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公子 / 我的图书馆 /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

分享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

2010-07-18  云中公子

一直期待叙利亚行程的华丽尾声,期待着帕尔米拉。她太有名了,没有哪个来叙利亚的人会错过这里。

(所有图都可以点击大图,对于帕尔米拉,这很重要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1,帕尔米拉地图,是法语地,凑合看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叙利亚一路,就如聆听气势恢宏、苍凉悲怆的交响乐,时而气定神闲、时而心潮澎湃,而帕尔米拉,就是这首乐曲最后的高潮,最华彩的乐章。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2,柱廊和塔门 

 

汽车刚刚靠近她的时候,我就开始不停地按快门。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3,车窗外的帕尔米拉

 

可是,当她真的就在我面前,或者说我真的就在她面前的时候,却忽然失去了感觉。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4,骆驼和柱廊

 

眼前的凯旋门,身边的神庙,近处的廊柱街,远山上的城堡,就这样在镜头里显影,一路上见过的古迹,没有一个如帕尔米拉般多样,没有一个如帕尔米拉般完好。可是,为什么忽然没了感觉呢?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5,大小三个们呈三角状,这样的凯旋门十分牢固,一直伫立了近2000年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6,山上的城堡,是远眺古城,观赏日落的好去处

 

不停地按下快门,越没感觉越拍,越拍越没感觉。难道真是审美疲劳么? 我不能承认……

即使在整理照片和游记的今天,我依然有些茫然,这些照片,总觉得不是我看到的帕尔米拉,或者准确说,不是我想象中的帕尔米拉。也只好辛苦大家跟我一起,看这些堆积的图片。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7-10,柱廊,骆驼和牵驼人

 

帕尔米拉在公元1、2世纪已经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驿站,是中国丝织品在叙利亚地区重要的集散地,是去地中海和埃及的必经之地。那个时期,中国的丝绸贵过黄金。那些贩卖丝绸的中国商人,一定不知道,这个遥远的沙漠绿洲,因为中国丝绸而名扬天下。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11,废墟上的柱廊

 

帕尔米拉城的最东边,是壮丽的贝尔神庙(贝尔是帕尔米拉的主神,就如希腊的Zues,罗马的Jupiter)。高耸的石柱,构成了城市的主要街道——柱廊街,结构独特的凯旋门是街道的起点。柱廊街的两边,曾经遍布着各种店铺,一座罗马城决不可少的圆形剧场依然挺立。在城市的中心,是一座四塔门,曾经的十字路口,向右的一条路,是当年去往巴格达的主要道路。城市的西边,一座建于阿拉伯时代的城堡伫立在山头。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12, 柱廊和凯旋门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13, 柱廊两边的市场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14,剧场的舞台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14',剧场的台阶很有沧桑感,一路上为自己设计的Pose,终于在这里得以实现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15 塔门,这里是古城中心,十字路口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16 塔门

 

傍晚时分,登上西边那座山。因为城堡收门票,导游只带大家上山。这里确实已经可以远眺帕尔米拉,可以看到日落。但为了能看到更远、更美的景色,2美元无论如何是值得的。于是,一个人进了城堡。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17,城堡内部,每个进来的人都是为了看帕尔米拉的日落

至于城堡的历史,无人关心。那台摄像机,是奥地利电视台的

 

登上城堡可以在更高处纵览古城。那些穿着珠光宝气的达官贵族,曾经走在雄伟的柱廊间,坐在古朴的剧场中,说不定还可以听到卖丝绸的吆喝声?…如今,尽管石柱剧场依然挺立,但它们却只能昭示这里过去的繁荣…曾经的绿洲,如今黄沙遍野,一片荒凉,远处的橄榄树,也蒙上了灰黄的色彩。古城在夕阳的余晖下,愈发金碧辉煌。在参观的废墟中,只有庞贝曾经让我产生过如此的震撼。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18,夕阳下的帕尔米拉,左上角的建筑群,是贝尔神庙

 

夕阳下的古城,笼罩在一片神秘诡异之中。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19,20 这些大大小小的塔状物,到底是什么呢? 猜猜吧

 

城堡上,不仅可远眺帕尔米拉,还可观日落古城。因为有城堡垛口的帮忙,这次的日落,是一路上拍到最好的日落。整理照片的时候,忽然想,古城就如这日落,‘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21, 日落帕尔米拉

 

日落后的帕尔米拉,一片安宁平静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上) 

 图22, 远眺日落后的帕尔米拉

在帕尔米拉住的酒店,叫做‘赞诺比亚’,这个名字跟帕尔米拉息息相关。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1 赞诺比亚酒店

 

帕尔米拉一直被称作‘沙漠新娘’,这或者是因为曾经繁茂的椰枣树和橄榄树(事实上,帕尔米拉本名叫做泰德穆尔,帕尔米拉是希腊人对这里的称谓,意思就是椰枣),或者是因为这里曾经的女王——赞诺比亚?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2,帕尔米拉废墟里的女王头像

 

巴尔米拉王国 “巴尔米拉”为古城名,阿拉伯人称为“台德木尔”。位于叙利亚大沙漠北部,大马士革东北 160英里。公元前2~前1世纪,罗马与波斯发生战争,西亚地区动荡不安。巴尔米拉人乘机占领叙利亚,垄断西亚商道。巴尔米拉城发展为商业要冲。260年罗马皇帝P.L.V.E.加列努斯承认巴尔米拉,封其统治者S.奥登纳图斯为“东方总督”。巴尔米拉王国继纳巴泰王国之后,称霸西亚。王国经济繁荣,文物灿烂。奥登纳图斯死后,其子继位,遗孀赞诺比亚(阿拉伯人称为宰伊奈白)掌权,国势日盛,版图南至埃及,北达小亚细亚。赞诺比亚女王名盛一时。 273年,罗马皇帝L.D.奥勒良进军灭之。巴尔米拉王国沦为罗马属地。633年为阿拉伯人攻占。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3,博物馆中的雕塑,头上的装饰中间,据说是赞诺比亚女王

 

其实,赞诺比亚女王,跟娇羞的新娘一点不沾边。这绝对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在鼎盛时期,她甚至称自己为‘奥古斯都’。要知道,这可是罗马皇帝的专有封号。被惹恼了的罗马人最后攻陷帕尔米拉,在一番血腥屠杀后,将整座城池摧毁。帕尔米拉从此一蹶不振,成为金色废墟。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4,帕尔米拉今天的常态

 

我接触到的有限的叙利亚人,似乎对她的态度截然相反,要么引以为荣,要么‘嗤之以鼻’。前者认为是她繁荣了当时的叙利亚,扩大了版图;后者则认为是女王的野心毁掉了王国。

其实,没有当权者的野心,哪来的国事昌盛?叙利亚这块风水宝地,数次被强国占领,不就是最好的佐证?如果不是古埃及、罗马、希腊人的野心,哪儿来的今天遍布世界的文明遗迹呢?自古‘胜者王侯败者寇’,如果赞诺比亚胜利了,或者我们今天看到的就是另外的历史了。

关于女王的传说很多,很多叙利亚人相信,赞诺比亚女王参与了谋害其夫奥登纳图斯的阴谋。在被罗马皇帝活捉后,有人说她被软禁在罗马,终老在异乡;有人说她服毒自尽或是绝食而亡。

无论如何,赞诺比亚曾经使这里辉煌。

 

自古地理上的交通要塞,也是文明的交汇地,文化的十字路口。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5,被堆砌到一起的各种文明

 

帕尔米拉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她的文化非常多元,雕刻和建筑既有本地和波斯的神秘、细腻,又有希腊和罗马的开放与宏伟。那些散落在沙漠废墟中的残骸,就如叙利亚所有的考古遗迹一样,可以读到各种文明的符号。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6,贝尔神庙种的屋顶,个人感觉融合了很多波斯风格

 

贝尔神庙是帕尔米拉最宏伟的建筑,除了在城堡山上的照片外,在近处,竟然无法将它全部收入镜头。殿堂庭院有3个大门, 走进庭院,尽管当年的几百根石柱如今只剩下几根,但长达210米的巨大院落,仍然使人震撼。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7,上面的恢宏建筑,是我在山上拍到的比尔神庙全景

 

贝尔神庙几乎就是帕尔米拉人的宗教历史。从远古时代的自然神崇拜(贝尔是帕尔米拉人的主神),到基督教堂,再到清真寺,这样的建筑在中东真的见了不少。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8,贝尔神庙庭院中的柱廊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9,神庙的主题建筑

 

神庙的庭院中,散落着各种‘文明’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10-11,神庙中各种造型的石头

 

神庙门前精细的浮雕,反映着古老的自然神崇拜。即使石头的底下,都不放过。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12,精美的浮雕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13,图中的人物,据说是远古时代主管水果和蔬菜的女神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14,图13石雕底部的雕刻,偶是躺倒在地拍地,4张图片接的,左边还是没拍全

 

前篇palmyra——最后的华彩乐章(上)提到的类似烽火台的神秘建筑,是帕尔米拉的死亡谷——墓地。这些塔式墓地,很多被原封不动地搬到了大马士革的博物馆。当年这些墓地内的棺木上,都刻有浮雕,死者生前或荣耀或贫穷,一目了然。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15,墓地上的铭文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16-19,各种塔式坟墓

 

管理员用这些钥匙,打开一座座墓地的大门, 似乎告诉我们一段段古老的故事,也放出了那些囚禁在坟墓中的灵魂。贫穷和富有,早已灰飞湮灭。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20,一串钥匙,打开一座座坟墓的大门

 

在帕尔米的博物馆,陈列了很多当年的文物,大部分是雕刻和雕塑。博物馆内不让拍照,即使不开闪光灯也不成,但你只要给工作人员1美元,他就会带着你拍。这让我很反感,但拍照的诱惑更大,于是我掏了1美元。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21,这个浮雕,融合了多种文化元素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22,这是棺木上的雕塑,据说主人曾经富有,有2个妻子和2个孩子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23, 另外一个棺木雕塑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24,雕塑,狮子捉山羊的游戏,在伊朗也看到很多。

 

那个带我拍照的家伙,一直不停地跟我要‘more money’,我不仅是反感,简直有些厌恶了,于是只好装作听不懂,草草拍了几张照片收场。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中)

 图25,最有意思的一个雕塑,很西化的内容。导游(叙利亚人)在讲解这个雕塑的时候,面红耳赤,用身体挡住了那2个裸体的小人。这让我觉得他十分可爱,他说,这和他现在的信仰有点冲突。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在介绍叙利亚的第一篇文字穿越时空的叙利亚 —— 踏着阿加莎的足迹”中,我提到了阿加莎.克里斯蒂。在帕尔米拉,在赞诺比亚酒店,又见阿加莎.克里斯蒂。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1,103房间

在去帕尔米拉的车上,导游阿布杜特神秘地问我们,知道‘Agatha’么?“当然,我说,当年曾经疯狂地看了她很多小说呢,就差点也去做侦探了”,“ 你们就住在当年她住的酒店里!”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2.房间的客厅

“真的么?那我到时候一定要参观一下。”

“没问题, 我帮你们跟酒店经理打招呼”

彼时,我心想,这不是故弄玄虚么, 参观个房间还要跟经理打招呼?估计酒店早就拿这个当噱头了。

到了帕尔米拉,又是博物馆,又是神庙,又是柱廊,同行们早就把阿加莎忘到脑后了,不过我还没忘。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3,古香古色的吊灯

离开帕尔米拉前,大家都忙着吃吃喝喝,我找到导游,请他带我去参观一下。结果,他们说时间快来不及了。怎么可以这样?你答应了我们的。导游无奈地看着我,‘那你只能有5分钟’,5分钟就5分钟吧,聊胜于无。

参观房间,真的要跟经理打招呼。阿加莎的那间103 静悄悄地躲在角落里,没有噱头。其实,这是一间有着百多年历史的酒店,不过被如今这个集团收购后重新装修的历史却不长。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4,当年克里斯蒂写作的地方

这是一套复式的套房。一层是客厅,二层是阿加萨的卧室,当然还有书房。不知道为什么,里面让我觉得阴森森的,是不是多少跟那些杀人案有些关系?

楼上楼下的装修风格,很阿拉伯。如果当年阿加莎真的在这儿写了很多“命案”, 在无人的夜晚,在这紧邻着帕尔米拉“死亡之谷”的阴冷房间里,不知道她是不是有些害怕?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5,卧室内的柜子,很阿拉伯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6,阿加莎的床


其实,酒店的位置很好,走到帕尔米拉遗址,只要5分钟。透过酒店狭小的窗口,甚至能看到远处的柱廊。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7,从窗口远眺帕尔米拉

帕尔米拉,清晨4点多,起床,蹑手蹑脚地走出酒店。那感觉,多少有些像作案。可我是要去看日出帕尔米拉。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8,晨曦中的帕尔米拉

清风徐徐的早晨,有些凉。

一个人,走在无人的帕尔米拉,那些挺立的柱子,四处散落的柱基,与骄阳下似乎完全不同。

找到一个自认为最佳的位置,我坐在石台阶上,仔细地端详着周围的一切,无人打扰。我静静地想着困扰了我一天的问题。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9,

纪伯伦参观帕尔米拉后,曾经说:,岁月把周围这些巨大的石桩连根拔起,又让它们卧倒在地,好似一场混战之后,沙场上留下的几具尸体。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10

忽然想,是不是这些横七竖八的“尸体”, 产生的历史堆砌感,让我失去了感觉呢?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11

天边泛红了,就在我灵魂出窍的功夫,太阳不经意间就从天边跳了出来。赶紧打开相机,发现,我在的地方,不是我想象的最佳地点。换了几次位置都觉得不好,我知道我已经无法找到所谓的最佳,于是放弃!我是来欣赏帕尔米拉的日出的,不是来拍日出的。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12

清晨的阳光那么柔和地洒在帕尔米拉的肩头,光影交错下,她真的像一个羞涩的新娘了!一个沙漠新娘。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13

不记得那本书上曾经介绍,在大约公元200年的时候,特土良(Tertullian)教父就曾经说过: 世界每天都变得更富有,更开放。道路四通八达,不毛之地也肥沃起来,从前是森林的地方洒下了谷种,沼泽正在干涸,畜群不再害怕野兽。如今再也没有什么叫人害怕。到处都是房屋、城市、国家,到处都是生命。这话今天想来,多少有些令人毛骨悚然,因为它那么前瞻,那么适用于今天。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14

这世界就是这样一个或良性或恶性的循环,每个地方大约都逃不过这样的命运,就如帕尔米拉。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15

太阳完全跳了出来。近处,是高大的石柱;远处,一座清真寺的宣礼塔,在阳光下闪烁着神秘的光芒。忍不住还是打开相机,这一张,是我在帕尔米拉比较满意的一张。她是我想像中的帕尔米拉。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希望帕尔米拉,希望叙利亚,就如照片一般,和谐,且蒸蒸日上。

尽管贪恋晨光,贪恋光影下的帕尔米拉,但我必须走了,是时候离开帕尔米拉,离开叙利亚了。

再见,帕尔米拉!再见,叙利亚!

(凌晨2.30注:自己忽然发现,我的叙利亚是以阿加莎开始,又以阿加莎结尾的,前后呼应了,^_^)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17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18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19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20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21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22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23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25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26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27

帕尔米拉——最后的华彩乐章(下)

图28 终于来了一位看日出的人,可惜她来的时候太阳早就高高的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