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由睡眠决定的1/3幸福

 lindan9997 2011-01-20
        当Martin Albert(OTTEN公司总经理)问我喜欢什么材料的枕头时,首先窜入我脑海的竟然是羽毛和熏衣草。“那么床垫呢?”他紧接着问。“大概是Heavenly Bed(威斯汀的天梦之床”我有点局促,发觉自己对酒店的迷信胜于对产品的了解。“最后一个问题,你坐在床上吃早餐或读书时会调节床体坡度吗?”我倒吸一口凉气,“和大部分人一样,往背后垫几个靠枕就完事了。靠枕不就是这么用的吗?”

  这番笨拙对话发生在慕思寝具组织的“睡眠文化之旅”第一站:德国小镇LIPPSTADT(利普施塔特)。那时我正在采访慕思供应商之一,OTTEN的老板Martin。在此之前,我对自己坏睡眠的追究仅停留在神经衰弱、工作压力过大或枕头太软床太硬这类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上。和大多数人一样,我对白天的“自己”更为在意。至于入夜后的那个人,她喜欢侧睡还是仰睡?她的脊柱是否僵挺、身体某些部位有没有落到实处?她贴在枕头上的皮肤有没有很好的呼吸?这些问题通常伴随着哈欠连连、眼泛泪光的一觉醒来后烟消云散。而现在突然有人跑出来告诉我,这是因为你从没进入过深睡眠状态,你不认识入睡后的自己。

  如果按照林语堂先生在《生活的艺术》里对中国人幸福的定义:“温暖、饱满、黑暗、甜蜜”来说,我独独缺少了“黑暗”之乐。全球约10%的人患有慢性失眠症(入睡和保持睡眠困难),中国大约45%的人有睡眠障碍。说白了,就是没和自己处好。在这点上,欧洲人最领先。他们强调自我,尊重个体差异,讲究看不见的细节和内在舒服。

  赫拉克利特认为,“觉醒的人有一个共同的世界,睡着的人各有各的天地。”从空客A380到Hobby房车,所有高级织物、高新科技都能在欧洲寝具设计中找到。就像看女人有没有品位往往从内衣看起一样,寝具好坏及其与主人的亲密关系往往影响着她内心的安宁。跟随号称“全球健康睡眠资源整合者”—慕思公司前往德、意、比、法四国拜访寝具产业各大供应商的旅程听上去有点疯狂,却至少说明国人开始认真对待熄灯以后的世界了。毕竟,那里掌握着我们1/3生命的幸福呢。

  “夫妻应该分床睡”——床垫供应商OTTEN

  德国人对睡眠的研究有点“走火入魔”。

  为降低1/4的恶性交通事故,雷根斯堡大学和德国健康睡眠专科学校联手在巴伐利亚创立了德国第一所睡眠学校:解决司机疲劳驾驶、瞬时打盹问题。我们在赶往小镇利普施塔特的一路上不断被要求压缩午餐、盥洗时间,因为司机只能工作8个小时,超出一分钟都会被罚钱。

  而德国精神病研究所专家最近发布的一项研究结果声称:人体睡眠遵循超昼夜节律。除夜晚外,白天也需要睡眠。很快,没有午睡习惯的上班族开始培养在办公室休息的习惯。汉堡附近的弗希塔小镇日前宣布,他们鼓励政府雇员每天中午小睡20分钟。一份医学专业杂志紧接着报道:对德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欧洲5国共1.9万人进行的一项睡眠习惯调查显示,德国人在午睡方面最领先。“床与睡眠关系最大”也被德国睡眠医学会负责人罗泽尔教授证实。他认为一张好床可将人的翻身次数减少2/3,寿命延长3—5年。德国人因此不遗余力将生产汽车的精神用到寝具制造上。

  “睡眠文化探访之旅”首站位于距离法兰克福三小时车程的利普施塔特,一个保守而迷人的德国乡镇,不少专业生产床垫、床架的中小型公司坐落于此。OTTEN这个拥有70年历史的家族企业在当地颇有名声。总经理Martin Albert的岳父Melcher在多年前顶下了经营不善的公司,坚持把自己对床品的热爱贯彻下去。Martin妻子Tanja也相当争气地“女承父业”,成为一位环游世界寻找灵感的寝具设计师。

  “她做了11年,即使怀孕在家也没停止过翻看家居杂志。”销售出身的Martin对目前的家庭分工很满意,“太太出差比我还多,每次她都要带些不靠谱的主意回来。比如‘我想要熏衣草香味源源不断地从床垫里散发出来’之类的。然后我就开始琢磨怎么办,要不试下把香精球塞进压缩片放在床垫里?只有人躺在床上产生压力时它才释放味道,这样既不浪费又能持续很久。”猜猜结果如何?这款“永恒芳香之床”已经得到合作方青睐,准备投入生产了。

  在OTTEN四百万欧元新装修的办公楼里面,几乎每个员工都清楚知道自己该睡什么样的床,最近打算购买哪些新产品。“说实话,外行人很难挑选到适合自己的床。通常30%的顾客会因为首次尝试购买不成功而将购买决定延后一年,还有30%的顾客不喜欢最终买到的产品。”回忆自己几年来的购床经历,几乎都是在商店里简单测试一下,然后不明就里匆匆刷卡。

  Martin让我侧躺在二楼展示厅一张卖相平凡的白色大床上。“首先看你脊柱直不直。好床垫要让人无论处于哪种睡姿,脊柱都平直舒展;同时保持压强均等,这取决于床垫软硬度。”我试着去感受背部,好像有无数个支撑点从头到脚填满缝隙,脊椎终于落实在平地上。“我知道中国人喜欢睡硬床,其实躺在太硬的床垫上人只有头、背、臀、脚跟四个点承受压强,脊柱处于僵挺状态。时间长了会很累。而太软的床垫又让人全身凹陷,脊柱处于弯曲状态,对内脏造成压迫,伤害健康。”

  OTTEN最得意的产品就是根据人体不同身高、体重设计的独立弹簧筒床垫(如三、五、七段式等),为此Martin特意重申了关于“夫妻分床睡”在德国如此普遍的原因。“首先夫妻对床垫的软硬度需求是不一致的。体重差异、睡眠习惯不同,都会让一个人在翻身或起身上厕所时打扰到对方。我和太太就使用两张不同规格的床垫:Tanja睡Aura Elite KS系列,我睡Aura Elite TTFK,只要保证接缝处平整,看上去还是一张床。”对于传统的中国消费者来说,个人主义还难以在婚后保持完好。Martin的建议是:“用一整张独立弹簧筒床垫。传统床垫弹簧是互相联在一起的,当床垫一侧受力另一侧会立刻受到影响。对睡眠个性差异不大的夫妻来说,独立弹簧筒床垫最合适。”

  可睡眠个性差异大不才是寝具企业推陈出新的动力源泉吗?虽然Martin经常打趣妻子天马行空的创意,但她设计的“American sleepware - Black&white design”系列的确迷人。一大幅靠墙的纽约城黑白照片,颇有“Sin city”之感,直接冷酷。“就是那种时髦都市女孩愿意把派对上认识的朋友带回家参观的意思?”女性在购买力上的主导力量早影响了家具产业,如今又渗透到寝具设计中。“远不止那些,德国人对睡眠空间的要求越来越个性化,连初中生都对自己的床提出要求,他们甚至希望卧室温度在18度上下!我们最新推出的‘harbor jeans bedding’系列就是针对牛仔狂热者,睡在床头有牛仔口袋的地方,随时可以往里插几本很酷的杂志。”Martin越说越兴奋,“我常为自己小时候感到遗憾,那时候床只体现物理功能。可看看现在,它们帮你做梦!”

  我站在OTTEN为滑雪爱好者设计的床前:一个逼真完整的黑色彩绘滑板做床头,钛金色床框高调的闪着光。Martin不知从哪按了开关,四个床脚突然开始发亮,“真正热爱滑雪的人在睡梦里都不愿停下来。”—辅助做梦的床,会不会太贴心了?

  床是家具设计中最难的一部分——排骨架供应商RAKO

  前往Wellen(韦伦)途中,翻到最新一期《The New York Time Magazine》:题目赫然印着“China is too rich”。也许同样“too fast”?慢生活口号喊了几年大家还是恨不得三步并作两步跑。同行精英有言论称,“吃饭睡觉最浪费时间,我每天花在上面的时间不会超过7小时。”

  于是,当同样为家族企业、专业生产电动排骨架的RAKO公司总经理Karel Vastraelen和他刚庆祝完50年金婚的可爱父母推着巧克力车从铺满金黄落叶的厂房门前走出来时,我突然心头温热。不疾不徐,笃定恒久。

  Karel是典型的理工科出身,纯朴务实、直线思维、三句话不离排骨架。他父母做了三十五年家具,一心想让他继承家业。“那时我热爱电脑,打算毕业后做个软件设计师。可爸爸对我说,或许你遗传了某些才华,何不试试做家具?”一根筋的Karel立刻决定改行,“要做就做最有挑战性的,床是家具设计最难的!”

  1987年他找同学融资成立了RAKO公司,1988年做出自己第一张床。如今经过二十年发展、三次工厂搬迁后,RAKO已成为排骨架行业中声名显赫的公司。

  “刚开始是两年做一个床(手工),现在是四十五分钟到两小时一个床架(机械化)。人们都说睡眠质量70%看床垫好坏,30%看床架,我可不这么认为。”Karel对制作“4D”排骨架一直抱有幻想,“现在RAKO的排骨架可根据人体不同区位分成7段,客户可以在使用过程中根据自身需求调节排骨架的位置、高度、坡度,从而舒缓疲劳。”他像科学狂人一样点击着计算机,演示如何通过一个指纹就测算出此人该睡什么的排骨架。不会说英文的父亲干脆躺在排骨架上摆出各种姿势给儿子做模特。我趁机抓住Karel的母亲请教如何改善坏睡眠,老太太一脸慈爱热诚,“别喝温牛奶!睡觉前来杯水果香味的威士忌最棒了,我们管它叫日内瓦酒精—‘Jemeuez’。”

  温度决定深度——凝胶枕供应商Bedding S.R.L

  除了床垫、排骨架这类专业度颇高的课题外,我对睡眠系统了解最多的就是枕头。曾经在某海岛度假酒店把“枕头菜单”上的种类都点了遍:荞麦壳的、天鹅绒的、抗过敏的.唯独没有凝胶的。坦白说,把文胸上的东西垫在脑袋底下不会觉得太冰凉吗?

  位于意大利维罗纳(Verona)的Bedding S.R.L公司正是以此产品出名。总经理Gabriele Gamberoni和做市场传讯的女儿Sandra Gamberoni又是一对经营家族企业的典范。公司产列室摆满的一排排果冻绿枕头和窗外茂盛的橄榄树相映成趣。

  “最直接影响我们睡眠的因素就是温度,而凝胶枕恰好解决了这个问题。通过高容量理想散热性,它的温度能保持在比人体表层温度低1.5度左右,从而促进血液循环,使人体皮肤及皮下组织得到充分的有氧呼吸。”Sandra滔滔不绝地介绍着自家产品:“研究显示凝胶枕能将深度睡眠提升到45%”。

  父亲在旁边耍着意式幽默补充:“Bedding厂房后山种着一大片橄榄树。我总是先拿橄榄油诱惑客户吃点生牛肉,然后再来杯最爱的Bassano烈酒(50度左右)。身体热了才能睡个好觉!”

  世界上最小的弹簧和寿司枕头——兰博基尼床垫供应商Magniflex

  整个行程中我最期待见到的就是传说中的Magniflex公司三兄弟。老Magniflex创办了这个意大利最负盛名的寝具企业,功成名就后退居二线,由儿子们主持公司业务,连同为名门望族的兰博基尼都将自己的寝具业务交给他们贴牌打理。慕思寝具首度于国内引进兰博基尼床垫的新闻炸开了锅,人们都在好奇谁会是第一个购买天价床垫的人,而Magniflex就是真正的幕后功臣。

  与意大利传统手工制作的名气毫不相干,它的全自动生产线保证了一天一万张床的产量(全球唯一)。这些批量生产中不乏为奢华品牌特制的精品,比如兰博基尼床垫里装着世界上最小的弹簧,为皮尔卡丹订做的20k金丝抗菌床罩。他们拥有22年专利权的“vacom pacicaing”:把大床垫压缩成易于携带转移的小卷筒也被业界大为推崇。上世纪90年代,Magniflex首次进军亚洲市场就在日本QVC频道卖出了4000个。三兄弟生意生活都讲究,大儿子Alessandro Magni出差时总带着自己的寿司枕头(Sushi pillow),“睡眠和休息是两回事。前者更私密,更个人化,永远带有你自己的符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