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道德经全文并译文 (61-81)

 健道馆主 2010-11-18

 

 

 

 图片

 

《老子》第六十一章
【原文】
      
大国者下流也,天下之牝。
      
天下之交也,牝常以静胜牡。
      
为其静也故宜为下。
      
故大国以下小国,则取小国;
      
小国以下大国,则取大国。
      
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
      
大国不过欲,兼畜人;小国不过欲,入事人。
      
夫两者各得其所欲,大者宜为下。

【译文】
         
大国善处下游,它就可以像天下柔静的雌牝一样。天下雌雄之间的交合,雌牝通常以柔静而胜过俊躁的雄牡。这是因为她柔静而适应于处下的缘故。所以,大国比小国善于处下,则可以主导小国;小国比大国善于处下,则可以谋求主导作用。所以,有的可以凭籍处下态势以占居主导地位,有的则可以使自己善于处下而谋求主导作用。大国不过分贪欲而让小国分享国际资源,小国不过分贪欲而让大国占居领导地位。它们双方要达成如此稳定的利益妥协,大的应该善于处下。

《老子》第六十二章 
【原文】
      
道者,万物之奥,善人之宝,不善人之所保。
      
美言可以市尊,美行可以加人,人之不善,何弃之有?
      
故立天子,置三公,虽有拱璧以先驷马,不如坐进此道。
      
古之贵此道者何?
      
不曰:求此得,有罪以免邪?
      
故为天下贵。

【译文】
      
道荫庇着万物,它是善人的珍宝,也是不善人托求庇护的归依。嘉美的言辞可以使人们交互尊重,良善的行为可以让人们互相感染,对那些不为现行价值观所认可的不善之人,为什么要横加贬弃呢?所以,自诩为天子而自贵,设置三公九卿以供驱使,虽然好象是有了玉璧由四驾马车供奉护拥着似的尊贵显耀,其实还不如来进修我所说的道。从古以来,人们如此推重我所说的道是为了什么呢?还不是因为它有助于人们达成目的,避免过错吗?所以才得到天下人的共同推重。

《老子》第六十三章
【原文】
      
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
      
大小多少,报怨以德。
      
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
      
天下难事,必作于易;
      
天下大事,必作于细。
      
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
      
夫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
      
是以圣人犹难之,故终无难矣。

【译文】
      
要从事可使自己混沌无为的作为,处理可使自己无所事事的事务,并喜赏波恬浪静的寡淡风光──以保持对细微潜流的异变的敏感。
      
以对待大事的态度处理小事,以对待复杂的态度处理简单,要用合道之行所生发的德能去消解细微的怨望纠结。处理难事要从轻易处入手,宏观目标要由微观构设去实现。天下难事,必然开始于简易;天下大事,必然建基于细微。因此,圣人始终都不自以为必须独揽大权,所以能成就大事。
      
那些轻易许诺的,必然难以守信;视问题太过轻易的,必然会遭遇很多的困难。因此,圣人对这些问题都加以认真审慎的处理,所以终于没有困难了。


《老子》第六十四章                
      
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
      
其脆易泮,其微易散。
      
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
      
九层之台,起于垒土;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为者败之,执者失之。
      
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
      
民之从事,常于几成而败之。
      
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是以圣人欲不欲,不贵难得之货;
      
学不学,复众人之所过。
      
以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
【译文】
      
局面安定时容易维持,情势未明朗时容易图谋,事物脆弱时容易消解,事物微小时容易散失。要在事情未开始时就有所打算,要在祸乱未发作之前就早作预防。
      
合抱的大树,长成于细小的萌芽;九层的高台,堆垒于土坯;千里的远行,开始于脚下。对于这些渐进的过程,如果妄逞权能而揠苗助长,就会导致失败;如果执意于某一情态而加抗拒,就会反而使局面失去控制。因此,圣人不妄逞权能,所以不会失败;不抗拒渐进的演变,所以不会使局面失控。人们做事,常在接近成功的时候失败,慎终如慎始,就不会有败事。因此,圣人要别人之所不要,不使稀贵资源的供应更形紧张;学别人之所不学,以便牵正人们的偏激过失。借此以辅导万物行于其自然而不强加干涉。


《老子》第六十五章
      
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
      
民之难治,以其智多。
      
故以智治国,国之贼;
      
不以智治国,国之福。
      
知此两者,亦稽式。
      
常知稽式,是谓玄德。
      
玄德深矣,远矣,与物反矣。
      
然后乃至大顺。

【译文】
      
古来善于以道为行为典范的统治者,通常并不促使人民多知多见,而是使人民趋于愚昧浑朴。人民之所以难以治理,就是由于他们的知见太多。所以,拿权威知见治国,那是对国家的残害,不执定什么权威知见治国,才是国家的福祥。懂得在两者之间作此选择,也就贯彻了道的原则。懂得贯彻道的原则,就体现了深得于道的玄德。玄德幽深而广泛,协同各类存在回归于道。这样就无往而不利。


《老子》第六十六章 
        
      
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
      
是以圣人欲上民,以其言下之;欲先民,以其身后之。
      
是以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
      
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
      
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译文】
      
江海之所以能为百川河流所汇注而成王,就是因为它善于处下,所以能成为百川之王。因此,圣人要得到人民的推崇,必先在言行上对人民表示谦下;要引导人民,必先把自己的利益放在人民的后面。因此他虽然地位居于人民之上,但人民却并不感到负担沉重;虽然走在人民的前面,但人民却并不感到他构成妨碍。因此他得到了天下人民永不厌弃的真心拥戴。因为他不与人相争,所以天下没有人能和他相争。

《老子》第六十七章
      
天下皆谓我道大,似不肖。
      
夫唯大,故似不肖。
      
若肖,久矣其细也夫!
      
我有三宝,持而保之:
      
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
      
今舍其慈,且勇;舍其俭,且广;舍其后,且先,死矣。
      
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
      
天将救之,以慈卫之。

【译文】
        
天下人都说我所说的道太过普泛了,很难加以具体把握。要知道,正因为它是普泛的行为规范,所以才不象具体旅途的具体准则;如果针对具体旅途作具体论述,它早就琐碎不堪了。我有三条基本的行为原则,把持它以保证大道得以贯彻执行:第一是柔慈;第二是俭约;第三是不与天下争得利之先。保持柔慈,就能全力以赴;保持俭约,就能行走于广阔的天地;不与天下争得利之先,就能成为群体的首领。如果舍弃柔慈而妄逞勇武,舍弃俭约而行广,舍弃谦让而争先,那就死定了。保持柔慈,投入战争就能取得胜利,用于防守就能巩固。对于慈者,整个自然环境都会救助他,因为慈在守护着他。


《老子》第六十八章 
      
善为士者不武,
      
善战者不怒,
      
善胜敌者不兴,
      
善用人者为之下。
      
是谓不争之德,是谓用人之力。
      
是谓配天古之极。

【译文】
      
善于当士的人不勇之于武,善于投身战斗的人不泄愤激怒,善于胜敌的人不趾高气扬、骄横拔扈,善于驱动别人的人对他表示谦下。这就叫做有了不争的德,有了善于驱动别人的能耐。这就叫做符合于道。

《老子》第六十九章
      
用兵有言:吾不敢为主而为客,不敢进寸而退尺。
      
是谓行无行,攘无臂,执无兵,乃无敌。
      
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
      
故抗兵相加,哀者胜矣。

【译文】
      
统帅武装力量的人总是说:武装力量只是某一主体的客属,我不敢反客为主,不敢让它前行示人,而要让它收缩而置后。这就叫做行动无阵势可把捉,使人明白我在挥舞着的不是用于击人的手臂,拿着的也不是用于伤人的武器,于是就不会促成紧张对峙而树敌了。祸患莫大于轻侮敌人,轻侮敌人就差不多丧尽了我所说的"三宝 "。所以,等到真正以武力相对抗的时候,首先宽容忍让,最后才不得已而奋起的一方通常会取胜。


《老子》第七十章 

      
吾言甚易知,甚易行。
      
天下莫能知,莫能行。
      
言有宗,事有君。
      
夫唯无知,是以不我知。
      
知我者希,则我者贵。
      
是以圣人被褐而怀玉。

【译文】
      
我的话很容易理解,很容易实行。而天下却没有人能理解,没有人去实行。言论有宗旨用意,行事有主从动机。正是因为对这用意、动机的不明白,所以才导致对我的不理解。能理解我的人很少,能效法我而在行事中加以贯彻的就更难能可贵。因此,圣人外面穿着的似乎是粗布衣裳,但里面包含着的却是稀世美玉!


《老子》第七十一章

      
知不知,上;
      
不知知,病。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圣人不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


【译文】
      
知道自己有所不知,这很好;不掌握某知识,这当然有缺陷。只有通过因应缺陷而行,使缺陷不成其为缺陷,才可以因此而没有缺陷。圣人之所以没有缺陷,是因为他善于因应缺陷而行,使缺陷不成其为缺陷,所以没有缺陷。

《老子》第七十二章

民不畏威,则大威至矣。
无狎其所居,无厌其所生。
夫唯不厌,是以不厌。
是以圣人自知不自见,自爱不自贵。
故去彼取此。

【译文】

当人民不再畏惧统治的威压的时候,那么,反于统治者的大威协就临头了。不要逼迫人民不得安居,不要阻塞人民的谋生之路。只有不去阻塞人民,才不会有出之于人民的反阻塞。因此,圣人但求自知,不去自我炫耀;但求自爱,不去自显高贵。所以要有所取舍。

《老子》第七十三章

      
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
      
此两者,或利或害,天之所恶,孰知其故?
      
是以圣人犹难之。
      
天之道,不争而善胜,不言而善应,不召而自来, 繟然而善谋。
      
天网恢恢,疏而不失。

【译文】
      
勇于无所顾忌,则充满凶险;勇于不无所顾忌,则稳妥灵活。这两种方式有的得利,有的受害,自然环境所厌弃的,谁知道它的缘故?因此,圣人从事于任何事务都要作充分的审慎犹豫。最好的行进方式应是:不犟执抗争却善于取胜,不强颁立言却广有响应,不大声疾呼而人们却共赴其事,从容坦然却自有筹谋。完善的涵摄之网的覆盖范围无比广大,虽疏若无有,但没有事物从中漏失。

《老子》第七十四章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我得执而杀之……孰敢?
      
常有司杀者杀。
      
夫代司杀者杀,是代大匠斫。
      
夫代大匠斫者,鲜有不伤其手者矣。

【译文】
      
人民都已经不怕死了,为什么还要拿死来恐吓他们呢?像那些想要让人民恒常怕死,稍有出格者就随意抓来杀掉的政策,哪个能无所顾忌地强硬坚持呢?要知道,自然会有一种汰劣机制来司杀,俎代这汰劣机制而妄动杀戒,那就像俎代高明的木匠砍木头。俎代高明的木匠砍木头,是很少不砍伤自己的手的。

《老子》第七十五章 

      
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
      
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
      
民之轻死,以其上求生之厚,是以轻死。
      
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

【译文】
      
人民之所以遭受饥荒,是由于统治者吞食的赋税太多,所以才遭受饥荒。人民之所以难以被治理,是由于统治者太过贪求功名,所以才难以被治理。人民之所以轻生冒死,是由于统治者自奉过奢而搜刮过甚,所以才冒死轻生。只有不以人民生计的危及作为前提而作为的人君,才是真正擅长于善养自己的生命的人君。

《老子》第七十六章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
      
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
      
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
      
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
      
强大处下,柔弱处上。

【译文】
      
人活着的时候身体柔弱灵动,死了以后身体就变得顽固强硬;草木生长的时候枝干柔嫩,死了以后就变得枯槁。所以,顽固强硬是速死之道,柔弱灵动是生长之道。因此,国家肌体中军兵过强就会走向灭亡,植株体系中树枝过硬就会遭致摧折。顽固强硬处于劣势,柔弱灵动处于优势。

 

《老子》第七十七章 

      
天之道,其犹张弓者欤?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
      
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
      
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其不欲见贤也。

【译文】
      
理想的范式,不就像那使弓趋于浑圆的作用一样吗?高的地方把它压低,低的地方把它抬高,有余的地方把它减损,不足的地方把它补足。理想的范式,减损有余的,弥补不足的;而人的行为惯律则减损不足的,奉养有余的。谁能使自己不断地有余以奉养天下?只有道者。因此,圣人做成了什么并不执为仗恃,成就了什么并不居功自矜,他不愿意使自己显得过分突出。


《老子》第七十八章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
      
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天下莫不知,而莫能行。
      
是以圣人云:爱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之不祥,是谓天下王。
      
正言若反。

【译文】
      
天下没有比水更柔弱的,但攻坚克强却没有什么能胜过它,因为没有什么可以真正改变得了它。柔能胜过刚,弱能胜过强,天下没有人不知道,但又没有人能实行。因此,圣人常说:能承受全国的屈辱,才配作天下的君主;能承担全国的灾难,才配作天下的君王。确切的话语常常让人觉得不以为然!

《老子》第七十九章 

【原文】
      
和大怨,必有余恕,安可以为善?
      
是以圣人执左契而不责于人。
      
有德司契,无德司彻。
      
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译文】
      
和解深重的怨恨,必然还会残留难以消解的余怨,这怎么能算是完善?因此,圣人凭契约关系来确立自己的主导地位,绝不无依据地责成于人。有德的统治监察契约的订立与履行,无德的统治注重于税赋的收敛,只索取无条件的单向供奉。完善的系统运营机理是普遍平等,无所偏爱,但又具有奖掖良善的健全功效。

《老子》第八十章 

      
小国寡民。使有什佰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虽有舟车,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民复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译文】
      
国家要小,人民要少。即使有各种器具,也不多用;使人民珍惜生命,不作长距离的迁移;虽有船只车辆,却没必要去乘坐;虽有兵器武备,却没必要去布阵打战。使天下回复到人民都结绳纪事的远古状态之中。让人民吃得香甜,穿得漂亮,住得安适,满意于他们的平凡生活。国与国之间相互望得见,鸡犬之声相互听得见,而人民从生到死,也互不往来。

《老子》第八十一章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
      
善者不辩,辩者不善;
      
知者不博,博者不知。
      
圣人不积。
      
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
      
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译文】
      
真实的表述不见得漂亮,漂亮的表述不见得真实;善良的人不见得擅长道义之辩,擅长于道义之辩的不见得善良;明于道的人不见得博学,博学的不见得明于道。圣人不堆积这些德能表观以及功果财富的附赘。他尽力帮助人民,他自己也更充实;他尽量给予人民,他自己也更丰富。理想的行为方式是顺导万物而不妨害万物,圣人的行为准则是虽有作为但不与人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