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寅 / 古代文房珍品 / 紫禁城御用文房四宝欣赏1

分享

   

紫禁城御用文房四宝欣赏1

2010-05-27  甲寅
紫禁城御用文房四宝欣赏 


   中国传统书画用具中以笔、墨、纸、砚为文房四宝,随着文房器具的发展,围绕着四宝又出现了一些辅助用具,因使用便利,亦渐被文人视为不可或缺的文具。这些文具不仅具有实用价值,同时亦为书案上清雅的陈设品,称文房清供,又因多有精美的工艺造型而称为文玩。
     紫禁城中的御用文玩大体为明清两代皇家的珍藏。宫苑宸居之中,书斋陈设极为考究,几榻有度,器具有势,位置有定,珍奇华美。丰富的皇家文具生动地体现了封建帝王对学习与文治之重视,特别是由关外入主中国的清帝对中华传统文化尤为欣羡和推崇。
     清宫中的文玩琳琅满目,或为宫廷特制,或为地方恭进。其材质丰富,包括珍稀的各色玉石、金属、漆器、陶瓷、玻璃、珐琅以及竹木牙角匏诸品类,应有尽有。历代名匠因材施艺,诸多文玩之工艺手法精巧出奇,令人啧啧赞叹。这些文玩风格多样,情趣各异,或雍容华美,或雅致脱俗,又有配合成套者,相映生辉。
     此次遴选出的百件皇家御用文玩皆属清宫旧藏,大多为紫禁城中书房的日常陈设,或为皇帝处理政务时所用。我们将文玩展分为上下两辑推出,和大家共赏昔日帝王之风雅。
   笔占文具之首。服务于笔的文玩器物种类繁多,数量亦大,计有笔筒、笔架、笔洗、笔掭、笔匣5种。
   笔筒是盛纳、保护毛笔必备的文具。故宫珍藏的笔筒材质极丰富,制作亦不惜工本。举凡竹、木、牙、匏、漆、玉石、陶瓷、珐琅等诸多种类,或雕琢精妙,或神韵丰盈,或材质粹美,或嵌饰奢华,装饰内容上人物故事与诗文书画皆备,既炫耀着皇家的品味和气派,又折射出明清诸多能工巧匠的卓越技艺。



竹节式刻松树人物笔筒  清,高13.2cm,口径最大7cm。清宫旧藏
  笔筒弯曲竹竿式,三节痕宛然可辨。器表浮雕山水、树木及人物为饰。下部高浮雕一老者骑驴缓行,身旁一小童相随。驴腿脚处还应用了镂雕技法。整体而言,浮雕愈向上愈浅,局部树纹以留青法表现,口沿下云气则为阴刻而成。此器构思细密,技法运用灵活,随物象变化而不拘泥,无疑是竹刻成熟时期的作品。


竹雕白菜笔筒  清,封锡爵,高17.3cm,口径9.4cm,底径9.2cm
     笔筒作白菜形,筒壁雕菜叶4重,内如剜出菜心,内壁有剔除之螺旋节痕。菜叶脉络清晰,刀痕宛然,边缘翻卷自如。平底,近圆形,雕作根须溢出土面状。外底有阴文“封锡爵”三字圆形款印。通体磨工较细,刀法深峭稳定。从这件白菜笔筒可略窥竹刻名家封锡爵造诣之一斑。


文竹方笔筒  清中期,高15cm,筒径12cm。清宫旧藏
     笔筒作并比竹节纹,纹饰简单却错落有致,颇富韵律感。加之修胎讲究,令竹簧不显轻薄,增添了立体感。而竹簧片粘贴紧密,拼接细致,过渡自然,色泽温润,有类牙、玉,韵味独特。在清中期宫廷工艺追求繁缛富丽的风潮中,出现如此技巧高超,而不事卖弄、以简驭繁而风格清新的作品,实属难能可贵。


木纹釉墨彩山水图笔筒  清雍正,高14.2cm,口径18.4cm,底径18.6cm。清宫旧藏

    笔筒直口,璧形底。器内外壁上下边沿施木纹釉,外壁中部以墨彩绘山水图景,意境清逸。墨彩山水与木纹釉相得益彰,典雅怡人,是清雍正朝具有代表性风格的陶瓷文具。
五彩竹纹笔筒  清康熙,高14.2cm,口径18.4cm,底径18cm。清宫旧藏
     筒外壁以黑彩为主,画墨竹两枝,透过茂盛的竹叶隐约可见嫩枝新发,生机勃勃。竹枝于黑彩外又润以绿彩和赭石色少许,风格苍劲潇洒。另一面空白处题行书诗句:“终获万龙化,曾留彩凤吟。”下有“西”“园”阳文联珠方印。此墨彩笔筒将诗、书、画、印结合于一体,极富文人情趣。


黄振效牙雕渔家乐图笔筒  清,黄振效,高12cm,口径9.7cm。清宫旧藏
     筒外壁雕刻渔家乐的太平景象。所刻景物细腻灵透,工细入微。人物的发、须、眼以墨点染,保留着浓厚的雍正时期的牙雕风格特点。松叶如轮,松针纤细,融合了竹雕、角雕的技巧。这种精巧爽利的雕刻体现了黄振效牙雕技术的精湛,同时也表现出清代雕刻工艺顶峰时期牙雕艺术的独特魅力。山壁一侧刻清乾隆帝楷书御题诗一首,又“宸”、“翰”二印及“乾隆戊午长月小臣黄振效恭制”款。
象牙雕黑漆地花卉纹笔筒  清早期,高14cm,口径11.5-10.2cm。清宫旧藏
     笔筒呈五瓣梅花式,外壁雕水仙、山茶、荷花、月季等四季花卉,寓“四季荣华”之意。花卉等纹饰外减地填黑漆,画面黑白相间,对比鲜明,如同工笔画,韵味别具,是一件以刀代笔的牙雕精品。
画珐琅母婴图笔筒  清乾隆,高11.7cm,口径9.1cm,底径8.1cm。清宫旧藏
     笔筒方体委角,四面在黄色珐琅釉地上饰红蝙蝠及蓝色蟠螭纹,中央长方形委角开光内绘凭窗母婴图,人物神态刻画得细腻生动,用笔工致,体现出乾隆朝人物题材画珐琅器的制作水平。
匏制云蝠捧寿纹方笔筒  清乾隆,高14.9cm,筒径8cm。清宫旧藏
     此器以范制葫芦之法制成,型制规整,纹饰清晰,寓意吉祥,底面四方抹角边框内有阳文楷书“乾隆赏玩”款识,为乾隆时期匏制文房器具中的精品。
金星料冰梅纹圆笔筒  清,高13.4cm,口径11.3cm。清宫旧藏
     笔筒铜胎,外壁通体錾刻冰裂状几何纹,然后嵌入金星玻璃薄片,筒内壁满涂浅蓝色珐琅釉。此器须铜作、珐琅作、玻璃作共同合作下完成。冰梅纹为明清人喜爱的装饰题材,简洁雅致。此笔筒用金星料又平添了几分富贵气象。
水晶松猿图笔筒  清,高10cm,口径4.8cm。清宫旧藏
     笔筒以水晶琢成,于晶莹剔透的质地上雕饰松猿图,极富自然情趣。水晶制的笔筒在清宫书恐幸辔偌闹掷唷?br/>
碧玉渔家乐图笔筒  清,高14.8cm,口径12.9cm。清宫旧藏
     筒外壁高浮雕山水渔乐图,层次清晰,空间感颇强。画面古木森森,山下泊舟,山道上有老翁携童子拾阶而上,空中浮流云飞鹤。此器以碧玉雕琢,其色调与质地的润泽颇合于山林清幽、渔家逸乐之意趣。
青玉松鹤图笔筒  清中期,高22.2cm,宽14.4cm,长9.4cm。清宫旧藏
     笔筒形如一段松桩。琢坡上巨松一株,松下一鹤与树上方空中一鹤高低应和。此器图景布局舒缓有致,上下呼应,趣味清雅闲适。
剔红观鹅图笔筒  清嘉庆,高14.8cm,口径10.2cm。清宫旧藏
     筒外壁景物虽多但层次清晰,器物上刻几种锦地以示不同的空间,意境恬淡深远。其漆层较厚,雕刻刀法精密,棱线深峻有力,纹饰清晰醒目,色泽艳丽。其刀法及图案风格均保持着乾隆时期雕漆的一些特点。底部髹黑漆,中心镌篆书“嘉庆年制”双行四字款。此笔筒为现知唯一具嘉庆款的雕漆作品。
黄杨木雕东山报捷图笔筒  清,吴之璠,高17.8cm,口径13.5-8.5cm。清宫旧藏
     笔筒以高浮雕技法雕东晋淝水之战以寡胜众、捷报传送谢安的故事。雕刻层次清晰,虽然纹饰满布全器,但布局妥贴自然。尤其是谢安沉着弈棋、胸有成竹的神态,表现了运筹帷幄、落子必胜的信心和毅力,与策马疾奔的信使形成一静一动的鲜明对比,两部分图案既有各自的独立性,情节上又相互呼应,构图连成一体。山岩侧刻清乾隆帝御题诗一首,下方有楷书“古”“香”二小印及“槎溪吴之璠”、“魯珍”等款识。
黑漆镶文竹人物纹方笔筒  清,高14cm,口径12.4cm。清宫旧藏
     笔筒通体髹黑光漆,四角下设象牙足,外壁四面以文竹镶嵌边饰及高士人物图,表现文人清高雅洁之格调。此器纹饰简洁,黑漆地上嵌饰的文竹线条清晰有神,韵味清雅高古,风格醒目独特。
嵌木金漆葵花式笔筒  清,高11.9cm,口径最大11.5cm。清宫旧藏
     笔筒椰子木制,十瓣式筒身髹黑漆饰描金花卉纹,每一凸瓣均留有长方形开光,开光内在原木地上浅浮雕变体几何纹。内壁满髹黑漆,并以金漆描画各式折枝花草纹。底部亦为黑漆地描金花卉纹。此器所应用的漆工艺似受日本金漆莳绘的影响,较为特别。黑漆描金艳丽悦目,而木色沉暗蕴藉,相互衬托之下,装饰效果更为突出。
    笔架是书案上暂时置笔之具,又称笔床、笔格或笔山。明清宫中御用笔架造型变化多端,人物、拱桥、花枝、动物、福寿灵芝,不拘一格,而笔架材质之丰富精良亦前所未有。

青玉过桥形笔架  清,高7.3cm,长24cm。清宫旧藏
     笔架作小桥形,桥上行人或骑驴,或担物,或赶牛运货,桥下有小船似正让大船先行通过桥洞。此笔架雕琢精细,景致生动,将民间的生活景象微缩在书案上,饶富情趣。
青白玉三阳开泰笔架  清,高6.3cm,长13.4cm。清宫旧藏
     笔架青白玉质,三羊卧姿造型,运用“留皮雕”技法,羊角处留黄皮色。此笔架取“三阳开泰”之意。《宋史·乐志七·绍兴以来祀感生帝》中载:“三阳交泰,日新惟良。”
青玉三鹅笔架  清,高5.2cm,长12.8cm。清宫旧藏
     笔架青玉质,形为三鹅相连,分别衔谷穗、花枝,鹅腹下饰小浮萍。“三鹅”是印度婆罗门教中月天(月神)的坐骑。中国古人对洁身自好、风度翩翩的鹅亦颇喜爱,古代以鹅为题材的工艺品为数甚多。
掐丝珐琅云龙纹笔架  清乾隆,高15.5cm,长20.5cm,宽4.3cm。清宫旧藏
     笔架呈山字形,上勾山崖纹,下勾海水纹,中饰填彩釉双龙戏“卍”字纹,下置铜镀金錾花椭圆形底座,底錾凸起的镀金双龙,中心镌阳文“大清乾隆年制”楷书款。笔架铜胎规矩,釉色纯正,镀金辉煌,为乾隆朝珐琅文具精品。
黑漆描金莲蝠纹宝座式笔架  清,高21.6cm,宽26.5cm。清宫旧藏
     笔架宝座式,遍体髹黑漆,分部位饰描金缠枝花叶纹、团花纹及山水楼阁图景,座面开5个圆孔,托泥上对应做5个凹槽,用以插笔。宝座形笔架在清宫中仅见此一件,装饰风格亦独特。
青白釉山形笔架  明,高3.9cm,长10.8cm。清宫旧藏
     笔架山峦造型,青白釉色端正雅洁,质感如青玉,系仿宋代青白瓷的效果。山形高低错落有致,富有层次感,视之恍如文人画中层峦淡远的境界。
犀角雕松鹿笔架  明晚期,高5.5cm,长9.5cm,宽3.5cm。清宫旧藏
     笔架以犀角雕岩石、古松及卧鹿、灵芝等,在小小范围内分出数个层次,营造出优雅的意境,造型浑厚可爱,刀法质朴简练,雕工亦颇具个性。
青白玉五子笔架  清代,高4.6cm,长12.5cm。清宫旧藏
     笔架青白玉质,雕琢姿态各异的五个童子,手中各持不同的花果枝叶,寓意“五子登科”。此笔架造型风格活泼,五子高低错落中洋溢着喜庆气氛。
  书案上笔墨用毕须洗去毫中的余墨,以便于再次使用,笔洗即专事洗笔之具。清宫中的笔洗造型多创新,材质也极富华,深浅各异,小巧雅丽,多有前代所无之品种。

白玉鱼螺荷叶洗  清中期,高8.1cm,长8.8cm,宽6.9cm。清宫旧藏

     洗作束敛荷叶状,壁极薄,外底镂雕莲梗、水草作洗足,洗外缘又雕一鱼一螺附壁上。此玉笔洗粹美精致,清新雅洁,为清代和阗玉器之上品。

[/M]

掐丝珐琅海棠花式笔洗  清乾隆,高4cm,口径16.6-14cm。清宫旧藏

     笔洗海棠花式,平底。内壁在白釉地上饰掐丝珐琅缠枝花卉纹,内底中心为一朵莲花,外壁在天蓝色地上饰缠枝花卉纹。此器掐丝均匀,色彩纯正,镀金光亮,做工精致,为乾隆朝的典型作品。


天蓝釉笔洗  清康熙,高4cm,口径8cm,足径7.5cm。清宫旧藏

     笔洗形体简洁大气,足内有青花双圈“大清康熙年制”六字楷书款。洗内外均施天蓝釉,釉色匀净淡雅,是清康熙朝比较典型的颜色釉器。


竹雕寒蝉葡萄叶形洗  清早期,高5cm,口径最大15cm。清宫旧藏

     洗葡萄叶形,微拳如掌,纳水即成笔洗,外底又雕小叶和一束葡萄,以为底足。叶缘高处雕一蝉,蝉之足尖及薄翼皆刻画入微,栩栩如生,使人如闻其声,可见其时竹雕笔洗工艺之精湛娴熟。
   笔掭为下笔行文描画之前用以掭墨吮毫之具,以避免一笔之间发生墨色浓淡不均的现象。笔掭造型多为浅碟式,有秋叶形、灵芝形、佛手形、葫芦形等,材质多取玉石、玛瑙、水晶、青瓷、竹木牙等。清宫御用笔掭皆为乾隆年间的制品,优美精巧,颇堪赏玩。



黄玛瑙瓜叶形笔掭  清,通高2cm,瓜形水丞径1.4cm。清宫旧藏

     笔掭黄玛瑙质,卷边荷叶形,叶下花枝纵横,叶上托一小瓜,圆口,内空可盛水。此器材质优良,色泽鲜丽,雕刻精巧。


黄杨木雕笔掭  清,高6.5cm,长8.7cm。清宫旧藏

     笔掭雕为折枝叶片一枚,一侧有小蝉伏其上,器正背两面叶脉雕刻线条相呼应。器背还有题铭:“以虫鸣秋,何为寂寂,金风其凉,独解止息。”笔掭雕刻圆润轻巧,打磨光洁,有象牙般的肌理,刻画物象生动,是黄杨木雕文房器物中的佳品。


象牙雕葫芦形笔掭  清,高1.6cm,最长17.8cm,最宽13cm。清宫旧藏

     笔掭扁体,作葫芦形,雕枝蔓、叶片、小葫芦及蝙蝠为饰,并染蓝、绿、红等色。古人以大小葫芦藤蔓相联象征多子,而取蝠之谐音寓“福”意。此器雕刻精细,装饰意味更甚于实用。


黄釉描金秋叶形笔掭  清乾隆,高1.4cm,长12.5cm,宽16.5cm。清宫旧藏

     洗叶形,通体施黄釉,釉面莹亮,釉色黄中泛红。洗面的叶脉描画清晰并以描金装饰,宛若一片秋风中飘落的红叶。


金星玻璃荷叶式笔掭  清乾隆,高1.5cm,长8.4cm。清宫旧藏

     笔掭荷叶状,叶边卷起形成浅洗。正面阴刻叶之筋脉,背面阳刻叶之纹理,并以圆雕莲蓬、茨菇和田螺等为附足,将叶形洗托起。
   笔匣用以贮存新笔,置药其中以防蛀。清宫御用笔匣皆清乾隆、嘉庆两朝所作,大体分紫檀、文竹两种。


剔红五屉“御制诗花卉紫毫笔”匣  清乾隆,箱高36.2cm,长28.2cm,宽21.4cm。清宫旧藏

     笔匣长方形,匣内巧做活动的上下五层拉屉。屉上分别卧有笔槽,每层可容纳10支毛笔,共50支成套。笔匣以红漆为主,黄、绿两色漆作锦地,通体雕饰江南山水图景,匣内屉座及匣底连体阔座均雕缠枝莲纹,匣顶中央回纹长方界栏内原嵌“天葩垂露”四字。雕饰层次清晰有致,远山近水,林木掩映,颇富诗情画意。整个漆匣色彩艳丽,雕工精细,为乾隆朝宫廷造办处剔红器之佳品。
  明清之际,制墨名家辈出。墨贵黑亮、用胶得宜,最忌潮湿后日晒风吹,故墨须贮藏匣中才不易受损。墨在使用中研磨一端后,为免污染它物,遂有墨床之用。紫禁城中大量藏墨贮于各式精美的墨匣之中,而御案上的墨床也属常备文具。  
   墨床为书案上置放湿墨锭的文具。紫禁城书房所见墨床一般为长方几式、书卷式、方形、圆形,兼有船式、花卉植物等造型,多小巧精致。其材质有青玉、白玉、金星玻璃、铜胎掐丝珐琅、牙雕以及乾隆朝制的各种彩瓷之作。




青玉卷书式墨床  清,高1.6cm,长7.2cm,宽3.3cm。清宫旧藏

     墨床青玉质,有皮色,书卷式造型。床面镂雕四蝠,其间以勾莲花纹相连。墨床制作极规整,并配有硬木座。


青玉山水图长方卷书式墨床  清,长8.2cm,宽5.5cm。清宫旧藏

     墨床青玉质,长方形卷书式。床面浮雕山水图,碾琢精细,宛然一幅微形的文人画卷,配以淡淡的、润泽的青色,小巧而致雅。此为清宫廷造办处玉作制品。


掐丝珐琅云龙纹墨床  清乾隆,高3.8cm,长14.5cm,宽9cm。清宫旧藏

     墨床作长方形,下承铜镀金錾花座。通体饰掐丝填彩釉纹饰。顶面为正龙一条,蜿蜒遒劲,四周布以祥云,龙下方饰海水江崖。四壁饰以缠枝花卉纹。底有“乾隆年制”款识。墨床胎体厚重,造型规整,釉色丰富,镀金光亮,为乾隆朝官造掐丝珐琅文具中的佳品。


紫檀嵌珐琅云头纹墨床  清早期,高4cm,长11.5cm,宽6.5cm。清宫旧藏

     紫檀质墨床为几式,造型古朴典雅,中规中矩,形制虽小,却有明代家具遗风。其几面上对称的槽内嵌两片掐丝珐琅云头纹,调和了紫檀深沉凝重的气韵。


仿斑竹五彩花鸟纹墨床  清乾隆,高2.5cm,长8.6cm,宽4.3cm。清宫旧藏

     墨床竹床形,床边及四足施淡绿釉,上饰褐黄色斑点,颇似斑驳的嫩竹。床面饰白地五彩山石花鸟纹,背面书“九畹山房”红彩四字篆书款。此器造型秀巧新颖,釉彩淡雅。


碧玉蟠龙纹长方墨床  清,长7.5cm,宽4.5cm。清宫旧藏

     墨床长方形,碧玉质,透琢蟠龙纹。龙纹盘曲,体态雄健,为清代宫廷龙纹风格。碧玉色泽清纯莹润,点缀书案清雅怡人。宫中御书斋中多有此类文玩。


金星玻璃书卷式墨床  清乾隆,高2.2cm,长7.6cm,宽3.7cm。清宫旧藏

     墨床长方形,两端向下内卷成几案式,又仿佛书卷形。顶面作长方形框,内琢起地阳纹夔龙一只,夔龙长尾翻卷,满布画面。此墨床工艺考究,尤其是夔龙纹琢饰于金星玻璃之上,虽造型小巧,却极为华美精致。
   墨匣贮墨以备应用。明清宫中富藏精致古雅之墨,亦多墨匣的精品,木漆之匣华美耀目。



“胡开文制大富贵亦寿考五色墨”墨匣  清,高4cm,长28cm,宽22cm。清宫旧藏

     彩色墨分红、青、绿、白、黄五色,一套5锭皆装于黑漆描金彩色双龙戏珠纹漆盒内,匣盖面中央有描金隶书“大富贵亦寿考”字样,匣内随墨形做成5个锦地卧囊。此匣装饰风格富丽豪华,墨精匣美,相映生辉。
  书房用纸有时须裁割,绘写时纸须平坦、稳定,因此镇纸、压尺和裁刀类文具相继出现。书案上还有一种名为臂搁之具,绘写之时用以垫于腕下。御用文玩中镇纸、臂搁多有雕琢精妙之作,它们的文化气息十分浓郁。
   文案上用来压镇纸本,使之平整、固定的文具,又称书镇。镇纸多为圆雕小件动物形象,神情毕肖,可爱怡人。压尺形如常尺,其上雕饰各式兽纽。明清宫廷中的镇纸与压尺材质极丰富,玉石、珐琅、陶瓷、玻璃、金属、竹木牙角等制品应有尽有。此类文玩皆小巧精美,多生动朴雅之作,置于书案,既实用又颇堪赏玩。




青玉竹节小镇纸  清,长6.9cm,宽3.9cm。清宫旧藏

     镇纸青玉质,有玉皮。竹节造型,正面凸雕竹节和枝叶,背面似竹节被纵向剖开。此镇纸小巧而雕刻精致,异常生动,由于是带皮雕做,竹节的造型更加逼真。


牙雕松树形镇纸  清,长13cm,宽5.8cm。清宫旧藏

     镇纸扁体,略呈覆瓦式,雕作松干状。以浅浮雕及镂雕技法表现松干表皮鳞片错落,极具韵律美感。背面上部有圆形小池,反置可为水丞。正面下部松针处有一机括,拉动机括则可掀起一椭圆盖,盖下椭圆池内浅浮雕云螭纹,亦可为水丞,盖背面雕成砚式,且隐隐有墨痕浮现。此松树镇纸一物而多用,雕刻、磨工俱佳,设计出人意表,是极为罕见的文房器具。


水晶古琴式镇纸  清,高1.5cm,长12.4cm。清宫旧藏

     镇纸白色透明水晶质,仿古琴造型,面略拱。琴面雕7枚弦纽和13枚象征音位之徽。底凹,仅凸雕4琴足。此琴形镇纸晶莹透澈,形制简古,仿佛暗示着琴音之清响,别具韵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