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五排苗族歌俗文化调查

2010-09-07  十二木卡姆
 内容摘要:每一种文化都与它所依存的生态环境唇齿相依。五排地处高山、半高山地区,因自然条件的限制,农作物至今只种一季中稻和旱地作物,每年的农历八月至十一月为丰收期。当地的民俗音乐活动“七月半”歌节、“罢谷节”等与五排苗族的经济模式、民间信仰与日常生活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
  关 键 词:资源县 五排苗族 歌俗 调查
  
  在资源县的西南方,依次分布着车田、两水两个苗族乡和河口瑶族自治乡,历史上把这一区域统称“五排”,即本文调查区域。居住于此约600年的边缘族群①——苗族的民歌文化,便是笔者的研究对象。
  
  一、“五排”由来及五排苗族源流
  
  “五排”这一名称的成因,民间有不同的说法。其一,“长度单位说”。十里为一排,五里为半排,五排地区方圆约50多里,因此称为五排。其二,“军事单位说”。据1992年再版的《西延轶志》(三刊补本)记载,洪武二十二年,编军籍屯田以充兵役曰军户,其未入军籍者每里②(注:里在此并非长度单位而是行政单位)计十排,五排的名称由此而来。原车田乡副乡长潘进高的父亲刚记事就听清末曾担任五排堂总的八旬老人——兰聘成讲述“五排”名称的由来。老人说五排地区共分五个排,每排管理三至四个行政村。其三,“河流说”。因三乡境内有五排河而得名。笔者根据已调查到的资料和文献记载分析,认同第二种“军事单位说”的观点。
  五排苗族主要由湖南城步支苗族而来。城步苗族先民的主体,是汉代溯江而上的“武陵蛮”,最早的解释出自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唐五代,城步的苗族先民乘中原之乱,据飞山自守,碎地诚,徽二州,号称“飞山蛮”。宋代,江西、洞庭一带的苗民陆续迁入城步境内定居。元末明初,汉族流官和屯田垦荒者逐渐进入城步③,给苗族人带来文化和技术,苗族逐渐与汉族融合,民族成分改变很大。明洪武年间,由于战乱,部分城步苗族迁入五排地区。④历史上早已在政治、军事上被汉族统治者所征服的五排苗族应划为“熟苗”的范围。建国前他们自称是“本地人”。建国后,国家民委根据史实为湘西、城步、五排的苗胞恢复了本来的民族成分。城步、五排苗族受汉族影响较深,在文化、生产、生活、婚姻等方面融合较早,但本民族的语言和部分习俗依旧保留着,他们随迁徙而至的民歌《呢呐呢》《贺郎歌》《大山歌》依然在五排苗族和其他民族中流传。
  
  二、五排苗族歌俗
  
  每一种文化都与它所依存的生态环境唇齿相依。五排地处高山、半高山地区,因自然条件的限制,农作物至今只种一季中稻和旱地作物。每年的农历八月至十一月为丰收期。当地的音乐民俗活动“七月半”歌节、“罢谷节”等,与五排苗族的经济模式、民间信仰与日常生活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
  
  (一)“七月半”歌节
  七月半又叫中元节,是中国许多民族的传统祭祖节日。每年的农历七月初七至十四,传说是祖先回家的日子。届时,各农家都于神龛前以供品供奉,烧香化纸,虔诚备至祭祀神灵。五排苗族善歌,民间还保存着历史悠久的歌俗——“七月半”歌节,即每年农历七月十三至七月十五举办的一个以歌为主的民俗活动。歌节的时间在各苗寨不相同,小地村是七月十三,车田是七月十四,烟竹坪是七月十五。但对“七月半”歌节的起源,当地人众说不一。笔者搜集到三种流传在民间的关于歌节的传说,兹归纳如下:
  1.“战乱说”⑤
  传说明洪武年间,官兵袭击苗族山寨,村中老少惨遭杀害。一位叫香妹的苗族大嫂携子在村外做事而幸免遇难。官兵撤走后,香妹回村见丈夫杨武林已遇害,仅找到一个幸存的侄儿。于是背着儿子杨官交,牵着侄儿杨官练,从家乡逃到桂东北的资源县五排地区。
  这年的七月十五日,筋疲力尽的三人来到了烟竹坪,难以挪步,便坐在路边休息。谁知一坐下来,三人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梦中,香妹见丈夫站在云中对她说:“香妹,现在官兵再也捉不到你们了。这地方是块宝地,你就在这里住下吧。要记住,千万要带好两个孩子,他们是杨姓苗家的根啊!今后靠他们传宗接代了。我已被杀头,在阴间做了鬼,今天是鬼节,阎王给我们放风,你就多唱些山歌为我解愁吧。”香妹想爬上去扯丈夫,怎么也爬不上去。一阵风吹醒她,始知方才是做梦。
  坚强的香妹记得梦中丈夫的交代,又看到烟竹坪地势背风向阳,土质肥沃,确实是块风水宝地,便决定在此安居。她搭起一个小屋,将身上仅有的银两添置了些简单的工具,每天起早贪黑开垦荒地。说来也怪,每当香妹挖地累了或烦恼的时候,只要想起丈夫要她为他多唱些山歌,便开口唱起了山歌,疲劳、烦恼随之而去,干活时力气倍增,那甜脆的歌声,使飞禽走兽都停步倾听。
  冬去春来,眨眼间杨官练、杨官交二人长成了大后生。这年,年老的香妹去世了,两兄弟没有哭,却守着亲人身边唱了三天三夜的歌,最后才把亲人安葬入土。从此两兄弟更加勤劳发奋,不久也都娶亲生子。杨氏家族的人丁逐渐兴旺起来,繁衍至今,形成了烟竹坪里的“杨家寨”。
  五排苗族为了记住先祖如何逃难来到烟竹坪、艰苦兴家的历史,用山歌告诫后人,把农历七月十五这天定为苗家的歌节,在农历七月十三至七月十五可尽情对唱山歌。
 2.“地形说”⑥
  烟竹坪四周是山,中间呈凹状,境内无河流。一老歌手告诉笔者说:从前,一个风水先生看了烟竹的地形,说烟竹是个五马敛槽的地方,四周有四匹马,中间有一匹马。马喜欢活动,需要热闹,热闹的气氛能使马欢腾,马一欢腾烟竹就会兴旺。所以烟竹人每一年的正月十五都要耍龙舞狮,敲锣打鼓大闹元宵,让五马奔腾,以祈求龙神来恩泽烟竹,让烟竹人的生活兴旺起来。七月十五是祖宗回来探望子孙、了解子孙生活状况、接受子孙供奉的日子。家家户户都要举行烧纸钱、供茶饭等仪式来敬祖先。七月十五如果耍龙舞狮会惊吓祖宗,所以便用唱山歌的方式来祭祀神灵,凡人也借娱神之机热闹一番。从此,烟竹七月半唱山歌的习俗沿续至今。“地形说”里蕴含着祭祀神灵(转第39页)(接第48页)的作用,与五排苗族的民间信仰有着极其密切的联系。
  3.“情爱说”⑦
  传说在某年的七月初十,村里有一对暗中相爱的恋人,苦于封建传统影响,婚事要由父母做主,自己没有选择的权利。姑娘到了出嫁的年龄,她的父母便请媒婆给女儿说婆家。说了四五个人家,姑娘都拒绝;姑娘的意愿又遭到父母反对。于是两个聪明的年轻人就悄悄商量:平日我们常以歌来表达感情,何不想个既能让父母同意,又能成全自己婚事的办法呢?姑娘就对自己的父母说:“按你们的意见做也可以,但要对歌,谁对赢了,我就嫁给谁。”姑娘的父母听了觉得可以借机了解男方的才智,便放风说在农历的七月十三至十五设歌堂对歌招婿。方圆几十里的小伙子纷纷前来对歌,姑娘的恋人也在其中,那小伙在对歌中以机智的对答折服了姑娘的父母和在场的听众,两个年轻人终于如愿以偿。从此,在七月半对歌的形式便在烟竹坪流传开来,以致影响了整个五排地区。
  上述“七月半”歌节起源说法,笔者比较赞同第二种说法。笔者在烟竹坪进行调查时,村民们说:“前辈说烟竹这地方就要唱歌,人们歌唱得越热闹,农业生产越红火。”“烟竹不唱歌,活少败子多。”笔者在歌节成因“地形说”里,已提到歌节实际蕴含着祭祀神灵的功能。人们用唱歌声来敬神、娱神,祈求神灵们的庇护,保佑苗家的庄稼获得丰收,免遭灾害。
  
  (二)“罢谷节”
  每年农历的十月初十前后,五排各寨的苗胞身着盛装集中在寨子中间的大草坪上,欢度“罢谷节”(实是五排苗族的苗年)。“罢谷节”之意是指通过一年的辛勤劳作之后,苗家喜获丰收,五谷杂粮,归仓入库。为了庆贺丰收,苗族同胞欢聚一堂祭祀神灵,载歌载舞,以物质和精神两方面的内容酬神。在仪式伊始,族老用竹筷将供碗中的酒洒向天空、地面及四周,以感谢上天和大地的恩赐,使今年五谷丰登,同时祈求来年也能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仪式后,年轻的后生开始围堰堵鱼,其余人欢天喜地准备全寨集体聚餐。餐后,寨民聚集起来通宵达旦地唱《呢呐呢》《大山歌》等民歌。但这一族群标志性节日在解放后便销声匿迹,并且在五排苗族的集体记忆中逐渐淡化、遗忘,现在该族群60岁左右的歌手已不知道“罢谷节”。该节日遗忘的原因笔者将另文说明。
  从上述两个颇具五排苗族文化特征的民俗节日,尤其是“七月半”歌节的三种传说,显示了歌俗与战争、祭祀、历史、娱乐等社会事项的渊源关系,我们可深切地感受到民间歌俗所具备的多重社会功能。
  
  注释:
  ①边缘族群:指历史上被汉族征服过的,苗族中被称为“熟苗”的,汉族和未被征服的“生苗”都不认同的群体。
  ②《西延轶志》(三刊补本)资源县印刷厂1992年印刷
  ③《城步县志》城步苗族自治县县志编纂委员会 湖南人民出版社1996年7月第1版
  ④《试论城步苗族》吴忠军1993年10月参加湖南省苗学会第二次学术讨论会交流论文
  ⑤由胡左源、肖业礼《五排“七月半”歌节由来》改写,该文刊登在1998年12月《广西民族报》的头版。
  ⑥由年愈七旬的车田乡龙塘小学的苗族退休教师潘庆希口述,笔者记录。
  ⑦由原车田乡副乡长潘进高口述,笔者记录。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