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林海雪原》问世前后的曲折经历

2011-03-15  秀水拖蓝
本是一份无人过问的积压稿小说《林海雪原》自面世以来,甚获赞誉。殊不知,该书的初稿当年差点被埋没,而发掘该书稿的编辑龙世辉竟因此遭到批评,背了个处分。

  事情要追溯到上世纪的50年代。当时,国内的出版社不多,人民文学出版社每年收到的长篇小说稿堆积如山,因为编辑人手少,所以难以及时审阅每一部来稿。直到有天编辑龙世辉从厚厚一大摞积压的原稿看到稿名为《林海雪原荡匪记》。当他耐心地一页页地翻下去后,却完全沉浸在小说故事当中了。书中奶头山和威虎山的故事深深吸引着他,杨子荣和少剑波的英雄业绩激荡着这位年轻编辑的心。读罢全文,龙世辉马上向出版社副社长楼适夷做了汇报,也同作者曲波取得了联系。

  曲波,15岁参加八路军,17岁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冬天,他带领小部队参加北满林海雪原剿匪斗争,历任团政治处主任、团政委等职。1950年他转业到铁道部,任机车车辆制造厂党委书记。1954年,在齐齐哈尔车辆厂任职的曲波,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创作这部长篇小说。他的做法得到了妻子刘波的大力支持,担当起了曲波的专职抄写员,也成了这部小说的第一个读者。

  在东北,曲波完成了《林海雪原》前面的大半部分,1955年调回北京后,完成了小说的结尾。曲波之所以选择业余时间创作是担心自己写不成,让别人笑话。所以,直到完成,也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情。

  曲波委托龙世辉亲自修改作为一个资深编辑,龙世辉一眼就看出作品的先天不足:小说在语言结构上存在不少问题,文学性不强,严格地讲只是一堆素材。可他又敏锐地发现这个题材很棒,作者的生活底子厚实,有改写的基础。他热情地邀请作者曲波来出版社,和他一道商量如何修改书稿。

  曲波如约而至,龙世辉苦口婆心地向他讲如何结构文章,如何剪裁取舍,龙世辉觉得一部长篇小说全都是男子汉打仗不容易吸引读者,便别出心裁进行了新的艺术构思。

  曲波修改过一次后自谦地表示,还需出版社进一步加工。龙世辉索性亲自动笔修改,呕心沥血几乎把小说重新改写了一遍。其中,“小白鸽”白茹这个人物就是他加上的,“少剑波雪夜萌情心”等情节大大丰富了原著的内容。设计“小白鸽”白茹这个人物目的,一是鸽子象征和平,设计一个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白茹,表达共产党人“战争为了和平”的思想:二是用“小白鸽”的活泼、美丽,可以冲淡战争的恐怖气氛,避免故事的单调。

  龙世辉经过3个多月废寝忘食的修改,《林海雪原》终于定稿。龙世辉向《人民文学》的副主编秦兆阳推荐相关片段登载,率先引发读者的关注与兴趣。1957年9月《林海雪原》正式出版后,立即引起了巨大反响,作者曲波一举成名。

  据粗略统计,仅至1964年1月,该书的印量便超过了156万册。广大读者为书中所展示的惊险曲折的传奇性英雄故事所倾倒。这部小说也很快被改编为话剧、电影、连环画,并译成多种外国文字。尤其改编成京剧《智取威虎山》之后获得了巨大成功,其英雄人物杨子荣的形象至今为人们所传颂。

  背后的故事

  曲波作为著名作家,后被召回部队,授予上校军衔。他在部队工作了5年又转到铁道部任副局长。

  一次,曲波在北看病,进了高干病房。正检查时来了几个人,他认出其中一位是贺龙元帅,便忙让座。

  当贺龙得知他就是写了《林海雪原》的曲波时,非常高兴。后来,他又问曲波:“你爱人叫什么名字?”当曲波回答爱人叫刘波时,贺龙摇摇头说:“不对,你爱人不是应该叫‘小白鸽’白茹吗?”

  然而,那个年代的人脑袋里时刻绷紧阶级斗争的弦,有人指责这本书里的“少剑波雪夜萌情心”等章节有小资味儿,不像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林海雪原》因此遭受批判。龙世辉因此受到批评,背了个处分。

  龙世辉周围的同事都为这个朴实的苗族编辑因发掘《林海雪原》而遭处分打抱不平,可龙世辉毫无怨言。时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的王任叔(巴人)曾担任中国驻印尼大使,见多识广,知人善任。他对龙世辉充满同情,居然在调级中一次性给龙世辉连升三级。龙世辉没有辜负王任叔社长对自己的厚爱,他编辑了杨沫的长篇小说《青春之歌》、马识途的长篇小说《清江壮歌》、古华的长篇小说《芙蓉镇》、莫应丰的长篇小说《将军吟》……其中,《青春之歌》成了风靡大江南北的畅销书,被拍摄成电影、电视剧;《芙蓉镇》和《将军吟》荣获茅盾文学奖。

  龙世辉殚精竭虑,用自己的才华扶持起了一个又一个作者。从某种意义上说,没有龙世辉就没有《林海雪原》。

  摘自《侨园》 玉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