嘛,不要让他上火,阳浮越出来就变成上火了。

可是呢,如果一个人生病的体质,原来是阳实证,他一直烧一直烧,我们说「壮火食气」,其实也就会消耗你身体的质素。一直在上火,你身体的物质就一直被它烧掉,最后你的物质就会有很多的虚损,维他命也用完了。身体的质素产生一种虚损的状态,那叫做「阴虚」。所以那个人会觉得口干舌燥又心烦发热,所以这种时候要用滋阴的药才能收敛他的火。

基本上,治则相同,「阳实」和「阴虚」可以看作是一组。

其实真正阳实的大人,脉洪实有力,发狂奔走,脱衣服、上屋顶的那种,我们是可以用清火的药啦,因为阳太多了,所以可以把它去掉。只是,对小朋友不可以常常这样搞,因为他多出来的阳是以后还要用的,你砍掉了他就没有未来了。那种每天塞小孩子吃生水果的父母,都不晓得那孩子的鼻过敏、气喘病、黑眼圈、胸口凹下去……就是家长的这种爱心搞出来的。

然后呢,当「阴虚」了之后,身体的物质有所亏损了,这些不够的物质又抓不住能量了,能量又散掉更多了,于是就形成一种「阳虚」的状态──肉身里面的能量越来越不够──这样的人,他就会有气无力啦、软绵绵啦、精神不好啦、心神涣散啦。

那「阳虚」到极点,我们刚刚讲过,阳越虚越会散掉,终于有一天啊,你的阳少到好像臭氧层发生破洞一样,那当属于你生命正常的生态的能量缺了一块的时候,没有阳气充实于其中的那块肉体,我们称之为「阴实」。

那块肉就是可以变成癌症的东西,因为你已经没有生命正常的能量在里面运作了,那异常的低级能量要怎么样创造它自己的奇怪的结构都会发生。

那「阴实」这个东西,「阴」是「物质」;「实」就是「太充实」,所以「阴实」通常都会有个共通的现象,就是它「长特别多」。所以癌症是「阴实」,心肌肥大是「阴实」──就是因为它能量不够,心脏特别努力练出肌肉,这叫「阴实」──甚至一般所谓的肥胖症,也是「阴实」,因为他的气太虚了,用来「铸造肉身形状的模子」的灵魂都松掉了,所以他的肉乱长一通。

当然,癌细胞跟红斑狼疮是蛮典型的阴实证啦,我们上次也讲过,红斑狼疮是因为你一整条经脉的气都没有了,所以那个肉身开始坏死。

我们一般说扁桃腺发炎,其实也多半是阴实,虽然「发炎」是局部的阳实证,但总体而论,往往是因为你的少阴肾经受了病毒的攻击,没有生命能输到扁桃腺,那块扁桃腺的肉产生一种类似死亡的状态,所以开始腐败。

有些人以为发炎都是上火,都是「阳实」,要不然就是「阴虚」,很少有人说发炎其实是「阴实」或者「阳虚」。

我自己有一个人生体验,不晓得各位有没有感觉到过?当我们身体比较不好的时候,身上比较会有汗臭味。我从前有一天拿着换下的衣服,觉得:「咦?怎么衣服有点臭味?」然后就凑着衣服闻,发现有一块地方特别不好闻,位置大概是在我的后肩膀的部分,然后,我那几天再摸我的后肩膀,发现我后肩膀的体温就是比其它地方要低一点。

哪个地方它的能量不够,该处的细菌就可以乱长一通。所以人在「抗菌」的过程里面,其实是有能量在处理这个事情的。

就好比说,我们嘴巴里面有口水,我们嘴巴里面的口水是我们灵魂场域之内的东西,所以它不会在我们的嘴巴里面腐败,除非是很严重的口臭──口臭的也不是口水腐败,它们是另外的地方出来的──活着的人,热恋当中,来个French kiss,不会觉得很难闻。可是呢,你沾五滴口水离开你的嘴,在你的手背上面擦十五下再闻,那简直是~~恶臭啊!它只要一脱离你灵魂保护的场域,就开始腐败了。

所以这些腐烂、发炎,它也不见得就是实热证,很有可能是「阳虚」或者「阴实」,这个观念我们要先建立起来,不能一概而论。像有些人烂嘴巴、烂阴道,那是虚极了,不是上火上极了。这种的肉身崩毁,要跟大家厘清一下。

气能生水

《灵枢.决气第三十》(节录):

两神相搏,合而成形,常先身生,是谓精。

《灵枢.本神第八》(节录):

两精相搏,谓之神。

再跳下去看两行:《灵枢》的〈决气第三十〉跟《灵枢》的〈本神第八〉这两句刚好形成一个看起来矛盾的论点。

它说「两神相搏,合而成形,常先身生,是谓精。」它说「精」,就是一种类似灵魂的能量,经过高密度的挤压以后,变成有形的东西。这东西其实是在你的肉体胚胎发生之前就先存在的东西,先有这个能量凝聚起来产生这种很特别的物质,再从这个物质去编织出你身体这个肉身」。

可是它又说「两精相搏,谓之神」,又说这种「精」呢,加到一起之后,就会变成灵魂的能量。

那到底边个是真的?或许,两者都不能算是全真的话,我们只能说:「精跟气是可以互换的,精跟神是可以互换的。」

前面讲了疾病的传变,大家对于身体毁坏的路径有一定的了解了,那你就会知道:如果我现在很体弱多病的话,我会感觉一下我是不是每天都很没有力气?讲话有气无力的?那如果这样,你可能处在一个「阳虚」的阶段。

还有的人,不只是阳虚,可能是阴阳两虚,那要怎么办?

那么:妙处在这里,「阴阳两虚的人一定要先补阳」,这是现在台湾医生很少在乖乖遵守的一个法则。

不少高明的医生,他们都同意一件事情,就是:气能生水,阳能生阴,神能生精。

那最极端的例子,大概没什么人目睹过,就当听听口述历史好了:比如说太极拳练到那种你打他一下你反而会喷血的那种功力的人,他打一趟太极拳,一滴汗都不会流,可是整片地是湿掉的。那个水是什么?是他身体中的液体吗?不是,是他一运功,他的指甲尖就这样一滴一滴水滴出来,那个不是汗孔出来的,那是「气化为精」的现象,气是可以物质化的。也不会打一趟拳整个人少掉三公斤,那完全是另外一个次元直接物质化的东西。只是这种事情只能在活人里面的超人身上看到。

在人的体内有许多我们现在还不能探明的机转,「气能生精」就是其中的一个机转。如果你阳很够的话,会生出精来。可能太极拳高手运出来的那个可以叫做「精」,我们一般人的功力不够,所以我们一般会讲成「气能生水」。因此,在补阳的那个过程里面,其实就是在补阴。

相反的,如果你在阴阳两虚的时候只补阴的话,那些阴,你根本没有阳可以拖得动它,就变成越来越阴,终于变成「阴实」。这也是有些人说癌症不要吃营养补充剂的理由,因为营养补充剂多半是提炼或合成出来的化学成分,不再带有天然食物所具有的气了,变成只有阴的部分,没有阳的部分。

这样子的事情,虽然话属虚玄,可是却是我们学中医需要知道的事情,因为这个基本的定理如果没有认识它的话,几乎开药是百发百错,因为你整个阴阳的处理会搞颠倒。

至于说「气能生精」的药物,比如说人参这味药,就是典型的「气生精,精生气」的药物。人参这味药到底是性热还是性凉?到底是补阴还是补阳?到今天没有办法知道。

你说它补阳吗?你吃了人参,没有气会通畅的感觉,因为「阳」是气在通畅运作的时候会有的。可是你说它补阴吗?人参又会大上火,吃太多人会瞎掉。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其实它补的就是一种高密度的阳气,而且是凝聚在那边不会走的阳气,所以它就界在阴阳之间。

以质素来讲,我们说它是补气药没有错,可是如果你不会把它打散的话,它会凝聚在那边变成一味很滋阴的药。它是处在临界点的东西:不会走的阳,就形成一种阴的状态。所以「气」折迭了之后会变成「精」,然后「精」再经过一些炼化又可以变成「气」,这就是人体之中,西方医学不能搞清楚,而我们中医学者在一般不是修道有成的人身上也不很能够目测到的现象。

当然,现在只是在讲理论基础,实际操作的时候还有一些注意事项,并不是阳药用得多就一定能生精;在某些情况下也有可能把人烧干掉。比如说要用附子大剂量来补阳虚,最好吃够羊肉,如果怕羊肉的膻气,至少也要吃够肥猪肉,命门真火才点得起来,不要又用附子又叫人吃素,那样疗效会差非常多。

那么,「精」这个东西,在人体里面藏在哪里呢?我们说人有五脏六腑对不对?五「脏」跟六「腑」最大的差别就是,五脏藏「精」、五脏藏「神」。六腑是传化各种东西的管道,要消化的食物经过它一下,要运作的什么能量、血液经过它一下。可是五「脏」就是有东西在里面收「藏」着的。

当然我们前面的条文也读到过,五脏的精都是由肾在帮忙收藏的,所以肾是一个最后的储藏库,银行里面最里面那层的保险箱就是我们的「肾」,这个当然是西方医学不谈的。至于五脏藏「神」,那就很有意思了,「神、魂、意、魄、志」,人的不同种类的情志对应在不同的脏,所以你动到哪一类的情绪就特别伤哪一个脏,这是临床上好清楚的事情。

五脏藏神,本来是后面教五行才讲的啦。不过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先晓得一下:当我们触及人的身体时,一定也会遇到一些不属于肉身层面的东西。

比如说:脏器移植之后,那人个性有时候会大变的哦。本来是很温驯的人,后来移植一颗别人的心脏,忽然变得很爱发脾气、很爱吃咖哩饭,后来去查,才知道那个心脏是来自于一个搞社会运动的印度女人的心脏,整个个性都移植过来了。所以你能说没有这种事吗?其实就是有。

然后最近又老流行一种论调,说有所谓遗传性疾病,所以得什么病在今日的西医很多都「宿命论」化了。但是,人的基因果真是不能改变的吗?

西方他们在做实验:如果你把小老鼠做一种训练,让牠训练出某一种反应、某一种身体行为的结构,不断地训练,让牠繁殖32代,32代之后生出来的小老鼠,全部都有那个行为的基因,训练会作用在基因里面,32代之后,那小老鼠一出生,那些所有的反应都变成牠天性的一部分了。所以训练32代的话这个品种可以改造的。

不要说白老鼠了,玩兰花的人就晓得,兰花的新品种,很多都不是依循达尔文、门德尔那种「圆皮碗豆、皱皮碗豆」的遗传学规律产生出来的,而是种植的人以执念硬抝出来的。

又或者是大陆有用补肾阳的中药的研究,补了四十五天,身体变好的人,抽血做基因芯片,基因表达谱上有四千多条基因都和原来相反了。

像这些不可思议的现象,当然还是存在的。

阴平阳秘

那一般论的「阴平阳秘」是说,我们人如果阴阳不平衡,那就要让多的那边少一点、少的那边多一点。可是,还是要分辨是虚证还是实证。就好比说「阴实证」,的确是阳虚到极点造成的,可是阴实证,我们有时候可以用泻阴实的药喔,把它的阴打掉一些,把那种很沈很紧的附骨脉打松变成虚脉,然后再来补阳,这样比较好补,不然那个阳会被阴实顶出来,而把人烧坏。

最近因为火神派的再兴起,阴实证,有些学得不全的人爱用很多很多的附子去对付它。什么病都先想到要用附子剂、用阳药,这是「阴阳」概念上的正确,虽然用很多很多的阳药也有可能把阴实逼出来,但实际操作时并不是只有这么一种搞法。

好比说胸口绞痛的病人,用凉润滑痰的「连籽一起打碎」的栝蒌实和薤白一起把压在胸部的痰饮拔掉,之后再用补药,就轻松很多。如果直接就附子六十克一百克的往上加,这病也不见得会好。

有瘀血的人要先去掉瘀血才能补。淋巴肿瘤要用清淋巴的方子,比如说十六味流气饮。也不见得一开始就要用附子、硫黄。

肝硬化是肝阴实,要化瘀利水补阳疏肝;忧郁症也是肝阴实,要补肾阳生肝阳且疏肝。两路药的补泻配比就不一样。

重症肌无力是脾阴实,临床上用升提阳气的补中益气汤的效果不怎么好,但用去脾湿的平胃散效果却好很多。这也是不能直接补阳的例子。

这也就是说,「实者泻之」,在「不会损伤阳气」的前提下,先把「阴实」「泻掉」,治疗上会比较顺利。那当然,如果专用什么白花蛇舌草、半枝莲、三棱、莪蒁这些损伤阳气的药来攻阴实,那也是不对,会把人打虚、打死。

治肿瘤,基本上是「九补一攻」。还是以扶正为主。

前面说的「气能生水」,那是针对「阴阳两虚」的人说的,到了「阴实」阶段,要把阴实泻了,再来补阳。到底还是「实者泻之,虚者补之」。

实证要泻,像「阳实」的话,我们会用泻火药来下火、清火,可是这里再回头提醒大家喔,「春夏养阳」,说因为在台湾地区天气热的时候我们的元气很容易散掉,所以一定要好好的补气、把气守住。

那种时候,你说:「天气好热喔,人要中暑了,很不耐热,所以我应该喝青草茶来消消暑!」那当然不对啊,气已经在损耗之中,怎么可以吃那种东西呢?像我前一阵子被热得好难过,这礼拜三还中暑,我礼拜三之后,就开始拿艾灸条在玩,到处灸一灸,艾灸是很补阳气的东西啊,结果灸一灸发现:「咦?不怕热了,而且精神变得好好。」你才知道夏天真的非常需要补阳。你不要说:「『灸』不是很热的东西吗?那应该冬天做吧?」当然冬天做有它的意义在,冬天做它会收纳进去,折迭起来它就生精了。但是夏天做,你会发现你的气一实,你的抗热能力忽然增加非常多。气很虚的时候根本不能耐热。

那,就连夏天天气很热、喘吁吁的,我们都不可以吃青草茶、苦瓜丹,而需要吃补气的药的前提下,一般人生的病,我不知道别的地方,在台湾需要用泻的机会还真不多耶。

青春期的青少年,满脸的青春痘,当然我们知道他是上火。我们可以用一点点清火的药帮他清,可是呢,用了三天,他青春痘有一点退了,马上就要用不伤元气的调理药,否则这个人,那么高兴一直吃下去,等到痘子完全没有的那一天,青春也完全没有了。然后就形成我们所谓「冰山美人」的状态,五脏六腑都冻结了。

至于成年人长痘子,有一小部分是生冷吃得太多了,寒气霸占了整个身体,剩下一点点的阳气被逼到头上来;或是抵抗力少到全身都在发炎发热、痘子爱怎么长就怎么长,那种的人,马上中止吃生冷,往往过一阵子就会好些。

还有一些虚损,是可以看痘子的位置的,比如说有人青春痘光长在下巴,以中医一般的面疹而言,下巴是对应着肾,那样的人很可能是肾太糟了,脏中排不掉的毒气都呈显到面部来,吃补肾药把肾救回来一些了,痘子就少很多了。

这些一般人统一以「上火」一词定义的事情之中,就有很多很多根本就不是上火,都是不可以吃下火药的。

前面讲过「阴平阳密」,一般性的理解就是阴阳要平衡,人才不会生病。所以阳虚当然要补阳,阴虚要滋阴,阴阳两虚的人要先补阳再滋阴,阴实的人要先泄阴实再补阳……这些观念都同各位讲了。

相反的,阴虚的人,每天都上火,然后跟你讲:「啊,我每天都在上火,口干舌燥!」那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要帮他下火呢?通常是可以同时一面下火一面补的,但,这在实际操作时,就会出现一个问题:你如果把一个阴虚的人先下了火,变成阴阳两虚了,有时候,他反而看起来病得不是那么厉害,彷佛症状也缓解了。到底是「阴平阳密」,阴阳一样弱,也可以达成某种平衡,让人觉得舒服一些。

于是,在这里,就形成了一种很糟糕的医法,而这种医法,偏偏就是现在最流行的医法。

各位有没有听过《伊索寓言》的故事啊?有一只兔子挑了一个担子,两边不太一样重,然后狐狸哥哥来了,跟牠讲:「你这边太重,我帮你吃掉一点。」那过一下又说:「那你那边又显得太重,我再帮你吃掉一点。」然后就一路这样子帮牠吃掉一点、吃掉一点,等到兔子到家的时候,两个担子都空了。

那现在,很多医者最会的就是这一招,就是:「你在上火,我帮你下火。」等到你全身都没有火了,开始瘀住了,就让你吃破血的药。就这样子交替来,气分削一刀、血分削一刀、气分削一刀、血分削一刀……很快人就毁掉了。

之前也跟各位讲过,因为以台湾的人饮食习惯,很难吃补药,补药不容易有效,就变成只有清火药有效,所以就顺理成章这样一刀一刀继续砍,这是外面医生常常用的手法。

肝不能郁

至于有些医理上完全谬误的,那就更不要说啦。好比说,我们的肝脏,有些人说肝不能「郁」,这是对的。

为什么肝不能郁?因为肝这个脏的「脏性」是要让它舒畅条达的,它是春天的气嘛,就像我们说的春天的养生原理。所以,如果你的肝有什么病,往往要用舒肝的药,加味逍遥散、加味姑嫂丸,都是舒肝解郁的药。要用「通」法补肝阳,阳旺了才会打得通。

因为我们要使它能发泄开来,所以中医有一句话叫作「肝可泻不可补」,因为肝不能郁住,所以你把它补住了,反而会有什么脂肪肝、肝肿瘤,这是一个大的通则。那「肾」我们会说「可补不可泻」,因为它是五脏藏精的最后宝库,你泻肾的话就不得了了。中国人虽然说「春勿食肝,冬勿食肾」,但在实际上,冬天多吃几碗猪腰汤,蛮好的;但春天多吃肝,就有点儿风险了。这样的差别,比较是关系到每个脏属于五行的脏性。

这个「通则」是没有错的,可是,在医学史的流变里面喔,总会产生出变种的医学。比如有人会说:「肝可泻不可补,所以我们每天都要泻肝!」就用一种叫做「龙胆泻肝汤」的药,然后把它贴个标签写「许荣助329保肝丸」。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观点,因为肝之所以会郁住,常常是因为肝「阳虚」,它没有足够的生命力去通畅它自己,所以我们一定要让它有肝阳,才能够舒畅它,对不对?

那中医有一句话说「肝阳虚就会克脾」,就是木会乘土,这是五脏的相克,所以肝阳虚之后就会克成脾阳虚,所以当一个人肝不舒畅的时候,他就会变成怎么样啊?胃口不好、容易反胃、一紧张就拉肚子,他会把阳虚的症状完全转嫁到脾胃上面去,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肝阳虚克成脾阳虚,中医就更有一句话说「治肝应当先实脾」,因为你把那个脾阳虚治好了,肝会因为那个治疗的同步同调而变成肝阳虚也好起来,然后肝就会容易舒畅了。

所以中国人好的舒肝药,比如说「逍遥散」、比如说「柴胡汤」、比如说「补中益气汤」,都是补脾胃的药坐镇在那边,然后再加一点点舒肝的药,这个才是王道。

那,传说中的「龙胆泻肝汤」是什么东西呢?它是一个在元朝时代改造出来的方,它原来是出现在宋朝陈自明的《妇人大全良方》里面,它是治疗妇人的一些病,可能是那种发炎性的症状,因为有的时候女人在宋朝郁到极点,她也会郁而生火,虽然是阴实化热,有时也可以泻。那到了元朝时代啊,李东垣看到有一种病例出现,就是有一些男人的胯下臊臭,这个阴部的臊臭是哪里来的呢?因为人的肝经是经过人的性器官的,所以肝经有火泻不掉,一直蔓延到了阴部呢,性器会有臊味,而我们的「五味」里面,心脏是「焦味」、肺脏是「腥味」……「臊味」是属肝,知道是臊味,中医就会觉得说「喔,那是肝出来的」,五味对五脏。

当有这个症状的时候,李东垣是一个用药如绣花的人,他很会用小巧的手法,他可能会想:「如果我用一个方,让这个人从头到脚清火,那,个人不是被我打死了吗?」因为那只是局部性的实热症,要把这个实热去掉,得找一条路,好走像一条密道通到阴部,这样就不会伤到整个人了。而那条密道,就是肝经。所以他就用把药性引入肝经的药,把一味很苦寒的龙胆草拉到肝经,如果肝本身没有什么需要处理的实热,药物的寒性就沿着肝经往下掉,苦寒的药是往下走的,经过阴部的时候就那里的火灭掉了,事情就摆平了。这是为了不伤你的身才发明的药方,是一个很聪明的做法。

所以在大陆很有成就而已经过世的刘渡舟先生,他就说「学中医,你不能一定要说六经是虚构的东西」,比如说,他曾经看到有一个人的脚大拇趾「大敦穴」那边发丹毒,知道「丹毒」吗?又红肿又痛得不得了的一种细菌性感染,那他说「欸,在大敦穴这边发」,大敦穴是肝经的最后一个穴,那他就龙胆泻肝汤加减几味药,大家都退不了的那个丹毒,几帖药就把它退掉了。所以就是这条路是可以用的。

前面这个例子是实热症,如果是虚寒症呢?比如说,一个人他疝气,他的肠子会掉下来,或是他的睪丸会缩进去,那就,大敦穴灸几个热灸,然后吃一点暖肝经的药,通常都可以调理得不错。那至于说,男人的这个所谓「阳痿」啊,这种性障碍,你说他需要补肾吗?其实往往用舒肝药能够很快达到疗效,舒肝药几公克吃下去,当天晚上他就跟你讲他好很多了。这样的事情占到百分之七十以上。

真正肾虚的不见得会阳痿,因为肾虚喔,是阳不密,所以会「阳亢」,真正肾虚的人反而是看起来精力旺盛得不得了,每天都想乱搞。和肝郁是不一样的。许多阳痿是肝郁以至于那个地方的气被挡住了,舒肝药一吃,即使肾还不够好,仍然能搞得很。所以男性的这种性功能不够好的问题,用舒肝药可以治疗的,很多比例的患者在临床上是这样子啦,不知道这一点,一直吃补肾药也没什么用啊,因为病的来路不是那样子。

那,我们说这故事是在说什么呀?说这故事,是在说「龙胆泻肝汤」是一个入肝,然后走肝经去清这条肝经上所有烧火的地方的药。

我们又说,肝虚了,肝不顺畅了,要先「实脾」然后去舒肝对不对?要补阳气去舒肝。那请问,那个什么「许荣助329保肝丸」你那样天天吃,到底是要保什么肝啊?就只是因为有人可以胡里胡涂错解了「肝可泻不可补」这句话,然后就把这种药当作保肝丸?完全都是一派苦寒败脾胃的药,要你天天吃,然后告诉你说「因为人的肝很容易上火,所以要清火」。其实这种火上到后来都已经是完全的虚火、「阴实之火」了。

好比说有一个太太到药局,我在药局玩,刚好听见。那个太太来买「龙胆泻肝汤」回去给女儿吃,她说:「这吃了很强!」她说:「我女儿天天都要吃,长满脸的痘子喔。」然后很得意地跟我们讲:「我跟你讲喔,我的女儿啊,整个喉咙都烂掉了,西医都不能验出来她得什么病,说一点发炎也没有!」吃到她的身体组织已经开始崩溃,然后西医不管怎么验,都觉得好像不是发炎症状。这种药吃多了,肝阳完全毁灭之后,不久之后传到肾,肾就失去功能了。

所以这个龙胆泻肝汤吃多了──好像前几年什么闹新闻对不对?什么吃到「肾衰竭」──然后因为这样子就什么含有「马兜铃酸」成分的东西都不准用了,有几味药被禁掉了,我们是觉得马兜铃用不用都无所谓,反正有别的药代替,也不太在乎。

但是因为「龙胆泻肝汤」用坏了就去禁「马兜铃酸」,你就知道管中医的那些人,他的中医思考有多差。重点是你用苦寒的药把他的阳气都毁灭了,而不是某一味药可以把你毒成什么样子。马兜铃酸是是毒素没有错,但是在复方里的木通之类的药,不见得会造成肾衰竭。更可笑的是,现在都标榜「不会含有这些有害成分的龙胆泻肝汤」,难道吃了就不会肾衰竭了吗?当然还是会啊。

从前龙胆泻肝汤是全台湾最畅销的科学中药,后来闹得那么大,龙胆泻肝汤是听得大家都怕了。可是「许荣助保肝丸」还是卖得很好啊!它名字不叫「泻肝汤」嘛,叫「保肝丸」啊,所以看了招牌就可以上当了嘛。这是在台湾这个场所我觉得非常讨厌的一个问题:大家都想要让自己健康,可是以结局来讲,常常是把自己毁灭了。

当然,我会觉得,如果这个人火太旺,如果能用滋阴的药把他这个火收掉的话是最好,只是在技术而言现在好难喔,因为很多人的上火,都要用到很大量补阳的药把他的阳气聚拢了之后,他的那个火才会消失,而这个法是比较少人敢用的。

所以我们这个基础课只能认识到有这么个法,可是实际上在临床的时候不好用。我偶尔用几次,那个药店的人把买药的人轰出来啊,就说不能卖啊,因为你的那种药开太多了。附子、硫磺用重一点,药局不卖。不然的话就是药局看到会说:「喔喔,你们这方是大陆医生开的对不对?」然后他自己会帮你编个故事:「是不是有个医生住在旅馆里面,然后你们到旅馆去看他?对不对?……」,编完故事之后,就合情合理地卖给你。

再说阳平阴秘

那么,「阳平阴秘」这件事情,究竟要怎么说呢?

我觉得最近这几十年来讲,好像是四川那边的第四代的小火神讲得最好。火神派是清朝末年出现的一个派别,他们是张仲景的经方派后来的一个变化,传到现在已经是第四代了,这位第四代的小火神叫做卢崇汉,他在当学生的时候就已经被请去大医院里面看那些大医生摆不平的病了,特别破格开立某种证书,让这个医学院的学生能够代替主治医师开药。他治病用很多很多大热药,干姜、桂枝、附子这类药,用得非常多。

像我们都会说不是阴阳要平衡吗?那,人生病,有人是阳不够、有人是阴不够,你至少一半一半才对罢?他不是,他治病用阳药占到百分之九十几,阴药的比例非常非常之低,那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那你说他处理得好不好呢?他在四川那个地方的诊疗,治疗了2745人,两千七百四十五人做统计,接待了两万零十三诊,用了两万零七十六张处方。小火神这种很偏激的用药方法的治疗率,有两个统计的结果,一个是──小火神其实很谦虚──他说如果看一次病不再回来看第二次的,我们就学驼鸟,当他医好了的话,那我的治愈率是百分之九十八。但是他说,我们不要这样算,就算医个感冒伤风也好,你回家以后没有再来告诉我你好了,我们都当他医坏好了,而所谓的医好呢,就是你是什么大病医好了,我们要用西医再帮你全身检查确定都没有了,这样叫医好──所有没有复诊和确认的都算没有医好,就当是「弃我而去」,我没有把他医好所以他不要我──就这样算吧,那是:百分之九十二的治愈率。西医没有办法到达这个的一半的治愈率的,火神派居然可以做到这么惊人的地步,你能说他的道理是假吗?有事实上的统计验证你就不能说他是假。

小火神他在四川的一场演讲,他虽然没有直接讲到,但是他就是扣合着这个「阴阳之要.阳密乃固」这件事情,而讲到类似我们上次说的宇宙有百分之九十六的暗物质这件事情的问题,他就说其实阳的世界是比阴的世界大很多很多的,所以阴阳平补这件事,绝不是一般人以为的用药一比一。即使你说太极图一半画阴一半画阳,形成这个结构的,还是更高一层的支配之力,那得算是阳;你说白天属阳晚上属阴,运作着这个阴阳交替的动力,仍是更高一层的阳。

这样的观点,我想我们可以接受,滋阴的药物,比如说大枣、地黄,可能你一大帖的附子、肉桂里面有三颗枣子,就可以算是「阴阳平衡」了。这是一个现在其实对很中医来讲非常具有冲击性的观点,可是再也没有人的治愈率像小火神那么高了,所以你不能说他是错。

中国人的修行是求着当个「达人」,达人就是「成艺达道」之人,也就是「以艺进道」,当一个人的医术──医术只是一门技术,是一个「艺」的层面的东西──当医术摸索到这样子趋近于完美的时候,其实,他说出来的话就会接近宇宙的真理,也就是他会接触到所谓「道」这个领域。这是一个很惊人的成就。

至于说其它的中医的史和另外的观点呢,我们下堂课再来讲,我们休息一下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